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494章 司徒老头的挣扎


    “老太太,今天吹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见面后,司徒老头笑呵呵道,暂时不知对方的来意,想必多半没恶意。

    见面后,司徒老头始终盯着马老太婆的脸上,尽管他知如引做法是很不礼貌,但却又忍不住。

    让司徒老头一直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马老太婆的脸是又红又肿,很是让人奇怪。

    注意到司徒老头的异样目光,马老太婆解释道:“人老了,没用了,在家里摔了一跤。”

    司徒老头也是个人精,一眼就看出对方的不自然,他知道,其中必有内情,何况摔跤哪能摔成这个样子?真是摔跤,最多也只会摔肿半边脸,而不是像现在这般,直接摔肿整张脸,别说她一个老太婆,哪怕一个年轻人,也不可能一下子将整张脸都摔肿掉,那样的理由,只能用来骗小孩子,反正司徒老头这样的人精是绝对不信。

    马老太婆的脸不像是摔的,反倒更像是被打的,当然,这个疑惑或许永远都无法去证明,他可不敢去问马老太婆。

    “老太太还请小心啊,你可是我们国家的宝贝财富,千万不能有什么事。”司徒老头极为虚伪的说道。

    马老太婆笑了起来,她这一笑,让眼晴变成一条缝,原本就因为红肿而令眼睛变小,现在倒好,她一笑,眼晴更小了。

    “今天才知道,原来司徒老弟也是个幽默之人,我这么一把老骨头了,哪还是什么宝贝?”

    “老太太,我这可不是幽怨,现在像您们年纪的人不多了,从你们身上可以学到很多的东西,是属于精神财富,这种精神财富不是在什么地方什么人那里就能学到。”

    马老太婆轻叹一声:“是啊!我们这个年代的人越来越少了,回头想想,我这把老骨头能活这么多年,也算知足了,算是上天对我的恩宠。”

    “老太太您放心,以你的身子骨,三五十年我不敢说,再活个二三十年是没问题的。”司徒老头一句马屁送上,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

    马老太婆呵呵直笑:“那就承你吉言。”

    双方一阵嘘寒问暖的相互关心过后,司徒老头将马老太婆请到书房里,司徒老头知道,对方亲自过来,必定有事跟他说,并且还是重要的事。

    “司徒老弟,印象中,这是咱们两人第一次如此单独见面。”打量了司徒老头的书房一番后,马老太太说道。

    司徒老头嗯了声:“是啊,老太太今天能过来,让我司徒家门楣都高三尺。”

    “瞧瞧,司徒老弟你总是那么客气。”马老太婆呵呵直笑。

    “老太太,不知你今天找我有何事?”司徒老头说道:“有什么事,您打个电话来就行,我会抽空过去。”

    “呵呵,我亲自过来,是想向你表达我的诚意。”

    司徒老头没接话,他知道,接下来马老太婆肯定有话要说,人家都把诚意这两个字给抛出来,想必接下来要说的话不简单。

    “司徒老弟,这段时间,无论是马家还是司徒家,都过得不太平,损失程度想必没人比你更清楚。”

    司徒老头仍旧没说话,只是朝马老太太微微点头,就算是承认了。

    “所以,司徒老头,咱们目前极需要做的就是合作,紧抱成一团,一起共同去面对前面的种种困难,你说是吗?”

    司徒老头没立即回答,马家不是普通家族,即便是马老爷子已经不在,也没任何人敢小视马家。

    按说能与马家搭上线,能一起合作,对司徒家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马家在军中的地位无人可撼动,一旦成达合作,将会是双赢的机会。

    让司徒老头想不通的是,马老太婆为何会选他?两个家族之间从未有过任何形式的合作,马老太婆现在跳出来说要跟他合作,这就让他很意外。

    事发异常必有妖!

    马老太婆似乎看出司徒老头的担忧,于是说道:“接下来我会去一趟欧阳家,探望欧阳老弟的同时,我同样希望欧阳家能一起参与进来合作。”

    “不知老太太你想在哪个方面与司徒家合作?”一番思索过后,司徒老头下意识地问道。

    “军工。”

    饶是司徒老头隐隐猜到,却也忍不住一阵激动,军工,这是司徒家之前所未涉及到的领域,现在有这么个机会摆在面前,司徒老头没理不由动心。

    “老太太,别怪我多嘴,军工这方面一直都是王家在做。”司徒老头问道。

    “首先,军工领域很多,单凭一个王家,无法满足需求,其次,如今的王家已不是当初那个王家,如今的王家让人失望。”

    司徒老头知道,别的已不用说,单凭马老太婆这句话,他就知道,王家被马家给抛弃了。

    “老弟,机会只有这么一次,我将机会送到你面前,怎样选择,那就是你的事,希望你好好考虑清楚,当然,你也用不着急回答我,好好考虑下,别让我等太久就行,无论什么结果,都请尽快告诉我。”

    送走马老太婆,司徒老头坐在那里发呆,马老太婆提出的条件,就像是天上掉下大饼,幸福来得是那么的突然。

    合作是没任何问题,前提是,在合作之前,司徒老头首先得弄清楚这会不会是个圈套,今天之前,两家根本就不算朋友,没任何来往,因此,司徒老头怕这是个陷阱。

    当然,司徒老头又怕自己错过这个机会,万一人家真是抱着诚意上门想来找合作,而他却错过了,到那时,估计他会后悔得连肠子都青掉。

    犹豫,煎熬,不知所措,挣扎,这就是司徒老头内心的真实写照,万一马老太婆去找欧阳家,然全欧阳家一口答应,到那会,司徒家可怎么办?

    只要成功与马家合作一起搞军工,意味着司徒家接下来的时间里将会稳站几大家族的领头羊的地位,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该怎么办?

    司徒老头不知该怎么办,既不想落入圈套,又怕会错失这个机会,怎么都是难。

    矛盾,纠结,司徒老头的内心抓狂。

    让司徒老头猜想不到的是,马老太婆前脚刚走,朱老爷子后脚就来了,司徒老头清楚,朱老爷子的出现绝非偶然。

    “老哥,你来得正好。”将朱老爷子请进书房后,司徒老头将情况向朱老爷子说一遍。

    听完讲述,朱老爷子不答反问:“你是怎么想?”

    司徒老头愕然一怔,他能怎么想?这不没答案吗?若有答案,还用得着问?

    “动心了?”朱老爷子问。

    苦笑了笑的司徒老头说道:“说不动心就假,作为家主,我得为家族考虑,利益两个字是很俗,作为商人,我还得将它挂到嘴边。”

    “嗯,我能理解。”朱老爷说道。

    “这么说老哥你也同意?”司徒老头微微激动,以为朱老爷子也支持。

    “我不支持。”朱老爷子的话就如一盆冷水泼向司徒老头,将他淋得个透心凉,让他愣在当场。

    本以为朱老爷子会同意与支持,哪知人家却不同意。

    “站在我的角度上,我不会同意。”朱老爷子说。

    “为什么?”

    “不为什么。”朱老爷子并不给出理由:“什么原因,你应该很清楚。”

    司徒老头能猜到多少,可他就是不甘心,现在跟以前不同,时代变了。

    朱老爷子站起来,知自己已没必要再继续留下,同时,今天来的目的也不用再说,只因司徒宗已作出决定。

    面对朱老爷子的去意,司徒老头想要挽留,他看出发朱老爷子的不满,但是对此,也只能佯装不知道。

    送走朱老爷子,司徒老头的内心更是挣扎,一个劲的问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未来的路何去何从?

    大馆使的事让m国派出一个强大的调查团,这事闹得沸沸扬扬,作为这案子的主要怀疑人物,叶无天依然留在国安,除了行动受限制之外,其它的,国安像个大爷般将他供起来,就连手机都任由着他用。

    几个小时下来,叶无天见完一拔又一拔的人,让他身心疲惫,也让他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老爷子来了?”看着眼前的朱剑,叶无天问。

    朱剑点了点头,他是是与爷爷一起来,只不过来到东城之后,两人便分开行事。

    “情况对你不利。”朱剑说道。

    叶无天一笑:“是啊,看样子这个黑锅我是背定了。”

    朱剑说:“你好像一点也不紧张。”

    “紧张什么?该来的还是会来,我有什么好紧张?”

    朱剑被说得无言以对,叶无天的这种心态,是他所做不到。

    “替我弄清楚件事,想办法弄明白马家为什么会跳出来帮我。”叶无天始终都想弄明白这事,马老太婆并非善类,她突然跳出来帮助他,肯定是有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但绝对不是因为她马老太婆仁慈,看不惯叶无天被人欺负。

    对方不再加一脚,叶无天就已经要捂嘴偷笑。

    提起这事,朱剑嘴角微微抽搐,像是憋得,对此,让叶无天很是好奇。

    “据可靠消息,老太婆被人k了。”朱剑憋住笑意说道。

    叶无天的嘴巴张成o字,眼晴瞪得大大的,难于置信的模样,这怎么可能?

    “嘿嘿,很吃惊吧?刚听到这事时,我同样很吃惊,可这是真的,老太婆应该是被人打了,据说老脸肿得跟猪头一样。”朱剑说。

    “谁做的?”反应过来的叶无天第一时间就想拍掌,再没什么比这更让他高兴的事,如果可以,他都想亲自为对方送上一张奖状,以表示对他的奖励。

    特么的你马老太婆也有今天。

    “大快人心。”叶无天说。

    “没想到啊!她也会被打,现在,我真好奇她是什么心情。”朱剑笑,朝叶无天竖起大拇指:“你也不错,狠狠的收拾了欧阳豪一顿,解气。”

    叶无天说:“我怎么发现你有那么点幸灾乐祸?”

    朱剑狂翻白眼,“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那样的人?”

    叶无天还想再讽剌朱剑几句,却被短信铃声打断,掏出一看,上面只有简短的三个字,“十小时。”

    看書网小说首发本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