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23章 我就是不承认

  
      这个问题,陈扬没有再问。
  
      两人去到警局时,叶无天却大发怒火,皆因不管是孙小倩还是欧阳豪,全部都已离开警局。
  
      不解的叶无天专门去到常肖媚办公室,不由分说就连续给出几个质问:“为什么要放走他们?”
  
      常肖媚知这家伙会来,“不放能怎样?他们又没犯什么错,我有权利扣着他们不放?”
  
      叶无天被问住,一时竟然无法回答。
  
      “反倒是你,当着这么多人面前打人,把孙小倩打成重伤,孙家已让律师起草,准备告你。”
  
      叶无天来火,“他们没犯事,你就不能随便找个理由将他们扣留?你以前也是这样对我,现在怎么就不会?”
  
      常肖媚砰的一声大力拍桌子:“闭嘴,你把我当什么?还有,我什么时候那样对你?”
  
      心情烦躁的叶无天目光带着挑衅:“你再吼我一句试试。”
  
      “你……”常肖媚语气软了下来:“他们没犯事,我没权利扣住人家,何况,他们的律师都来了,上面又打电话来,我能怎么着?违反命令?”
  
      叶无天当着常肖媚面前掏出电话,运指如飞的拨打一组号码:“马上去找几个人。”
  
      待叶无天打完电话后,常肖媚迫不及待的说道:“你想做什么?”
  
      “今天这事,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那么大一个陷阱,叶无天就这样跳下去,不管是谁想害他,他都不会放过,这是他的人生信条,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我。
  
      “找到他们又怎样?你又没有证据。”
  
      “证据?那东西我会有。”
  
      常肖媚听得一阵心惊肉跳,想到这家伙的手段,她忍不住一阵害怕,万一这家伙用孙小倩几个人用刑,事情只会越闹越大,最到后必定会是无法收场。
  
      “别乱来,你还嫌不够乱吗?”
  
      “害我者,死!”
  
      常肖媚怔住,等她回神过来时,叶无天已经走出她的办公室,心急如攀的常肖媚追了出去,留给她的却是叶无天的背影,那家伙走路的速度非常快,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消失掉。
  
      常肖媚以为自己眼花,这怎么可能?只是揉搓了揉眼睛后,仍不见叶无天的身影。
  
      离开警局后,叶无天赶往欧阳家,在路上时,欧阳幸月打来电话,直接开门见山问叶无天,欧阳豪华是不是给他造制麻烦。
  
      “制造麻烦倒是谈不上,倒是我想弄清楚到底是不是他。”
  
      欧阳幸月沉默小会:“我也回去。”
  
      叶无天刚想开口阻止时,电话那头的欧阳幸月已经挂掉电话,让叶无天一阵无奈,欧阳幸月就那样,做什么事永远都是风风火火,风行雷厉。
  
      赶到欧阳山庄时,欧阳豪正巧坐在客厅里发呆,估计还没从今天的事情回神过来,待见到叶无天的身影出现时,让欧阳豪那张原本就阴沉的脸蛋更是往下拉,很显然,他不想看到叶无天出现。
  
      “你来做什么?”欧阳豪冷冷问。
  
      “是不是你?”叶无天反问。
  
      “是我怎样?不是我又怎样?你有证据吗?”欧阳豪不想回答叶无天的问题,凭什么?
  
      叶无天上前两步:“回答我,跟你有没有关系?”
  
      欧阳豪讥笑道:“抱歉!我不会回答你这种问题。”
  
      叶无天盛怒,能忍到现在,完全因为欧阳家,换成别人,只怕叶无天早就动手教训对方。
  
      “怎么?想打人?那就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欧阳豪毫不畏惧。
  
      叶无天正寻思着要给欧阳豪一点教训时,欧阳老头从书房里出来,见叶无天站在客厅时,他微微一愣:“小天来了。”
  
      “老爷子,我只是想来问清楚一件事。”野王山上发生的事,叶无天相信欧阳老头已知道。
  
      “小豪,告诉我,跟你有关吗?”欧阳老头问。
  
      “又这样问?又是我?难道我就这样让你们无法相信?爷爷,在你眼中,我就永远是坏人?永远只能扮演着坏人的角色?”欧阳豪咆哮如雷,家里人都向着叶无天,永远总是帮着叶无天,很多时候,他都弄不清楚,到底谁才是姓欧阳,谁才是欧阳家的一员。怎么现在他倒成了外人,而叶无天这个外人则成为欧阳家的一员。
  
      “别扯开话题,回答我。”欧阳老头喝令。
  
      欧阳豪眼神里闪过一丝怨恨,咬牙切齿的回答:“跟我没关系。”
  
      叶无天才不在乎欧阳豪会有何反应,淡淡说道:“希望如此,千万别让我发现是你,每个人的容忍度都是有限的。”
  
      欧阳豪狠毒的看了叶无天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他一走,欧阳幸月从外面赶回来,一进门,见爷爷也在,先是喊了句爷爷。
  
      “欧阳豪不在家?”欧阳幸月问。
  
      “在家,刚问过他。”
  
      “他怎么说?”
  
      “不承认,说跟他没关系。”叶无天回答。
  
      欧阳幸月沉默了,欧阳豪不承认,暂时还真没办法,何况现在只是怀疑,今天在场的每一个都有嫌疑的可能。
  
      “你的伤没什么事吧?”欧阳幸月问。
  
      叶无天看了已经包扎过的伤口,笑着道:“没事,小伤。”
  
      欧阳老头说道:“小天,如果是他,我一定会给你个交待。”
  
      叶无天微微一笑:“没那么严重,老爷子,我只是不想对自己人下手。”
  
      “嗯,说得好,今天这事,你认为是谁?如果不是欧阳豪,谁最有可能?”
  
      “不知道。”今天这事发生得太突然,本应该最有嫌疑的人,现在看来又不像,孙小倩没那心胸,同时更不会无故被人利用,再有就是,与她之间没仇恨,她犯不上那样做。
  
      反倒是欧阳豪最有可能,两人从争程可欣开始,对方就开始讨厌他,每一次都想尽千方百计对付他。
  
      “琳达在哪?”叶无天带走琳达的事已不是什么秘密,当时山上那么多人在,消息肯定也传开。
  
      “没调查清楚之前,她不能走。”叶无天这话无疑等于承认,琳达在他手里。
  
      “小天,这事得小心处理。”老谋深算的欧阳老头也不禁为此而担忧,琳达的身份不简单,叶无天动不动就人家软禁,万一事件处理不好,可不是闹着玩的,m国作为当今最强国家,对付起来,就不像对付一个人那么简单。
  
      “爷爷,你放心,不会有事,我知自己做什么,放心吧,我很理智,就算他们问起,我也绝不承认。”
  
      对叶无天的安慰,欧阳老头只能苦笑,理智?这次的事件无论怎么看都不够理智,如今正是内忧外患的时候,处处树敌,又是处处强敌,现在倒好,拿下琳达,又等于向m国宣战,以前还真没觉得,原来这小子也是个暴力份子,好战的家伙。
  
      今天过来,叶无天是想先礼后兵,日后万一真被他查到欧阳豪就是幕后凶手,他一定会毫不客气的收拾对方,到那会,相信欧阳家上下都不会有人敢站出来反对。
  
      与老爷子聊了一会,叶无天便与欧阳幸月一起离开,车上,叶无天看向欧阳幸月,“宝贝,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
  
      欧阳幸月语气变柔:“你得小心些。”
  
      叶无天一阵莫名的幸福与满足,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伸过去摸着欧阳幸月左手,“有你,我幸福。”
  
      欧阳幸月破天荒的脸红,白嫩小手任由叶无天握着,而她则是沉默不语。
  
      叶无天正想着再说些肉麻动人的话去哄欧阳幸月开心,然后晚上与她一起吃饭,至于饭后的主题,嘿嘿!
  
      剌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打断叶无天的计划,他一连接了好几个电话,每个电话都是打来关心他,一番电话下来,欧阳幸月已经将车开到楼下。
  
      “买幢别墅吧。”见叶无天讲完电话,欧阳幸月赶忙说道。
  
      “咚!”
  
      惊讶过度的叶无天没拿稳电话,任由它掉落到座位下,而他,内心欣喜若狂,欧阳幸月让他买别墅?是不是说她也看不下去?忍不下去,不忍心看到他这么可怜?身边有那么多红颜知己,却像个单身一样。
  
      天哥越想越激动,想到自己的幸福生活就要来临,想到以后每月都可以夜夜生歌,可以那什么,他就忍不住一阵阵激动,对他来说,再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他高兴的事情。
  
      “你想什么呢?瞧你那是什么表情?”欧阳幸月察觉到叶无天脸上所浮现出来的yd邪笑,于是一盆冷水泼过去,“让你买别墅,是出于安全考虑,买一幢**别墅,可以让二十四小时守着。”
  
      笑容僵在叶无天脸上,苦着张脸问:“就这样?”
  
      “就这样。”
  
      叶无天嘴唇动动,很想问欧阳幸月,买了别墅之后,她会不会也搬过来。
  
      然而,上天仿佛跟天哥过不去,这个想法再一次被电话的响候给打断,让他又一次讨厌电话,想着今天过后,他要把这部电话扔掉,不带手机。
  
      “什么?走了?”接通电话的叶无天突然大声吼,“什么时候的事?”
  
      “我知道。”叶无天冷着张脸挂断电话,忍不住爆起粗口,“草特么的。”
  
      欧阳幸月两行柳眉皱起,似乎不满叶无天的行为。
  
      “我怎么就没想到?”叶无天没发现欧阳幸月的不满,继续喃喃自语着。
  
      本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