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03章 欧阳幸月的强势

  
      暗喜的欧阳老头连连点头表示允许,只要幸月能回去管理欧阳集团,一切都好说话,目前为止,欧阳老头还没发现有谁的管理能力能比欧阳幸月厉害,当然,这仅限于欧阳家来说。
  
      就算有,欧阳老头也不希望让那人来管理,因为,那些都是欧阳家的旁支,若说欧阳老头没一点私心,那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圣人,岂能没有私心?
  
      将欧阳集团让旁支的人去管理,岂不等于要将欧阳集团拱手相让?那种事情,欧阳老头做不出来。
  
      “说说看。”欧阳老头说话的语气已是将他出卖,可想而知他是多么的迫切想让欧阳幸月来接手。
  
      欧阳幸月是最适合的接班人,没有之一,这点,已经不用再证明,幸月的经商能力摆在那,她接管的欧阳集团连年利益猛涨。
  
      人老成精的欧阳老头也正因为想到这点,今天才没正面跟叶无天开火,否则,他绝对咽不下那口气。
  
      欧阳政仁这种不孝子该死,但绝对不该死在叶无天手里,哪怕是受到法律的严惩,也轮不到他叶无天来出手。
  
      一旦与叶无天发生正面冲突,将会意味着什么,欧阳老头很清楚,到时将可能会闹得不可收拾的地步,欧阳集团不可一日无主。
  
      “我只有一个条件,答应我这个条件,再谈其它。”欧阳幸月淡淡说道。
  
      欧阳老头没说话,目光瞄向孙女,静待着孙女的讲话。
  
      叶无天也非常好奇欧阳幸月会提出什么条件。
  
      “我必须拥有公司的绝对股份。”欧阳幸月提出要求。
  
      这话如同一把重锤般狠狠砸向欧阳老头心窝,孙女的这个条件,已经不能用过份来形容。
  
      哪知不待欧阳老头回神过来,欧阳幸月又接着说:“还有,从今以后,无论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像以前那样将我赶出公司,无论我以后是否嫁人。”
  
      别说是欧阳老头,就连叶无天也觉得欧阳幸月这话提得有那么点过份,如此苛刻的条件,欧阳老头哪会答应?
  
      欧阳老头的目的是想找个能力出众的人来管理欧阳集团,好让欧阳集团继续挤身于几大家族的行列之中,同时,他要做的还是要保证欧阳集团必须被欧阳家牢牢掌握在欧阳家手里,旁支都不行。
  
      犹豫,为难,等等,这些就是欧阳老头此时的真实写照,孙女迟早都是要嫁人的,倘若真答应她,将来岂不同样等于将欧阳集团拱手相让给别人?这种结果,并不是欧阳老头所愿意看到。
  
      “幸月,能换别的条件吗?”一番思索之下,欧阳老头最后还是认为自己无法达成这样的条件。
  
      “不能。”欧阳幸月毫不让步的摇头:“必须达成。”
  
      叶无天暗中乐了,欧阳幸月的强势让他忍不住想上去抱着她狠狠的亲一口,她变得越来越可爱了。
  
      生闷气的同时,欧阳老头更多的只能是暗叹,女大不中留啊!孙女这样做,一部份是为了她自己,欧阳家之前的做法无疑是伤了她的心,可另外一部份原因,恐怕是为了叶无天,为了替他出口恶气。
  
      由始至终,叶无天都是一句话都没说,就那样看着这爷孙二人在那较量,最终,欧阳老头选择了屈服,没别的原因,他根本没别的选择,摆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选择让孙女来管理,要么选择让欧阳家的旁支来管理,两者相权,取其轻,经过分析之后的欧阳老头作出决定,或者说他根本不需要怎么去分析,就能作出决定,他选择了前者,让孙女来管理,答应她的条件,欧阳家以及欧阳集团的所有股东们都是会过得很好,哪怕将来孙女嫁人了,这种待遇同样不会有任何改变,孙女的性格是外冷内热,别看她整天绷着张脸,但其实她还是很关心欧阳家,关心他这个爷爷。
  
      在他受伤时欧阳幸月带着叶无天前往的事,欧阳老头已知,正因为这样,他今天才过来,因为他清楚,孙女心里面还是关心他这个爷爷。
  
      叶无天哑然,难于置信,这种要求,欧阳老头还能答应?不可思议,这老头的脑袋没被驴踢过吧?那样做等于意味着欧阳集团的绝大部份股份都要被欧阳幸月给掌握在手里。
  
      有了欧阳老头的从中出力,叶无天在两天后便走出国安,尽管不止一个人叮嘱他这段时间要低调,没事最好去红颜岛住一段时间,可这货压根就没听进去,离开国安后仍然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公众视线中。
  
      叶无天这一出现,可引起极大的轰动,杀了人还能像无事似的?法律是要来有何用?怎么可能?难道法律是他叶无天家写的?他可以不受任何法律的制约?
  
      无数人表示不解,开始声讨,疑惑,不解,他们都需要一个解释,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杀了人还能如此光明正大的出现?是谁给他这个权力?
  
      面对外界的质疑,作为当事人的叶无天则根本没当回事,用他的话说,不被人妒忌是庸才,有人议论他,这是好事。
  
      无数记者媒体堵在公司大门口,都想探听到一些内幕,奈何红颜集团上下都不说,面对记者的追问,所有回答都只是笑笑了事,仿佛他们只会笑,除了这个之外就什么都不会做。
  
      叶无天倒不在乎外界的质疑,让他想不通的是为何马家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实在不应该,按说马家应该动用一切力量将他定罪,这是个好机会,马家没理由看不出来,偏偏,马家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何解?
  
      欧阳幸月上位后第一件事就是整顿,对公司进行大力整顿,将之前欧阳政仁执掌时所扶起来的人全部一口气撸下,毫不留情面,一个不留。
  
      倘若欧阳政仁还活着,必定会被气得狂吐血三升,这简直是欺人太甚,就连仍在医院里的欧阳豪也同样被从当前的重要位置弄下,直接被分配到一个无关痛痒的小小部门经理的位置上。
  
      一下子这么多人被弄掉,自然有人对欧阳幸月极度不满,有人甚至扬言要对付欧阳幸月,不让她好过。
  
      “董事长,外面那些人仍没走,执意要见你,他们要一个说法。”秘书敲开欧阳幸月的办公室门,小声说道。
  
      正低头看文件的欧阳幸月闻言不由柳眉一皱,缓缓抬头,那张美得让人窒息的俏脸上布满杀气。
  
      “通通带到会议室。”欧阳幸月说道。
  
      吓得大气不敢喘的秘书连忙转身出去,转身的同时,秘书内心在想,董事长好像变了,变得不一样了。
  
      几分钟后,欧阳幸月踏进会议室,站在台上的她美眸扫视着四周一圈,樱唇轻启:“听说你们不满?有谁不满?可以站出来。”
  
      台下坐着的这批人正是被欧阳幸月解决掉的人,他们今天如此声势浩大的过来,就是想讨一个说法,凭什么将他们全部都赶下台?
  
      “有谁不服?”欧阳幸月再一次开口问。
  
      下面这批人全部被欧阳幸月的话给震住,竟然没一个人敢说话。
  
      终于,好一会儿,有个人站起来,此人姓姚,是个胖子,此前在一个部门任经理一职,“董事长,我们今天来是想弄明白,公司为什么一声不吭就将我们这么多人都调离原岗位,这事,你总得给我们一个解释吧?”
  
      有人开头,下面坐着的那些人也开始纷纷发言。
  
      欧阳幸月眸子盯着地方,直将对方盯得发毛,在众人注视之下,欧阳幸月朝那姓姚的经理走过去,直到两人距离只有那么一米左右后方才停下。
  
      换在平常,这姓姚的经理应该很高兴,能被这么一个美女盯着看,作为男人,虚荣心肯定是得到空前的满足,可此刻不一样,眼前这个盯着他的美女可不是一般的美女,在她面前,这位姚经理感受到无形的压力,那种无形的压力几乎让他崩溃,豆大的冷汗从他额头上滑落。
  
      “你确定?”欧阳幸月淡淡道,说话总是那么的风轻云淡。
  
      姚经理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何会是如此恐慌,说不上来为何会如此害怕,到底害怕什么?对方只是个女人,况且他还有那么多帮手一起帮他,又有什么好害怕?
  
      “董……董事长,我们只想弄明白。”姚经理硬起头皮说道。
  
      欧阳幸月说道:“姚经理,三个月前,你经手一项业务,从海外采购一批原材料,中间收取了百分之三十的回扣,数额高达三百九十万。”
  
      姚经理脑袋轰的一声,忘了说话,脸上所露出来的震惊无疑告诉别人,欧阳幸月说对了。
  
      “上个月,你再次采购一批原材料,总价格为三千九百六十七万,而实际价格只需两百六十三万,剩下的钱哪去了?姚经理,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
  
      此时此刻,姚经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他这会的心情,这怎么可能?这些事欧阳幸月怎会知道?他明明做得很隐蔽。
  
      台下其他人也全部暗惊,全部都有意无意的将目光投向别处。人
  
      欧阳幸月没再质问姚经理,抬头厉声道:“今天你们来得正好,省得我一个一个去通知,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把吞掉的钱全部吐出来,少一分,你们的后半生都会在牢里渡过。”
  
      这边,欧阳幸月在收拾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那边,叶无天也没闲着,用他的话说,他活着就是要让某些人后悔,后悔惹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