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71章 再生事端


    来人是安京浩,亦是安心的父亲。

    叶无天不解的是,安京浩为何会帮李庆民?

    “你要保他?”叶无天问。

    安京浩笑:“他曾救过我一命,希望你能念在我的面子上,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你认为怎样?”

    “你说呢?”叶无天看向安心,征求安心的意见。

    安心并不回答,拉开车门钻进去,让叶无天很是无奈,太有个性的女人也不好。

    两人是父女,实则比陌路人还要陌生。

    “见笑,我不是执法者,何况,就连一个小小安家都有那么多人不容我,不将我放眼里,更别说在外面?”

    叶无天此话一语双关,安京浩听得出来。

    “大家都需要时间接受。”安京浩说道。

    “嗯,你或许有你的道理,我要告诉你的是,不管你们怎样想,这个少主,我当定了。”叶无天态度十分强硬。

    安京浩不喜欢别人用这种口气跟他对话,即使这人是叶无天。

    “那些事以后再说,以后的事谁又说得准?你说是吗?”安京浩说。

    叶无天将目光投向李庆民:“我说,你要不要再试试右边第三根肋骨?”

    别人听不懂,李庆民却能听懂,“你又对我下毒?”

    叶无天笑答:“什么叫又?注意你的用词,又?我对你下过毒吗?”

    “给我解药。”李庆民才没兴趣跟叶无天玩这种文字游戏,他只想解毒。

    “唉!你真没用,这点胆量都没有,我说的话你就信吗?”

    李庆民脸成猪肝色,他也吃不准,不知到底该不该相信。

    “没用的东西,就你这种渣渣还想兴风作浪?我要是你,就应该夹着尾巴好好苟且偷生。”

    安京浩听不懂二人之间对话的意思,想帮助,又不知如何入手。

    带着疑惑,也带着愤怒,李庆民鬼使神差的用手去按右边第三根肋骨,他本身就是医生,对这方面有着一种天生的求知欲,更何况还关涉到他自己的安危。

    用力一按,李庆民就知自己错了,知自己上当受骗,他不应该去按,而是应该选择相信叶无天的话。

    这次比起上次还要痛,一按,将李庆民痛得哭爹喊娘,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人除叶无天与安心之外,其它人全部被吓一大跳,谁也没想到李庆民会摔倒,还是自己摔倒,没人知这是怎么一回事。

    摔倒在地的李庆民半天都爬不起来,倒不是他不想起,只是实在太痛。

    一个警察上前将李庆民扶起,刚放手,李庆民失去重心,再一次摔倒,跌得他不轻。

    除了痛,更多的是恐慌,此时此刻,他相信了叶无天的话。

    “怎样?还痛吗?”叶无天明知故问,明显不安好心。

    李庆民怕了,“放过我,给我解药。”

    “然后呢?”叶无天问。

    李庆民愣住,哪还有什么然后?

    可怜巴巴的看着叶无天,期待着叶无天能给他解药,哪知叶无天却并没那个意思,直接绕过车头,坐进安心的超跑副驾。

    李庆民傻眼,自己已认输,叶无天仍不甘休?“对了,这是解药,给姜玉妈妈服下去就行。”看书.*网)奇幻]

    恍然大悟李庆民掏出一个小瓶子想要递给叶无天,奈何人家根本没打算接这个瓶子。

    “是真的解药,没骗你。”李庆民见叶无天迟迟不接,以为他不相信,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叶无天看,证明他没说慌。

    叶无天只是瞟了眼,淡淡说道:“现在才拿来,会不会有点迟?”

    李庆民愕然,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迟不迟?莫非姜玉母亲已死?想到这样,李庆民不由暗自捏了把冷汗,倘若真那样,叶无天铁定不会给他解药。

    “她……她死了?”李庆民连自己都没发现,说话时竟在颤抖。

    在h国,他可以不怕叶无天,可是这位姓安的女人却背景深不可测。

    叶无天道:“在你眼中,我就如此没用?”

    听到叶无天的讽刺,李庆民非但没生气,反咧嘴笑了起来,至少可以证实姜玉的母亲没死,只要那女人没死,事情就还有转机。

    李庆民还不知安心与安京浩是父女,否则,只怕他会更加纠结,更加郁闷。

    “你对他下毒?”听了半天,安京浩总算是听明白一点。

    叶无天答非所问:“你想说什么?”

    “你知我说什么。”叶无天的嚣张让安京浩很不爽。

    “你是谁?我有必要回答你?”叶无天冷笑:“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少主。”

    安京浩鄙夷,很是不屑,“少主?你还不是。”

    叶无天也并不着急,“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你一直都不想我成为安家少主吧?”

    安京浩没回答,冷着张脸站在那。

    “我们走。”叶无天扭头对安心道,让她开车离开。

    “等等。”李庆民见状,更是焦急万分,“给我解药,我告诉你一件事。”

    叶无天歪着脑袋朝李庆民看去:“希望你的消息能让我满意。”

    李庆民说道:“对姜玉家人下毒,不是我的主意。”

    叶无天柳眉一皱,李庆民的话勾引起他的兴趣,“接着说。”

    见叶无天有兴趣,李庆民暗松口气,只要叶无天有兴趣就好。

    对李庆民的话,叶无天的确有兴趣,原本以为只是李庆民为了打姜玉的主意,才会想到对她家人下毒,现在看来,这事还有内幕。

    “有人让我对她下毒。”李庆民说道。

    果然如此,“谁?”

    李庆民并没马上回答,“我说了,你得给我解药。”

    “放心。”

    李庆民左右看看,正准备开口告诉叶无天,就在这时,嗖的一声,李庆民的脑袋就像掉落地的西瓜一样炸开。

    狙击手!

    突如其来的一幕将所有人都吓一大跳,包括叶无天在内。

    反应过来后,那几些原本在场的警察马上展开行动,叫支援的叫支援,防控的防控。

    叶无天嘴角不住抽搐,他相信李庆民死前的话,对姜玉的家人下手,并不是因为李庆民看中姜玉,而是因为他叶无天,所有一切都是冲着他叶无天而来。

    愤怒的同时,叶无天又感到害怕,对方是谁?竟能设一个如此周密得令人毛骨悚然的陷阱,若是这个局在东城,倒还没什么,可这是h国,他也只是刚来h国没多久,而姜玉的母亲已经中毒有一段时间,也就是在他来h国之前就已经中毒。

    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如果是预谋,那只能说对方太恐怖了,恐怖到令人发指。

    叶无天还有个更大胆的猜测,小灵她们在h国出事,会不会跟那神秘人有关?

    一切都有待查明。

    发生这事,在场的人全部无法离开,必须得配合警方录口供,从警局出来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叶无天与安心一起走出警局,巧的是,安京浩也在助手的陪同之下走出来,几人相遇。

    几人相视对望,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心儿,在你眼中,我这个父亲如此让你讨厌吗?”安京浩先行开口。

    安心不为所动,冷冷说道:“你想说什么?”

    安京浩哑然,被气得不轻,这可是他的女儿。

    “你可是我女儿。”安京浩说,这话等于提醒安心,让她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安心问道:“你还知我是你女儿?我还以为你忘了。”

    安京浩咆哮如雷,如被人踩到尾巴:“注意你的语气。”

    “不是吗?”

    “我没有不理你。”安京浩反驳。

    安心不吃这套:“有没有你清楚,我不想解释什么,没事我先走。”

    “叶先生。”一辆轿车出现在众人面前,安贞贤从车内出来。

    “你怎来了?”叶无天问。

    安贞贤妩媚一笑:“来接你。”

    “呵呵,客气,我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说这话时,叶无天有意无意地瞄向安京浩。

    安贞贤笑:“在我眼里,你就是最重要的客人。”

    叶无天哈哈大笑,暗道这女人不愧是交际花,说话果然有水平。

    “你这话我喜欢。”大笑过后的叶无天说道。

    叶无天越是笑,安京浩的脸色就越是难看,尤其见安贞贤与叶无天之间如此谈笑风声,更是让安京浩感到不安。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离开,叶无天坐到安贞贤的车上,有意思的是,由始至终,安贞贤都没与安京浩打招呼,从这点不难看出,安京浩做人是多么的失败,一个个亲人都不将他放在眼里,更谈不上尊重。

    直到安贞贤的车消失于视线中,安京浩方才收回目光,阴沉得吓人,事情似乎已脱离他的控制,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弄清楚。”安京浩对身边的助手说道。

    助手点头,马上拿出手机发出一连串的命令。

    车上,叶无天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安贞贤,“你怎知我在这?”

    安贞贤一边驾着她的超跑,一边笑道:“h国很小。”

    叶无天没再问,既然安贞贤能有把握救出那个科学家,那肯定有她的情报渠道。

    “安家挺有意思。”叶无天想到刚才的场面,便开口笑道。

    “有你以后的加入,我相信会更加有意思。”安贞贤回答。

    “哈哈,我很期待。”叶无天大笑:“不过,你现在要带我去哪?”

    安贞贤一笑,笑得颇为神秘:“一个好地方。”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