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01章 兴师问罪 上


    叶无天杀死欧阳政仁的事情很快被传开,当人们听到这一消息时,全部傻眼,都被吓得倒吸口凉气,想着他叶无天是不是疯了?当众杀人,知法犯法,他想做什么?是谁给他胆量?

    当众杀人,且杀的还不是一般普通人,欧阳政仁执掌着欧阳集团,可谓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如今却非常憋屈的死在叶无天手里。

    连欧阳政仁这种人都敢杀,他叶无天还有什么不敢做的?疯子,这家伙是个疯子。

    敢这样做,要么,叶无天有信心,杀了欧阳政仁之后可以确认自己会没事,要么,他从未考虑过后果,到底是哪一点,没人知道,只有叶无天自己明白。

    没人会认为叶无天想寻死,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与心态,他有着用不完的钱,身边红颜知己众多,傻子才会去寻死,不,应该说傻子都不会想着去寻死。

    躺在医院里的欧阳豪也知道自己父亲被杀的事情,当他听到后整个人都懵了,伤得不轻的他不停地咳嗽,被呛到,那睁大得跟铜铃般的眼睛无疑在告诉别人,这不可能,不是真的。

    “噗!”

    怒火攻心的欧阳豪狂吐口血箭,想到他们父子如此下场,欧阳豪就发狂,两父子都因为一个人,都被一个人骑到头上,如今,父亲更是被杀。

    父亲生前,欧阳豪内心对父亲有那么点不满,可现在,直到失去了,欧阳豪又才发现,有父亲的时候,自己是多么幸福,现在失去了,欧阳豪痛心的同时,更多的是因为欧阳集团。

    当初欧阳集团被父样掌控着,如今父样已死,意味着会有变数,欧阳集团将来必定不会传到他手中,这才是欧阳豪所恼火的地方。

    没了父亲的帮助,欧阳豪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无论如何,将来都不可能掌控欧阳集团。

    “叶无天。”欧阳豪咆哮,紧跟着两眼一黑,整个人便晕了过去,吓得小护士连忙去找医生。

    杀了欧阳政仁之后,叶无天被带走,坐在拘留室里,他表情相当淡定,如今自己已没了国安的那个身份,杀了欧阳政仁,必定会惹来不小的麻烦,即便如此,他并不后悔,哪怕再重来一次,他也同样会那样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欧阳政仁。

    看着铁栅里面的叶无天,常肖媚的心情可谓是复杂到极点,她并不想在这种场合与叶无天见面,更不想亲自讯问叶无天,纵使她内心一次又一次的骂着叶无天流氓,恨得咬牙切齿。

    “媳妇,你那是什么表情?不想见到我?”叶无天坏笑,常肖媚那错综复杂的表情引起叶无天的兴趣。

    “不想。”常肖媚恶恨恨的回答:“我宁愿不认识你。”

    叶无天苦笑的伸手在鼻子上一抹:“我不后悔认识你。”末了,天哥心里面还有句话没说出来,那句话是,特别与你圈圈叉叉的时候,更是让人兴奋。

    事到如今,常肖媚也懒得讽刺叶无天,知那个没用,况且,她多少也知道一些红颜集团当前所遇上的困难,很多事情,这流氓也是身不由己。

    最终结果会如何,常肖媚也不清楚,这案子的复杂已经超出她所能控制的范畴。

    “虚伪。”常肖媚骂了句。

    这话令得叶无天一怔,疑惑不已,“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狂汗的叶无天笑:“怎么?好像全世界的男人得罪了你一样,还有,你可别把我与其它男人论为一。”

    “在我看来,你比外面那些男人还要虚伪。”常肖媚毫不留情地打击着叶无天。

    “汗,敢情我在你眼中就是这样一个人,只是媳妇,你能告知一二吗?我哪点做得不够好?”叶无天自认对这母暴龙不错,哪怕她当初那样对他,他也最终还是原谅了她。

    今天的常肖媚也不知哪根筋搭错,鼓起勇气厚着脸皮说:“别整天喊媳妇,有种你在她们面前这样称呼我。”

    叶无天愕然,瞬间明白过来,敢情这母暴龙说他虚伪就是因为这个,闹了半天,原来是吃醋。

    不过回头想想,好好又是那么回事,自己的确从未在程可欣她们面前那样称呼这母暴龙为媳妇。

    “怎么?无话可说了吧?”见叶无天那副吃憋的表情,常肖媚内心一阵痛快,再没什么比这更让她高兴。

    “如果你喜欢,下次我当着她们面前喊。”

    常肖媚露出一副不屑与讥讽:“不是我小看你,你敢吗?”

    叶无天哭笑不得,这女人今天是怎了?在这种问题上斤斤计较,有意思吗?

    “瞧你那熊样。”常肖媚仿佛吃定叶无天不敢那样做,于是气的同时又不知怎的,有那么几分失落,连她也不知自己为何而失落。

    叶无天只在警局的拘留室里呆了小半天,就被国安带走,这让常肖媚松口气的同时又不免替叶无天感到担心,这家伙不会有事吧?可千万不能有事,只是,现在演变成这样,已经不是她所能处理,她能做的也只有期望与许愿。

    当众杀害欧阳政仁的事情,背后似乎被某些有心人暗中推波助澜,越闹越热,越来越厉害,在新闻报导之下,无数人开始对叶无天进行讨伐,要求严惩凶手,哪怕他叶无天对祖国的贡献有多大,也不能格外开恩,不能让他如此放肆。

    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还能像没事一样,如此下去还得了?如何服众?又如何能体现出法律的尊严?

    除此之外,还有一批人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老早就看他叶无天不爽,如今有这么好机会可以看到他遇上麻烦,这是很多人都乐于看到的事,叶无天往日的种种嚣张让大多数人都不爽,巴不得看到叶无天落难,凭什么?就因为他叶无天帅吗?能得到上天的如此宠爱,拥有红颜集团这棵巨无霸摇钱树之外,竟然还能拥有众多位红颜知己,想想就令人觉得不平衡,很多人甚至连老婆都讨不到,他叶无天却是占尽便宜。

    这也就算了,拥有如此多,还不满足,还不低调,你富有,这不是你的错,可是你要在世人面前炫耀,那就你的不对,这年头,仇富心态者大有人在。

    “老弟,你这是何苦?”郑忠仁苦笑,案子的辣手让他头痛。

    叶无天耸耸肩,能从郑忠仁话里听到那么一丝的关心,对此,他说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郑忠仁苦笑:“这已经不是我所能处理的,卓局快要到了。”

    叶无天颇为意外,卓老头会亲自赶来,多少让他感到意外,人家可是位高权重,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工作,今天专程为了他的案子而赶来。

    郑忠仁话音刚落,卓老头的人便已到,推开门的他一脸严肃,老脸上布满着杀气,进来后的他死死盯着叶无天,想将叶无天生吞活剥。

    面对对方的目光,叶无天只是笑笑,并不惧怕,大家都是男人,对方有的东西他也有,怕个毛毛?

    “卓局,你这眼神,很容易让我误会的。”叶无天说道。

    听到这话,卓老头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心道你小子杀了人,还能如此淡定?就真不怕死?

    “你现在满意了?”卓老头问道,现在,他有那么点后悔,早知如此,就不该这小子合作,不将情报拿给他,再多钱也不给。

    “嘿嘿,还行吧。”叶无天笑:“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出去?无论是卓老头还是郑忠仁,两人都以为自己听错,都这个时候了,这小子还想出去?

    “瞧你们那表情,好像我犯了多大事一样,我犯的事不小,那只是在普通人眼中而言,在你们眼中,我犯的那叫是事吗?”

    卓老头:“……”

    “我要出去。”叶无天说道:“怎么处理,那是你们的事。”

    “你小子还想出去?”卓老头被气乐,“不知犯多大事?”

    叶无天表情不屑:“切,吓唬谁?欧阳政仁该不该死,你不知道?”

    “那是两回事。”卓老头厉吼,心中恨极这小子,你要报仇,哪怕要杀人,可以换一种方法,可以有无数种方法,非要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进行?一刀抹脖,想装帅气?还是证明自己的任性?

    麻痹的!

    “好吧,卓局,咱们别讨论那些没意义的,欧阳政仁只是其中一个,其它人呢?还没告诉我吧?”叶无天话题一转,说道。

    卓老头想着如果可以退货,他老早就进行退货,太可恨了,太不是东西了,什么玩意?这小子以为自己是谁?

    “你还想杀人?”卓老头脱口而出问。

    叶无天并不掩饰道:“那是当然,他们该死,不对吗?”

    卓老头被呛得不轻,真被他猜中,这一刹,他将原本今天想要说的话全数咽回去,并且扭头就走,说了那些话,也是白搭,这家伙根本就不会当回事。

    看着转身走人的卓老头,叶无天直发懵,这样就走了?

    卓老头走后不久,房门不久后被再一次打开,这次,叶无天以为是卓老头返回,可当看到对方后,方才发现并不是对方,而一个他不想见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