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97章 谁都别想欺负我的人

  
      凤仙子越看越气,最后更是忍不住说道:“上去替他抹。”
  
      安心自然不会上去替叶无天抹,被凤仙子一说,当下更是脸红耳赤,娇羞万分,十分的好看。
  
      要命的是,叶无天还像个呆头货般不知云云,满头雾水,根本不知二女在说什么?
  
      安心娇羞的同时也暗气得不轻,这混蛋,自称自己有多聪明,原来就是这么一个货色,那样给他提示,他还是不明白。
  
      凤仙子见叶无天那表情,不由好气又好笑,也开始恨不起来,想着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早已知他是什么货色,他不花心才不正常,更何况他花心又跟她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
  
      “师姐,你们到底说什么?什么偷吃不抹嘴?”满头雾水的叶无天说道:“我还没吃饭呢。”
  
      这话令到两女都一顿无语,狂翻白眼,如今的她们还能说什么?遇上这种极品货,她们也只有翻白眼的份。
  
      安心已开始忍不住想杀人,再这么下去,她真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将这混蛋宰了,聪明的她像是想到什么,于是连忙从袋里拿出一支红色唇膏,希望叶无天能明白过来。
  
      见安心拿出唇膏,叶无天恍然大悟,瞬间明白凤仙子所说的偷吃不抹嘴是什么意思,于是向来以脸皮厚而注称的天哥这会也忍不住脸红起来,连忙伸手抹往嘴角,将嘴角处的唇膏抹掉,同时还不忘朝二女嘿嘿的傻笑了笑。
  
      二女见状,各怀心事,有人无语,也有人哭笑不得,这种泼皮猴,她们今天算是见识了。
  
      “师姐,我把她带来了,你帮忙看看。”抹了抹嘴角后的叶无天马上试图转移话题,他可不想在两女面前去讨论什么偷不偷吃这个话题,无论怎样然讨论,作为男人的他都吃亏。
  
      凤仙子早已没了追究的意思,美眸朝安心道:“把手伸过来。”
  
      安心疑惑,不知眼前这个美得颠倒众生的女人是谁,来之前叶无天并没跟她说。
  
      带着疑惑的安心朝叶无天望去,在华夏,她只认识叶无天。
  
      “听师姐的。”叶无天说道。
  
      安心闻言这才依言伸出手,凤仙子伸手搭在安心手脉上,开始仔细品脉。
  
      叶无天如同乖宝宝般站着不动,不敢打扰凤仙子的把脉。
  
      近五分钟,凤仙子又让安心伸出另一只手,同样用时近五分钟才停下。
  
      “师姐,怎样?”见凤仙子停下,叶无天比安心还要着急,迫不及待问。
  
      凤仙子并没马上搭理叶无天,而是对安心说道:“你将轩辕真气运转几圈。”
  
      这次,安心没再询问叶无天,隐隐猜到这个女人就是那个极有可能救她的女人,让她不至于在年纪轻轻就妖折的人。
  
      安心马上运转轩辕真气,她一运转,凤仙子就柳眉皱起。
  
      “奇怪。”凤仙子喃喃自语。
  
      叶无天急得抓狂,很想问凤仙子,所谓的奇怪是什么,还是说她也没办法寻找出安心的问题。
  
      安心不能死,抛开她是个美女之外,最主的是,这是安家配给他的女人,如此漂亮的一个女人如果死了,他一定会很难过,这是必然。
  
      “她习的路线跟你一样,为何她会有事?”凤仙子说道。
  
      凤仙子这个问题,叶无天已经不止一次自问过,然而每次都无法找到答案,如今的他期望凤仙子能替他找到答案,只是现在看来,似乎希望不大。
  
      “师姐,有没有什么办法?”叶无天问。
  
      凤仙子轻轻摇头,苦思的她也找不出答案,不知如何下手,更找不出安心身上的原因。
  
      叶无天一阵失望,凤仙子是他最后的希望,若连她也没有办法,那还会有谁会有办法?
  
      “给我点时间。”凤仙子看出叶无天的失望,马上说道,似想安慰叶无天。
  
      叶无天问道:“师姐,有没有办法让她改变修练的路线?让她按照你现在的方法进行,能帮上忙吗?”
  
      凤仙子冷冷道:“你想她死?”
  
      叶无天:“……”
  
      这叫什么话?他若是希望她死,也就不会带安心来这里。
  
      “两种功法虽接近,却毕竟是两种功法,咱们这之间两种功法,一阴一阳,正好可以互补,她绝不能再修练我的功法。”
  
      叶无天苦笑,这不能那也不能,到底要怎么办才能?他都疑惑了。
  
      “她现在所练的功法,只适合男人,如今强行修练,会打破平衡,按中医方面说,人只有阴阳平衡,才能活下去,而她现在的强行修练,就等于打破这种平衡,这样才会对她身体造成极大的危害。”
  
      “有办法补救吗?”叶无天只关心结果,至于过程,他已经不在乎,反正说到底,就是安心练了不该练的功法,仅此而己。
  
      “先让她修练一些阴柔之术,看能否改变,另外你可以开个方子,减少她体内的阳气。”凤仙子提出建议。
  
      叶无天点头,目前也只能是这样,暂时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之前,只能这样做。
  
      安心内心不爽,虽然她很想活着,可听这两人的意思,是要将她当成小白鼠?她不想做小白鼠,不想成为试验品。
  
      只是,纵使再不满,安心也没提出来,打算私底下跟叶无天说,不知为何,她好像很怕这个叫凤仙子的女人。
  
      “妙妙门有种心法适合她,改天我给她。”凤仙子说道。
  
      “谢谢师姐。”叶无天连声道谢,别说安心在凤仙子面前会感觉有些压抑,就算是叶无天这种脸皮厚比城墙家伙,在凤仙子面前同样不敢放肆,不敢玩笑。
  
      凤仙子就是这样一种人,总能不怒自威,让人生畏。
  
      “安心小姐,我想跟他单独谈谈。”凤仙子对安心道,她这是下逐客令了。
  
      安心没反对,只是若有深意地看了叶无天一眼后就转身走出办公室。
  
      “师姐,你瘦了。”办公室里只剩两人时,叶无天率先开口。
  
      凤仙子微微一怔,显然被叶无天这话打得措手不及,倾城绝色的俏脸微微泛红,美艳不可方物。
  
      向来心如止水的凤仙子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起竟然开始会脸红,而且,她还发现,能让她脸红的只有一个人,尽管她自己不想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事实就是这么回事。
  
      凤仙子答非所问:“你准备把她怎样?”
  
      叶无天老脸一红,纳闷师姐何时变得这么八卦,竟也关心起这事,“师姐,你知道,我真不想,这要怪就怪咱祖师爷。”
  
      凤仙子妙目含瞪,这小子竟将理由怪到祖师爷身上?他还能再无赖点吗?
  
      “嘿嘿,师姐,我知这样说很不地道,可你替我想想,那么大一个家族白送给我,我实在没理由拒绝,换成是你,也不可能拒绝。”
  
      “你是因为她吧?”凤仙子才不相信叶无天的鬼话,再多的钱,这小子都未必会放在心上,只有一个原因,为了安心。
  
      叶无天脸红,避无可避的他当下硬起头皮说道:“我不否认有这个想法,但是师姐,除了这个理由,我还有另外一个理由,不管你信不信,我是在替咱们师门赎罪。”说到这,叶无天脸色一正:“安家为了咱们师门,为了祖师爷付出太多,祖祖辈辈都为了祖师爷付出,那么多守候人因为祖师爷而死,以前是咱们师门帮了安家,可是现在,已经反过来,是咱们师门欠了安家,欠得太多太多,以前的事我不管,现在既然让我遇上,我就不能不管,无论如何都会尽力去帮她。”
  
      凤仙子没说话,这小子的话不能全信,只是他的话全站在理上,就算她想反驳,也不知如何去反驳,正如他所说,逍遥祖师爷欠安家太多,也被安家所感动,哪怕那个守候人不是安心,恐怕也不能坐视不理。、
  
      “我会帮你。”久久,凤仙子说道,她知叶无天说得有道理,师门欠安家太多,哪怕并不是师门想去欠安家,安家这样做,并不是师门的本意。
  
      “谢谢师姐,我就知师姐你对我最好。”叶无天咧嘴一笑,笑得很开心。
  
      “忍者那边,你准备出手对付?”凤仙子转移话题。
  
      提起忍者,叶无天忽然一阵莫名怒火,“找不到马锋,我只能将气发到他们身上。”
  
      “你就不怕他们狗急跳墙?”
  
      “哼!就怕他们不来。”叶无天冷笑,他并不怕忍者会找他麻烦,相反,就怕对方不来。
  
      “自己小心。”凤仙子没再问,叶无天一旦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何况,他向忍者开火,她也赞成,有些事情,避无可避,注定逃不掉。
  
      要对付血樱前组织的事,叶无天已经放出风声,在万能的金钱作用下,已有几个组织表示愿意合作,忍者组织虽然强大,可是金钱面前,同样会不堪一击。
  
      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叶无天要如此赤果果的向对方宣战,难道不怕对方反扑?
  
      叶无天这样做,只有一个原因,他就想借此告诉全世界,任何敢动他叶无天身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任何人都一样。
  
      第二天,一个电话让叶无天全懵掉,放下电话的他神情复杂,带着失望与愤怒。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