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12章 真假难辩

  
      “合并?”听到庄素素的提议后,叶无天眉头皱成川字,他可是从未往这方面想,合并?让天眼跟安心的那个情报组织合并?这样做,无疑会让天眼机构实力大增,就目前而言,天眼还比不过安心的那个机构。
  
      还有,如果真要合并,谁说了算?安心也是这方面的行家,将手中的组织经营得有声有色,叶无天不可能强迫人家,尽管他知道,倘若真的去强迫要求安心交出她手上的组织,她也会愿意。
  
      “是不是让你为难?”庄素素问。
  
      叶无天摇头:“不是,只是有些意外。”
  
      “小天,这是咱们最好的办法,只有这样才能以最快速度让天眼强大起来,建立一个强大的构构,不是一朝一日能成,也不是有钱就能行,还得时间。”庄素素解释。
  
      “嗯,师娘,我知道,天眼在这么短时间内能有如此规模,我已经很高兴,很满意。”叶无天发自内心说道,庄素素的能力是无须怀疑的,她是情报方面的行家,天眼交到她手上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发挥天眼的作用,这本身就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换成别人绝对做不到。
  
      “如果让你为难,就算了。”庄素素说道:“咱们目前所面对的种种困境,我是有心无力,很想帮忙。”
  
      叶无天一笑:“师娘,我没怪你,也不敢怪你,不然师父他不得撕了我?”
  
      这话令得庄素素脸一红,暗啐果然有其师就必有其徒,三句不到,就会往那方面扯。
  
      坐在旁边的狮子头暗中对叶无天竖起大拇指,这小子会说话,不枉对他这么好。
  
      “师娘,这事我会想办法跟安心那边提一提。”庄素素的提议很让叶无天意外,却也让他动心,的确个好办法,假如安心同意,那么天眼组织将会在最短时间内崛起,到时会在全世界的情报系统中占一席之地。
  
      “小子,你师娘这做也是迫不得已,很多事情凡事都得靠咱们自己,别人信不过,那怕是那姓卓的家伙。”狮子头说。
  
      这话让叶无天一愣,疑惑不已的看着狮子头,不解他这话,狮子头是在提醒他,不能随便相信别人,哪怕是卓老头。
  
      狮子头会这样说,是不是已知道了什么?
  
      “我们认为,那姓卓的对你有隐瞒,在那神秘人这事上,他有所保留。”庄素素补充道。
  
      叶无天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事无从求证,当然中,真要让他从中一方作出选择,他会选择相信狮子头。
  
      卓老头真对他有所隐瞒?
  
      “我知道了,会小心。”叶无天暂时无法求证此事,他希望别那样,希望卓老头没对他进行隐瞒,他与卓老头可是说好,他出钱,国安出情报。
  
      万一卓老头真是在神秘人的事上对他有所隐瞒,那么只是他的决定?还是这其中也有朱家的身影?
  
      对朱老爷子,叶无天是绝对相信,若果真有朱老爷子的背后,那也叶无天也相信朱老爷子那样帮是为了保护他。
  
      与狮子头商量半天后,叶无天回到东城,庄素素告诉他,M国大馆使的事情还没完,越国那边同样不能轻敌。
  
      看着茫茫大海,叶无天发觉自己已是四面楚歌,敌人太多,跟他当初的目标设想有了很大的出入,当初他是想泡妞寻乐开心生活之余再赚点小钱,那样的日子才会过得有滋有味,现在倒好,别说其它,光是每天应付着众多对手就已经让他疲惫不堪。
  
      回东城后,叶无天接到一个让他意外的电话,收起电话后,这货方向盘一打,将车子调头朝另外一个目的去而去。
  
      这是一家装修极为特别的茶馆,算不上豪华,但进来之后会让人很放松,而这也正是这间名为山野村夫茶馆的宗指。
  
      在茶馆服务员的带领下,叶无天来到一个包间门口,打开包间门后,于泰涛已经坐在那里等候。
  
      于泰涛这个时候约他见面,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权衡之下的叶无天还是决定过来看看。
  
      “小天来了,请坐。”于泰涛开口招呼,然后亲自替叶无天倒了杯茶。
  
      叶无天没吭声,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于泰涛,内心讶异,没想到于泰涛这么一个大老粗泡起茶来竟然也如此流暢,熟练。
  
      于泰涛似乎猜到叶无天心中所想,微微一笑,解释道:“这大半年里突然爱上喝茶,闲来无事时自己泡壶茶喝喝,还别说,以前我不相信泡茶能陶治心情,现在我相信了,爱上泡茶之后,我发现自己改变不少。”
  
      “好事。”叶无天淡淡道,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爱好,否则活着真没什么意思,只让叶无天好奇的是,这么一个大老粗,为何会喜欢上泡茶这种优雅的事情。
  
      “尝尝我的手艺。”于泰涛笑道。
  
      叶无天端起桌上那只晶莹剔透的杯子,先是在鼻子前嗅了口,然后小呡了口,“上等龙袍,这应该是从那几棵树上摘下来的吧?还是头春。”
  
      于泰涛咋舌,竖起拇指给叶无天:“厉害,小天,真没想到,你竟然也是茶中高手,看来是我在鲁大师面前班门弄斧了。”
  
      将杯子剩余的茶喝完后,放下杯子的叶无天笑:“过奖,我喜欢喝,不喜欢泡。”
  
      于泰涛愕然,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被叶无天的话给逗笑。
  
      “于将军,今天找我来,不会只想跟我谈论茶道吧?”叶无天笑问,武夷山那几棵茶树上每年产的茶都少得可怜,全部都被上面那些首长弄去,于泰涛能弄到这茶,看来于家还是有些能量。
  
      “还别说,小天,我可真有这方面的想法,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是闲得慌,如果有个人能陪我聊聊茶道,倒也是件开心的事。”
  
      叶无天笑而不答,于泰涛这话倒符合了这间茶馆的初衷,山野村夫。
  
      玩笑过后,于泰涛又亲自替叶无天倒上一杯,此时的他已收起笑容,抬头问叶无天:“在你眼中,于家是什么样家族?”
  
      叶无天猜不透于泰涛想唱哪出,于是答道:“这个我实在不方便评论。”
  
      “你并不喜欢于家,是不是?”于泰涛紧追不舍,接着问。
  
      聪明的叶无天选择了沉默。
  
      “还记得当初咱们相识,那时候我也不喜欢你,在我看来,你的傲气,嚣张,让我生厌,可是后来,你愿意为我治病,又让我对你的看法产生改变,无可否认,当初咱们都有着交易,可我内心还是感动感激,只有在鬼门关里走过一圈,才会知道生命有多么可贵,任何事情都比不过生命,比不过健康,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自问,人生几十年,何苦要搞这么累?到头来又能得到什么?哪怕成为天下第一人又如何?付出的却是自己所有的青春,不值得。”
  
      听着于泰涛在那说半天,叶无天仍是满头雾水,仍是不清楚对方的用意,打死叶无天也不会相信,于泰涛会心甘情愿做一个山野村夫,那不是他现在这个年纪该做的事。
  
      “我知道,你不喜欢于家,实不相瞒,我也不喜欢现在的于家。”
  
      听到这的叶无天终于忍不住:“于将军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是越听越糊涂。”
  
      “我想改变于家,改变现在的于家。”于泰涛说。
  
      “嗯,这个我能理解,于家好不好,见人见智,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看法,你认为于家不好,可以去改变,用不着跟我说,还是刚才那句话,这件事上,我真没权利去指手划脚。”
  
      “小天,我能找你来,把这些事告诉你,就说明我相信你,同样,我也希望你能帮助我。”
  
      叶无天罢了罢手:“言重,我只是个普通人,这种事情上,我帮不到你什么。”
  
      “老爷子走偏了。”于泰涛突然抛出一句,也正是这句话,让叶无天无比讶然,对于泰涛的动机更是疑惑不已,于老头走不走偏,也用不着跟他说,根本就没那必要,于泰涛这是为哪般?
  
      猜不透对方的用意,叶无天直接不作声,只是拿眼睛看着对方,静待着对方的解释。
  
      “老爷子这样下去,会将于家带进万劫不复之地,作为于家的一份子,我不希望看到那种事情发生,小天,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无天没正面回答,只是说道:“于将军,我能体会你,可这事跟我没关系啊,说到底,这也是你们于家的事,我无权过问,这事你问我,真的问错人。”
  
      于泰涛似乎料到叶无天会这样回答,当下也不着急,于是又道:“小天,按说这是于家的家事,可是,老爷子跟杨家关系不错,而杨家跟你又不对路,所以,我的意思你明白吗?咱们合作,那是双赢的事,你能防守,我也能帮助老爷子,帮助于家走回正道。”
  
      瞧着于泰涛在那说,叶无天越发疑惑,对方刚才那番话到底是真是假?真假难分,于泰涛说得没错,于正宇那老头跟杨家关系不错,这点叶无天可以证实,只是,真的就如于泰涛所言那般?他是为了想帮助于家走回正道?想帮助老爷子?
  
      “小天,这事对咱们都好,你不妨考虑考虑。”
  
      叶无天不知自己是否该答应,认真盯着于泰涛瞅,不知为何,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句古老名言,狗永远都改不了吃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