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02章 兴师问罪 下


    本以为进来之人又是卓老头,可很快叶无天就知对方并非是卓老头,而是一个他并不想见之人。

    来人进来后并没马上说话,他是被人用轮椅推着过来,进来后与叶无天大眼瞪着小眼,谁也没有首先说话的意思。

    两人就那样对立着,那样盯着彼此对方好一会,现场气氛很是尴尬。

    “你来得正好。”最后,还是叶无天先行开口,“你还有脸来?”

    轮椅上坐着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鬼门关里走了一趟的欧阳老头,此时,他已知大儿子被叶无天所杀。

    “现在过来,是想兴师问罪吗?”叶无天冷笑,对对方的行为表示不屑。

    连续被质问两个问题,竟然让欧阳老头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兴师问罪?他怎么觉得叶无天还更嚣张?

    “为什么?”欧阳老头质问,语气里透出一股压抑不住的怒意。

    叶无天冷笑:“为什么?你不知道?我以为你应该很清楚才对,说起来,你应该多谢我。”

    杀了人,叶无天丝毫没觉得自己有错,他认为自己是对的。

    欧阳老头的嘴角不住抽搐着,看得出来,他在极力忍着,能忍到企么时候,他真不清楚。

    “他有没有罪,不是你所能决定。”

    “嗯,说得没错,他有没有罪,我是不能决定,但是有一点,我能决定,他不该来惹我。”叶无天毫不畏惧,迎着欧阳老头的目光而去。

    欧阳老头:“……”

    叶无天有些无趣,说道:“你应该清楚你那个所谓的儿子做了些什么,又对你做过什么,这些,不需要我再说了吧?”

    欧阳老头没说话,现场再次冷场。

    顿了顿,叶无天说道:“欧阳老头,你给我听着,咱们曾经是朋友,这次的事,我不想再追究,当然,如若你们非要继续,我会奉陪。”

    “不管怎样,杀人是犯法的,你不明白?”欧阳老头厉声道,如今的他内心极为矛盾,一方面,他恨叶无天丝毫不留情面,杀了欧阳政仁,无论怎样,那个是他欧阳宗的儿子,亲儿子,另一方面,儿子的做法却又让他这个做父样的感到痛心与齿寒,欧阳宗做梦也想不到,那个杀手竟然会是他儿子派来的,换言之,他儿子希望他死。

    从小到大,欧阳宗都知大儿子的能力与天赋并不是最出色的,严格一点的说,以欧阳政仁的个人能力,别说是创业,哪怕是守业,也不容易做到,就算如此,欧阳宗也没像别的家族那样放弃对这个儿子的培养,因为他知道,那个人无论如何都是他儿子,他欧阳宗的儿子。

    虎毒不食子!欧阳宗一直都是坚信,哪知反过来,他却被自己认为天赋一般的儿子反过来咬一口,这一口咬得又恨又准,差点就要了他这条老命。

    欧阳政仁不死,欧阳老头也没打算放过如此不仁不孝的畜生,正准备收拾他,哪知还没来得及行动,他就被叶无天给杀死。

    “知道,这不正配合调查吗?”叶无天耸耸肩,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

    欧阳老头忽然仰头长叹一声,没人知他为何而叹息,叶无天也是莫名其妙,寻思着瞧对方那模样,不像是来兴师问罪。

    “人我是杀了,你想怎么着?说出来吧。”叶无天知道,对方过来,肯定有其它事,绝对不可能只是来询问或者关心一下,肯定还有别的事。

    “何苦呢?”叹息过后,欧阳老头说:“每件事情都会有很多种解决的办法,你何苦这样?”

    叶无天愕然,半响都没怎么回神过来,不明白欧阳老头这话的意思,对方不是来兴师问罪?怎么听上去有那么点苦口婆心,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难道说欧阳老头并不生气?哪怕是他大儿子被杀,他也不生气?

    靠!

    忽然间,叶无天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疑惑不已地看着对方久久没说话。

    疑惑间,拘留室的门被再一次打开,这次进来的是欧阳幸月,冷着脸的她估计已知欧阳老头在这,因此也不怎么感到意外。

    欧阳幸月走到叶无天身边,美眸注视着她爷爷,说道:“他该死。”

    这话一出,非但欧阳老头愣住,就连叶无天也同样怔住,乖乖,这又是怎回事?这话出自欧阳幸月嘴里,怎么听都觉得不正常,到底是怎么了?

    欧阳老头自知孙女的意思,可不知为何,他难受,十分难受,那种滋味,无法用语言去形容,什么叫该死?就算欧阳政仁罪有因得,够他枪毙十次,这话也不该是出自欧阳幸月的嘴里,再怎样,两人也还是一家人。

    冷漠,无情,亲情淡等等,一系列的想法从欧阳老头的脑海里浮现,忽然间,他意识到,自己这辈子太失败了,事来再成功又如何?连自己的后辈都教训不好,事业再成功,也不算什么。

    “这事跟他无关。”欧阳幸月冷冷说道,并不知欧阳老头在想什么。

    见到孙女拼力为别人辩护而无视亲情,家人,欧阳老头就一阵憋屈,气得脸红脖子粗,“我是你爷爷。”

    欧阳幸月并不吃这套,毫不动容道:“曾经是。”

    轮椅上的欧阳老头差点没被这话给呛得吐血,这话太特么伤人,曾经是?是,严格上说,或者从法律层面上说,曾经是。

    欧阳幸月才不管对方是谁,她今天来只有一个目的,谁敢跟叶无天过不去,她就跟谁急,对那个家,她早已失望透顶,早已不抱任何希望,何况,她的冰冷也是被他们所逼,谁又会想到欧阳政仁希望她死?竟然亲自与人合作谋害她,其目的是什么,只怕用脚趾去想也能想得清楚。

    其心可诛!

    叶无天听得一阵感动,这才是自己人,贴心之人,遇上什么危险,第一时间想到帮助与保护。

    “丫头,就当是爷爷错了,还不行吗?”欧阳老头说道,深感无奈。

    欧阳幸月冷冷说道:“你错不错,跟我没关系,我只有一点,别来找他麻烦,更别来兴师问罪就行。”

    “你有见过这样来兴师问罪的吗?”欧阳老头反手指着自己说道。

    欧阳幸月没说知,倘若对方真是来兴师问罪,绝对不会这样,不会独自一人过来,而是劳师动众的带着大批人过来。

    很显然,人家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来兴师问罪,反倒是她欧阳幸月与叶无天,这两人有那么点兴师问罪的意思。

    “幸月,家里如今这样,你有什么打算?应该回去帮忙了吧?”欧阳老头说。

    “我已被赶出来。”欧阳幸月说,特别将这句话说得特别大声。

    欧阳老头说道:“那只演给别人看,你看不出来?”

    “看不出。”

    欧阳老头:“……”

    叶无天今天方知,别看欧阳幸月平时冷冰冰的,也是个补刀高手,总是能不经意的让你暗伤,让你有苦说不出来。

    “幸月,爷爷当初那样做完全是迫于无奈,希望你能体谅,不管你怎么想,毕竟也是欧阳家的一份子,这点你无法否认,哪怕你不承认,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接着,欧阳老头又道:“公司不可一日无首,幸月,你生气,对家里不满,我也能体会,可是,你真就忍心眼看着公司,看着咱们欧阳家就此沉没?”

    欧阳幸月还是没说话,旁边的叶无天同样没说话,他总是觉得欧阳老头今天的目标是欧阳幸月,而不是他。

    见孙女不说话,让老滑成精的欧阳老头看到希望,也知孙女并不是想象中那般无情冷漠,“幸月,欧阳集团需要你。”

    叶无天暗想,无耻啊!当初是谁想尽千方百计要将欧阳幸月赶出公司,赶出欧阳家?往大的说,那是为了家族考虑,往小的说就是自私,为一己之私而做出那种天怒人怨,天理难容的决定。

    虽说当初将欧阳幸月赶出欧阳家的提议并不是欧阳老头所提起,但最后拍板的却是他,没有他的点头,有谁敢那样做?

    需要人家的时候就好话说尽,不需要人家的时候就一脚将踹走,当人家是什么?物品?

    “幸月,只要你能回来管理公司,欧阳家可以不追究小天的事情。”欧阳老头又道。

    “打住,别扯上我。”叶无天乐了,这老头,无耻的境界已不是一般普通人所能比。

    欧阳老头严肃地道:“小天,我不否认你能力出众,关系也够硬,可你别忘了,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而且你杀的还不是一般人,哪怕你关系再硬,上面也必须得给我欧阳家一个交待,政仁他有错在先,你却没杀人之权,别忘了,你已经不在国安。”

    “你这是威胁?”叶无天眉头一挑,满带着戏虐道。

    欧阳老头摇摇头:“不,是建议,也可以说是合作,你应该清楚,没有我欧阳家为你说情,这次的事,你不死也是会惹得一身骚,上面肯定会考虑到服众这点,法律是公平的,也是高尚的,没人可以改变,你也不能。”

    欧阳幸月美眸瞄向叶无天,随后扭头对欧阳老头开口:“我有一个条件,答应了,咱们再谈。”

    欧阳老头暗喜,连连点头,“说说看。”

    ...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