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05章 复仇行动 下

  
      毫无疑问,叶无天的话引起杨家的强烈不满,他叶无天这算什么?幸灾乐祸?人都已死,他叶无天还敢如口出狂言,难道就没一点同情心?竟然还要在哪里说风凉话,这都叫什么人?
  
      杨泰之死让杨氏集团股价大跌,让本是重创的杨氏集团更是雪上加霜,好不容易才消停一阵子,让公司慢慢回归正轨,哪知然如今却又发生这事,莫非上天就如此看杨家不爽?非要让杨家经历过种磨难?
  
      叶无天那一番毫无人性的狂言引来麻烦,大堆记者媒体蜂拥而上,都想弄清楚他此番的用意。
  
      “你不好好说话会死?”常肖媚站在叶无天面前,气得牙痒痒,这流氓总那样,每次都让人不省心。
  
      叶无天笑笑:“媳妇,你关心我?”
  
      “呸!鬼才关心你。”常肖媚怒骂:“这是我的工作。”
  
      叶无天嗯了句:“好吧,这是你的工作,算我说错话,不过媳妇,我说话都不行吗?连这点言论都没有?”
  
      常肖媚沉声说:“你当然有自由,祸从口出,你不知道?”
  
      “知道。”叶无天说:“那又怎样?谁能奈我何?杨家吗?”
  
      常肖媚柳眉紧皱,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这流氓故意的吧?
  
      “昨天晚上七点到九点这段时间,你在哪?”常肖媚问。
  
      叶无天并不生气,反问道:“杨家向警方施压?”
  
      常肖媚没正面回答,心道你还知道人家杨家?当真以为自己是谁?你说出那样一番话,人家杨家自然会怀疑。
  
      杨泰的死,很突然,将杨家打得措手不及,这个时候叶无天抛出那样一番言论,杨家自然会怀疑到他头上。
  
      “媳妇,你回去告诉杨家,就说我不回答这个问题。”叶无天说。
  
      常肖媚哑然:“现在是我问你。”
  
      “那我也不回答。”
  
      常大美女怒了,用力一拍桌子:“叶无天,你想搞事?”
  
      瞧着怒意涛天的常肖媚,叶无天特别在她某处停留好一会,想道,我何止想搞事,还想搞你。
  
      当然,这个想法,无论如何都不敢说出来,不但会被鄙视,甚至万一激怒对方,极有可能会拔枪。
  
      这母暴龙一旦疯起来,后果也挺严重的。
  
      “就凭你这句话,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拘留起来?”常肖怒气得不轻,饱满的宝贝起伏不定,呼之欲出。
  
      叶无天咽了咽唾沫,暗暗想,大力一点,呼吸再大力一点点,宝贝或许就会挣脱钮扣弹出来,真那样,那是何等壮观?
  
      常肖媚语塞,知这家伙今天不会配合她,于是当下也不再说什么,一转头,大步离开,连一句再见也不说,直接就将叶无天晾在那。
  
      叶无天微微笑着,看来自己的话起到效果了,常肖媚离开后不久,叶无天也从沙发上站起来。
  
      “爷,你要去哪?”司徒薇推门而入。
  
      叶无天都还没得来及回答,就被响起的电话给打断,掏出电话后,不由眉头挑起,这个号码他熟识,一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号码。
  
      “你还敢打电话来?”叶无天紧咬着牙,这电话正是那神秘人打来,直到现在,他都还不知对方姓甚名谁,不知对方是哪路神仙。
  
      对方直接无视叶无天的怒意,“叶无天,她们让我失望,你也让我失望。”
  
      叶无天纳闷,想着我特么怎么让你失望,你特么以为自己是谁?还失望?
  
      “李爷爷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直到现在,叶无天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对方到底是谁,从来没哪件事会像现在这样让叶无天无助过,跟对方交手数个回合,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这特么叫什么事?
  
      “这个很重要吗?”对方没正面回答,“已经不重要了。”
  
      叶无天语呛,良久,才道:“千万别让我查出跟你有关,否则,你会知道后果的严重性。”
  
      面对威胁,对方只是淡淡一笑,那笑声让叶无天抓狂的同时又好奇,对方的笑声很奇怪,直到现在都还弄不清楚对方那笑声到底是男还是女。
  
      弄不好,对方就是泰国的特产。
  
      当然,对方是什么人,叶无天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到底是不是对方杀了李爷爷。
  
      “是我。”让叶无天想不到的是,对方笑声过后,直接承认。
  
      这一承认,倒是让叶无天好半响都回不过神来,果真是对方。
  
      “叶无天,你们再让我失望,死的人只会更多。”
  
      “为什么?你的目的是什么?”叶无天咆哮如雷,却又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有,人家敢承认,就摆明不将他放在眼里。
  
      电话另一边的对方并没直接回答,反倒长叹一声后就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忙音,叶无天差点控制不住的将电话砸掉,内心里不断的问候对方。
  
      不过,对方的叹气是什么意思?他特么的叹什么息?
  
      叶无天搞不透对方的叹息是什么意思,此时的他根本没那心思去想,刚才那个电话让他心神不宁,让他害怕,甚至是恐惧,对方已承认李爷爷的死是他的杰作,那么,接下来他又会对哪个目标下手?李婉儿?还是程可欣?又或者是司徒薇她们?
  
      直觉告诉叶无天,假如对方真的朝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下手,他将毫无办法,弄不好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死。
  
      头痛!
  
      神秘人在渔村里所露的那一手,叶无天自认做不到,简直可以用诡异去形容,那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做到。
  
      “是那人?”一直站在旁边没出声的司徒薇见叶无天已收起电话,马上开口问。
  
      叶无天点了点头算是回答,神情间很是沮丧,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有,憋屈,真特么的憋屈。
  
      “确认是他?”司徒薇又问。
  
      叶无天再次点头,如今,他除了点头,什么都不做到。
  
      司徒薇见状便没再问,即当陷入沉思当中,那个神秘人的实力如何,她也领教过,这也正是她所担心的地方。
  
      “多喊些人跟在身边。”叶无天说,眼下除了防守之外,暂时并没什么进攻的方法,同时他也清楚,必须尽快解决当前这状况,最好能马上将对方找出来,只有那样,事情或许才会有转机。
  
      “别担心我们。”司徒薇说:“倒是大少奶那边你得注意点。”
  
      叶无天没说话,这也正是他所担心的一点,跟司徒薇她们相比,程可欣更容易对付,她的背后除了他之外,并没大世家的支撑。
  
      “老弟,过来我这一趟。”郑忠仁的电话打进来,语气颇为焦急。
  
      叶无天疑惑地问:“发生什么事?”
  
      “我老板来了,他要跟你谈谈。”
  
      “好。”短暂的疑惑过后,叶无天即当答应,正好,他也正想找卓老头谈谈,想将那神秘人挖出来,还得多依靠国安那边。
  
      挂上电话,叶无天瞟了司徒薇一眼,说道:“你跟我一起去。”
  
      司徒薇没问为什么,即当点头同意,她知道,叶无天如此做,肯定有他的用意。
  
      两人刚走到公司大门口,就被两辆急驰而来的车拦下,其中一辆黑色高级商务车停下后,一个身穿中山装,满头银发的老头下车,直径朝着叶无天而来。
  
      看到对方,叶无天嘴角微微一扬,没想到,对方会主动过来。
  
      “年轻人,冒味打扰,我今天来,就想问你一句话,杨泰的死是否跟你有关系?”站在叶无天面前的老头正是那杨泰的父亲,杨家家主,杨启康。
  
      一直以来,杨启康都极为低调,特别是杨浪子的事情发生后,杨启康更是低调得不像话,完全绝迹于公众视线中,差点就让人以为他死了。
  
      若不是杨泰之死,杨启康同样不会出现,更不会像个暴龙般直接冲过来质问叶无天,那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叶无天晓有兴趣的将对方上下打量一遍,他很清楚,站在自己面前这老头可不是什么好鸟,毒着呢,杨浪子有如此下场,跟这老头有着莫大关系,坐镇杨家背后指点江山,无恶不作。
  
      “你质问我?”叶无天不答反问。
  
      杨启康愕然,说道:“你可以认为这是请教。”
  
      叶无天一笑:“既然是请教,那么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杨启康被呛得,明知今天过来不会轻松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即便如此,他也还是要过来,这问题不弄清楚,始终都不甘心。
  
      “抱歉!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叶无天存心想气对方,杨泰在那无恶不作,私底下那样对付他,他就不相信杨老头会不清楚。
  
      围攻他与程可欣她们的事件里,有杨家的身影在里头。
  
      “年轻人,敢做不敢认吗?外界盛传你胆子很大,怎么?就这点胆量?”杨启康额头上青筋毕露,看得出来,他很生气,只是在极力忍着。
  
      叶无天哈哈大笑,为了更好的效果,这货笑得十分夸张,他这一笑,更是杨启康气得够呛,同时心里认定,杨泰的死,跟叶无天有关系。
  
      “老鬼,我知你想打什么主意,不过,我不会让你如愿。”狂笑过后,叶无天上前几步:“杨泰该不该死,你该比我更清楚,杨家再死不悔改,下一个就会轮到你。”
  
      “放肆。”杨启康咆哮,唾沫横飞,被气得额头满是黑线的他失去理智,甩手就是一巴掌朝叶无天的脸颊扫去,快准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