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58章 神秘高手


    经过一天的行程,大轮船终于赶到当初救起叶无天的所在地,叶无天请船上有空的所有船员全部一起参与寻找安心的行动。

    明知机会渺茫,叶无天也不想错过,希望安心还活着,安心虽是个女人,但她有内力支持,跟普通女人不一样,正因为如此,他才抱着信心,希望上天能再给他一个奇迹,虽然明知这样很贪心。

    他经历那样一场灾难而不死,就已经是上天对他照顾。

    在附近海域寻找了数个小时,并没找到安心,眼看就要天黑,叶无天并仍旧不放弃。

    倒是库克与水手们越来越失望,时间已过去那么久,什么人都怕是活不了,更别说那只是个女人。

    “科菲,帮我告诉船上所有人,请大家打起精神,不管能不能找到人,我都每人奖十万。”

    科菲明白叶无天的意思,这是重奖,是诱惑,是剌激,不得不承认,他这手玩得很漂亮,有了这个金钱的剌激,相信水手们都会如打鸡血一样兴奋兼有精神。

    叶无天暗叹,自己越来越有奸商的潜质,船上这些人都是他的救命恩人,就算今天让让他们帮忙,他也会想办法感谢他们。

    有了重奖,水手们都仿佛不知累,全部将眼睛睁得老大,希望能找到人。

    “科菲,再告诉他们,谁要能最先找到人,我另外再奖一百万。”叶无天说。

    科菲哭笑不得,叶无天这手玩得漂亮,同样也玩得无耻,他是看到水手们都已开始疲惫,才会抛出这样一个奖励。

    不得不承认,叶无天很会抓人的心理。

    东城,马锋再次见到那个直到现在仍分不清楚是男是女的妖孽,再次见面,马锋仍好奇,对方到底是男是女?

    “你答应了?”马锋问,对方出现,他以为对方已经答应帮他,没有后遗症的那种。

    年轻人没说话,瞧那样似乎并不答理马锋,只是从一个手提袋里拿出些黑乎乎的东西,像泥状样。

    这就是所谓的断骨膏?马锋疑惑,实在不愿意相信这东西有那么大效果,不用手术的情况之下都能将他的伤治好。

    哪有这么神奇?若真有,凭这个方子,早就成为世界超级富豪,哪还会默默无名?

    年轻人拿出袋子里的东西后开始调制,现场调制,所谓的调制其实并不是什么高技术事情,就是拿出那些黑乎乎的东西胡乱弄几下。

    马锋并不知道的是,当这个年轻人进来后,外面的警戒提高数倍,处处都是荷枪实弹的大兵在把守,只要马锋有事,这个年轻人今天也别想活着离开。

    “慢着,会不会有毒?”见对方朝他走来,马锋急了,对方所说的那种后遗症不是他所能承受。

    年轻人并没回答,黑面神般冷着张脸走过去,然后不由分说就拉开被子,不待马锋阻止,就将那些黑乎乎的东西往马锋腿上的伤口抹去。

    此时的马锋根本没办法阻止,更没办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将那些东西弄到伤口上。

    很快,马锋双腿都被那些东西给包裹着,他并没感觉到痛,凉丝丝的,很是舒服。

    “忍住痛。”神秘的年轻人说道。

    马锋一怔,想着会痛吗?他感觉不到痛,哪里会痛?

    “什么时候才能好?”马锋问。

    “三天。”

    这话令到马锋又是愕然发懵,难于置信地问:“三天?你的意思说我三天就能走路?”

    “你可以不相信。”年轻人冷冰冰的一句。

    马锋并不生气,反而笑了,虽然这个年轻人的话很冲,可这会对马锋来说简直就是仙音般动听。

    想到三天后自己就能正常走路,马锋忍不住一阵笑意。

    替马锋上完药后,那个年轻人就坐在家旁边闭目养神,没离开,也没说话。

    马锋再一次打量着对方,到底是男还是女?长这么大,马大少从未像现在这般纠结过,恨不得马上弄清楚对方的性别,男还是女?

    靠!

    马锋暗骂了句,无论他怎么看,都分不出对方的真正身份,这特么叫什么事?自己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劲?连一个人是男是女都分不出来。

    对方虽闭着眼睛,却也知马锋在瞧他们,“咬着被子吧。”

    正观察得入神的马锋冷不防被吓一跳,好端端的为何要咬被子?

    “什么意思?”马锋借意问。

    回答他的是沉默。

    马锋抓狂,气得不轻,对方的嚣张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对方的嚣张,是他所见过最厉害的一个,此人到底是谁?

    又是十多分钟过去,马锋感觉到凉爽的同时又还觉得痒,“好痒,正不正常?”

    对于伤口处传来痒,马锋并不害怕,会痒,指不定是好事。

    那年轻人又是用沉默来回答马锋,闭目养神的他似乎在嘲笑着马锋幼稚与无知。

    马锋感觉自己被狠狠鄙视了,差点没让他吐血,对方一次又一次的无视他,这是马锋所无法接受的。

    好歹他也是京城第一太子,如此被无视,岂能不抓狂?

    马锋并没胡思乱想多久,因为,没多久的他又开始觉得痛,刚开始还只是一点点,如同蚁咬。

    痛的同时,马锋想到对方刚才跟他说的那句话,让他咬着被子,难道会痛到那个境界?

    马锋不敢想,却又不得不去想,因为,伤口处的痛楚越来越明显。

    面对马锋的疑惑,那个年轻人又一次无视,仍旧闭目不语。

    马锋想宰了对方,“跟你说话,哑了还是聋了?”

    年轻人先是柳眉轻轻一挑,继而睁开眼,凌厉杀气瞬间迸出,如千年寒冰般盯着马锋。

    马锋感觉头皮都在麻,对方那冰冷的眼神让他害怕,恐惧。

    就在这时候,马老太太进来了,在别人的帮助下坐在轮椅上进来,从而化解了当前的尴尬。

    “小哥,情况如何?”马老太婆问,脸上的微笑在告诉别人,她并不担心。

    “痛。”回答的不是那年轻人,而是马锋,不知怎回事,刚才一下子就变痛,刚开始还能忍得住,到后来,马锋已忍无可忍,除了倒抽凉气之外,就是冷汗直流,可想而知那种痛有多么夸张。

    马老太太疑惑地看向那个年轻人,意思像是想要等待他的解释,奈何对方只是淡淡一句:“忍着。”

    马锋哪能忍得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是越来越痛,到最后,除了痛之外,还有一道让人毛骨竖立的声音,那声音,像是有人用指甲在地上刮。

    “痛,好痛,快帮我。”马锋语无伦次,此时此刻,他只想快些止痛,别的什么都顾不上。

    年轻人没动,马老太婆则不知该怎样帮,让她帮也帮不上,最后只能干瞪眼。

    “只是刚开始,好好忍着。”那个年轻人说道,然后站起来:“会有阵子,我先走。”

    马老太婆愕然,连痛得不轻的马锋也忘了痛,这个时候要走?没见他痛吗?再说,万一等会发生什么可怎么办?

    “小哥,何不再等等?”马老太婆说道,这话等于阻止对方离开。

    对方却答非所问,十分嚣张:“记得把钱准备好。”

    马老太婆感觉被打脸,以她的身份地位,竟然如此被无视,但面对这个神秘得过份的年轻人,马老太婆也不敢乱来,只能强忍着,没弄清楚对方的来头之前,她不想乱来。

    “放心,他死不了。”年轻人犹豫小会,说道:“痛是好事。”

    这下,马老太婆不知要不要强行留下对方,就这样让对方离开,总不是那么回事。

    “小哥,还是再等等吧。”最后,马老太婆作出决定。

    年轻人皱皱眉,“你想留下我?”

    马老太婆没说话,她沉默了,而她的沉默也无疑等于承认。

    年轻人嘴角微微一扬,讥讽道:“幼稚。”

    马老太婆气得七孔冒烟,活到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是第一次被人骂幼稚,并且是当着面骂。

    “放肆。”马老太婆身边的保镖闻言马上出手,一招锁喉功朝年轻人的喉咙而去,动作快准狠,相当老辣。

    马老太婆并没阻止下属的行为,只是静静的坐在那,似乎同样有意试探年轻人的底细。

    “砰!”

    一声巨响,无论是马老太婆还是马锋,都只是感到眼前一花,然后就见那个保镖整个人倒飞出去,背部重重撞到墙上,声音震耳欲聋,地动山摇。

    一招!

    仅仅一招,马老太婆的保镖就被打得倒地不起,甚至倒地前还狂吐一口血箭,模样无比狼狈。

    马老太婆表面镇定,内心却惊涛骇浪,对方年纪轻轻,实力却如此强悍,这种实力,该如何去形容?

    年轻人就像拍死只蚊子般淡然,“还要来吗?”

    马老太婆无法接口,内心无比的震惊,这个神秘得过份的年轻人到底是何来头?身手如此强悍,太吓人,她的保镖是什么实力,她很清楚,却连对方一招都接不住。

    “聪明人,别做傻事。”年轻人莫名地说了一句,一句让马老太婆似懂非懂的话。

    !!--3809+113433-->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