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60章 另类的复仇


    几天后,某个贫穷的非洲小国里出现两个神秘的年轻人,女的金发,蓝眼睛,男的则是黄皮肤黑头发。

    这两人不是来经商,也不是来旅游,而是做着让人不敢相信的事情。

    短短半天时间,几乎村子里的人都听到这么一件奇怪的事,那两个金发的异国美女可以提供那方面的有尝服务,但价格低廉,低得让人不敢相信。

    谁又会想到这个女的是来这里做那方面的生意?要做这方面的生意,也该去那些发达国家,谁会跑到这贫穷僻壤的村子里来?

    一开始,没人相信,更没人敢上前尝试尝头啖汤,但是,村子里的青壮年极多,且大部份都没结婚,再加上那个黄发的异国美女整天身穿那么漂亮性感的衣物在那招客,让村子里那些年轻人都蠢蠢欲动。

    年轻,漂亮,价钱又不高,这些所有条件加在一起,足于勾起那些年轻人的心思。

    这些年轻人没结婚,那是因为穷,没钱讨老婆,可花这样一点小钱,一点只能够吃顿饭的小钱就能与这么一个漂亮的异国美人儿那什么,值得,超值。

    胆大的人总是不缺,终于,第三天,有人主动上门,同时,他身后还跟着大批人,那些人似乎想看热闹。

    见这么多人围上来,那个与金发美女一起来的男子仿佛看到眼前钞票滚滚而来,脸上扬溢着笑意,示意翻译替他招客。

    而那个金发美女没说话,坐在那不动,似乎很焦急。

    经过翻译的一解说后,那个满脸笑意的年轻男子也跟着说道:“各位帅哥,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你们还等什么?快来吧,一顿饭的价钱,只要你们一顿饭的价钱,你们就能品尝到如此漂亮的美人,还等什么,都快点报名排队吧,价钱名额有限啊,早出手有迟出手就没有。”

    坐在那的金发美女脸开始发绿,有害羞,更多的是愤怒。

    想开口,又没法开口,只能用愤怒的眼神瞪着那个说话的年轻男子,只是,对方却丝毫不在乎,接着又说出一番让金发女人吐血的话。

    “各位帅哥,我这位朋友的战斗力超强悍,随时欢迎你们两个,三个,四个一起上,而且,人多了还能打折,三个一起,我打八折,四个,六折,五个,四折,来来来,走过不能错过。”

    那个翻译不知该怎么进行翻译,脸红不已,此时此刻,她都后悔来帮他做翻译。

    最终,在那年轻人的要求下,她还是将原话翻译出去,而周围的那些男青年们听到还能有此优惠,一个个更是蠢蠢欲动,有大胆的已经开始私底下商量,看是否一起组团能更优惠。

    “快点了,快点了,各位帅哥,团购更便宜啊,快点出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错过今天,可能就没机会。”年轻男子大力叫嚷着。

    “看到没有?”年轻男子指着坐在那的金发女郎道:“金丝猫,你们还等什么?”

    说话的同时,年轻男子瞅见椅子上的金发女郎在瞪着他,不由笑道:“很恨我?”

    对方没说话,年轻男子这才恍然大悟,后知后觉道:“哦,我忘了你暂时不方便说话。”

    “没关系,做这工作,你不用说话,况且你说了他们也听不懂,相信我,咱俩合作,保证你财源滚滚来,努力工作两年,你后半辈子就不用愁,嘿嘿,我相当有信心,你也得要对我有信心才行。”

    金发女郎无法说话,越来越焦急,这事可不是她所想愿意看到,此时此刻,她除了愤怒的同时,更多的是后悔。

    “别这样,凡事都有第一次的,你看他们,这么多帅哥,你就不心动?换我是你,我也会心动。”年轻人说道。

    金发女只是不断是用眼神看着那年轻人,像是在挣扎,也像是在求饶。

    “你是想说话是吗?”年轻男子问。

    金发女狂点头,表示她想开口说话。

    年轻人想了想,终于不知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好吧,是得让你说话,不然呆会你叫不起来,帅哥们也没啥意思。”

    金发女郎打个冷颤,显然被吓着,而且这会她已能开口说话,马上开口说:“你不能这样对我。”

    年轻人一笑,笑得那么邪恶,“我怎么就不能?你倒是给我一个理由,我怎么不能?”

    “我。”金发女郎哑然,“咱们一场相识,你这样对我,不会太残忍?”

    “残忍?”年轻人忽然想笑:“哈哈,残忍?有趣,当初你那样对我,那样想置我于死地,就没想过残忍这二字?”

    “误会,这都是误会。”金发女郎试图解释。

    “靠!你比我无耻。”年轻人叹了声,继续说道:“你的误会可真够深的,竟然有这样的误会,厉害。”

    金发女郎被讽刺得老脸一阵青红不断,她自己也清楚,那样的借口很难让人服。

    “总之你不能这样对我,叶,亲爱的,除了这个,随你怎样,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伺候你一人,好不好?”想到自己要被几个黑人那什么,她就忍不住的颤抖,真若那样,她宁愿死。

    年轻男子就是叶无天,而金发女郎,则是琳达,她也不知怎回事,明明就在浴室里欣赏着自己那迷人的身躯,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她失去了知觉,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里。

    一觉醒来,自己竟然不知在哪里,瞧这些人的肤色,应该在非洲,也就是说她被叶无天给弄到非洲来。

    如今的叶无天脸上经过化妆,一般人不出他是谁,琳达可以,她一眼就认出他是谁,再加上他的气味让她很熟识。

    琳达哪会知道,那样都没杀掉叶无天,在那种地方,那种场合,那样的绝境,叶无天还能活下来,这本身就是个奇迹。

    早知这样,琳达绝对不会对付叶无天,打死她也不会,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叶无天活下来了,他还会放过她?

    “知道吗?我差点就死在你手里,只差那么一点点。”叶无天蹲下腰,右手在琳达脸上游走:“若再迟三秒钟,我就会死在你手里,幸好,我命大。”

    “我愿意赔偿。”琳达不笨,想让叶无天放过她,就必须令到他满意。

    “赔偿?”叶无天笑:“知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非洲最穷的地方之一,没人能找到这里来,你也看到,这里的男子很多都没结婚,你来了,他们高兴。”

    琳达陷入绝望:“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

    叶无天装没听,对那些蠢蠢欲动的大汉们说,“还等什么?想就报名。”说完,他手一伸,准备向那些人伸手要钱。

    这次,有人给叶无天钱,并且对着叶无天说他们是几个一起组团。

    接过钱的叶无天眯起眼睛,待数目对后,他手一挥,示意对方几个抬琳达进去。

    “不能,叶,你不能这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放过我。”琳达慌了,不管这是不是真的,她都没得选择。

    数钱数得津津有味的叶无天压根不将琳达的求饶当回事。

    这货一边数钱的同时,又不免感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做起这种勾当,不过好像挺剌激的,坐着就有钱收。

    琳达的惨叫声很快就传来,听到里面传来的惨叫声与某种碰撞声,叶无天非但没一丝后悔,反而还咧嘴开心的笑起来,路是自己走的,琳达有今天,她早应该有心理准备。

    从飞机上逃出来时,叶无天就曾暗暗对自己说过,只要他能活着,一定会让琳达痛不欲生,让她生不如死。

    那种女人,该死!

    曾经四次三番,他有机会宰了她,最后种种原因还是不忍心,现在倒好,她竟然如此狠毒,想要他的命,还想得到他的配方,这就他所不能忍的。

    有种女人,毒如蛇蝎,说的就是琳达这种女人。

    “这样真的好吗?”黑珍珠疑问,她被叶无天带来做翻译,也不知这样是对还是错。

    “觉得我残忍?”叶无天微微一笑:“就是她害我差点死掉,若不是遇上你们,现在死的是我。”

    黑珍珠语塞,总是认为这样不太好,可叶无天这样做,又有他的原因,报仇。

    “她是女人,心却比男人还要毒。”叶无天说:“你信不信?若是我现在放过她,她转身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我,想尽一切办法弄到倾城丸的配方。”

    黑珍珠相信,倾城丸太吸引人,有人打它的注意,也绝对有可能。

    “所以,别太在意这些。”叶无天拍拍黑珍珠的肩膀,然后说道。

    黑珍珠还能说什么?只能选择沉默。

    外面谈笑风声,里面却惨叫连连,除了惨叫之外,还有来自琳达的异样叫声,直至几个小时后,里面的动静方才停下,而那几个年轻人则全部从里面走出。

    接下来的几天里,叶无天都一直呆在这个连他也记不住名的村子里扮演着同一个角色,拉客,几天下来,叶无天可谓是轻车熟路,有意思的是,经过几天的广告效应,已经有好些回头客人,这让叶无天心情相当不错,没想到琳达这地方还挺销路。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