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71章 毒招 上


    欧阳政仁闪过几分犹豫,盯着儿子看了好久,直将欧最豪看得心里发‘毛’,让后者寻思着自己是否做错什么。,最新章节访问:。

    “爸,你怎么老盯着我看?”欧阳豪忍不住问,他自认这段是时间‘挺’乖的,也够低调,老头子不应该会对他不满。

    “小豪,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成家。”欧阳政仁说道。

    欧阳政仁哪料到老头子会这样说?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有些懵,“爸,我这不是还很年轻吗?不用着急。”

    “还年轻?”欧阳政仁说道:“比起我,你是很年轻,可是你这也只是比起我,况且,再年轻,你也得结婚,不成家,哪来的立业?小豪,你跟别人不一样,你的起点高,不需要像普通人那样打拼,我只有一个要求,稳中求胜,将来好好管理好咱们欧阳集团,我就满足了,我老了,公司迟早都是你的,你明白吗?”

    欧阳豪内心一阵感动,听到这话番,他忽然明白什么是父爱,或许,这就是父爱。

    “爸,我知道。”

    “嗯,知道就好,别负了爸对你的一番苦心。”

    欧阳豪点点头表示不会。

    “还喜欢程可欣?”欧阳政仁突然问。

    欧阳豪被这话给问得一愣,还喜欢吗?他也不清楚,就是觉得不甘心,不应该是这样的,程可欣应该属于他欧阳豪的‘女’人。

    “如果你能追到她,我支持你。”欧阳政仁说。

    愕然的欧阳豪满脸的不可思议,难于置信,老头子竟然会同意他追求程可欣?这怎么可能?

    “先别高兴得太早,我并不看好你。”欧阳政仁预先打好预防针,“她与你之间不可能,哪怕是叶无天真的死了。”

    欧阳豪忽然隐隐明白老头子的意思,明白为何会同意他去追程可欣,想明白这点后,他开始反感,老头子的出发点并没错,但欧阳豪就是不知怎么回事,憋得慌。

    老头子想的是,程可欣如今财大气粗,手里握着那么多摇钱树,她若能成为欧阳家的媳‘妇’,相信老头子是非常乐于看到。

    “小豪,别以为我在利用你,你只需要记住,你是我儿子,我又怎舍得利用你?真能娶到程可欣,对你来说是件好事,当然,我不否认,对咱们欧阳家也是件好事。”

    欧阳豪不想再讨论这事,转移话题道:“咱们换个话题吧,你想到什么办法?还没有告诉我。”

    “你记住,今天的话,只有咱们父子二人知道,除了咱们之外,任何人都不允许告诉他。”欧阳政仁神情严肃无比。

    欧阳豪点头的同时,又纳闷,到底什么事严肃?有那必要?

    “想要牢牢的将欧阳集团掌握在手里,只有一个人能影响到咱们。”

    “谁?”欧阳豪不禁脱口而出问。

    “你爷爷。”

    欧阳豪内心狂跳几下,听到提起爷爷,再加上看到老头子的严肃表情,欧阳豪隐隐猜到什么,只是不敢往下想,那样太不可思议,太疯狂。

    欧阳政仁没说话,只是用手做了个动作,一个天下人都能看懂的动作。

    看到这个动作,欧阳豪再也镇定不下来,知自己果然猜对。

    心狠手辣!

    这是欧阳豪对老头子的评价,也是头一次发现,原来他对眼前这个老头子是如此的陌生,这还是他所认识的那个老头子吗?

    “觉得我心狠手辣?”欧阳政仁仿佛猜测到儿子的想法,不由问道。

    欧阳豪苦笑了笑,并没说什么,此时此刻,他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为了事业,很多时候咱们没别的选择。”欧阳政仁沉声说:“将来若你有需要,可用同样的方法对付我。”

    欧阳豪哑然,瞧着眼前这陌生的父亲,他已无话可说。

    “真要走到这步?”欧阳豪问,一时半会仍无法接受这种事实。

    欧阳政仁说道:“原本不用,可是万一叶无天还活着,恐怕咱们就没多少选择。”

    “为什么?”不解的欧阳豪问。

    见儿子这样问,欧阳政仁不由一阵失望,他这儿子的心智始终差那么一点点,换作其它聪明人,绝对不用如此问。

    “你爷爷一旦知道叶无天还活着,我这个董事长就必须马上让位,你明白吗?”欧阳政仁试图点醒儿子,多教他一些。

    欧阳豪并没让欧阳政仁失望,说道:“你是说爷爷会重新让欧阳幸月接位?”

    ‘露’出丝欣慰表情的欧阳政仁点了点头,还好,儿子并没蠢到那个地步。

    “没错。”

    忽然,欧阳豪又想到什么,连忙问:“欧阳幸月是咱们的第一对手,难道?”

    想到欧阳幸月的伤,想到老头子刚才说的那番话,欧阳豪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欧阳政仁并没给出明确答案,而是将话题扯到别的地方:“程可欣那边,你多想想办法,‘女’人最怕的就是感动,追‘女’人,首先要厚脸皮。”

    此时,欧阳老头与司徒老头呆在一起,两老头不停的吞云吐雾,手中的烟一支接着一支,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的意思,愁容不展。

    “唉!这招真毒啊!”良久,司徒老头捻灭手中烟头,看着烟灰缸里那满满的烟头,他这会除了苦笑还是苦笑,甚至还想忍不住爆粗口,这特么叫什什么事?怎就会这样?

    “别想着‘抽’烟了,快想想办法吧。”见欧阳老头只会坐在那‘抽’烟,司徒老头便不由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情‘抽’烟?”

    欧阳老头也捻灭烟头:“摆在咱们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找机会向那小子解释,要么,咱们一条路走到黑。”

    “他不相信我们。”司徒老头叹了句,流‘露’出一股掩饰不住的失望。

    “不能怪他,咱们也还不是同样不相信他?”司徒老头说,这事他并不怪人家,要怪就怪自己。

    “当前最急切的还是将咱们各自的宝贝孙‘女’找回来。”欧阳老头说道。

    “说得没错,说了半天,总算说了句人话,就是这样,必须让她们回来家族。”

    欧阳老头一阵气恼,寻思着咱什么时候说话都‘挺’靠谱。

    “不管如何,咱们这次的脸算是丢光了。”司徒老头说道。

    欧阳老头没说话,他很清楚,想与那小子恢复到以前的关系,只怕不可能,真是一步错就步步错。

    两老头在那唉声叹气的同时,又将某人的祖上十八代都问候无数遍,明明还活着,为什么要装死?他这是想演哪一出?

    瘟疫的横行令到越国等国一点脾气都没有,受到重重压力之下,最后,迫于无奈,只好再次求上‘门’,希望与红颜集团达成和解,以解决国内的瘟疫。

    这一场较量,没有谁对谁错,有指责越国的,也有指责红颜集团的,毕竟无论怎样,那都是生命,红颜集团放出的瘟疫,令到那么多人死亡,那么多家庭支离破碎,这就是罪行,就是不该。

    “程董,咱们和解吧,我们开放航线,你们给出解‘药’,你说怎样?”越国大使胡志华说。

    程可欣讥讽道:“胡大使,你这话说得有问题吧?”

    胡志华不想去计较这些,更不在乎谁对谁错,他只想解决问题,“程董,再这样下去,对咱们谁都没好处,你说是吗?”

    程可欣一阵沉默,对方说得没错,目前的红颜集团的确也在苦苦挣扎,岛上的食特等东西已经远远不够,再这样下去,虽说岛上的人不至于饿死,却也可能够呛。

    程可欣的犹豫让胡志华看到希望,打铁需乘热,他很理解这句话,于是又道:“程董,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咱们之间或许有过一些不怎么愉快的事情,但我相信,咱们一定可以成为朋友,你说是吗?”

    “我赞成。”程可欣说:“可是,你们目前有两种瘟疫,而红颜集团只有一种解‘药’。”

    此话一出,胡志华瞬间傻掉,这可不是他想要得到的答案。

    程可欣说道:“别那样看我,我没骗你的必要。”

    “你是说真的?”胡志华不太相信,所有一切都应该跟红颜集团有关,现在程可欣却说只有一种解‘药’,那另外一种解‘药’又该怎办?只解决一种,并没意思。

    “千真万确。”

    胡志华陷入两难,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正犹豫着要不要再求求程可欣时,电话响了,拿出电话的他见来电显示,他不想接,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接。

    “当真?”接通电话的胡志华大喜,说话的语气都提高几度,“太好了,我马上回去。”

    挂上电话后,胡志华按耐不住兴奋:“抱歉!程总,我们找到解‘药’了。”

    程可欣一怔,对方的话让她回神不过来,找到解‘药’?

    心中有种种疑问,程可欣也不方便问,胡志华同样没给她机会问,人家很快就急匆匆的走了。

    会是谁有解‘药’?

    这是程可欣急于想知道的问题,万一别人真有解‘药’,那么红颜集团就将会陷入被动状态,再无任何资本与别人谈条件。

    胡志华离开后,程可欣也拿出电话,事情似乎并不是朝着她们想要的方向发展。

    此时,外面几乎整个世界都传疯了,针对瘟疫的基因,已经被破解,并且成功研制出解‘药’,但这家公司并不是红颜集团。

    本部小说来自看罔--2aahhh+25232752-->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