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69章 你的后台不够硬 上

  
      顺着声音,姜玉转身望去,只见一大群人涌进,而为首的则是刚离开不久的李庆民。
  
      对方这些家伙几乎是用踹门的粗暴方式进来,一个个凶神恶煞,来者不善。
  
      姜玉心知不妙,李庆民去而复返,肯定不会甘休。
  
      “李庆民,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我家,你带……”姜玉想阻止,想拦住对方。
  
      李庆民哪会跟姜玉客气?直接上前就给对方一巴掌。
  
      “啪!”
  
      姜玉被打得两眼发晕,半边俏脸迅速红肿起来,几道清晰的手印挂在她脸上。
  
      “啪!”
  
      李庆民又再次一巴掌,压根不给姜玉说话的机会,直接又甩手打了姜玉一巴掌。
  
      连接被打,姜玉愤怒的同时又很是无奈,“你凭什么打我?”
  
      “人在哪?”李庆民沉声问,双眼如毒蛇般盯着姜玉。
  
      姜玉被对方那眼神吓得不轻,知李庆民想找谁。
  
      “我再问一次,人在哪?”李庆民去而复返,是带着恨意与怒意而来,此时此刻他可没心情跟她开玩笑。
  
      姜玉咬紧牙关,红肿的嘴角已经溢出鲜血。
  
      “姜玉,你最好别那样瞪着我。”
  
      面对对方的威胁,姜玉不为所动,依旧冷冷地看瞪着李庆民。
  
      李庆民被瞪得心火更盛,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挑衅,换成别人那样瞪他,他可能还不至于如此生气,只是姜玉不一样,她已是他的盘中餐,还敢如此瞪着他,这是他所无法接受。
  
      从旁边同伴手里拿过一把刀,手握着刀的李庆民将当尖移到姜玉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上,嘴角微扬:“你不打算告诉我?”
  
      姜玉哪曾遇到过这种待遇?瞬间吓得花容失色,冰冷的刀尖似在告诉她,它很锋利。
  
      李庆民操控着刀尖在姜玉脸上轻轻游走,后者吓得脸色惨白,不敢弹动,生怕一动,她的娇嫩肌肤就会被划破。
  
      “最后问一次,人在哪?”李庆民阴森森道,整个人充满着戾气,“再不说,我会在你脸上划几刀,到时你可别怪我。”
  
      姜玉打个冷颤,将她毁容,不如杀了她。
  
      “李庆民,你放过我吧。”无法逞硬,姜玉只能服软,希望能说服对方,虽然她知机会不大。
  
      “放过你?”李庆民呲牙咧嘴,“老子花这么多心思在你身上,你认为我会放过你?”
  
      姜玉虽没直接证据,但听李庆民现在这样说,她可以很肯定她妈妈中的毒是他的杰作。
  
      “你想怎样?”知无法求饶,姜玉顿时换了个态度。
  
      “怎样?”李庆民杰杰怪笑,“有意思,你要问我怎样?老实说,连我自己都不知想怎样,你来问我怎样?”
  
      姜玉来火,再好脾气,也控制不住,“那你想怎样?到底想怎样?”
  
      “让叶无天交出解药,然后你乖乖做我的女人,就这样,你能达到我的要求吗?”李庆民提出条件。
  
      果然如此,跟她猜测得差不多,这一刹,她除了鄙视,更多的是无助。
  
      “莫非你真以为凭他能帮到你妈妈?”李庆民嘲*.‘最新’笑着道:“姜玉,你敢拿你妈妈的性命开玩笑吗?”
  
      这是姜玉的软肋,最在乎的就是她妈妈。
  
      现在,姜玉就想知叶无天那里能否成功,能否将她妈妈的毒解掉,不然,她除了答应李庆民的无耻条件之后,似乎再没其它什么选择。
  
      “叶无天,你给我出来。”李庆民大吼,顺手将姜玉往旁边一推,让他的同伙将姜玉牢牢抓住,“再不出来,别怪我不客气同,我向你保证,姜玉脸上会多几条刀口。”
  
      喊完话后,叶无天并没出来,对此,李庆民很抓狂,他其实知叶无天肯定在房间里头,但他不敢乱闯进去,生怕防不胜防,怕再一次被叶无天暗算。
  
      想到刚才那两粒药丸,李庆民就心有余悸。
  
      “叶无天,你确定不后悔吗?”李庆民又大喊。
  
      李庆民想着,如果叶无天再不出来,他准备让人冲进去,今天过来,两个目的,一是拿到解药,二是收拾叶无天,这是h国,他李庆民的地头,不是东城。
  
      再当李庆民准备再喊时,房门却打开,叶无天与安心出来,两人脸上都透着一股疲态。
  
      一见叶无天二人出来,姜玉顾不上自身安危,问道:“怎么样?”
  
      此时此刻,姜玉异常紧张,既期待又害怕,害怕听到她不想听话,可她也明白,这一步必须要走,必须要经历过。
  
      叶无天看了姜玉一眼,并没回答,而是问李庆民,“想找死?”
  
      李庆民被骂得老脸通红,“谁找死还不一定。”
  
      看着面目狰狞的李庆民,叶无天再一次想着对方的医术是怎么学的,蠢得跟猪一样,这种人也能学医术?
  
      “毒解了?”李庆民嘲笑:“你叶无天的医术天下无双,想必应该帮她解掉毒,对吗?”
  
      叶无天问:“你很想知?”
  
      李庆民哑然,瞬间被问住,事实上他是很想知,表面淡定,内心其实不然,还是相当紧张,万一真被叶无天成功解毒,那他自己就失去谈判的筹码,到那时拿什么去跟叶无天谈?
  
      “我偏不告诉你。”叶无天说。
  
      李庆民气得半死,恨不得马上宰了叶无天,“解不了也无所谓,毕竟只是凡人,不是神,没必要死撑着。”
  
      叶无天道:“嗯,你这句话让我听到你有心虚,害怕了?”
  
      “笑话,我害怕?我怎会害怕?”李庆民强撑着笑容,只是被猜中心事的他怎么看,那笑容都不自然。
  
      叶无天瞟了李庆民那伙人一眼,“带这么多人来,是想欺负我这个外地人?想证实一句话?”
  
      李庆民不知叶无天想说什么。
  
      “嘿嘿,你是想告诉我,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对吗?”
  
      “废话少说,拿出解药。”李庆民已开始失去耐心,体内毒不解,他始终都不放心,谁知那是什么毒?想再次朝那根肋骨按去,但迟迟鼓不起勇气,那种痛楚让他无法忍受,也让他鼓不起一丝勇气去再次尝试。
  
      “我要是不拿呢?”说到这,叶无天再次看了对方那伙人几眼:“你准备让他们收拾我?”
  
      李庆民闻言没狡辩,“你倒有自知知明。”
  
      叶无天笑了,哈哈大笑,李庆民的话实在太好笑,让他忍不住,“自古h国多傻叉,一点也没错。”
  
      这话非但激起李庆民的不满,同时也激起姜玉与安心的强烈不满,皆因叶无天说的那句自古h国多傻叉,叶无天一句话就将所有人都包括在内,她们也是h国人,叶无天也等于是在骂她们。
  
      “呵呵,你们别那副表情,我没说你们。”叶无天发现二女的异样,连忙解释,刚才他一句话打沉一船人。
  
      如此解释,别说其它人,连叶无天自己都觉得是那么没说服力。
  
      嘴气歪的李庆民开始失去理智,“给我上。”
  
      随着他一声命令,他带来的十多名大汉全部如饿狗扑食般朝叶无天扑了过去。
  
      姜玉吓得尖叫连连,脱口而出提醒叶无天:“小心。”
  
      十多把刀与铁棒之类的凶器朝叶无天而去,场面危急万分。
  
      叶无天怒,这些混蛋想群殴,想以多欺少,真以为他欺负?来吧。
  
      杀气腾腾的站在那,这会,他想杀人。
  
      眼看那些刀棒之类的东西就要砍或砸到叶无天,叶无天双手握拳,将轩辕真气运行到极致,今天,他不打算留手,既然有人想死,何不成全他们?
  
      “砰!”
  
      就在千均一刹时,枪响了,这声枪响将在场的每一人都震住,包括叶无天也都被吓住,第一反应是以为李庆民的人开枪。
  
      叶无天很快就知自己弄错,枪是响了,只是开枪的不是李庆民的人,而是安心,此时她手里握着把袖珍型女士小手枪,刚才那枪是她的杰作。
  
      子弹打冲到最前面的一名大汉,如今,那名中弹的大汉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看样子是死得不能再死,没了生机。
  
      叶无天没料到安心外出还会带着枪,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且她是将枪藏在什么地方?天天都是紧身皮衣皮裤,哪还有地方藏枪?
  
      太恐怖!莫非她是将枪藏在那个地方?
  
      苦笑着连连摇头,叶无天知自己想太多,为何会冒出那种邪恶与龌龊的思想?
  
      “还有谁要上来?”手握着枪的安心冷冷问,“胆子大的可以上来试试。”
  
      李庆民半响才回神过来,死人了,事情越闹越大,如今的他是骑虎难下,作为医生,他见过尸体,可那并不是杀死的。
  
      “你要来试试吗?”安心看着发呆的李庆民,语气挑衅道。
  
      李庆民逼着张脸,如同吃了黄莲般难受,这疯女人,真敢开枪杀人,她是谁?难道不知杀人犯法?
  
      敢这样做,要么是疯子,无知的疯子,要么是后台很硬,硬到可以无视人命,她属哪一种?
  
      叶无天朝安心竖起大拇指,这女人的胆量倒不是盖的,杀了人还能神色毫不动容,那天杀那个中年男人亦如此,现在又这样,叶无天怀疑,她之前到底杀过多少人?
  
      本文由小说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