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78章 身败名裂


    众人纳闷,到底是什么事?叶无天说得如此神秘,什么事要让安心来处理?

    安京浩隐隐不安,这叶无天绝对是个难缠的主,担心他接下来又会使出什么阴招。

    安心只是看了叶无天一眼,并没说什么,似乎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

    走到安京浩面前,安心细声问:“你后悔吗?”这样做,无疑是顾及到安京浩的面子,她内心深处,还是将他当成家人,不管她承不承认,眼前这个都是她的亲生父亲。

    “你也要配合着他一起来对付我?”女儿的行为举止让安京浩很不爽,“我跟你才是一家人。”

    安心问道:“你有当我是你的家人,是你的女儿吗?”

    “什么意思?”安京浩冷笑:“如今见我被外人欺负,你满意吗?”

    安心答非所问:“看来你并不后悔。”

    “我后悔什么?有什么好后悔?你想指哪方面?”安京浩咆哮如雷,眼前这个是他女儿,有做女儿如此质问长辈?更别说他还是她亲生父亲。

    “为了钱,你什么都敢做吗?”安心无视对方的怒吼,又问。

    安京浩几乎被问疯,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老早就想着要离开。

    “安心,既然你非要如此做,那我告诉你,收起你这套,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安京浩被激怒。

    安心缓缓闭上眼,好一会才重新睁开,“自首吧,念在父女一场的份上,我会向法官求情。”

    安京浩一怔,完全听不太明白女儿的意思。

    “爸,咱们走。”安银正内心闪过一丝惊慌,“这里已没有咱们的容身之处。”

    “话不能这样说,今天能站在这里的都是一家人。”安贞贤站出来,目标直指安银正。

    安银正眸子流露出浓浓的鄙夷,他看不起安贞贤,看不起她的什么交际花身份,说交际花,那都是好听的名词,都是睡出来的。

    察觉到安银正的鄙夷的安贞贤内心涌出一股杀意,很但又被她掩饰下去,“安银正,你别话里有话,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大可说出来,别像个女人一样拐弯抹角,别给天下间的男人丢脸。”

    安银正暗怒,想着老子是不是男人,轮不到你来决定,若不信老子是男人,大可亲身来验证。

    此时此刻,安银正内心浮现出一个邪恶到极点的念头,抛开别的,安贞贤无论身材还是相貌都称得上是人中之凤,能将她压在身下好好享受一番,想必是件不错的事,再想到他与她的关系,势必会更加剌激。

    想着想着,安银正内心更是蠢蠢欲动,内心从没将安贞贤当成家人,在他看来,她不够资格做他的家人。

    安贞贤心细如发,领悟到安银正眼中的那种邪念,当下不由杀意更浓,一双玉掌紧握成拳,她在极力控制。

    “大哥,都是一家人,没必要闹得如此不愉快。”一直没开口的安基范这会开口,“我知大哥对于失去股份一事不满,想想并不能怪大哥你,那么大一笔财富说没就没了,虽说你是送给你女儿,可毕竟是没在自己手里,难受是肯定的。”

    表面上看,安基范是在安慰与劝说,但实际这家伙棉里藏针,句句带剌。

    “话又说回来,大哥,你不能老想着这事,无论如何,安心也毕竟是你女儿,你的股份交给她,也不算丢失,你说是吗?这方面,我倒没什么意见,安家能有今天,完全是靠当年逍遥祖师爷的关照,咱们安家才会有今天,当然,你说得也没错,安家能有今天一切,跟安家自己的努力是分不开,可是你想过没有?有句话叫做,贵人,逍遥祖师爷就是咱安家的贵人,安家欠他太多,现在拿出点财产给逍遥祖师爷的后人并无不对,我觉得很正常。”说到这,安基范将一早就准备好的股权转让书递给叶无天,“从小到大,我都将安心当成自己女儿,将股份转给她,我愿意。”

    叶无天暗乐,这安基范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说话句句带剌,将安京浩捅成暗伤。

    别人会怎样看待?安心是你安京浩的亲生女儿,可你却不当回事,现在倒好,你安京浩不将安心当成女儿,不愿将股份转到她名下,我安基范愿意。

    字字如剌,刀刀入肉!

    安京浩阴沉地看着这个弟弟,又岂会不明白他的用意?

    “自首吧。”安心再一次说,“别等我来报警。”

    “安心,你到底想说什么?”安银正最先忍不住,心里发虚。

    “我说什么,你们很清楚,几次差点死在你们手里,这事,你们就不该给我一个交待?”

    “你胡说什么?谁害你?”安银正最先忍不住跳出来反驳。

    安心也懒得搭话,直接从叶无天手里接过文件狠狠朝安银正脸上砸过去,“自己看看。”

    叶无天暗自点头,他爱死这女人了,有个性,耍起帅来简直让人着魔,让人爱不释手。

    仓惶接住文件的安银正颤抖着双手打开,安心刚才的话让他极度不安,他自己做过什么事,自己很清楚。

    打开文件袋后,安银正脑子里嗡的一声,然后便是一片空白,整个人彻底懵了。

    “你……你……你陷害我。”安银正脸涨成猪肝,说话都直打结。

    安心冷冷道:“是不是陷害,警方会查清楚。”

    安京浩闻言连忙拿过那份东西低头看起来,不看还好,一看,同样吓得懵掉,这是杀招,这些东西泄露出去,他同样会完蛋。

    “安心,我是你哥哥,你真要这样对我?”安银正如吃了苍蝇般难受,他又哪曾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向自己妹妹求饶?做大哥做到这份上,也实在够窝火,最让他抓狂的是,他一向都不怎么喜欢这个所谓的妹妹。

    “妹妹?当初你要杀我,有想过这点吗?”安心沉声问。

    “我……我一直都有当你是我妹,安心,你不能这样对我,这些东西传出去,我就完蛋了。”此时的安银正惊恐万分,担心这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你是要自己自首还是要我报警?”安心根本不听。

    此时,安京浩放下文件,内心复杂,同时也终于知道,从一开始,这就是个阴谋,交出股份,交出董事长一职,他同样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是自己想得太天真!

    “安心,你真要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吗?”安京浩问,事情还没到失去控制的地步,当然,现在得看安心的态度。

    安心还没开口,大厅的门便被打开,众人扭头看去,大批警察涌来。

    这个时候警察来到,到底所为何事?

    见警察来到,安银正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完了,他想走,心里有预感,这些警察多半是冲着他而来。

    “谁报的警?”安京浩大怒,说话的同时将目光瞄向叶无天,毫无疑问,怀疑叶无天报的警,这些人中,最值得怀疑的就是他。

    叶无天说道:“别那样看着我,你知道,我不会害羞的。”

    “你报的警?”安京浩杀气腾腾,恨不得宰了叶无天。

    面对安京浩的质问,叶无天反问:“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咬我?”

    “你……”安京浩被叶无天的流氓地痞行为给气得不轻。

    “我报的警。”安贞贤站出来主动承认。

    “为什么?”

    “为了正义。”安贞贤回答,“做了错事就该受到惩罚,不对吗?”

    又是一个让安京浩无法反驳的问题。

    “安先生,我们怀疑你跟一宗谋杀案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警察去到安银正面前,拿出证件一扬。

    安银正脸色惨白,他太清楚自己这一去会意味着什么,当下不由将目光投向安京浩,希望老头子能帮他。

    安京浩脑子转得飞快,寻思着该如何动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帮儿子,只是此时,外面再次进来一群人,这群人所不同的是,他们不是身穿警服,而是西装领带。

    这几个人的目标不是安银正,而是安京浩,他们走到安京浩面前掏出证件,“安先生,我们是商业调查科,怀疑你涉及数宗商业诈骗案,请跟我们回去了协助调查。”

    “又是你?”安京浩阴森森地着向安贞贤,如今的他最想做的就是将这可恨的女人卖到非洲去,让她见识见识非洲男人的野性。

    安贞贤微微一笑:“大伯,这次不是我。”

    安京浩眉头一皱,不是她?那会是谁?

    “是我。”开口的是安基范,“作为公司的董事,我有权利这样做。”

    安京浩脸色铁青,嘴角不住抽搐着,安基范以前没少捅刀子,但是,从未像现在这般捅得有效果,安京浩内心在滴血,今天过后,他父子二人将会身败名裂。

    “安心,现在你满意了?”安京浩问道,随即又转过头看向崔老太:“妈,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结果吗?”

    崔老太不为所动,镇定功夫实在了得,不知道的人还会误认为那不是她儿子。

    安京浩父子被带走,这样的结局,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私底下议论纷纷,很多人甚至捏了把汗,幸好他们刚才懂得转变,不然,只怕他们同样会被带走。

    众人议论的同时,会议厅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这次,同样进来大批人,只是,这次进来的既不是警察,也不是西装男,而是一群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