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73章 毒招 下

  
      再次回到庄素素的办公室后,叶无天终于知发生什么事,正如他所猜测那般,大事,发生的是大事,天大的事。
  
      伟圣药业董事长在召开新闻发布会现场被杀,一枪爆头,死相惨烈,血流成河,血滴四溅,直接将在场人员震住,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得知这一消息的叶无天也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无语了,他还能说什么?此时,他最想知的就是,到底是谁杀了对方?
  
      这是个迷!
  
      叶无天想着会不会是司徒薇或者欧阳幸月让人做的?她们二人也不是没有可能,为了阻止伟圣公司,她们敢那样做。
  
      不过叶无天想想那又不太可能,倘若她们真那样做,没理由不告诉他,这显然不太现实。
  
      不是她们,又会是谁?
  
      “你暂时不能回去。”庄素素说道。
  
      叶无天明白庄素素的意思,他现在出现,马上就会被怀疑成为凶手,陈伟圣一死,你叶无天就出现,让人家怎么想?
  
      “师娘,恐怕我不出现,外面也会第一时间怀疑到咱们头上,毕竟咱们有最大嫌疑。”叶无天说道。
  
      庄素素当然明白这点,叶无天不出现,外面会怀疑,他出现,外面同样还会怀疑,怎样都不行。
  
      这更像个阴谋,傻子都知道,伟圣公司出事,对红颜集团最有利,现在,算是黄泥掉到裤衩里,不是屎也是屎。
  
      作为最近的轰动人物,刘伟圣被人当众爆头,这事震惊天下,几乎所有人都怀疑到红颜集团头上,都怀疑这是不是红颜集团所为?
  
      最终,叶无天还是决定出现,反正不管如何,这个黑锅红颜集团是背定了,不管他出不出现。
  
      刘伟圣的死引起极大轰动,被当众杀害,这情节是十分恶劣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与此同时,相关部门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带走多人进行调查,包括程可欣。
  
      出了这么大的事,程可欣知自己肯定会被怀疑,对此,她早有准备,也见怪不怪,更主动配合上面的调查。
  
      程可欣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刘伟圣,幕后的凶手是敌还是友?这些,她都想知道。
  
      “程董,将你请到这里来,我们也只是走程序,希望你能配合。”郑忠仁亲自为程可欣端上咖啡。
  
      接过咖啡的程可欣道了句谢谢,“我明白,郑主任,说起来咱们也是老熟人,自然明白你们的做法,放心,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请开口就是。”
  
      郑忠仁笑:“一定。”
  
      接下来,郑忠仁问了好几个问题,主要是时间上的问题,而程可欣都一一作了回答,刘伟圣被杀那会,她有证人在场,对方的死跟她没关系。
  
      程可欣正极力配合调查的同时,郑忠仁的办公室门被敲门,一个年轻人进来后瞟了程可欣一眼,随后对郑忠仁道:“伟圣药业的副总死了。”
  
      郑忠仁一怔,愕然道:“什么时候的事?”
  
      “五分钟前,被佣人发现死在家里。”
  
      郑忠仁听得头都大了,刘伟圣的案子还没解决,如今伟圣的副总又死了,打死郑忠仁也不愿意相信伟圣的那位副总是自然死的,多半也是被人杀掉。
  
      程可欣听得也暗暗惊讶,又死一个?到底是谁如此狠毒?连杀两人。
  
      郑忠仁正寻思着接下来该怎办,哪知此时,外面再次进来一个他的下属,看到对方那张严肃的脸,郑忠仁就不由心一沉,想着肯定没好事。
  
      果然,郑忠仁很快就知自己猜对,对方进来后对郑忠仁道:“伟圣药业的会计被人杀死于横兵路。”
  
      “草。”郑忠仁忍不住爆起粗口,尽管他知这会爆粗口并不适合,可是还是忍不住。
  
      小学生也知道,这绝对是一起有预谋的连环案,伟圣药业的相关人员接二连三出事,难道只是个巧合吗?哪来那么多巧合?
  
      巧合那玩意,就跟彩票差不多,甚于比彩票还要神秘,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天下间没那么多巧合,不可能有那么多巧合。
  
      很明显,这就是一桩阴谋,背后的凶手如此做的目的是什么,暂时还没人知道。
  
      目前为止,伟圣药业的人已死了三个,这更是会让这个案子引发关注。
  
      “情况似乎对我越来越不利。”程可欣说道,她很清楚,这节骨眼上,伟圣药业的人死得越多,无论是对她还是对红颜集团都将十分不利。
  
      郑忠仁心说是那样,当前的情况的确对红颜集团极为不利,伟圣药业的人死得越多,世人对红颜集团的怀疑就会越大,哪怕最后没任何证据,红颜集团也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百口难辩。
  
      “看来是那样。”郑忠仁并没否认,目前的情况的确对红颜集团不利,若果找不到任何有效证据情况之下,恐怕红颜集团会被世人当成怀疑目标,换言之恐怕这个黑锅是背定了。
  
      程可欣无所谓的笑笑:“需要我怎样配合?我坚信,清者自清。”
  
      叶无天还活着,程可欣就有了主心骨,即使面对任何困难,她都不怕,天大的事,叶无天都会解决。
  
      出了这么大的事,郑忠仁知自己必须过去一趟,于是想想后说道:“这段时间希望程董你别离开国内,我们有什么需要帮助,就会请你过来。”
  
      没任何证据情况之下,任何人不能拿程可欣怎样,更不能直接就将她关起来,那样不现实。
  
      离开国安后,程可欣回到公司,她刚走办公室,就见司徒薇踏进办公室,“没为难你吧?”
  
      程可欣笑:“他们能拿我怎样?只是个惯例罢了,形式。”
  
      “嗯,谅他们也不敢怎样,抛开他们没任何证据,就算有,他们也不敢随意抓人,况且这事跟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程可欣转移话题:“又死两个。”
  
      司徒薇自然明白程可欣的意思,说道:“我已动用最大能力去找线索,机会不大。”
  
      “那些人是怎么死的,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杀伟圣公司的人,到底跟我们是敌人还是朋友?”
  
      司徒薇没回答,这个问题,她也不清楚,顿了顿,说道:“对了,司徒家的人找我了。”
  
      程可欣一怔,愣在原地,眸子里那疑惑显然在问,为什么。
  
      “想让我重新加入到家族中去。”司徒薇回答。
  
      这下,程可欣就更加纳闷,这又是为什么?按说不应该啊,司徒家不是已经将司徒薇赶出家族了么?为啥这会又要将她重新吸纳回去?莫非司徒家那些人良心发现?知自己做错?
  
      打死程可欣也不相信这点,肯定另有内情。
  
      “我估计,可能跟咱家爷有关。”司徒薇分析。
  
      程可欣美眸闪亮起来:“你是说他们知无天没死?”
  
      司徒薇点了点头:“多半是那样。”
  
      程可欣认同了这个分析,除了这个理由,恐怕没更好的理由了,司徒家估计已知叶无天还活着的消息,才会如此不惜自抽耳光,想想也真够为难他们。
  
      “你是怎么想?”程可欣开始好奇,司徒薇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司徒薇说道:“我是人,不是木偶,不是他们想将我怎样就怎样,想到当初他们把我赶出家族,我心里就来气。”
  
      程可欣明白司徒薇的意思,司徒薇哪怕最终会重新成为司徒家的一员,也不会是件容易的事,现在司徒家找上门来,这主动权在司徒薇手上,她想怎样都可以,司徒家为了重新将她吸纳回去,估计会答应一些不平等的条件。
  
      弄明白事情前因后果后,程可欣开始看不起司徒家,哪怕司徒家当初那样做有他们的理由。
  
      家族利益面前,任何人都是工具,可以利用的工具。
  
      下午,一条惊天新闻再次传出,伟圣药业的一名副总被杀害,至此,同一天内,伟圣药业已有四名成员死于各种原因,值得一提的是,伟圣药业总共才那么点人,现在一天之内差点死掉过半,让剩下那些没死的股东成员纷纷如同过街老鼠般躲起来不敢见人,甚至有两个股东通过新闻媒体发表声明,他们已脱离了伟圣药业,即日起,伟圣药业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跟他们没关系。
  
      明知此时的伟圣药业是棵摇钱树,他们也知道,什么都不如命重要,命没了,有钱又如何?
  
      另外几个则是心惊胆颤的寻求警方保护,他们害怕下一个目标会是他们。
  
      伟圣药业所发生的一切,让越国等三个国家都暴跳如雷,早已将那幕后凶手祖上十八代都问候完一遍又一遍,伟圣药业的出现,好不容易让他们看到点曙光,哪知不待他们来得及高兴,就发生这种事,让他们如何是好?又让他们情何以堪?
  
      伟圣药业的相关领导人接二连三的死去,越国与伟圣公司之间的合作也只能暂时中断,别人能等,越国却是不能等,他们境内的瘟疫仍没得到有效抑制,这是让越国高层头痛的,目前为止,单是越国境内的死亡人数就高达三千多,如此下去,后果不堪设想,瘟疫不解决,越国再多人也不够死。
  
      面对伟圣药业的变故,叶无天并不知情,他除了知伟圣董事长遇剌外,其它三人的死,他并不知道,此时,他也遇上麻烦,他,被抓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惘
  
      ...
  
      ...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