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62章 马锋被弃用

  
      欧阳老头最终还是同意欧阳幸月的要求,他很清楚孙‘女’的‘性’格,‘逼’也没用,她的‘性’格极像他,没人能令她改变主意。-
  
      “爷爷,有个问题我想知道,让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欧阳幸月问:“单单只是因为压力吗?”
  
      欧阳老头一笑,笑容中带着那么几分苦涩,“爷爷知你想问什么,这事,我还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告诉你的是,欧阳家不能倒。”
  
      “他回来后见你这样,他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欧阳幸月问,内心犹豫着要不要将叶无天还活着的事情告诉爷爷,最后,欧阳幸月想想还是忍住了,现在不是时候,他活着的事情越少人知越好。
  
      “你是指小天吗?”欧阳老头说道:“以后的事情,谁又会知怎样?没人知道。”
  
      欧阳幸月见状便没再问什么,“爷爷,希望你的选择都是正确的。”
  
      当天,欧阳集团召开新闻记者会,会上,欧阳集团的新闻发言人对着记者媒体说,从即日起,欧阳幸月将不再担任欧阳集团的任何事务。
  
      消息一出,无数人被震惊,欧阳幸月是谁,那可是欧阳家后一辈的顶尖佼佼者,在她的带领下,欧阳集团一跃上到一个新的台阶,如此厉害的一个人,竟然被赶下台。
  
      惊讶的同时,很多人也猜到,欧阳幸月被赶下台,极有可能跟叶无天有关,以往,叶无天还活着,欧阳幸月能稳坐钓鱼台,现在,叶无天失踪,无法知其生死,欧阳幸月的地位自然就危险,这是必然,从这事也能很好的证明,人走茶凉!
  
      欧阳幸月被赶下台,由欧阳政仁接替董事长一位,欧阳政仁上位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公司进行大换血,在他上位的同一天时间里宣布任免几位部‘门’经理之职,并且调走多位公司高层。
  
      “过份。”程可欣恼怒,得知欧阳幸月的事情后,她气得不轻,同时暗骂欧阳家的人无耻。
  
      “是很过份。”司徒薇认同,欧阳家这样做的确是很过份。
  
      欧阳幸月倒是看得很开,难得‘露’出一个微笑:“习惯就好,他们这样做也有他们的理由。”
  
      “哼!我到要看看,无天回来后,那些人会是怎样一个嘴脸。”此时,程可欣希望叶无天能快些出现,然后好打那些人的嘴脸。
  
      “他还不能出现。”欧阳幸月说道。
  
      “二少‘奶’说得对,爷暂时不能出现。”司徒薇赞同:“现在是关键时刻,各种小丑已经纷纷跳出来,咱们还必须得再忍忍。”
  
      程可欣自然清楚叶无天现在不适合出现,她也只是说说罢了,对付那些人的无耻,叶无天最在行。
  
      三‘女’正聊着,司徒薇的电话响起,她掏出后当众接通,片刻后便挂断,“家里让我回去一趟。”
  
      程可欣愕然,下意识地问道:“你家里人该不会也想用同样的办法来对付你吧?”
  
      这话让司徒薇愕然,她真没那样想过,自己与欧阳幸月不同,欧阳幸月掌管着整个欧阳集团,而她则只是司徒集团的一名股东。
  
      程可欣的问题,司徒薇无法回答,只不过有了程可欣的提醒,她心里多了个疑问,多了个提防。
  
      “我不看好。”程可欣说道:“这显示是有预谋的。”
  
      欧阳幸月答非所问:“他在哪?”
  
      “不知道。”程可欣回答,“他会告诉我的,同样会告诉你。”
  
      欧阳幸月俏脸滚烫,程可欣的话无疑在说,叶无天对她们彼此之间都一样。
  
      欧阳集团的记者会震惊天下,同时,马家也发生一件诡异的事,很多人听到这话后都暗自咋舌,重伤的马锋竟然能站起来。
  
      所有认识马锋的人都以为他这辈子都会从此在轮椅上渡过,没想到人家竟然还能站起来。
  
      马锋是站起来了,还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此时的他开怀大笑,再没有任何事情比这更让他感到高兴的事。
  
      “哈哈,哈哈,我能走路了,我能走路了。”马锋狂笑,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发泄他的兴奋。
  
      “你真走运。”马锋旁边,站着一个年轻人,一个马锋并不喜欢的年轻人。
  
      笑容瞬间僵在马锋脸上,沉声道:“你什么意思?不想看到我好?”
  
      “怎么会?马大少你能正常走路,我不知有多开心。”
  
      马锋自然不相信这种鬼话,对方的话不可能发自内心,他不喜欢对方,对方同样不喜欢他,这是必然。
  
      “只是,马大少,听说你还要一直服‘药’?”旁边的年轻人又来上一句。
  
      这句话就像是给马锋补刀子,在人家心情好的时候给人家一刀。
  
      果然,对方的话起到作用,马锋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冷言仇视着对方:“你还有事?”
  
      马锋这话在下逐客令。
  
      “呵呵,我能有啥事?这不听说你能站起来,我替你感到高兴罢了,专程过来看看你。”
  
      “谢谢好意,你的好意我心领,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
  
      “马大少,这可就你的不对,我一番好意,你就这样对我?不应该吧?你这样会让我很伤心的。”
  
      “我让你滚。”马锋咆哮。
  
      对方并没生气,由始至终,笑容都挂在脸上,马锋的咆哮非但没让他离开,反而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小‘鸡’肠肚子,不就当初打过你一顿?非得要记仇,已经不止一次向你解释过,当初那事跟我没关,老太太让我这么做。”
  
      马锋很想宰了对方,这家伙的嚣张让他很无法接受。
  
      “提醒你也是为你好,你要一直服用那‘药’,始终不是件好事,谁知会有什么副作用?”
  
      马锋暗骂,麻痹的,他又怎会不知?可他有得选择吗?根本没得选择好不好?事到如今,明知那是毒‘药’,他也得吞下去。
  
      马锋也不知道在那段让他永生难忘的治疗过后还要服‘药’,而且那个他至今仍不清楚对方是男是‘女’的家伙很直接的告诉过他,这是毒‘药’,不置命,不服用这些‘药’,他的伤口会复发,骨头之间的种条缝隙会再次裂开。
  
      “你总是过来我这里,就不怕叶无天看到?”马锋冷冷地问。
  
      沙发上的年轻人微微一笑:“你见过他?”
  
      马锋明白对方的意思,反驳道:“你又见过他的尸体?”
  
      这下,那年轻人哑了,沉默好一会后抬头问马锋:“你怀疑他没死?”
  
      “我只相信事实。”
  
      那年轻人凝神道:“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马锋摇头。
  
      “我不相信他还活着。”一会儿后,那年轻人摇头。
  
      “没有确定之前,你少来。”
  
      年轻人嗯了声:“有道理,小心驶得万年船,小心不会有错。”
  
      几分钟后,那个年轻人离开,行事匆匆,走得很急,像是遇到什么大事情。
  
      对方一走,马锋从桌上的小瓶子里倒出一粒看上去黑乎乎,有大人拇指般大小的‘药’丸,盯着那粒‘药’丸,马锋内心忐忑,挣扎,犹豫,他内心是绝对不想吃这粒‘药’丸,而且,那个神秘的年轻人说过,他这辈子都要服用这种‘药’丸。
  
      拿到‘药’丸的第一时间里,马家拿着这些‘药’丸去化验,得出的结果,没毒,所有成员都是普通的‘药’材。
  
      马锋不相信化验结果,若果真如化验报告所说那样,那个神秘的年轻人此意又是何解?只是想到自己以后都将要服用这种‘药’丸,他就一阵抓狂,这并不是他所想要的。
  
      犹豫挣扎好久,马锋最终还决定不吃,随手将‘药’丸放进瓶子里,收好瓶子后朝老太太所在的书房位置而去。
  
      “‘奶’‘奶’。”刚刚重新站起来的马锋心情相当不错。
  
      马老太婆抬头,说道:“小锋,你来了,身体怎样?好些了吗?”
  
      “我现在感觉非常‘棒’。”马锋挥挥手,对现在的状态非常满意,倘若以后都不会有后遗症,那就更满意了。
  
      “那就好。”马老太太‘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小锋,‘奶’‘奶’正要找你。”
  
      “是不是有什么事让我去处理?”马锋急于想投入工作,聪明的他意识到这段时间有太多人对他不满,因此,他急于需要通过工作来扭转那些人对他的看法。
  
      马老太婆笑说:“正好相反,‘奶’‘奶’是希望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马锋有些懵,完全听不懂,现在正是用人之际,那么多事情和等着处理,‘奶’‘奶’却让他休息?
  
      不知为何,马锋感到不安,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按他的设想,不应该是这样的。
  
      “‘奶’‘奶’,我没事,现在好得很,不需要休息。”马锋急于解释,甚至还故意踢踢‘腿’来证明他的状态很‘棒’。
  
      马老太婆扬手打断马锋的话,说道:“小锋,‘奶’‘奶’这样是为你好,同时也是为马家好。”
  
      听到这的马锋就更加不妙,为他好,这个不难理解,毕竟他大伤初愈,需要休息也是正常,可老太太的一句为马家好,这话就是马锋所听不懂的。
  
      “‘奶’‘奶’,是不是我做错什么?”马锋问。
  
      老太太笑:“没有,你做得很好,想到当初她这个孙子为了救她,甘愿让叶无天痛打一顿,每每想到这,她就一阵心暖。
  
      “既然没有,‘奶’‘奶’你为何要如此对我?”这个问题,马锋不‘弄’清楚,他是不会罢休。
  
      “小锋,每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很多事情不适合你,强求也没用。”马老太婆这话说得很含蓄。
  
      马锋听懂了,‘奶’‘奶’的话是在告诉他,他能力不行,不能做马家接帮人,想到这,马锋脸‘色’惨白,马家就他一个男丁,‘奶’‘奶’难道要放弃?
  
      “谁更适合成为马家的接班人?”马锋咬牙问,为了说出这句话,他费了好一番力气。
  
      “你的位子暂时由马山接替。”
  
      “他?”马锋大惊:“‘奶’‘奶’,他是旁枝。”
  
      马锋不解,‘奶’‘奶’说的那个马山是马家远房旁枝,‘奶’‘奶’想培养马山来做马家接班人,她是不是疯了?要将马家现在所有一切都拱手让给别人吗?他马锋才是马家的正宗苗根,‘奶’‘奶’不知道?
  
      这一刹,马锋想发狂,事情来得太突然,太意外,他无法接受,尤其是想到要让马山来接班人,马锋更是郁闷得想吐血。
  
      “别想太多,好好工作,你还有机会,我只有一个要求,能者上。”
  
      本文来自看书辋小说--2aahhh+25014366-->
  
      ...
  
      ...
  
      ...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