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43章 都是可怜虫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谁也没想到叶无天会动手打人,叶无天与局长之间很熟,又是什么事令到叶无天挥拳打人?
  
      此时正值办公时间,人来人往的,却没一人上前阻止,全部都被叶无天的行为给震惊,就连常肖媚也一脸愕然的站在那,忘了反应,忘了阻止。
  
      直到徐远华被打倒在地,常肖媚等人这才回神过来,纷纷上前拉住叶无天。
  
      “你疯了?发什么疯?”常肖媚紧紧拉住叶无天,这‘混’蛋今天怎么看怎么怪异,怎么看都不对劲。
  
      被拉住的叶无天并没再动手,只是眼里所流‘露’出的浓浓厌恶,却是怎么也挥之不去。
  
      在别人帮助下,地上的徐远华费力爬起来,摇了摇仍直发晕的脑袋,同时用手一抹溢血的嘴角,“老弟,你今天怎了?我哪得罪你?”
  
      莫名被打,让徐远华内心一阵恼火,狼狈不说,却还要让他在众多手下面前出丑,这才是他所抓狂的,好歹也是一局之长,如今当众被打,传出去,还让他这个局长怎么当?
  
      “呸!”出乎意料是,叶无天没说话,只是朝着徐远华重重的吐了口唾沫。
  
      徐远华嘴角阵阵‘抽’搐,不明白叶无天的意思,“你什么意思?”
  
      “徐远华,你觉得你是好人吗?”叶无天咆哮如雷,曾经,他把徐远华当成朋友,只是,人家只怕未必是那样想。
  
      徐远华似懂非懂,隐隐不满,却还是耐着‘性’子道:“老弟,你都把我说糊涂了,到底想说什么?这样吧,去我办公室谈,有什么你可慢慢对我说,又或者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不用,咱就在这说吧。”叶无天冷冷地道。
  
      “站着干什么?都散了,全都给我散了。”徐远华大吼的挥挥手,让身边的下属全都散去。
  
      徐远华这些下属边走边想,局长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叶无天的事?被叶无天如此一顿暴打,局长竟然还能忍得住,还不下令抓我,这可不是局长的行事风格。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局长必定做了什么对不起叶无天的事,才会如此被打而不反抗,那么,问题又来了,到底是什么事?
  
      “肖媚,你也先去忙吧。”徐远华抹了抹嘴角上的血,对常肖媚说道。
  
      常肖媚不想走,但上头的命令,她又不能不听,刚想转身离开,却被叶无天伸手拉着,叶无天的意思很明显,不想让她走。
  
      满脸为难的常肖媚走不是,不走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
  
      “你不用走。”叶无天说道。
  
      徐远华神情微微一僵,“小天,先去我办公室说。”
  
      见叶无天没反对,徐远华先行转身往办公室的方向而去。
  
      “到底什么事?”好奇心害死猫,今天这事太让常肖媚好奇,恨不得马上知道发生什么,为什么徐局被打,还能如此低声下气。
  
      常肖媚并不知道,徐远华也不清楚发生什么事,刚才莫名被打一顿,他心中有怒火,却是知道,叶无天绝不会平白无故打人,肯定发生什么。
  
      “先别问。”叶无天不想说,特别是现在不想说。
  
      常肖媚见状只能作罢,可谁都能看出她脸上的不满,‘性’感小嘴微嘟着,有说一种说不出的俏皮可爱。
  
      “小天,坐下说话,痛打我一顿,总得给我个理由吧?”进去办公室后,徐远华问。
  
      叶无天却不回答,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十分钟后,我再进来。”
  
      看着被叶无天放到茶几桌上的u盘,常肖媚的好奇心更浓,恨不得马上抓起u盘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太‘诱’人。
  
      徐远华呵呵笑:“到底是什么东西神神秘秘?”
  
      对方笑,叶无天却没跟着笑,只是说了句:“曾经,我拿你当朋友。”
  
      徐远华笑:“有你这句话,我很高兴,咱们现在也是朋友。”
  
      叶无天当没听到,拉着满脸好奇的常肖媚转身走出办公室。
  
      “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常肖媚感觉自己就像只木偶,被叶无天拉上拉下半天,仍不知发生什么事,这种滋味让她很不开心,她很不喜欢。
  
      “十分钟后告诉你。”叶无天随意应了句。
  
      闻言的常肖媚犹豫着要不要冲上去咬牙这‘混’蛋,太可恨,把她当什么?有她这样的吗?
  
      接下来的时间里,叶无天就站在徐远华办公室‘门’口不动,而常肖媚也只能跟着站在那,虽然她几次都想转身走人,到最后却还是忍住,内心一再告诉自己,倘若十分钟后叶无天再不能给她一个满意的的答案,她非得宰了这‘混’蛋。
  
      十分钟,对常肖媚而言却像十个小时那么难过,每一分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种煎熬,那种难受劲。
  
      除了等待,常肖媚能做的就只有不停的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希望时间能快些过。
  
      相比起常肖媚,叶无天倒显得平静许多,嘴角上含着支烟,站在那里腾云驾雾。
  
      两人站在那,形成一道非常特别的组合,过往的人总是会偷偷朝他们这边瞄,都好奇这里发生什么事。
  
      等了又等,这期间,常肖媚已经不知看了多少次时间,然而,直到现在为止,只是过去五分钟而已。
  
      常肖媚多次都想推‘门’而入,问这‘混’蛋,他又不肯告诉她,问多了,她也有点自讨没趣,懒得问。
  
      “砰!”
  
      此时,一声枪响,将‘门’外的二人吓一跳,特别是常肖媚,第一反应就以为自己听错,在这里听到枪响?肯定是假的。
  
      叶无天扔掉烟头,直接推‘门’而入,后面的常肖媚也清醒过来,马上跟着进去。
  
      办公室里,徐远华整个人瘫软在办公椅上,喉咙处已被鲜血染红大片,地上,他那把配枪正静静的躺在那。
  
      “徐局。”常肖媚大声喊,这个结果让她无法接受,刚才还跟她开玩笑上司这会却吞枪了。
  
      叶无天站着不动,静静地看着对方,神‘色’很是复杂,这样的结局,或许对徐远华是最好的。
  
      徐远华的吞枪很快就引起注意,外面进来大批人,全部无一不被眼前的场面给吓倒。
  
      “徐局。”常肖媚已经流下伤心的泪水,一直以来,徐远华就是她的长辈,也像她家人,一直都很关照她的工作,如今突然死去,她难于接受,情不自禁的离下泪水。
  
      桌上,放着一张a4白纸,上面只一句话,那是徐远华临死前写下,“我需要平静。”
  
      没人明白这话的意思,叶无天却明白,徐远华这话应该是对他说,他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是希望事态能得到控制。
  
      “‘混’蛋,你到底做了什么?”常肖媚就像一头咆哮的母狮,泪流满脸的冲到叶无天面前揪着叶无天衣袖,“快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叶无天站着没动,徐远华的下场,叶无天心里并不好受,他也没想到徐远华会采用这种结局。
  
      其实,他完全用不着这样,只是,他若不这样,结果同样会让他不太能接受。
  
      任由着常肖媚揪着狂摇,叶无天就是不动,他能理解常肖媚的悲伤。
  
      谁又会想到,徐远华陷得那么深?
  
      若不是因为马锋,徐远华肯定不会暴‘露’,可惜,到头来,他还只是一枚渺小的棋子,说被人出卖就被人出卖。
  
      桌上,那个u盘不知去向,并没‘插’在电脑上,恐怕被徐远华吞枪之前消毁掉。
  
      叶无天并不在乎那个u盘去了何处,徐远华人已死,一切都过去,风消云散。
  
      常肖媚的拳头如雨点般打在叶无天身上,而叶无天由始至终都没作出任何反击,只是任由着她打。
  
      徐远华的死引起极大轰动,但是,却极少人知他为何而死,对外界的通告是,枪走火,误杀。
  
      有细心的人发现,王晓琳的死,叶无天曾出现过,如今徐远华死之前,叶无天同样出现过,这双方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叶无天在这当中到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徐远华这一死,叶无天也没有继续追究,对方是个爱惜名声之人,叶无天打算保持沉默,让徐远华保持‘干净’,也算是为徐远华做的最后一件事,同样更是徐远华所愿意看到。
  
      “真没想到,他会是那样一个人。”程可欣发出一声感概。
  
      叶无天说道:“都是因为利益。”
  
      “是啊!都是利益。”程可欣认同这个说法,随即俏脸一沉:“马家那些人真不是东西,跟着他们可真够倒霉。”
  
      “狗咬狗,对我们没坏处。”
  
      程可欣噗哧一笑,自然知叶无天话里的意思,想想好像真是那样,狗咬狗。
  
      “老公,外界都在猜测你是凶手,我担心有人对你不利。”程可欣说出担心。
  
      “呵呵,他们要猜就让他们猜吧,嘴巴长在他们身上,我们做好自己就行。”叶无天说道,同时,他自己也隐隐感觉倒,马老太婆‘交’出徐远华,本身就是计中计,帮他拉仇恨的。
  
      “唉!都是可怜虫,早知如此,何必呢?”程可欣叹道,世事变幻无常。
  
      东城某别墅,王老太盯着对面之人,“为什么?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合理的解释。”
  
      看惘小说首发本--2aahhh+24551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