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29章 裂痕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小神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被叶无天莫名其妙说一顿,让马老太很是不爽。

    叶无天转身,“随便说说。”

    马老太婆自然不会相信,说道:“小神医,有些话不能乱来。”

    “哦,这是对我警告吗?话不能乱说,莫非人可以乱杀?”叶无天冷嘲热讽。

    “不明白你说什么。”

    叶无天冷笑:“不明白吗?那我就让你明白,你回去告诉马锋,告诉你那宝贝孙子,人在做,天在看,迟早有一天会受到报应的。”

    马老太婆脸色一沉:“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又拿小锋的事情来说?”

    “够了。”叶无天莫名怒火涌出,虽然他一再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冲动,可是,这会他真忍不住,也不想再忍,“收起你那套,马锋有没有死,你比谁都清楚,我告诉你,别以为你们姓马,我就不敢动你们,最好别让我找到马锋,否则,我会让他为今天所犯的罪而付出惨重代价。”

    马老太婆脸色阴沉,没人知她在想什么,只是从她那张变幻莫测的老脸上不难看出,她很生气。

    叶无天也生气,但更多的是失望,马老头是什么人物?可以说马家的名声已毁于一旦,马老太婆当年是护士出来,现在却变成如此模样,想想就让人心凉。

    “别以为你们有多聪明,事实上你们做的事,在无数人眼中看来,那都是极为蠢的事,生活在那样一个家族,你们已经比绝大多数人都要拥有得多,可是你们却还不满足,还要想尽千方百计的通过各种卑鄙无耻手段来赚取财富,为了钱,可以丧心病狂,可以杀人不眨眼,这样的人,跟魔鬼有什么区别?马老爷子的清白,被你们毁于一旦,你们,让人恶心,请收起你的假姿态,我想吐。”

    有些话不吐不快,今天是叶无天正式与该死的老太婆决裂。

    站在对方面前,叶无天甚至想着自己是不是做做手脚?直接用见不得光的手段将对方宰了,这种人,早死早好,她死了,会有很多人拍掌称快。

    一番思索过后,叶无天知道,自己不能那样做,至少现在不能,他不为自己考虑,也得考虑程可欣她们的安全,狗急还会跳墙,何况是马家?

    “失陪。”叶无天冷冷地道:“还有,以后没事别称我为什么小神医,你们不配。”

    轮椅上的马老太一直看着叶无天离去,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见,才收回目光,突然用力重重一拍轮椅扶手。

    叶无天的大声吼将屋子里面的王老太与王柔丝引出来,两位老太太四目相对,较起往常却多了几分冰冷。

    “晓琳的伤怎样?”十多秒钟后,马老太先行开口。

    “死不了。”王老太回敬一句,冰冷得丝毫不带感情,然后还转身进屋。

    马老太让助手推着她进屋,“你怀疑?”

    一直控制着自己情绪的王老太突然失控:“我能不怀疑吗?你告诉我,我能不怀疑吗?”

    说到最后,王老太几乎是用咆哮的方式吼出来,“她是我孙女。”

    这句话,也代表着她此时的心情,咆哮,愤怒,痛心,无奈。

    “我相信他。”轮椅上的马老太倒相当平静。

    “我也相信她,相信我孙女。”怒气未消的王老太大声吼。

    “咱们有多久没这样说话了?”马老太问。

    “重要吗?不重要,我只知道,我孙女今天差点死了,若不是叶无天,她已经死了,别忘了,她是我的孙女,同时也是你的孙女。”

    “我今天不想跟你理论这些,误会总会解开。”马老太说道。

    王老太的怒意并没缓和,“那样最好,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千万别让我查到是那小子,不然,别怪我不留情面。”

    马老大动动嘴唇,似有话想说,但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将想要说的话都说后,王老太憋在心中的话说出去后才稍稍舒服点,“还有事?”

    “叶无天刚才对我说了一番很难听的话。”马老太说道。

    听到这话,王老太不知为何,心中莫名一烦:“那是你的事。”

    “他已开始怀疑。”马老太佯装没听到,继续说她自己想要说的。

    王老太说道:“我开始怀疑,这样做对吗?”

    “别忘了初心。”马老太提醒。

    “已经忘了。”王老太叹了声:“赚这么多钱,又有什么用?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儿孙自有儿孙福,或许,我们真的错了。”

    “就算是错,咱们也无路可选,没有别的选择。”马老太这话等于在提醒,开弓没有回头箭,很多事情做了就做了,不可能反悔。

    “我累了。”王老太不想说那些,让她不胜其烦。

    “我去看看晓琳。”马老太见状也不再坚持。

    王老太出言阻止:“别去打扰她,这个时候的她需要休息。”

    “你处处针对我,确认你要这样做?刚才你也说过,她也是我孙女。”泥人都有三分气,何况那个是马老太?

    王老太毫无惧意,出言道:“问题在于,你有当她是你孙女吗?在你心中,她只是一枚棋子。”

    “我怎没当她是孙女?”

    “你有当她是孙女就不会这样对她。”王老太咄咄逼人,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又再次涌起。

    马老太神情不悦,眉头紧皱:“你这是要跟我翻脸?”

    “你会在乎吗?在你心中,只有你的利益,你的事,你的家人才最重要,我们这些人,算什么?对你来说可有可无。”

    马老太叹了句:“你对我有偏见,今天咱们先别谈这些,等你气消后再谈。”

    “还是那句话,千万别让我找到证据,如果真让我发现是他做的,是他派人对付我孙女,别怪我翻脸。”

    马老太犹豫小会,开口问道:“真是他,你会怎样?”

    “我会宰了他。”王老太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也在告诉别人,她不是在开玩笑。

    “你敢。”马老太也被激怒。

    王老太见状更是失望,冷笑了笑:“瞧瞧,开始紧张了,我刚才说得没错,你的家人才是你的家人,别人都不重要。”

    “我没那意思,大家都是一家人,不想看到大家自相残杀,那样只会让外人看笑话。”

    “咱们现在就已经让外人看笑话,还用等到以后吗?”王老太怒吼:“柔丝,送客。”

    王老太的强硬态度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多少年来,她从未这样对她这样说过话,从未使用过种语气。

    王柔丝很是尴尬,这种场面可是从未发生过,现在她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真要将马奶奶赶出去?

    “不用,我自己走吧,改天等你气消,咱们再谈。”马老太说道。

    王柔丝暗暗公口气,幸好,不用她去做小人,这比什么都重要。

    “柔丝,你跟我来一下。”走到门口时,马老太突然开口。

    王柔丝愕然,寻思着怎么又摊上她?无奈之下的她只能看向奶奶,见奶奶并没什么表示,既没反对也没赞成,王柔丝才硬着头皮跟上去。

    “柔丝,有空多安慰一下你奶奶,那么大一把年纪,还暴跳如雷,对身体不好。”外面走廊上,马老太说道。

    点点头的王柔丝说道:“马奶奶放心,我会的。”

    “嗯,柔丝,你奶奶是气糊涂了,她糊涂,你可不能跟着一起糊涂,明白吗?咱们是一家人,窝里乱,只会让外人看笑话。”

    “我知道。”

    此时,马老太又问:“你相信吗?”

    王柔丝想了会,回答道:“我相信证据,马奶奶,一直都用证据说话,当然,我也不希望这是真的。”

    马老太太听到这样的回答,也只是呵呵的笑了笑,并没再问,话题一转:“柔丝,你跟叶无天之间关系怎样?”

    王柔丝又是愣住,如此快的思维跳跃,让她很不适应,她与叶无天是什么关系,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不知该怎样去形容。

    “一般,相互利用罢了。”

    “他是个很出色的年轻人,可惜,不能为我们所用,这样的人,注定只能成为敌人。”说这话时,马老太目光灼灼地看着王柔丝。

    王柔丝相当平静,并没从脸上露出一丝一毫的震惊。

    送走马老太太,王柔丝站在原地想了好久,王晓琳的事让本是一家人的姐妹二人开始产生裂缝,这可不是什么好苗头。

    王晓琳遇袭,王柔丝并没想象中的高兴,反而复杂得很,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叶无天回到家后继续调息,今天的内力损耗太严重,两个小时后方才醒来,内力也恢复到以往的巅峰状态,拿过手机,上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全是宁思绮打来。

    “媳妇,是不是想我了?”叶无天拨过去。

    宁思绮狂翻白眼,没好气道:“爷爷让你过来一趟。”说完便直接将电话一挂,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叶无天。

    苦笑的天哥捏了捏鼻子,真特么太有个性。

    宁老爷子现在让他过去,极有可能是那事有结果了,当然,具体是何事,还得见面才知。

    “哈哈,小天来了,坐下说话,有个好消息告诉你。”见面时,宁老爷子开怀大笑,十分开心。

    本書首发于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