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78章 我就是这么嚣张 下


    欧阳政仁被问得一怔,久久才道:“你什么意思?”

    在欧阳政仁看来,你叶无天即使再嚣张,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动手打人,现何况常肖媚还在这,你再动手,拿人家常肖媚的脸往哪摆?

    “我想说,就算我打了他,你也不敢拿我怎样。--”说到这,叶无天诡异一笑:“而且,我可以打赌,你不会阻止我。”

    欧阳政仁:“……”

    没人理解叶无天这话的意思,打人家儿子,还敢说别人不会阻止?这叫什么理?

    常肖媚气极,每次都这样,两人只要见面,这流氓都是会让她难堪,让她不知所措,他这样,有体会过她的感受吗?就不能好好说话?

    “你敢打我?”欧阳豪脸颊痛,心更痛,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被打,让他这个欧阳家大少情何以堪?这绝不是他所能接受的事。

    叶无天冷笑:“我不敢打?我还敢用脚踹。”说完,这货真的用力狠狠一脚踹过去,直接一脚将欧阳豪踹翻。

    众人狂汗,这都哪跟哪?说踹还真踹啊?也太特么狠了吧?真没将别人放在眼里?

    常肖媚看不下去,她的身份,工作摆在那,无论如何都不能任由着事情发生。

    “你别说话,这没你的事。”常肖媚还没开口,就被叶无天给打断,这让她很郁闷,也很抓狂。

    若不是有旁人在,她真想问问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你要打人,要耍威风,大可以找个没人的时候动手,起码别当着她面前动手,现在这样又算什么?

    叶无天才不没理会常肖媚是何反应,连续踹完一脚又一脚,将地上的欧阳豪踹得鬼哭狼嚎,惨叫不已。

    “住手。”欧阳政仁气得浑身不住颤抖,叶无天的嚣张深深的剌‘激’到他。

    叶无天回头看了常肖媚一眼,嘴角微微上扬:“你确定要阻止我?”

    欧阳政仁心道这不是废话吗?当然得阻止,否则这样下去还得了?只怕用不了多久,儿子不死也会残。

    “叶无天,今天这事,我不会就此罢休,绝对不会。”欧阳政仁老脸发白,对叶无天的恨,不能用咬牙切齿去形容,末了,他又对常肖媚说道,语气带着质问:“常队长,不,常局,你傻了吗?没看到他在打人?”

    常肖媚柳眉一皱,欧阳政仁的狂妄让她很不爽,但是考虑到对方此时的心情,她忍了,毕竟无论谁遇上这事,心情都不会好。

    “还愣着做什么?给我上,救人。”欧阳政仁一声大吼,命令他的保镖上前救人。

    几个保镖马上朝叶无天扑过去,欧阳政仁对他这几个保镖可是十分的信任,也相信他们的实力,这都是他‘花’重金从特种部队挖过来的高手。

    然而,就那么一个眨眼之间,欧阳政仁就发现,他这几个‘花’重金请来的保镖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完全失去控制。

    砰砰砰!

    几声响起,他的那几个保镖全部倒地,一时间竟然站不起来,让欧阳政仁受到不小的打击,这都叫什么?这就是他‘花’重金请来的保镖?连人家一招都接不了,这算哪‘门’子的高手?

    此时此刻,欧阳政仁不由怀疑,自己是否被骗,保镖如此不堪一击,连人家一招都接不了,这是他所无法接受。

    就那么一个招面之间,叶无天摆平掉几个高手,这种实力,让在场的人都狠狠吃一惊。

    其实不要说别人,叶无天自己也暗暗吃惊,换成以前,他是绝对无法做到,自从飞机失事后,他的轩辕真气大涨,现在才能做到,这应该算是应祸得福了吧?

    “还有人要来吗?”叶无天冷笑。

    没人说话,欧阳政仁倒是想说,可嘴里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想说也说不出来,他又该说什么?搬救兵?远水救不了近火,常肖媚,似乎不能指望。

    欧阳政仁暗暗发誓,过了今天,不管是叶无天还是常肖媚,他都要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让他们知道,他欧阳政仁绝不是那种好欺负的人。

    叶无天并不知欧阳政仁在想什么,也没那个心思,因为此时的他再次动手,确切的说是动脚,这货完全出手毫不留情,一脚接着一脚的往欧阳豪身上踹,瞧他那样,似乎想将欧阳豪踹死方才甘休。

    “住手。”欧阳政仁看不下去,不顾自己安慰的朝着叶无天冲过去,与此同时,常肖媚也冲过来去,再不阻止,事态就会更加失控。

    “你疯了?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气极的常肖媚怒喝。

    “嗯,我相信你会这样做,可他不会让你这样做。”叶无天指着欧阳政仁对常肖媚道。

    这话让对方二人都同时愕然懵掉,不明白是啥意思。

    叶无天一副深高莫测的表情看着欧阳政仁:“你想救欧阳老头吗?”

    欧阳政仁终于明白叶无天话里的意思,还别说,这话让他无法回答,可是,他又不甘心,难道自己就该这样?

    叶无天的话让欧阳贡根看到希望,“小天,你愿意帮忙?”

    耸耸肩的叶无天说道:“我愿意,可你看到吗?有人想对付我。”

    欧阳政仁自然明白叶无天在说谁,这小子指骂槐,明显就没安好心,该死。

    “就算这样,你也得为今天打人的事情付上代价。”欧阳政仁打定主意要给叶无天一个教训,不然这事他无论如都咽不下去。

    “瞧瞧,你们瞧瞧,这个时候他还要跟我斤斤计较,这算什么?不安好心?我说,欧阳政仁,你是不是不想我救人?”叶无天质问。

    “哼!这是两回事。”欧阳政仁自然明白叶无天的用意。

    叶无天说道:“嗯,你这样一说,倒是提醒了我,你该不会故意想阻止我救人吧?难道欧阳老头的事跟你有关?”

    欧阳政仁吓一大跳:“你……你胡说什么?”

    “呵呵,这可不能怪我胡说,让我不得不怀疑,你现在这态度,换谁都会怀疑你的用心,能怪我?都这节骨眼上,你还要为那么点小事而计较,你说你安的什么心?”

    “我……你……”欧阳政仁如同吃了黄莲般,别提有多苦,明明不是这样,现在被叶无天一口反咬,让他进退两难,左右不是人,怎样都不行,不追究今天这事吧,他不甘心,若那样,欧阳豪今天就算是白挨打,追究吧,又会被人认为他用心不良,会想阻止叶无天救人。

    叶无天肯定从一开始就算好,这是个‘阴’谋。

    “好吧,带我回去调查吧。”叶无天走到常肖媚面前,甚至还举起双手,摆出一副相当配合的模样。

    常肖媚有些乐,想笑而不敢笑,终于明白这流氓为何如此胆大,看来一早就算计好,吃定对方,让欧阳政仁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常肖媚不由开始同情起欧阳政仁,哪个不惹,偏去惹叶无天?这家伙在谁手里吃过亏?能让他吃亏的人又有几个?没事跟他作对?不是找虐么?

    “不能。”欧阳贡根喊道:“大哥,正事要紧。”

    被打倒在地的欧阳豪满腹郁闷,什么特么才叫正事?难道他被打就不能算正事?

    欧阳政仁内心苦苦挣扎,不知如何是好,按说现在是个机会,就算不能彻底将叶无天‘弄’垮,也绝对能让他惹上一身‘骚’,如此绝佳的机会,他不想错过。

    “大哥。”欧阳贡根再次开口,叶无天需要一句话,同样,里面的老爷子也需要跟时间赛跑,哪怕一分一秒时间都不能‘浪’费掉。

    “唉!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欧阳老头人伤真有可能跟他有关系,建议你们从这方面好好查一查,兴许能查到线索。”

    “行了,收起你那套挑拨离间。”欧阳政仁厉声打断叶无天的话:“你最好能让老爷子恢复过来,不然,我向你保证,你一定会为今天的事情付出惨重代价。”

    “嘿嘿,这么说你不再追究我的责任?”叶无天坏笑。

    欧阳政仁郁闷坏,他倒是想,可他现在不能,必须得将所有苦都咽回到肚子里,否则保不准家族里有人会怀疑他。

    见对方沉默,叶无天便自作主张权当对方答应。

    所有人都以为叶无天会见好就收,会答应欧阳家的条件,将欧阳老头治好,只是,那只是普通人做法,绝不是叶无天的做法,这厮突然再次动手,在众人毫无准备之下突然动手,对象依旧是欧阳豪。

    叶无天这一脚下了重本,直接将欧阳豪的一条胳膊踏断,那骨头爆裂而产生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都别这样看着我,你们应该知道,我其实很嚣张的。”

    众人:“……”

    地上的欧阳豪直接痛晕过去,而叶无天则很满意自己的杰作,“有意见吗?大家有意见吗?都没意见吧?”

    叶无天一连问了几次,都没人回答,现场这么多人,最气的自然就是欧阳政仁,此时的他几乎将牙咬碎,欺人太甚,实在欺人太甚。

    “其实,就算你们有意见又能怎样?能奈我何?”叶无天扫视一周,冷冷说道:“我从没怕过你们,而你们,也绝不可能拿我怎样。”

    嚣张!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嚣张,叶无天这番话剌‘激’到很多人,尤其是欧阳家的人,更是怒目相向。

    “不服吗?尽管放马过来,我会让你们知道,本少爷从来不会骗人。”叶无天冷笑。

    “小天,先救人再说吧。”欧阳贡根说,这个时候他根本没心情计较这些,只希望叶无天能快些出手帮忙,早一分钟帮忙,胜算就多一分。

    叶无天看向欧阳幸月:“我进去一会。”

    欧阳幸月没阻止,只是说道:“量力而为。”

    叶无天微微一笑,欧阳幸月这是在关心他,让他别太拼命,自己人就是自己人,格外会关心他。

    “放心,我没事。”叶无天给了欧阳幸月一个放心的笑容,然后潇洒的转身离去。

    “叶无天,你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身后,欧阳政仁的声音响起,同时手上不知从哪‘弄’到一把枪,此时枪口正对准叶无天。

    见此情景,很多人一阵尖叫……

    本--2aahhh+25385196-->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