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14章 神秘女孩


    踏入房间后,叶无天方才发现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土豪,眼前这个房间之大,完全出乎叶无天的意料之外,保守估计,这房间的面积恐怕有八十平以上,一个房间的面积达到如此夸张境界,并不是叶无天所想象。

    叶无天曾听说过一句话,土豪的世界你不懂!

    如此大的一个房间,并没有什么摆设,东南角位置摆放着一张看上去大得过份的C之外,房间的中间还有一张办公桌,上面放着一台最新款的某果笔记本电脑,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放眼扫去,房间里除了桌子前那里停放着一张椅子之外,便再无其它椅子。

    叶无天猜不透主人的想法,如此大的房间,换成别人,可能还会摆放一套沙发之类的,可人家没有,空空的。

    面积如此之大,空空的大房间看起来很怪异,尤其特别是这个房间的色调还是炫目的黑色,进来之后会让人发晕。

    叶无天无语,这都到底是什么怪物?哪有人如此装修?更别说房间的主人还是个女生,就更让叶无天看不懂。

    站在这里一会儿,叶无天就已经开始不适应,那种黑色墙漆让他想吐,仿佛有种压迫感从四面八方而来,让他很不舒服。

    旗袍女应该猜到叶无天为何而错愕,俏脸上极为轻夷,摆明是看不起叶无天,或许心里面在骂叶无天是乡巴佬进城,没见过世面。

    被讽剌,叶无天并不为意,他就是没见过这种装修,就是没见过世面,又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过来。”旗袍女朝叶无天冷喝一声。

    收回惊讶与错愕的叶无天将目光瞟向大C上的患者,当他看向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同样在打量着叶无天,正如谷河子刚才所说,对方精神状态不错,猛一看上去,你绝对不会认为她有什么问题,正常人一个,只是,作为医生,一个医术顶尖的医生,叶无天注意到对方的异样。

    这是一个小女生,看年纪,应该只有十三四岁左右,精雕玉刻般,年纪不大,但长相却相当漂亮,毫无疑问,这小女娃长大后必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美人儿。

    “你就是叶无天?”小女生先开口。

    叶无天笑:“你认识我?”

    小女生似乎不会笑,由始至终都沉着张脸,仿佛别人欠她钱,叶无天自认为自己已经露出最为帅气的笑容,对方却不以为意,莫非他这如此帅气的笑容在她看来仍是那么差劲?不足于吸引她?

    叶无天暗汗,这都哪跟哪?自己想得太远了,人家还只是小女生而已。

    “能进来这里,我都得认识。”小女生回答。

    叶无天不喜欢这个回答,小小年纪,却老气秋横的,与她的年纪格格不入。

    “既然你认识我,那就好办,你认识我,我却不认识你,小妹妹,你不觉得这很不公平?”

    回答叶无天是一把珍袖型小手枪,此时正顶着他额头,而握枪的正是旗袍女。

    叶无天暗惊,看不出来,对方身手如此之快,而且,她这枪是从哪里弄出来?身穿着旗袍,她的枪是放在哪?难道?

    有时候叶无天自己都佩服自己,被枪指着,他竟然还有心情去想那些东东。

    “你知不知我最讨厌被人指着?”叶无天冷冷地说。

    旗袍女仍旧握紧枪指着叶无天,“再敢放肆,别怪我不客气。”

    叶无天耸耸肩,“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

    旗袍女见好就收,见叶无天服软,她也就收起枪,将枪抓在手里。

    “站住。”旗袍女刚放下枪,却见叶无天转身走人,于是不由一声冷喝。

    叶无天装听不到,麻痹的,你们要装,小爷我让你们装,小爷我不伺候还不行?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你再走,可别怪我开枪。”旗袍女再一次将她那把小手枪举起,枪口正指着叶无天。

    叶无天停了下来,并没转身,“这已经是你五分钟之内第二次拿枪指着我,不对你动手,并不代表我怕你,相反,因为你是个女人,作为男人,我让着你,但是,每个人都有底线,你碰触到我的底线了。”

    旗袍女答非所问:“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可以任由你来就来,想走就能走?”

    “听你的意思,你还是不愿意放下枪?”叶无天也没正面回答对方,目光落到那把小手枪上。

    小女孩目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却并没阻止的意思,神情相当镇定,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镇定的性格,她到底是怎么被教育的?小孩子家,就是应该天真活泼的活着,而不是老谋深算。

    “我数到三,再不放下枪,我只能动手。”叶无天话里透着浓浓杀机。

    闻言的旗袍女非但没放下枪,反而还打开枪的保险,这个时候只要她轻轻一扣钣机,子弹就会直指叶无天。

    “一。”叶无天开始报数。

    旗袍女冷笑:“你可以试试看,到底是我的枪快,还是你快。”

    “二。”

    叶无天不理会的继续报数,而当他报出这个数时,人也动了,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旗袍女只觉眼前一花,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可是下一秒,一个强而有力的巴掌朝她而来,让她避无可避。

    啪!

    巴掌毫不留情,丝毫不怜香惜玉的重重打在旗袍女脸上,这一巴掌直接将旗袍女来个原地一百八十度转。

    这一巴掌下去,旗袍女手中的枪也失去准头,枪口没再对准叶无天,而是不知指向何处。

    “最讨厌打女人,偏偏还要逼我打。”打完的叶无天还要来上一句装十三的话。

    C上的小女孩倒是眸子闪亮,像看到什么奇怪的事。

    被得到满眼全是星星的旗袍女是恼羞成怒,刚才那巴掌让她感到痛之外,还让她感到侮辱,这个场子,她需要找回来,急需要马上找回来。

    “退下。”旗袍女正准备举枪朝叶无天开枪,被小女孩给阻止,这让叶无天讶异,他本以为旗袍女会是小女孩的姐姐之类的人物,哪知现在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旗袍女更像是小妇孩的下属。

    小女孩到底是谁?小小年纪,有着超人心智,性格行为还很是怪异。

    能让谷河子他们如此惧怕,现在,叶无天开始对小女孩有点兴趣。

    得到命令,旗袍女明明不甘心,也不得不退下,只是退下之前狠狠瞪了叶无天一眼,像是在警告他,待会就知道。

    面对警告,天哥视若无睹,用他的话说,他一年到来,被警告的次数还会少吗?多到他自己都数不清。

    情况跟他想的有很大出入,这事有事意思。

    “坐。”小女孩说道。

    叶无天左右瞄了又瞄,都没找到一张椅子,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椅子还有一段距离,叶无天不想,也不可能亲自去拿那张椅子。

    旗袍女与小女孩都没想到,叶无天竟真的坐下了,不是搬来椅子,也不是坐在地上,而直接就坐在C上。

    叶无天这一坐,直接就把对方二人给坐傻,两人都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这张大C,除了小女孩之外,从来就没第二个人坐过。他叶无天当自己是什么?

    “别拿那种怪异眼神看我,是你们让我坐的,我要不坐,岂不是对不住你们?”坐下后的叶无天解释,这张C是唯一可以坐的地方,总不能不能让他坐到地上吧?他丢不起那个老脸,更别说在这小女孩面前,更是丢不起那个老脸,哪怕对方身份不凡。

    “起来。”旗袍女终于再次找到机会,死死盯着叶无天,与此同时,她那紧握着的枪也再次找到用武之地,朝叶无天举起枪。

    于是,可怜的天哥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被人连续三次用枪指着,让他无比抓狂。

    “你要我起来吗?”叶无天将目光看着小女孩,在这房间是她说了算。

    小女孩答非所问:“你是第一个。”

    叶无天笑了,自然明白小女孩的意思,“凡事都有第一次,而我往往就喜欢去品尝第一次的那个人。”

    “我最后说一次,马上起来。”旗袍女说时打开保险,作好随时开枪的准备。

    “美少女不急,你这太监倒急了。”叶无天头也不回的讽刺一句,他吃定旗袍女不敢开枪,请他来是为了给小女孩看病,这点,对方很清楚。

    “算了。”小女孩朝旗袍女挥挥手。

    旗袍女极不甘心,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却也不得不是收起枪,“小姐。”

    小女孩打断旗袍女的话,“叶先生是我们请来的客人。”

    旗袍女想想,“我去拿张椅子过来。”

    “不用了。”叶无天阻止道:“我这人很念旧,现在坐得挺好的,不想换来换去。”坐在这C上,其实叶无天也不舒服,原因很简单,这房间墙是黑色的,天花也是黑色的,就连C架也是黑色的,C罩也是黑色的,被子黑色的,总之这个房间除了某些不可控的物件之外,其它全部都是黑色,包括办公桌上那抬全新笔记本电脑也是黑色。

    在叶无天印象中,这款笔记本本身并无黑色版。

    “你倒挺有意思。”小女孩说,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可她那笑容之下还隐藏着某些东西。

    杀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