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45章 设计陷害


    被马老太搂着的王老太感觉到痛,此后越来越麻木,意识开始不听使唤。

    费尽全力低头朝痛处看去,只见她腹部上有把刀在那,刀柄正是被马老太握着。

    此时此刻,王老太全是绝望,满脸的不可思议。

    “别怪我,是你‘逼’我这样做。”马老太松开刀柄,任由那刀‘插’在那,松手后的她双手抱搂着王老太:“你知道,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说话的同时,她老脸上也流下泪水。

    王老太很想说话,只是拼尽全力都无法说出一个字,与此同时,她嘴角处开始溢出鲜血,意识越来越模糊。

    几秒钟后,王老太最终还是软软的倒在马老太肩上,由始至终,她都没说出一个字。

    马老太静静的搂着王老太,久久不放,没人知她在想什么。

    “对不起,咱们的计划不能停,也不允许咱们停。”马老太喃喃自语:“王家那边,我会好好看着,希望你别怪姐,咱们没办法回头。”

    ……

    ……

    徐远华死后,常肖媚仿佛变了个人,对叶无天不理不采,为此,叶无天很郁闷,但也不打算解释,徐远华已死,事情就过去了。

    “老公,年要到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抽’个时间回去吃我爸妈吃顿饭。”程可欣说道。

    听到这,叶无天就不由得头皮发麻,最怕的就是这点,陪程可欣家人吃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每当看到她的家人那副期待的眼神时,天哥就浑身不自在,他明白他们眼神里所流‘露’出的意思。

    叶无天并不怕跟程可欣结婚,他是还没处理好与欧阳幸月她们之间的事,现在结婚,会伤着她们,别看她们嘴上什么都不说,但其实内心真没什么吗?未必。

    “好啊,你拿主意。”叶无天笑答。

    程可欣妩媚地白了叶无天一个白眼:“瞧你那紧张的劲,你放心,我会有分寸。”

    被这样一说,叶无天很是尴尬,嘿嘿的笑了笑:“嘿嘿,宝贝,我不是那种人。”

    “那你告诉我,你是哪种人?”程可欣显然没有放过叶无天的意思。

    “这个……”叶无天语塞:“我是哪种人,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你是什么人?在我看来你就是那种人。”程可欣说道,嘟着‘性’感小嘴,说不出的‘诱’人。

    “我心照明月,宝贝,我知道,你是故意的。”叶无天坏笑。

    “哼!”程可欣嗤之以鼻,表示不屑,这个男人,什么都好,就有一点,总喜欢处处留心,处处惹草,这让她很恼火。

    可是这又能怪谁?要怪就怪她看上的这个男人实在太优秀,当然,从另外一点看,这也说明她有眼光。

    程可欣本还想损某人两句,此时却有人进来,让她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老板,外面有位常警官找你。”李霏霏敲‘门’进来。

    “常肖媚?”叶无天一愣,心道莫非她知错了?知自己太任‘性’?更知不该怨他?

    叶无天刚想说让常肖媚进来,哪知在外面的常肖媚却等不及,自行闯进来,并且进来的还不止她一个,她是带着助手来的,加她一共五人。

    如此大阵仗,让叶无天意识到,人家绝不可能是因为内疚而过来,带着人过来,肯定有事。

    “叶无天,我们现在怀疑你跟一宗谋杀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进来的常肖媚冷冷说道。

    叶无天与常肖媚都同时皱紧眉头,特别是程可欣,更是带着几分反感。

    “谋杀?”叶无天很是恼火,常肖媚总这样,总是将徐远华的死全部推到他头上,认为是他害死徐远华,这点让叶无天很烦,他该怎样做?真要全盘托出?告诉她一切真相?若是那样,必定会损失徐远华在常肖媚心中的地位与形象,这母暴龙一直都很崇拜徐远华。

    既然答应徐远华,叶无天就不想失信与人,就让徐远华继续做个好人。

    “拷上。”常肖媚不回答,而是命令她带来的下属将叶无天拷上。

    “等等。”泥人都有三分气,对方这样,叶无天‘性’子再好也会有火气,“你发什么疯?总这么闹,还有完没完?我告诉你,别总来你这套,徐远华的死跟我没关系。”

    说到最后,叶无天几乎是用吼。

    常肖媚美眸闪过愕然,“谁告诉你跟徐局有关?”

    这回轮到叶无天发懵,不是跟徐远华有关系?跟徐远华没关系,又跟谁有关?

    “不是跟他有关?”叶无天问。

    常肖媚说道:“没人说跟徐局有关。”

    旁边的程可欣隐隐不妙,嗅到一丝不寻常的味道:“说清楚点。”

    对常肖媚,程可欣产生不出太多的好感,倒不是因为常肖媚跟叶无天之间有点什么,而是瞧不惯对方那副公事公办的表情,冷得像冰,好像是人家欠了她一样,只要哪个犯事被她逮到,别想好过。

    欧阳幸月平常也冷着脸,可程可欣并没不讨厌,欧阳幸月的冷,不是装,而是发自骨子里,至于常肖媚的,程可欣看不惯。

    “有人报案说你跟一宗杀人案有关,而且我们在你车上找到死者的血迹。”常肖媚说道。

    “胡扯。”叶无天忍不住提高分贝:“哪个傻叉想害我?”

    常肖媚冷冷地道:“是不是有害你,我们自然会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跟我们回去。”

    “不去。”叶无天不耐烦地挥挥手,他招谁惹谁?总特么有人想跟他过不去,真特么无语。

    每个人都总这样来惹他,他岂不是很没空?

    “叶无天,恐怕不到你不去。”常肖媚冷笑:“你知死者是谁吗?”

    叶无天看着常肖媚,静待着她下面的话。

    此时,郑忠仁也带人进来,他这一来,让叶无天忍不住笑:“怎么?你也要抓我?”

    郑忠仁一怔,不太习惯叶无天这话,“事关重要,我必须得来一趟。”

    听到这话,叶无天不怒反笑,能同时令到常肖媚与郑忠仁同时来,死者肯定不简单,到底是谁?”

    “老弟,我今天来,实在没办法,这事不简单,我相信你没杀人,但是,你也得小心点,不能大意。”郑忠仁这话可以说是推心置腹,带着提醒。

    叶无天开始正视起来,郑忠仁能这样说,说明事情绝对不简单,死者到底是谁?

    郑忠仁见状,便知什么,于是说道:“死者是王家的人,那位老太太。”

    惊闻的叶无天整个人忽地弹起来,大惊失‘色’:“什么?你确定?”

    郑忠仁苦笑:“这事我敢跟你开玩笑?”

    叶无天沉默了,郑忠仁说得没错,这事他是不敢开玩笑,王老太死了?

    风雨‘欲’来啊!

    刚刚才与王老太见过面,现在她却死了,死得那么突然,那么的让人感到意外,那么的不可思议。

    “你们有什么线索?”得知死者是王老太,叶无天不敢不正视,也不能不正视,正如郑忠仁所言,王老太身份不简单。

    “情况对你十分不利。”郑忠仁说:“我们从你车上找到王老太的血迹,另外还在附近找到一把凶器。”

    叶无天说道:“这并不能说明什么,车上的血迹,随便一个什么人都能抹上去,至于你们找到的凶器,更不能说明什么,谁也无法证明那把刀子跟我有关系。”

    郑忠仁苦笑道:“事情若有这么简单就好了,凶器上有你的指模。”

    叶无天愕然。

    “现在你明白了吗?事情并不如你想象中那般简单。”

    “需要我怎样做?”叶无天问,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一时半会的,叶无天也没什么方法。

    “协助我们调查,至少表面上工程要做到。”郑忠仁说。

    叶无天点头,“可以。”在没有更好办法的情况之下,也只能这样做。

    天哥并不在乎王老太的死活,反正对她也没啥好感,只是觉得事情太突然,而且,叶无天知道,王老太的死并非突然,而是谋杀,并且还要嫁祸给他,恐怕这才是幕后凶手的真正目的。

    到底是谁杀了王老太然后嫁祸给他?当前是要找到真正的凶手,这个案子才能水落石出,换言之才会还他清白。

    以王老太的身份地位,能杀她的人并不多,会是谁?

    叶无天成为嫌疑犯的事引起极大轰动,一时间,无论是红颜集团,还是叶无天本人,都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成为人们口中的焦点人物,各种不利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什么样的版本都有,有的表示怀疑,有的则直接断章取义,说叶无天就是凶手,要求严惩凶手,绝不能放过,无论是谁,都必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王老太的死,让王家上下陷入一片悲痛,他们都知道,老太太这一走,将会意味着什么。

    悲痛的同时,王家更是对叶无天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叶无天挫骨扬灰方才甘心,通过家族的各种手段向某些相关部‘门’施压,要求马上惩治凶手。

    各种力量在较量,风起云涌,这是一场博弈,成王败寇,都想借此打压对方,成为王者。

    作为当事人,叶无天已呆在郑忠仁的办公室里大半天,内心开始烦躁,这滋味,让他极为不爽。

    “告诉我,是不是你?”这是王柔丝出现后的第一句话。

    叶无天弹了弹烟灰,答道:“不是。”

    本以为对方不会轻易相信,哪知王柔丝却话题一转:“跟我来。”

    本源自看网--2aahhh+24592275-->

    ...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