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36章 不能打死

  
      叶无天笑了,嘴角上扬的他笑了,但却没任何人看到他笑。
  
      转身之际,叶无天已经收起笑容,正前方,一个手扶着拐杖的年轻人出现在视线中。
  
      两人相向,四目相对,谁也没开口说话,只是用眼神在‘交’锋着。
  
      三分钟,短暂的三分钟,让旁边的众人如同过去漫长的三年,每一秒都那么难过。
  
      “你要找我?我来了。”手扶着拐杖的年轻人说道。
  
      叶无天并没太多‘激’动,反倒叹了声:“马大少,别来无恙?”
  
      扶着拐杖之人正是马锋,叶无天一直苦苦寻找的马锋,如今马锋出现在面前,叶无天却又感觉不到兴奋。
  
      “我很好,谢谢关心。”
  
      叶无天慢慢走马锋走过去,当两人距离几米后,叶无天便停下脚步:“马大少,你的脚是怎回事?”
  
      马锋嘴角阵阵‘抽’搐,这是他的痛处,他的不堪回首,叶无天故意提起,在马锋看来,叶无天就是故意。
  
      “怎么?还有故事?”叶无天问,十足一个带着部十成为什么的好奇宝宝。
  
      “我的故事就不用告诉你了,咱们还是说说今天的事吧,我出来了,你要怎样才愿意帮我‘奶’‘奶’?”马锋问。
  
      叶无天说道:“马大少,你为什么要一直装死,我很纳闷,马老爷子当初那一枪竟然没能将你打死,是你的命大?还是马老爷子枪法不好?”
  
      “不准你侮辱我爷爷。”马锋的情绪忽然失控,朝着叶无天大吼,“一直不出现,就是为对付你。”
  
      “这么害你承认过去一直都在害我?”叶无天问。
  
      马锋意识到自己掉局一个圈套里,此时此刻,他也只有硬着头皮点头。
  
      “呵呵,果然如此。”叶无天笑:“与我猜的一样。”
  
      “叶无天,现在说那些没多大意思,你要怎样才肯帮我‘奶’‘奶’?”马锋问,时间不允许他拖,若非被‘逼’到没办法,他肯定不会出来。
  
      “你处处害我,我又凭什么帮你?”叶无天反问。
  
      马锋愕然,发愣过后,说道:“提出你的条件。”
  
      事到如今,马锋清楚,他根本没有任何选择。
  
      “任何条件都由我开?”叶无天问。
  
      马锋点头。
  
      叶无天故作沉思的想了会,“这样吧,我也不提什么让你为难的条件,更不会杀了你,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此外,让我打一顿。”
  
      “你保证能让我‘奶’‘奶’康复?”马锋咬牙问道,他付出的代价,不能白付。
  
      “当然。”
  
      马锋闻言,“好。”
  
      “第一个问题,是不是你派人杀王晓琳?”
  
      此问题一出,马锋发懵,其它众人也直发懵,没人会想到叶无天提这种问题。
  
      “老实回答哦。”叶无天提醒。
  
      “不是,跟我没关系。”马锋回答。
  
      叶无天叹了声:“唉!我就知道会这样。”
  
      “不管你信不信,都跟我没关系,你若不相信,可以去找证据。”
  
      “证据,我会找,用不着你来提醒,当然,我找到证据,怕是那会也不用对你说,恐怕是没啥用。”
  
      马锋不解,不明白叶无天的意思。
  
      “第二个问题,机场的事是怎么回事?”叶无天紧盯着马锋:“别告诉我这事你又不知道。”
  
      马锋回答:“我知道,可是,炸弹跟我没关系。”
  
      “这么说炸弹不是你让人装的?”
  
      “我还不敢疯到那地步。”
  
      “不是你那是谁?”
  
      “我不知道,知道也不能说。”
  
      叶无天面目狰狞:“马大少,你好像忘了正事,老太太经不起你拖。”
  
      马锋脸‘色’一变,叶无天的话等于击中他死‘穴’,“我不知道。”
  
      本以为叶无天会再次相‘逼’,哪知,叶无天却并没继续问,反倒左右看了看,没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后便大声叫嚷,“拿根木棍来。”
  
      没人知叶无天想要木棍是用来做什么。
  
      不一会,叶无天手中多了根长约一米粗约二十公分的木棍,他双手抓住木棍掂了掂,“嗯,差不多。”
  
      “现在第三件事,马大少,你过去做过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今天让我打一顿,我要求不高,只要打你十分钟,老太太的就包在我身上。”
  
      众人‘色’变,看着叶无天手上那条大木棍,方知叶无天要木棍的用意,原来如此。
  
      十分钟?用那根木棍打?恐怕别说十分钟,就算十秒钟,也未必能撑得住。
  
      “怎样?你可以好好考虑,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的,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别说我欺负你。”
  
      没人知马锋心里想什么,想必内心很复杂吧?
  
      对叶无天而言,前两个问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第三项。
  
      马锋内心苦苦挣扎着,谁愿意平白无故让人打?他又不是傻子,更何况叶无天手中那根木棍之粗,别说十分钟,哪怕一分钟,也未必能承受得起。
  
      “我有一个要求。”马锋说道。
  
      “说。”叶无天颇为意外,马锋想要答应?若是这样,倒让人另眼相看。
  
      “保我不死。”马锋提出条件。
  
      叶无天笑了,仰天大笑,并不是他笑点底,实在是马锋的话引人笑。
  
      马锋站着不动,任由叶无天笑,现在,他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
  
      “可以。”大笑过后,叶无天满口答应。
  
      马锋松口气,只要他不死,就可放手一搏。
  
      “来吧。”马锋说完上前两步,闭上双眼站着不动。
  
      抛开别的不说,马锋此举着实让叶无天暗赞,这马锋在某方面也是条汉子,不管他为了家族还是为了什么,以他的身份地位,能愿意让人打一顿,就已经不简单,要知道那可不是普通的打,而是痛打。
  
      “别着急,事前的工作还没准备好。”叶无天并没动手。
  
      听到这话的马锋就突然一阵窝火,怒意止不住的往上冒:“你还想怎样?”
  
      “跟小人打‘交’道,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防止,马大少,你是小人一个,跟你这种人玩,我不得提防着点?别一转身就被你给反咬一口,那我可就得不偿失,你说是吗?”
  
      马锋极力控制着怒意:“你想要什么?”
  
      “合约,证据,或者说自愿书,有这东西,我过后才不会怕你找我麻烦。”
  
      马锋没想到叶无天说了半天,竟然是要这种东西,当下讥讽道:“你叶无天会在乎这种东西?”
  
      “换成别人,我可以不在乎,对于你马家,对马家,我不能大意。”
  
      马锋知道,这是叶无天对他侮辱,搞出这么多事,就想打他的脸,打马家的脸。
  
      这点,马锋还真猜对,叶无天并不怕马家秋后算账,搞这么多事出来,就想打脸,想打个痛快,这就他的目的。
  
      很快,一份上面有马锋签名的保证书递到叶无天手上,接过后的叶无天呲牙咧嘴地笑了起来,心满意足的收起那份保证书,末了还要往口袋里拍拍,确定保证书的存在。
  
      “砰!”
  
      叶无天突然动手,在马锋毫无准备之下动手,直接抡起大木棍朝马锋心口而去。
  
      这一击,叶无天含恨而发,这一击,让毫无准备的马锋整个人都倒飞出去,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并且在半空中就已喷出一口血箭人。
  
      叶无天这一击,力道不小,反正他知道,不管如何,他与马家,与马锋之间的仇怨不可能化解,既然这样,倒不如现在下重手,至少自己能痛快。
  
      所有人都被叶无天的疯狂给吓着,更担心马锋的安危,刚才那一下,在场的人都感受到它的力量,叶无天这是往死里打。
  
      叶无天并没给马锋喘息的机会,不待马锋落地,这货再次动手,紧跟而上,在马锋落地前一刹,他‘操’控着手中的大木棍狠狠朝马锋腹部砸过去。
  
      事情发生得太快,人群中很多人都没法反应过来,很多胆小的人已经不忍直视,吓得哇哇直叫。
  
      木棍击中马锋腹部,再次受到重创的他背部重重撞到地面,确切的说是被砸到地面。
  
      背部刚解地的马锋又觉喉咙一甜,第二口血箭喷出,腹中一阵翻江倒海,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了位。
  
      两棍,就让他吃尽苦头,几乎让他晕厥过去,这种力道,他都不知自己还能承受多少棍,或许第三棍就会死去。
  
      也幸好马锋不是一般人,起码意志力方面有着过人之处,才能苦苦支撑到现在,否则,情况就会另当别论。
  
      “你以为这样就够了吗?”打完两棍的叶无天冷吼,说话的同时,再次抡起大木棍狠狠朝马锋右脚砸下。
  
      咔嚓!
  
      声音脆响,让人汗‘毛’倒竖,所有人都知道那响起意味着什么。
  
      然而,让马家众人绝望的是,就算马锋被打成现在这样,已毫无还手之力,整个人已气如游丝,叶无天却仍然没有停手的意思,再次将目标瞄准马锋的另外一只脚。
  
      事情发生得太快,前后不到三十秒时间,马锋就已经双‘腿’被废。
  
      兴起的叶无天不打算停手,反正只要马锋不死,他就不算违约,以马锋过去所做的那些事,在叶无天看来,如此惩罚他,都已经算轻的。
  
      “等等。”人群中,有人喊,“这样打法,他会死的。”
  
      叶无天咧嘴大笑,“我不让他死,他就不会死。”
  
      本罔
  
      ..--2aahhh+24436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