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15章 奇寒之躯

  
      “小妹妹,我知道你或许恨我,没关系,这年头,不被人妒忌是庸才,像我这么帅的人,走到哪,都可能会被人暗暗爱慕,被人妒忌,那都是正常的,我早已见怪不怪。”叶无天脸不红心不跳的说。
  
      旗袍女:“……”
  
      小女孩:“……”
  
      两人都无语,瞬间被叶无天的话给雷得里嫩外焦,这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无耻,脸皮如皮之厚,他叶无天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不过小妹妹,你这房间挺特别的,是你的主意吗?小小年纪,用粉色或天蓝色装修不更好看?为什么要选黑色?”
  
      小女孩杀机更浓,叶无天表面淡定,内心却高度警惕,他可不敢小看眼前这小女孩,绝对有理由相信,对方小小年纪,绝对杀过人,手上沾满鲜血。
  
      没有杀过人,绝不会迸发出如此杀机。
  
      叶无天左一句小妹妹右一句小妹妹,听上去像是关心,实则更像调戏。
  
      “放肆,小妹妹是你叫的?”旗袍女怒吼,忠诚护主。
  
      叶无天扭头看向旗袍女,见对方仍然握着枪,不由眉头一皱:“还拿枪指着我,小妞,等会我会让你好看。”
  
      旗袍女直接无视叶无天的威胁,对叶无天早已恨之入骨。
  
      “我喜欢黑色。”小女孩回答。
  
      “呵呵,真不知你小时候都经历过什么,哪有人像你这样?小小年纪,还说喜欢黑色。”
  
      “那是我的事,需要向你解释?”
  
      叶无天挥挥手:“不用不用,当然不用,你喜欢怎样做,那是你的自由,我自然无权过问,不过,你到底是谁?”
  
      回答叶无天的是一声枪响,后面的旗袍女开枪了,枪声并不大,即便在这宁静的房间里,那响声也并没多响。
  
      子弹没打中叶无天,这一枪怕是对方想起到警告的作用,此外并无它意。
  
      哪怕子弹没打中,对方还是开枪了,这是叶无天所不能容忍的,这厮站起来,目光阴冷的瞪着旗袍女。
  
      旗袍女面对叶无天的目光,莫名一阵恐惧涌上心头,她都不知自己为何而慌,叶无天的眼神更像从地狱里出来的勾魂使者那般吓人。
  
      小女孩并没责怪旗袍女,甚至刚才那一枪她都甚至当没发生过,她这样,叶无天就知道,刚才那一枪,小女孩是默许了。
  
      叶无天恼火,下属不懂事,你小女娃的作为上司,难道也不懂事吗?把医生请来,却如此对待,当真以为医生是你家养的呢?还是说在你小女娃眼中,医生都只是你养的一条狗?
  
      忍无可忍!
  
      “看来我不太受欢迎,既然如此,告辞。”叶无天说完就准备走人,麻痹的,小爷不伺候了还不行?你们爱玩,你们爱装十三,那让你们装就是,也碍不到我什么事。
  
      “你敢。”旗袍女冷喝。
  
      叶无天嘴角一扬,朝旗袍女说道:“知我这会最想做什么事吗?我最想做的就是将你身上这套旗袍剥下来。”
  
      旗袍女:“……”
  
      “因为你不配身这衣服,它代表着什么你知不知?代表着内涵,温柔,知书达理,大家闺秀,你呢?你看看你像什么,泼妇,无赖,女流氓,哪一点配得上这套旗袍?”叶无天喃喃说着:“我现在总算明白一句话,有些人,穿着龙袍也不像太子。”
  
      被叶无天如此冷嘲热讽的挖苦着,旗袍女气得头顶冒烟,全身颤抖着,她都不知自己上次生气是什么时候,今天却接二连三被叶无天气。
  
      “叶先生,别跟她一般见识,要知道,你可是男人哦,要大方,跟女人一般见识,据我所知,你不是那种一般肚量的人。”
  
      叶无天哭笑不得,小女孩这话非常毒,也很有水平,这么大一顶帽子压下来,叶无天一时间还真不知该怎么接招。
  
      想了想,叶无天最后只能朝小女孩竖起大拇指,“小妹妹,我喜欢听你这话,你比她说话可有水平多了。”
  
      小女孩一笑:“现在可以请你替我看看吗?”
  
      叶无天重新坐回到c上,示意对方把手伸出来。
  
      小女孩很配合的将她白嫩小手臂伸出去,她肌肤很好,尤其在这样的房间里,更显白皙,简直是欺霜赛雪。
  
      叶无天捏住小女孩的脉博开始把脉,站在后面的旗袍女虽有诸多不满,这会也不敢再为难叶无天,寄望于叶无天能有办法解决小姐的病情。
  
      几分钟后,叶无天又要求小女孩伸出另外一只手,同样如此几分钟后,他缩回手,开口的第一句话并不是什么跟病情有关,而是问:“小妹妹,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眨着她那双满带灵气的眸子,说道:“这个很重要?”
  
      “很重要。”叶无天点头。
  
      旁边的旗袍女恨不得将叶无天的脑袋破开来看看,看里面到底是啥结构,都现在这个时候,他还想着这问题。
  
      “是不是我不告诉你,你就不愿意帮我?”小女孩问。
  
      叶无天笑着摇头:“呵呵,没那么夸张,医者父母心,作为一个医生,我是有职业道德的。”
  
      说这话时,连叶无天自己都脸红,很不好意思。
  
      “楚方。”小女孩说。
  
      “什么?处方?”叶无天暗汗,这叫什么名?是哪个不负责任的家长起了这么让人无语的名字?明明是挺好看的一个小姑娘,偏偏起什么处方,无语。
  
      “楚方。”小女孩解释:“清楚的楚。”
  
      叶无天尴尬的一笑,知自己刚才误会,就算是楚方,也不好听。
  
      不但连颜色爱好方面怪,就连名字都怪,彻头彻尾的怪人一个。
  
      “小姐。”旗袍女想阻止已为时已晚,她不明白小姐为何要说出姓名,完全没必要。
  
      小女孩看向叶无天:“现在你满意了?”
  
      叶无天说:“满意,你的病情也很简单,并不复杂。”
  
      “可千万别吹牛,小心闪了舌头,还会丢掉性命的。”旗袍女冷嘲热讽道,“外面的两大门派都没办法解决,真如你说的如此简单,他们为何解决不了?还是说他们根本就是混饭吃?想混水摸鱼?”旗袍女一连几个质问。
  
      叶无天说道:“牙尖嘴利,幸好你不是我老婆,不然,你会有苦头吃。”
  
      “你……”旗袍女被叶无天一句话给呛得不轻,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此时,小女孩打断二人对话:“先听叶先生把话说完。”
  
      “很好,我喜欢你这种态态。”叶无天满意小女孩的态度,“不像某些人,小鸡肠肚,无时无刻都想着报仇,有必要吗?至于吗?”
  
      旗袍女快要吐出老血,叶无天没说名字,可傻子也能听出来,就是在说她,暗讽她是小鸡肠肚。
  
      贝齿紧咬着唇,用力过度之下,原本鲜红的樱唇这会却显苍白不已,她在极力控制着。
  
      “最好如你所说那样简单。”旗袍女咬牙切齿,知自己一时半会拿叶无天没办法,更何况正事要紧。
  
      “闭嘴。”神情淡定的叶无天突然猛地一声大吼,将房间内的二人都吓一大跳,弄不清楚叶无天这是唱哪出。
  
      “小妹妹,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是不是怕冷?”叶无天问。
  
      楚方点头,“是。”
  
      这个问题,叶无天不问也能看得出来,六月天里,这个房间别说空调,连风扇都没一台,并且楚方在这种天气还盖着棉被,这是正常人所应该做的吗?
  
      “你这是奇寒所致,伴有点脾虚。”
  
      “这就是让我痛苦的原因?”楚方不知该不该相信,谷河子与柯剑南并没说她因为体内有寒。
  
      叶无天说道:“就这么简单,你眼里有神,但脸色不够红润,明明出汗,还不愿意拿开棉被。”说到这,叶无天伸手去握楚方手肘,他这一行为让楚方下意识的缩开手,但还是被叶无天给碰到手肘,“手冷过肘,足冷过膝,这是寒的表现,另外你不时打呃,这是胃气弱,脾虚所造成。”
  
      楚方巴眨着她那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打量着叶无天好久,直将叶无天看得心里发毛后才罢休,说道:“你果然不简单。”
  
      咧嘴笑的叶无天说:“厉害吧?有没有觉得我变帅?”
  
      楚方却没答理叶无天这问题,而是说道:“你说得没错,说我体内有寒的人,你不是第一个。”
  
      “可是他没办法对不对?没办法驱走你体内的寒气,从我刚才把脉看,过去一段时间,怕是你已服药很久,情况得不到解决,对吗?”
  
      这下,楚方更是惊讶,连这个也能看得出来?就连对叶无天恨之入骨的旗袍女也忘了恨叶无天,被完全吸引过去,叶无天的讲述十分正确,这让她看到一丝希望,小姐的病情已经好长一段时间,当然你也可以认为那不是病,除了寒气之外,其它并没什么不适。
  
      “为什么我不觉得累?”楚方问。
  
      “问得好,因为你的寒气。”叶无天说:“正常人都是阴阳平衡,相互制约,而你体内的寒气则已经打破这种平衡,已经占据着有利地势,从而让你精神很好,让你亢奋,这只是寒气,如果是阳气,只怕你这会已无法开口说话。”
  
      楚方想了想,问道:“叶先生,请问有办法吗?”
  
      “没办法。”叶无天直接拒绝,“这个病,我治不了。”
  
      ...
  
      ...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