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08章 提醒

  
      朱剑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二位美女,很高兴能在这里遇见你们。”朱剑摆出一副自认为最帅的笑容跟两女打招呼。
  
      无论是王柔丝还是王晓琳,都没有鸟朱剑,让朱大少碰了一鼻子灰,自讨没趣。
  
      尴尬万分地摸着鼻子:“那个,两位美女,你们姐妹二人同时出现在这,很容易让我兄弟想歪的。”
  
      叶无天暗汗,***,这小子想说什么?他哪有想歪?眼前这两位,无论哪一位,他都已经品尝过味道,当真是梅兰菊竹,各有千秋,两人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有件事挺让叶无天奇怪,王晓琳嘴上说要宰了他,可他发现她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并不像表面那样想宰他,按说一个女人被男人那啥掉,肯定很愤怒,一见面就会忍不住想撕了对方,可她没有,这点很耐人寻味。
  
      或许给王晓琳的上眼药起到作用,又或许王晓琳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爱马锋。
  
      “你想说什么?”王晓琳声音冷冽,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
  
      朱剑是什么人,王晓琳清楚,相反,王晓琳是什么人,朱剑同样清楚。
  
      “我想说,我这个兄弟魅力很大,没事别接近他,否则,极有可能会稀里糊涂的爱上他。”朱剑坏笑。
  
      王晓琳眼里浮出一丝厌恶,扭过头去不再搭理朱剑。
  
      叶无天想笑,想必朱剑这会很憋屈吧?被人如此无视,凭他的身份地位,竟然被人如此无视。
  
      “朱大少,你来这就想拿我们开心?”王柔丝问,“还是说你想看到我们喜欢上叶无天?若果这样,恐怕要让你失望,我已经爱上这个男人。”
  
      朱剑一怔,神情诧异,王柔丝的话让他很意外。
  
      “别拿那种眼神看我,所有一切都是真的。”王柔丝很得意。
  
      朱剑不知该不该相信,以前,外界倒是有传闻,说王柔丝喜欢叶无天,可那毕竟是传闻,没人知真假,现在则不一样,王柔丝亲口承认,其意义不同。
  
      “你……”
  
      王柔丝似乎猜到叶无天想问什么:“你是想说我以前不是喜欢女人?”
  
      朱剑尴尬地笑了笑,太聪明的女人总是令到男人难堪,这货想着以后讨老婆,绝不能讨太聪明的。
  
      “像你这种男人,我宁愿喜欢女人。”王柔丝说道。
  
      朱剑傻了,他怎么了?像他很差吗?这可恶的女人想说什么?把他看得那么不值一文?
  
      若不是考虑到时间与地点都不适合,朱剑真想扑上去收拾这女人,用第五只手去收拾,太可恨,从没人敢这样说他朱剑。
  
      叶无天乐得哈哈大笑,瞧着朱剑那张如同吃了黄莲般的苦瓜脸,叶无天就忍不住地笑,再没有比这更让他高兴的事。
  
      见叶无天那样笑,朱剑更是郁闷,“我说兄弟,有你这样吗?看我被人挖苦,你还是幸灾乐祸?”
  
      “叶无天,你确定要一意孤行?”王晓琳冷冷道:“真的不愿意跟我们合作?”
  
      “没有商量的余地,回去告诉马锋,就算我等着他出招。”这一次,叶无天不打算忍,哪怕东城分公司被封,他还是要与马锋一决高下,也是时候。
  
      上次血樱的事,叶无天就怀疑是马锋的杰作,这次宋雨荷的事,更是让叶无天激愤,马锋必须死,不然,他迟早会死在马锋手里,对方在暗,他在明,老话有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更何况马家竟敢搞生化人,这就更该死。
  
      王晓琳冷哼一声:“你不答应,休想从这里出去,叶无天,难道你不怕?”
  
      “等等,打住。”朱剑打断王晓琳的话:“谁说我兄弟不能出去?这次我来就是要带他出去。”
  
      王晓琳看向朱剑。
  
      朱剑说道:“别那样看着我,反正无论你再怎么看我,我在你心中也不够帅,何况你老这么看着我,我会害羞。”
  
      叶无天发现,朱剑越发无耻了,跟以前刚认识他那会相比,天差地别,自从在霏霏死后,他就性情微变,恢复到公子哥那副纨绔模样游戏人间。
  
      “兄弟,咱们走吧。”朱剑对叶无天说道。
  
      叶无天笑着站起,“马锋还要想办法留我在这吗?他不出招,我可就走了。”
  
      故意的!王晓琳知道,叶无天绝对是故意的,明知他故意,偏偏一点办法都没有。
  
      “饿了,一起吃饭。”叶无天拍拍肚子。
  
      朱剑笑:“那敢情好,就上次那家店,味道不错。”
  
      “没问题,来到东城,你说了算。”叶无天笑道。
  
      “我也去。”王柔丝突然开口,她的要求让叶无天二人一怔,疑惑的看着她。
  
      面对疑问,王柔丝毫不在意,直接搂着叶无天胳膊,“请我吃顿饭,应该不会拒绝吧?”
  
      “你想疯什么?”叶无天才不相信王柔丝真想吃饭,凭她的条件,想多少个男人陪她吃饭都不成问题。
  
      王柔丝白了叶无天一眼:“谁跟你疯?你得对我负责。”
  
      “噗!”
  
      旁边的朱剑听后狂喷口水,拿怪异暧昧的眼神打趣着叶无天,意思再明显不过,兄弟,你行啊,这么快就让人家缠着你不放。
  
      “别乱说,别人会误会的。”
  
      “怕什么?误会就误会,反正你得对我负责。”
  
      叶无天哭笑不得,强行抽回手:“负个毛?你要我对你负责什么?跟我有半点关系吗?三八,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王柔丝娇嗔道:“混蛋,你把人家的心都偷走了,难道不该负责吗?我不管,总之你得对我负责。”
  
      “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朱剑一声仰天长叹,“都是男人,为什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你能坚持两个小时吗?”王柔丝突然问,目光带着怀疑。
  
      朱剑老脸通红,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两个小时?当他是牲口?
  
      “不能吧?”王柔丝不屑地看朱剑:“既然不能,你叹什么气?”
  
      朱剑:“……”
  
      叶无天的脸部肌肤在抽筋,忍得很难受,王柔丝的强悍,想必朱剑一辈子都会记住她,记住今天。
  
      三人去到朱剑所说的那家饭店,一路上,朱剑的脸都有那么点不自在,王柔丝刚才的问题实在太伤人自尊,天下间又有几个男人能坚持两个小时?
  
      “有件事我得告诉你。”包间内,朱剑对叶无天说。
  
      叶无天抬头看着朱剑,有些感到意外。
  
      朱剑并没马上说,反倒有些难为情的看着王柔丝,犹豫一会后说道:“还是算了吧,待会再说。”
  
      叶无天没再问,朱剑现在不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王柔丝不爽了,沉声质问道:“你什么意思?想存心恶心我?”
  
      “没有,没那意思。”朱剑否认。
  
      王柔丝并不打算放过朱剑:“那你是什么意思?朱剑,收起你那套,我告诉你,对我没用。”
  
      “知你未婚妻当初是怎么死的吗?”王柔丝突然一句,很突然,也很莫名其妙,但就是这句话,让朱剑内心巨震。
  
      “你知道?”朱剑瞬间换了个人,霏霏的死,直到现在都没找到真正的凶手,对这事,他一直耿耿于怀,一直都想找出真凶。
  
      “我知道。”王柔丝冷笑:“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告诉我,开出你的条件。”朱剑说,为了弄清楚这事,他不惜一切代价。
  
      王柔丝讥讽道:“真没看出来,原来你朱大少还是个痴情种。”
  
      “告诉我。”朱剑将声音提高几个分贝。
  
      “亲爱的,他吼我,吼你的女人,你不帮我?”王柔丝向叶无天求助,希望叶无天能帮她。
  
      叶无天也想弄清楚当初害死孙霏霏的幕后凶手,只是,他又清楚,王柔丝迟迟不说,就是想他开口求她,只要求了她,无疑欠她一个人情。
  
      王柔丝的人情不好欠!
  
      咚!
  
      朱剑突然出乎两人意料,咚的一声单膝跪到地上,神情严肃:“王小姐,告诉我。”
  
      男儿膝下有黄金,朱剑竟然为了他心爱的女人而给别人下跪,单凭这份心意,就足于让人感动。
  
      王柔丝也仿佛被感动,朱剑的身份地位不低,人家能那样做,能给她下跪,这本身就是个奇迹!
  
      “幕后凶手是谁,我不想说,不过,念在你如此有诚意的份上,我倒可以告诉你,你认识他。”
  
      朱剑如同猫抓痒般难受,“到底是谁?”
  
      “别逼我,你再逼我,我也不会说,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你认识凶手。”过了会,王柔丝接着道:“近段时间你刚见过他。”
  
      “范围太大,再缩小点。”叶无天开口。
  
      王柔丝在犹豫,一脸为难。
  
      “告诉我,我欠你一个人情。”朱剑说道,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找出凶手。
  
      “他在京城,这是我所能给你的最大提醒。”王柔丝说道。
  
      “京城?”朱剑喃喃自语,单膝跪在那而忘了起来,“京城,刚见过。”
  
      这种事情,叶无天帮不上忙,他哪知朱剑这些天见过谁?
  
      “我知道了。”朱剑抬头,眼里射出两道杀气,“我想我知他是谁。”
  
      王柔丝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跟我没关系。”
  
      听着两人打哑迷,叶无天抓狂,到底说的是谁?
  
      此时,朱剑对叶无天说:“有件事我也要提醒你,你身边有人要对你不利。”
  
      本書源自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