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75章 咆哮的狮子 下


    叶无天静静的站在甲板上,冷漠无情,杀气腾腾,星辰般的眸子盯着远处另一艘越国战舰。

    五分钟,短短的五分钟,叶无天带着几个下属将这艘舰上的所有越国大兵全部咔嚓完,一个不剩,一个不留。

    “老板,接下来咱们该怎样做?”站在叶无天身后的一个下属问。

    “杀!”

    叶无天的回答简单直接,同时也有力,今天,他要大开杀戒,两者相逢,勇者胜。

    “明白。”那名手下点头,很快就转身离开。

    不一会,另外那艘战舰上的越国大兵们发现,他们的兄弟舰竟然将炮口对准他们,这下将他们吓得三魂不见七魄,要知那可都是自己人,如今竟然将炮口对准自己,这都特么叫什么事?有这样的吗?

    “闪避,快闪避。”舰长果断下命令,大声吼,再不避开,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然而,饶是那个舰长的命令下得够快,却还是太迟了点,人家开火了,主炮口喷出愤怒的火花,目标直指他们而来。

    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的兄弟舰竟然会朝他们开火,这是什么情况?怎会这样?

    舰长没时间去思考那些问题,他们只知道道然,此时自己这艘战舰被袭中,巨大的震动让他站都站不稳,整个人一个踉跄,然后极其不雅的摔倒。

    轰隆!

    被一炮袭中的战舰瞬间失去了动力与战斗力,舰上狼嚎一片,惨叫连连。

    看到这一幕的叶无天露出丝笑容:“打得好,再来,狠狠的收拾他们。”

    舰上,除了主炮开火之外,其它的重机会枪也开始疯狂的朝目标舰扫射。

    所有一切都发生得太快,让对方完全不够时间反应过来,战舰就已经被袭中,这个时候想反击,却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事,如今的战舰已完全没有战斗力。

    不待喘口气过来,叶无天所在的战舰再一次开炮,这次,再次命中目标。

    两炮过后,前方那艘战舰已经开始下沉,舰上冒出浓浓的黑烟。

    站在甲板上的叶无天丝毫不为所动,阴冷的看着前方那艘战舰在下沉。

    而此时,叶无天的那几个手下也全部出来,一个个都脸带着喜悦之色看着前方,今天这一仗,真特么爽,凭他们几个人之力,一下子放翻对方这么多人,这感觉,这滋味,贼特么爽,已无法用语言去形容这种感觉。

    直到前方那艘战舰全部沉没海底,叶无天才收回目光,“一个不留。”

    几个下属都听得倒抽凉气,他们都知老板这话的意思,老板不想放过仍浮在海面上那些越国大兵。

    尽管几个下属内心震惊,可对于老板的命令,他们还是选择服从,这种场合,仁慈根本用不上,你仁慈,很可能会换来敌人的残忍,你的仁慈,敌人不会感激。

    今天这一相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别的选择!

    于是,舰上的重机枪再次喷出咆哮的怒火,目标直指此时仍浮在海面上的那些越国大兵,足有十多人在海面上极力挣扎,狼嚎声,求救声不断响起,这些,叶无天都装没听到。

    两挺重机枪的一轮扫射之下,血染红了海,刚刚还求饶与挣扎的那十多个人这会完全没了声息,有的只是海水产生的浪花的响声。

    稍后,叶无天带着几个手下跳回他原来的船,再将越国的那艘战舰炸沉。

    面对浩瀚大海,这片海域很快就恢复平静,没人能看得出来这里刚才到底发生什么,而越国的那两艘战舰也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做得好。”回到自己的船后,叶无天看着他几个下属,不由露出赞许的目光,“每人五十万奖励。”

    听到还有钱奖,并且奖励还不少,那几人顿时喜出望外,纷纷道谢。

    越国并不知道,他们的战舰已经沉入海底,只是知从十分钟前就一直联系不上那两艘战舰,这让越国高层隐隐不妙,他们可是一直在等着将叶无天带回来。

    叶无天同样不知道的是,在他与越国战舰交火之时,伟圣药业又有一名高管离奇死亡,那名高管的死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让人哭笑不得,谁又会想到那名高管竟会死在女人肚皮上?据说他当时正与一个他长期包着的大学生做那人类原始之事时突然一口气没喘上来,就这样死在对方肚皮上,将那可怜的女人吓得直接晕死过去。

    不管对方如何法,人们只知道,又一个死了,本就人丁单薄的伟圣药业此时剩下的人则更少,而那名高管的死也让人猜测纷纷,他的死跟红颜集团有没有关系?

    就在众人还回不过神来,还被那名高管的死而震住时,一条更具有爆炸性的消息出现,叶无天还活着,之前世人就一直猜测他还活,可苦于没任何证据,现在,他叶无天生龙活虎的出现。

    以前没证据,现在有了,他叶无天还活着,高调的出现,果然是那样,果然还没死。

    世人感叹的同时又不免在想,这家伙到底是属什么的?这样都还死不了?从那样的高空掉下来,还能活着,对此,众人除了无语还是无语,早已不知该说什么好。

    毫无疑问,叶无天一出现,立马引起极大轰动,也第一时间被苦守的记者媒体发现,将他围得密密实实。

    “叶先生,外界盛传你死了,请问这问题你有什么话要说?”有记者问。

    叶无天反问:“你看我像死了吗?”

    他整个人站在这,就是最好的回击,现在谁敢说他死了?

    “从你的飞机失事到现在,已经过去那么长一段时间,请问,你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又有记者问。

    “嗯,这问题问得好,可又算不上什么问题,你这是什么问题?我什么时候出现,用不着向谁汇报吧?没错,我的飞机是失事了,也正因为这样,我四处去走走,散散心。”

    众记者恶汗,散心?在那一望无际的大海里?

    “叶先生,请问当初发生什么事?你是怎样被救上来?”

    叶无天说道:“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没意思,那是我的伤心事。”

    “你去散心的这些天,对红颜集团所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吗?”

    “当然知道,这不回来了吗?”叶无天笑。

    “红颜集团所有线路被封锁,请问你对此有何看法?”一位女记者问。

    叶无天嘴角微微上扬:“看法?我没任何看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权利,人家要怎样做,我管不着,更不想管。”

    “那接下来请问你打算如何解决红颜集团当前的危机?”

    叶无天故作深思:“嗯,这个问题,我还没想到,现在出现,这不是回来解决问题的吗。”

    “有传言说瘟疫是你的杰作,请问你对此有何解释?”又有记者问。

    “有证据吗?”

    记者们沉默,谁又会有证据?若有证据,这话就不会是他们来问。

    “程小姐曾当着全世界的记者说过。”

    “嗯,我家宝贝果然没让我失望,好吧,随你们怎样想,对此事,我不作任何解释。”

    记者们再次暗汗,这算什么?他叶无天算是默认吗?

    叶无天接受记得采访的同时,消息早已经传出去,很多人对叶无天的出现感到错愕的同时又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果然是真的,果然是真的。”司徒家,司徒老头一个拳头重重打在书桌上,这一拳,包含着他的发泄与抓狂,此外,还有很多东西。

    “现在气也没用,咱们还是想想办法吧。”坐在旁边的欧阳老头劝道,那小子一直没死,却捂得死死的,竟然不告诉他们,这算什么?不相信他们吗?还是别的什么?

    叶无天的真正目的,没人知是为什么,或许只有叶无天自己才清楚原因。

    挥出一拳之后,司徒老头问:“幸月那丫头什么态度?”

    欧阳老头苦笑:“还能是什么态度?还不跟你家那丫头差不多?”

    “唉!你说这叫什么事?”司徒老头脸上滚烫,当初是他将人家赶出家族,现在倒好,又得转身去求人家回到家族里,只是,赶出去的人,想再求回来,只怕不是件容易事,泥人都有三分气,更何况是人?当初毫不留情的将那两丫头赶出家族,如今想求人家回来,肯定会被为难,被无视。

    热脸贴到冷屁股的滋味不好受啊!

    做爷爷的去求孙女,这个面子够大了吧?可那又怎样?到头来还是被拒绝,这让人抓狂。

    “不管怎样,必须得尽快解决这事。”欧阳老头说道。

    这两老头在暗中商议的同时,东城另外一幢别墅的密室里,同样有两人在商量着什么。

    “是时候了,这是咱们最后机会。”年长的那人说道。

    闻言,那个年轻的男子脸露出犹豫,“真要走这步?”

    “无毒不丈夫,咱们没得选择,记住,这是咱们最后的机会,叶无天已回来,再不动手,就会错过时机。”

    一阵犹豫过后,年轻男子终于下定决定,艰难的点头表示同意。

    ……

    ……

    叶无天好不容易摆脱那些难缠的记者,第一时间赶去探望欧阳幸月,见面时,他首先想着的就是好好训欧阳幸月一顿,同时连带着将程可欣与司徒薇也大骂一顿,只是,他还来不及开口,就见欧阳幸月的秘书慌张的出现,“董事长,大事不好。”

    看書罔小说首发本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