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66章 同病相怜


    “想我怎样做?”欧阳幸月问:“除了让我‘交’出公司。-叔哈哈-”

    这是欧阳幸月的底线,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答应这点,那是她的公司,也是他的公司。

    知道叶无天没死的时候,欧阳幸月还想着将他没死的消息告诉他们,现在,她幸庆当初没那样做。

    “你的存在是个关键,幸月,咱们欧阳家虽说家大业大,也能挤进几大家族的行列,可是,你也知道,咱们家不是最强的,当面对某些不可抗的因素时,咱们也只能选择避让。”欧阳政仁说道。

    欧阳幸月不为所动,继续听着,她很清楚,接下来才是主题。

    “我们大伙都商量过,想要彻底解决欧阳家当前危机,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脱离欧阳家,彻底从家族里面分出去。”欧阳政仁说道。

    饶是欧阳幸月早有准备,也猜测过很多种分析,只是,无论如何,她也没想到这些人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一个让她无法接受,让她哑然的条件。

    这一刹,欧阳幸月傻了,聪明的她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忘了回答。

    欧阳政仁脸上闪过一丝内疚,这个决定是他最先提出,可是很快,他又正常,他也是为了家族,目前欧阳家的危机,必须想办法解决。

    “爷爷,你的意思呢?”欧阳幸月将目光投向一直坐在那不动的欧阳老头,所有决定,他说了算,欧阳幸月最在乎的也就是他的决定。

    一直闭着眼的欧阳老头这会终于睁开眼,缓缓说道:“幸月,这样对你不公平,咱们没得选择,你放心,这只是一场演,风‘波’过了,你会重新加入到欧阳家。”

    绝望,伤心,无助,还有……郁闷,所有因素加起,让欧阳幸月难过伤心得流下泪水,是的,她哭了,向来坚强的她这会实在忍不住的哭了,这是她第一次在家人面前哭,从小到大,她都在不时的提醒自己,不能哭,也不允许哭,哭,那是弱者的表现,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这个条件何止对她是不公平?为了家族,为了公司,她付出多少努力?危机当前,让她退位让贤,她无话可说,站在家族利益面前,只要能令到家族扭转当前局面,她也愿意,但是,让她脱离家族,从此做一个无依无靠的人,这就不是她所能接受。

    他们是想将她驱逐出欧阳家,这样会有用吗?就能解决问题?

    欧阳幸月并不相信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奈何,她无法反驳,也不想反驳。

    “我同意。”欧阳幸月说完转身离开,脚步轻浮踉跄,心如死灰,对这个家,她彻底失望,包括那个她曾经很尊重的爷爷。

    欧阳幸月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公司,走到公司‘门’口时,见司徒薇正走来,对方同样脸‘色’难看,想必是发生过什么事。

    “我被抛甩了。”司徒薇莫名一句。

    欧阳幸月愕然,一下子没能明白这话的意思。

    “从今天开始,我跟司徒家没任何关系,我被驱逐出‘门’。”司徒薇自嘲地道:“真有意思。”

    欧阳幸月闻言,忘了自己的事,更多的是吃惊,怎么也没想到司徒家也会这样做。

    “你那是啥表情?别告诉我,你也被赶出来了。”司徒薇这才发现欧阳幸月的脸‘色’极为苍白,不由问道。

    欧阳幸月难得地‘露’出一丝自嘲式的微笑:“你猜对了。”

    这下,轮到司徒薇震惊,‘性’感的小嘴巴半响都没合上,太不可思议,难于置信。

    “这怎么可能?”司徒薇讶异道。

    “有时间吗?喝两杯。”向来极少喝酒的欧阳幸月这会想喝酒。

    这话再次令到司徒薇愣住,印象中欧阳幸月向来对她不怎样,甚至可以说不喜欢她,如今却主动请她喝酒?

    “当然可以,同是天涯沦落人,无论如何都得喝上一杯。”司徒薇说。

    二‘女’挑了个清静的地方坐下,一杯酒下肚后,司徒薇说道:“这是咱们第一次喝酒。”

    欧阳幸月只是微举着酒杯,算是回答。

    司徒薇并不在乎,知欧阳幸月是什么样的‘性’子,“真没想到,咱们会同一天被赶出来。”

    “无知。”欧阳幸月说了句。

    司徒薇说道:“何止无知?简直就是白痴,真以为将我们赶出来就能解决问题?我不明白爷爷是怎么想的,这事他也会同意。”

    如今的司徒薇对爷爷感到陌生,以前的爷爷是绝对不会同意,她所认识的那个爷爷去了哪里?

    对面的欧阳幸月没说话,她的内心同样抱着相同的想法,以前的爷爷哪去了?感觉完全变了个人,一个让她看不懂的人。

    “咱们需要过去红颜岛一趟吗?”司徒薇问。

    欧阳幸月轻轻摇头:“不能去。”

    司徒薇说道:“其实我知道不能去,也就说说而已。”

    就在二‘女’坐在这里喝酒的同时,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个家族像是商量好似的,同时召开新闻记者会,并且宣布将二人赶出家族去的事情,并表示从今以后,她们做任何事情都跟彼此的家族没任何关系。

    消息一出,让无数人都大跌眼镜,这又是怎回事?两个家族在玩什么把戏?都同时把自己家族里面最顶尖的后辈赶出家族。

    很多人不解,却也有很多人隐隐猜到两大家族的用意,只是,很多人对此表示不耻,这样做的效多能有多少?很多人表示怀疑,认为这样做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反会让人看笑话。

    司徒薇与欧阳幸月被各自驱逐出家族的事情传得很快,在如今的科技时代,这种事情自然无法忍隐瞒,更何况两家都已召开新闻记者会。

    “胡闹。”朱家,朱老爷子知道后重重拍起桌子,极少动怒的他这会忍不住拍桌子,“荒唐。”

    气极的朱老爷子暗恨,恨某些人的幼稚,以为这样就能解决?

    “爸,你消消气。”朱龙军劝道,他担心老爷子的身体。

    “放心,我没事。”怒火过后,朱老爷子恢复平静,除了浓浓的失望之外,他还能说什么?更何况说到底,这也是别人家的事情,跟他朱家有什么关系?

    “变了,所有一切都变了。”朱老爷子叹。

    朱龙军似在犹豫什么,好半响才问:“爸,你认为小天还活着吗?”

    朱老爷子愕然地看着儿子:“你听到什么?”

    “观察。”朱龙军回答:“程可欣的行为很可疑。”

    朱老爷子的眉头更皱,也不由来了兴趣:“说详细点。”

    “我从两点得出结论与怀疑,第一,那位安心当初是与小天一同从h国回来,她都没事,完好无损的回来了,第二,在安心回来后,程可欣虽然还是很悲伤,可我觉得她更像是装的,哦,对了,还有第三点,琳达失踪了,这是在安心回来之后才失踪的。”

    “你的意思是说,那小子可能还活着?”朱老爷子双眼放光,听儿子这么一分析,他看到了希望。

    “目前只是怀疑,咱们没任何证据,小天也没跟她们联系。”

    “那小子要是活着,为什么不出现?”这是朱老爷子想不明白的地方。

    “考验。”朱龙军说道:“或许他需要借这次的事好好看清周边的人。”

    “嗯,你说得也不是没道理。”据情报显示,当初叶无天的飞机失事,幕后凶手可能就是琳达,现在她失踪了,会不会是叶无天的报复?

    这还是个‘迷’。

    “听你这么一分析,我方知,自己老了,如此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朱老爷子说道。

    “关己则‘乱’,爸,你只是太关心小天。”

    “呵呵,我开始好奇,那小子出现的那一天,司徒老鬼与欧阳老鬼会是何种表情,活生生的打脸。”朱老爷子心情不错,经过分析过后,他也认为叶无天活着的机会很大。

    朱龙军也‘露’出笑意,“这就是目光问题,他们的目光不行。”

    “也不能全怪他们。”朱老爷子叹道:“这两天他们的压力非常大。”

    “瘟疫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朱龙军说道。

    ……

    ……

    程可欣没想到朱老爷子会亲自过来找她,“老爷子,有什么事你在电话里吩咐就行,不用如此亲自己过来。”

    朱老爷子笑:“呵呵,怎么?不欢迎我这个老头?”

    程可欣摇头:“当然欢迎。”

    “小程,今天我过来,有两个问题需要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可以吗?”

    程可欣并没马上回答,盯着朱老爷子好一会:“老爷子,我可以相信你吗?”

    这问题让朱老爷子一怔,一个很普通,却很尖锐的问题,“当然可以。”

    “请问。”

    “瘟疫的事跟你有没有关系?跟红颜集团有无关系?”朱老爷子问。

    “没有。”程可欣回答:“目前为止,我也是一头雾水。”

    “嗯,第二个问题,小天他还活着吗?”问这问题时,朱老爷子的双眼紧紧盯着程可欣,想要观察她的一点一滴。

    程可欣同样毫不示弱的看过去,两人相对,四目相‘交’,一老一少,场面特别。

    “琳达失踪了,还有,安心活着。”朱老爷子又道。

    本文来自看王小说--2aahhh+25100158-->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