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70章 云里雾里


    程可欣最后的话让整个世界都沸腾起来,让原本对叶无天死活抱着怀疑心态的人更是猜测,叶无天是否还活着?

    叶无天到底是否还活着?这是所有人都关注的事情。

    毫无疑问,程可欣的一番话让很多人都将目光聚焦在红颜集团上,都想第一时间搞清楚程可换那话到底是骗人还是真的,叶无天是否还活着。

    程可欣的话将很多人的阵脚打乱,让他们措手不及,本是计划好的事情又不得不重新开始布置。

    有人怀疑,程可欣失踪的几天可有就是去见叶无天,回来后的她显得特别强势,没有叶无天的支持,程可欣怎敢如此强势?很多人都知道程可欣以往并不是个强势之人,像面对记者的那番话,她更是不会说,那样摆明是要拉仇恨的,谁会那样做?

    “好点了吗?”程可欣站在欧阳幸月面前。

    欧阳幸月则答非所问:“准备好要出现?”

    “嗯,他说差不多了。”程可欣说:“现在这样,更会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云里雾里,让他们不敢乱来。”

    “嗯,这话没错,只会让那些人云里雾里,呵呵,现在我真的好奇,那些人知道咱家爷没死,不知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感想。”司徒薇笑道,她等长-风-文学这一天已等了好久。

    三女正聊着,却迎来一位不速之客,一位让她们出乎意料的客人,于正宇这老头,他的出现让程可欣她们百思不解。

    “呵呵,不好意思,老头子我不请自来,没打扰你们吧?”于正宇笑。

    明明疑惑对方的来意,程可欣她们也不可能说什么,抛开别的什么不说,人家能主动来,就已经给足面子。

    “于老爷子,怎么会?您能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程可欣说道。

    于老头笑了笑,他的身份摆在那,让她们不敢轻视他。

    经历过于家变故的于正宇此时更显苍老,于家基本无望。

    正因为这样,程可欣她们更是疑惑,对方的来意到是什么?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有他的目的性,于老头是抱于什么样的目的?

    “幸月,听说你受伤,我寻思着怎么的都要过来看看你,这不,刚一下飞机,我就立马赶过来。”于老头说道。

    欧阳幸月露出一丝感激的表情,她小的时候,经常能见到于正宇去欧阳家,后来她渐渐长大,于正宇不知为何才没那么经常去欧阳家。

    “老爷子,谢谢你能来,这会除了感谢,我也不知该说什么。”欧阳幸月应付着说,内心却有那么几分悲哀,受伤这么多天,除了司徒薇与程可欣之外,第一个来看她的竟然是于正宇,这绝对是她所没想到的。

    “呵呵,不用不用。”于老头笑:“我虽说是长辈,这个时候也应该主动过来,你小时候我还经常抱你呢,心里面,我已把你当成自己的孙女一样看待。”

    听到这话的欧阳幸月并不没有多大的感动,对方的话,她当然不会相信,但脸上不能表露出一丝的怀疑。

    “谢谢老爷子的关心。”欧阳幸月除了表示感谢之外,还能说什么?

    接下来,于老头又分别与程可欣与司徒薇两人聊了一会,相当的热情,问长问短,完全就是一个长辈的形象在关心着后辈。

    “你们的事,我都听到一些,今天我来,除了看看幸月的伤势之外,还有件事我得跟你们说,不管外面的人怎样说,怎样做,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别人怎样做,那是别人的事,让别人说去,你们只需做好自己就行,还有,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能力帮忙,我力所能及之下,一定会帮你们。”于老头这是在表态。

    对方的表态则更是让程可欣她们疑惑,于正宇这样做,代表着什么?他又为何要这样做?这很让人不解。

    于正宇很多时候是代表着于家,他这样做,必定有他的用意。

    直到对方离开,程可欣她们都没搞清楚对方的用意,彼此相互看着,随后由司徒薇先行开口:“赌!”

    司徒薇见程可欣二女不解,于是接着解释:“你们想过没有?于家现在的状态,想要东山再起,按正常路子,根本不可能,所以,他们只有另辟蹊径。”

    “那他又为什么会找到我们?”程可欣不解。

    司徒薇笑:“人家可不是看在我们的面子上,而是看在咱家那位爷的份上,你们难道没发现吗?他是在大少奶那番话说出去后才过来。”

    被司徒薇一提醒,程可欣瞬间明白过来,也猜想到问题的关键,原来如此,问题的关键还是在叶无天那里。

    “你说他是想将宝押在咱们这里?”程可欣明知故问。

    “呵呵,恐怕他已没得选择,才会选择咱们。”

    程可欣说道:“他就不怕赌错?”

    “人生在世,每天每时每刻都要经历过种选择,于正宇那种人,老奸巨滑,他很清楚自己的选择,更清楚自己做什么。”

    “来得真快。”程可欣叹道,自己那头才刚刚将消息传开,这头马上就来了,这种速度,着实让人汗颜。”

    司徒薇笑道:“这也就是他们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是他们能走得更远的原因。”

    程可欣表示赞同,的确,这分析很有道理。

    “不管怎样,这对咱们是件好事。”司徒薇说道:“说明某些人已经开始心急。”

    正如司徒薇所说那样,叶无天仍活着的消息彻底打乱很多人的脚步与计划,谁又会想到,叶无天仍然还会活着?在那种处境之下,他仍然还能够活着,这到底是什么人?打不死的小强?

    没人知原因为何如此,他们只知道,叶无天就是还活着,而他的活着,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个威胁,也是绝大多数人所不愿意看到,那些想打红颜集团主意的人,更是进退两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相信吗?”京城,某别墅,一个端着酒杯的年轻人正轻摇着手中的高脚杯,看着杯中的红酒在里面旋转,而他则深陷其中,痴痴的看着那个杯子。

    马锋瞟了对方一眼,对对方的行为表示不耻:“你不是他朋友吗?为何不去打探一下?至少也可以表示你对他的关心。”

    沙发上的年轻人停下摇曳酒杯的动作,呡了口杯子的红洒,“好酒。拉菲的味道一直都是那么纯。”

    马锋冷笑:“纯?你知你那杯酒需要多少钱吗?”

    年轻人笑问:“人不就是想过这样的生活吗?”

    马锋被问住,谁不想过优越生活?

    此时,那年轻人抬头看向马锋:“马山骑到你头上,你的计划是什么?任由他压着你?”

    马锋嘴角一阵抽搐,马山是他的肉中剌,对方现在提起,是想让他难堪?”

    “你想说什么?”马锋沉声冷冷地道。

    对方笑:“我不喜欢他,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你。”

    马锋眉头紧皱,不知对方这话到底是赞还是弹。

    “你是真小人,他是伪君子,没事就喜欢装十三,所以,我觉得跟你合作更加有意思,虽然你可能不太喜欢我。”

    马锋冷冷道:“这是马家的份内事,用不着你来关心,不管谁管理马家,出发点都一样,为了马家好。”

    “得了吧,马大少,刚刚才赞过你是真小人,你马上又来跟我说这套?难不难过,你自己应该很清楚才对,还用得着我来说吗?”

    “行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马锋不耐烦的挥挥手。

    “呵呵,提起这事,我想告诉你,要动手就要早,乘他翅膀未硬,一旦等他坐稳,那时你再动他,只怕不是件容易的事,你说是吗?”

    马锋的脸色阴晴不定,看样子此时的心情不好受。

    “想办法找出叶无天,至少要证明他是否还活着。”年轻人放下酒杯,说道。

    “你怀疑这是烟幕弹?”马锋问。

    对方说道:“真相没有出现之前,一切皆有可能,谁也说不准。”

    京城,欧阳家,欧阳政仁在自己书房里来回走头,像在思考着什么问题,如今的欧阳政仁高兴不起来,事情跟他所想的不一样,本以为接手欧阳集团后,他就能稳坐泰山,哪知现在看来,更像是接到烫手山芋,不知如何是好,成功将董事长之位拿到手,再成功将欧阳幸月赶出欧阳家,可欧阳集团所面对的压力却并没得到解决。

    “爸,你说叶无天真的活着?”坐在旁边的的欧阳豪被晃得眼都花了。

    心烦意乱的欧阳政仁说道:“不知。”

    程可欣的一番话让欧阳政仁感到不安,倘若叶无天真活着,那他这个董事长之位能否坐稳还是个未知数,弄不好又会被重新赶下台。

    叶无天是否还活着,恐怕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没人能知他在哪,当然,最有可能的就是在红颜岛,可那也只是猜测,一切还都让人看得云里雾里。

    “爸,咱们得想想办法,万一他还活着,对咱们可不太妙。”欧阳豪说道。

    欧阳政仁思索一会,“只有一个办法,成功了,即便叶无天再出现,别人也无法拿咱们怎样。”说这话时,欧阳政仁眼里浮现出杀机。

    “什么办法?”欧阳豪窃喜,只要有办法就好。

    本文来自看書王小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