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03章 可能是他自己摔的


    远处那几辆商务车很快就来到,郑忠仁率先打开车门出来,老远就看到叶无天抱着一个人,让郑忠仁心头一震,暗道不妙。

    叶无天同样没理会郑忠仁,此时的他谁都不想理会,哪怕是卓老头,他没那个心情,唯一想做的就是找个好地方。

    郑忠仁认出宋雨荷,只是,从她那张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上已看不出一丝生机。

    没了!

    郑忠仁知道,宋雨荷已经没了,大罗金仙也救不回她,在郑忠仁看来,叶无天的医术就很厉害,如果真有大罗金仙,恐怕也不比他们差,可连叶无天也救不了她。

    其实,刚才若有时间给叶无天,宋雨荷或许不会死,至少也还会有一线机会,可惜,当时他并没这个机会,平头男他们那帮人正对他展开猛烈的攻击。

    刚开始被宋雨荷出卖,叶无天很难受,也打算不再理会宋雨荷,如今人已死,叶无天又忽然发现,自己并没多恨宋雨荷,如今,他也不想弄明白宋雨荷为何要这样做,又有什么把握被马锋捏住,这些,对叶无天而言都已变得不再重要,他的雨荷姐已死,了解清楚内情又如何?同样不能救回宋雨荷。

    了不了解内情,叶无天都认定一点,马锋必须死,宋雨荷的死,全因为马锋,叶无天将所有错都推到马锋身上,马锋必须为宋雨荷的死负上全部责任。

    “去哪?”小灵一抹泪水,问道。

    叶无天回答:“找个地方安置雨荷姐。”

    郑忠仁一听,心里着急起来,“老弟,暂时恐怕不能,你应该知咱们的规定。”

    叶无天突然扭头,怒瞪着郑忠仁,后者蹬蹬退后几步,未说完的话被他全部咽回肚子里,叶无天刚才那个眼神太可怕,让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郑忠仁暗骂自己没用,不就是一个眼神吗?自己用得着如此害怕?

    想归想,郑忠仁倒是很识趣地没再阻拦,知自己不可能成功阻止,反正叶无天职位比他大,他管不了。

    没人敢再阻拦叶无天,最后只能任由着他与小灵带着宋雨荷离开。

    叶无天离开后,郑忠仁想了想,带着人上去凶案现场,旁边的常肖媚也带着人跟上去,可当他们上去后,却一个个被那如同人间地狱般的现场给惊呆,没人该知怎样去形容那场面,地上那些尸体,一个个全部横七竖八,死相惨烈。

    几个胆小的警员已经开始转身狂吐,这样的场面,他们并没看过。

    别说是他们,就连郑忠仁这样的人,都从没见过这种场面,这会的他脸色惨白,完全忘了自己该怎么办,加入国安这么多年,又何曾见过如此惨绝人寰的场面?

    常肖媚俏脸铁青,站在那的她忍不住颤抖,忍不住恐惧,这些死者全部都惨死,全部胸前被打穿成一个大洞,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死者身上的那个大洞又是怎样做到?用的是什么凶器?

    “马上封锁现场,没有命令,谁都不允许进来。”郑忠仁发出命令,这话是对他的下属说,同时也是对常肖媚说:“常队长,今天这事,你必须烂在肚子里。”

    不用郑忠仁提醒,常肖媚也明白,这事一旦传出去,必将会造成市民的恐慌,到那时可就不是闹着玩。

    点了点头,常肖媚答是答应,同时她也开始工作,忍住胃中翻腾。

    与此同时,常肖媚与郑忠仁都分别将这里的事向上面汇报,发生这么大的事,无论是郑忠仁还是常肖媚,都不可能处理得了,换句话说他们没那权力。

    在众人心里,都知这必定是那刚刚离去的叶无天的杰作,在他们心里,叶无天已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魔鬼,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正常人又哪会这样做?

    两边的人都在处理着尸体,打扫现场,忍着想反胃的冲动,同时两人都在内心把叶无天的祖上十八代全部问候一遍,真是贱,他叶无天还能再贱一点吗?还能再疯狂一点吗?

    跟郑忠仁相比,常肖媚内心更是多了个疑问,刚才叶无天所抱着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虽然内心一再告诉自己,这事跟她没一点关系,可仍忍不住去猜测,连她都不知为什么,找不到原因。

    “咦!”郑忠仁目光定格在旁边一具尸体之上,让郑忠仁好奇的是,这具尸体并不是绝世美女,也不是超级帅哥,这些在他看来都是狗屎,吸引他目光的是这具尸体的致命伤与众不同,不像其它那样,胸口被砸出一个洞,这具则是只有一道口子,看死者伤势,应该是背部往胸前。

    这又是怎样造成?

    一联串的疑问在郑忠仁脑海中浮现,整个现场,只有这么一具尸体与众不同,这又是为什么?叶无天是怎样做到?

    郑忠仁也算是经验丰富的人,可这会,他完全一头雾水,不知叶无天是如何做到,同时,他恨不得马上找到叶无天问明情况,看看是怎么回事。

    压下想马上去找叶无天的冲动,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抛开他这会能否找到叶无天不说,人家叶无天也绝对不会回答他,这是必然。

    常肖媚被郑忠仁的声音给吸引过去,“郑主任,有什么发现?”

    郑忠仁指了指那具尸体,“常队,你看,这个伤势跟别的不一样。”

    常肖媚也发现,果然正如郑忠仁所言,两具尸体的致命伤不一样,郑忠任所指的这具尸体更像是被利剑之类的东西所伤,只是,又不太可能,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把的剑,何况在现场也找不到任何凶器。

    两人不同一个部门,按说郑忠仁身份特殊,可以完全不用搭理常肖媚,但是,人老成精的郑忠仁丝毫没有看不起常肖媚的意思,一是因为常肖媚本身工作能力很出色,二是因为她跟叶无天之间的那种不清不楚的关系,别人不清楚,郑忠仁可是明白,叶无天跟常肖媚绝对有路。

    叶无天再次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已经是十个小时后的事情,再次出现的他宛如换了个人,沮丧,颓废,迷茫。

    陪着他的还有小灵,两人一起消失近十个小时,没人知他们去了哪,两人的心情都不好,对别人问的问题也是十问九不答。

    叶无天情绪低落,宋雨荷可以说因为他而死,对此,叶无天很内疚。

    发生这么大事,卓老头也赶到东城,“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叶无天抬头,淡淡说道:“他们是生化人,马锋的下属。”

    卓老头愕然,内心大惊,生化人?那一直都是m国的产物,什么时候国内也有?作为国安一哥,卓老头想得比别人要多。

    危险!

    卓老头知叶无天不太可能骗他,这对他并没任何好处。

    “你确定?”卓老头盯着叶无天,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叶无天变了,只是变在哪里,他又看不出来,那种感觉很怪,就像是一个人的气质发生变化,对,就是气质,叶无天的气质发生了变化,这小子到底发生什么事?

    “不会有错,这些人不知痛,且身手超强,而且,我跟马锋通过电话。”

    卓老头的眉头再次紧皱:“确定是他?”

    “是。”提起马锋,叶无天内心涌出涛天怒火,没人比他更恨马锋,恨不得马上就找到马锋,立即将他挫骨扬灰。

    卓老头想了很多,让他想不明白的是,马锋为何会主动出现?虽是隔着电话,可马锋又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他想除掉我。”叶无天说:“卓局,我请求你,找到他,然后告诉我。”

    “怎么?听你的意思,以前一直都不相信我?”

    叶无天面无表情:“我现在只想报仇。”

    “宋雨荷的死,我们每个人都不想看到,你也别太难过。”

    “她是为了救我。”叶无天想到宋雨荷替他挡的那一掌,他心里就难受,堂堂一个男人,却要一个女人来救,这让他极不好受。

    卓老头拍拍叶无天肩膀,对叶无天的心情倒是能理解与体会,“会有机会的,跟我说说这些生化人的事,你杀了他们?”

    本以为叶无天会承认,可偏偏相反,叶无天否认了,只见他摇摇头道:“不是,他们那么强,我哪会是他们对手?”

    卓老头忽然有种想揍人的冲动,叶无天这小子的话谁信?强的死了,弱的没死?这叫什么理?真当他是小学生?可以随意骗?

    “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话?”卓老头明显不悦。

    叶无天自知理由不够充分,可他也只能这样说,没办法,轩辕真气提升的事,打死也不能说出去,不然还不知要引起多少轩辕大波,恐怕他到时会成为各路人物的目标,可以直接运气杀人于无形,这只有在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人物,如今则活生生的出现,人们会怎样想?

    见叶无天并没解释的意思,卓老头更气,又道:“那你告诉我,他们是怎么死的?每个死者的伤口这么大,总得有原因吧?”

    “不知道,反正跟我没关系,卓局,你太抬举我,以我的身手,哪能对会得了这么多人?像他们这种生化人,别说这么多,哪怕只有一个,我也对付不了,他们的伤,可能是他们摔的,马锋告诉我,他们只是半生化人,也就是说没有成品,还在试验中,所以他们直接摔死,我认为没什么不可能。”

    叶无天开口解释,全然没在意卓老头额头上的黑线,不管别人信不信,他只能给出这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