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00章 天哥之怒 下

  
      听到叫喊声,欧阳政仁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那声音震耳,要命的是,那声音他熟识。
  
      欧阳政仁脸色惨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此时的他内心早已是悔青。
  
      来人是叶无天,站在欧阳家客厅的他不待脚步停下,再次怒吼咆哮起来:“欧阳政仁,你这老狗,出来。”
  
      听到这叫嚣,欧阳政仁又气又急,老狗?他什么时候成为老狗?过份,实在太过份。
  
      外面,大批欧阳家的护卫冲进来,将叶无天这个不速之客团团围住。
  
      叶无天朝四周瞟了眼,冷笑道:“怎么?就凭你们也敢过来?”
  
      欧阳家的这些护卫全被气得够呛,他们也都不是什么普通人,绝大部份都由特种部队退役,身手了得,如今在叶无天眼中却成为小学生,被赤果果的鄙视。
  
      这是侮辱!
  
      当然,他们又知道,叶无天有这个资本,关于叶无天那身出神入化的实力,已是不知令多少旁人羡慕。
  
      书房里的欧阳政仁知这样呆着不是办法,继续下去,弄不好会被叶无天揪出去,那小子敢。
  
      这是他的地盘,是欧阳家,凭什么要他害怕?天底下就没这个理,于是,这货强行壮起胆子走出书房。
  
      “叶无天,你吼什么?这是什么地方?是你家吗?你吼什么?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放肆?”欧阳政仁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一边冷喝着一边走出去。
  
      见欧阳政仁出现,叶无天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残忍笑容,“你终于出来了。”
  
      瞧见叶无天那缕笑容,欧阳政仁头皮开始发麻。
  
      “你来这里大吵大闹是为何?叶无天,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欧阳政仁冷冷说道。
  
      这会,欧阳家的另外几个成员刚好从外面回来,其中欧阳贡根上前问道:“小天,发生什么事?”
  
      “这个你得问他。”叶无天目光朝着欧阳政仁的方向看去。
  
      “怎么回事?”欧阳贡根也看向欧阳政仁。
  
      欧阳政仁一脸茫然:“我哪知道?你们一头雾水,我也一头雾水。”
  
      “小天,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欧阳贡根问。
  
      “误会?”叶无天表情狰狞,随手将一个文件袋递给欧阳贡根,“看看吧,你就会知是不是误会。”
  
      疑惑的欧阳贡根接过文件袋,带着种种困惑下打开文件袋,而对面的欧阳政仁内心怦怦狂跳,目光始终都盯着那个文件袋。
  
      打开文件袋后,欧阳贡根看到里面的内容,片刻后,欧阳贡根瞪大着双眼,满脸的不可思议,震惊之下的他说话都变得不利索:“大……大哥,这是真的?”
  
      欧阳政仁早就想看文件里面的内容,此时见欧阳贡根的那副惊讶万分的表情,他更是忍不住冲过去夺过文件低头看起来,这一看,欧阳政仁脑子里顿时轰的一声,脑袋一片空白。
  
      完了,这回完了。
  
      “现在,你们还认为会是什么误会吗?”叶无天冷笑,盯着欧阳政仁的眼神里带着杀机,讥讽。
  
      “这,这是什么?”欧阳政仁大吼,“叶无天,这疯了么?想陷害我,也不能随便捏造出如此荒唐的事情出来。”
  
      叶无天目光如冰,盯得欧阳政仁浑身不自在,即便如此,他还是得硬着头皮撑着,没有别的办法可行。
  
      “欧阳老狗,以前是我小看了你,小看你的心狠手辣。”叶无天的确看走眼,做梦也没想到,欧阳政仁竟敢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出来,今天围攻叶无天等人的事,欧阳政仁也有份参与。
  
      欧阳政仁想他死,这点叶无天很能理解,让他不能理解的是,欧阳政仁一视同仁,也想弄死欧阳幸月,这就是叶无天所不能理解的,这老狗难道一点也不念亲情吗?
  
      “我没有,叶无天,你以为光凭这东西,就能陷害我?告诉你,没门,我不会被你所吓倒。”欧阳政仁一口否认,无论如何,就是不承认。
  
      “大哥,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欧阳贡根心里拔凉拔凉的,大哥这种做法,实在让人齿寒。
  
      “没有的事,别听他胡说八道。”欧阳政仁解释狡辩,就是不肯承认这个事实。
  
      “对我来说,你承不承认都不重要。”叶无天淡淡说道。
  
      欧阳政仁惊讶不已:“你想怎样?”
  
      叶无天笑:“我想怎样?好一句我想怎样,你不是想知我会怎样吗?那我就告诉你,今天,你必须死。”
  
      说到最后,杀气由叶无天身上迸发出来,将站在那的欧阳政仁吓得连退几步。
  
      “你……你敢。”欧阳政仁说这话时,底气不足,他知道,叶无天真敢。
  
      冷笑了声的叶无天手一扬,像变戏法般,手中多了锋利无比的刀,长约数寸。
  
      见到叶无天手握着那把散发着寒光的刀,欧阳政仁内心所散发出的恐惧更是布满全身,那种无助感让他想哭,恨自己为什么不长一双翅膀。
  
      “你们,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上。”无处可退的欧阳政仁只有一拼,将所希望都寄托在他这些保镖身上,尽管他并不看好。
  
      “挡我者,死。”叶无天大吼,如君临天下般盯着四周。
  
      一夫当关,万丈莫敌,此时,叶无天所发出的气势将所有人都震慑住。
  
      “上,给我上,抓住他,重重有奖。”欧阳政仁内心防线开始崩溃,从未像今天这般恐惧过。
  
      此时的欧阳政仁仿佛看到死亡之神在向他招手。
  
      欧阳政仁的这一声令下还是起到效果,那些本是围着叶无天的护卫们相互间打了个眼色,然后全部一起朝叶无天冲了过去。
  
      叶无天眼睛一道精光爆射,冷喝一声:“找死。”
  
      语出,人动,叶无天动了,朝着其中两人冲过去。
  
      事情发生得太快,欧阳贡根想阻止时已经赶不及,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惨剧的发生。
  
      叶无天动作极快,舞动着手中的刀,随着他的舞动,像一个精灵在跳舞。
  
      几起刀落之下,叶无天成功除掉三个,欧阳家这些护卫的实力很强,可那只是面对普通人而言,对他叶无天来说,还是不够看的。
  
      外面冲进来的护卫越来越多,叶无天一边应付的同时,又不时朝欧阳政仁瞟去,怕他会跑。
  
      “你们要找死,就不能怪我。”一声暴喝后,叶无天将轩辕真气运行到极限,转眼间,又有几个人死在他刀下。
  
      “住手。”欧阳贡根看不下去,这样下去,还不知要死多少人,“小天,你再不停手,我让人开枪了。”
  
      这话起到了作用,叶无天停下来,看向欧阳贡根,说道:“因为你是幸月的亲人,我不跟你计较。”
  
      欧阳贡根气得不轻,想着你还知我是幸月的亲人?有你这样做人的吗?好歹我也是幸月的亲人,你小子就一点面子也不给?
  
      本以为叶无天会就此罢手,哪知欧阳贡根都没来得及高兴,叶无天又再次出手了,这次他不是用他手中的刀,而是用他的强项,用他的诡异手段。
  
      没人看到叶无天是如何出手,欧阳贡根他们就发现自己的所有力气仿佛被抽空,一个个软倒在地上,直到最后,他们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现场,除了叶无天是站着之外,还有一个人站着,欧阳政仁。
  
      此时的欧阳政仁是多么的希望自己能有一双翅膀,那样就能飞离开这里,可惜,这只能是个梦想,一个不能实现的梦想。
  
      看着叶无天手里握着的那把仍在滴血的刀,欧阳政仁咽了咽唾沫,“小……小天,咱们之间一定有误会,你听我解释,肯定有人想陷害我们,想我们自相残杀,小天,你应该知道,,我绝对不会那样做。”
  
      叶无天没吭声,一步一步的朝着对方走去,每走一步,对欧阳政仁所造成压力都是巨大的,都快要让他喘不过气来。
  
      那边,欧阳政仁已经被逼退到墙角,退无可退,再退,除非他是超人。
  
      “小天,误会,相信我,肯定是误会,我胆子那么小,不可能做出这种事,说真的,我是说真的。”欧阳政仁快要被吓哭,死神就在他面前晃悠,稍不留神,他就有可能会被死神带走。
  
      叶无天露齿一笑,同时扬起手中的屠刀,“老狗,下辈子有机会做人,放聪明点。”
  
      欧阳政仁还想解释,想求饶,但,叶无天手中的屠刀已经动了。
  
      眼睛一花,下一秒,欧阳政仁就觉脖子一凉,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捂,本是很随意的一个动作,如今对他而言竟然是那么的艰难。
  
      鲜血像坏掉的水龙头,不断往下流,欧阳政仁想捂也捂不住,这会,眼神里流露出绝望,不甘,后悔等等。
  
      如果有机会让他能再重来一次,欧阳政仁一定不会走这条路,可惜,很多事情没法回头。
  
      欧阳政仁的意识开始变慢,脑子也开始变得不好使,到最后,他就这么的往旁边的地上倒下。
  
      整个过程,欧阳贡根都看在眼里,亲眼看到叶无天杀了欧阳政仁,这震撼的一幕,让欧阳贡根永生难忘。
  
      “你,只是个开始。”看着欧阳政仁的尸体,叶无天喃喃自语,直到现在,欧阳政仁的尸体仍是瞪大着眼睛,死得不甘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