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16章 你不会同意


    叶无天的拒绝让楚方愕然,拒绝得如此痛快,叶无天是真的治不了?还是另有内情?

    “你这个治,我帮不上忙。”叶无天说道。

    “为什么?你既能看出原因,就应该有办法解决才对。”

    叶无天答非所问:“如果我猜测得不错,小妹妹你也应该对中医有一定的了解吧?”

    楚方内心已是不能用震惊来形容,她并未透露出片面之词,叶无天却也能知道。

    “只有经常触碰药材,年长月久,身上才会飘出淡淡的药材之香。”叶无天的鼻子很厉害,绝大多数人都嗅不到这味道。

    楚方二人哑然,寻思着叶无天该不会属狗的吧?这样也能闻得出来?

    “佩服。”楚方对叶无天刮目相看,拥有如此能力,还会是寻常的普通人吗?

    “呵呵,你用不着赞我,虽然我也知自己很厉害。”叶无天脸不红心不跳的自夸着自己,典型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脸皮能厚到这么一种境界,也算是一门技术活。

    “叶先生,还忘替我想想办法。”楚方再度开口,叶无天所表现出来的淡定,让她坚信,叶无天必定有办法解决她的病。

    叶无天叹了声,“拖得太久了,小妹妹,你也懂医,不需要我说,怕是你也清楚自己已经到何种地步,你现在不能见风,哪怕是微弱的自然风,也够你喝一壶。”

    楚方没说话,分析着叶无天的话。

    “真没办法?”旗袍女不甘心地问,都看出原因所在,又怎还会没办法?这根本说不通。

    “最少三年以上了吧?小妹妹你这病。”叶无天鸟都不鸟旗袍女,这货做人的宗旨向来都那样,你看我不爽,我又怎会让你开心?

    “四年。”楚方回答。

    旁边的旗袍女狠狠一瞪叶无天,直接被叶无天无视。

    “遇到风,百会,大椎,风池,风府就会特别冷,嘎齿,无法支持。”楚方说。

    “嗯,所以我才说你这病拖得太久。”叶无天说,同时他想起刚才在外面谷河子二人跟他说过的话,说这小姑娘的病也只是这个把星期的事,叶无天不相信以他们的技术会看不出来,唯一的解释是,谷河子两人对他有所隐瞒。

    “如果叶先生有办法,还忘帮我想想,酬金方面,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

    叶无天不太喜欢楚方,年纪小小,因何要如此老气秋横?她这样的年纪,就该活泼,该欢笑。

    “住在这里三年,也只有这里才会让我好受些,这里的压迫感让我会转移注意力,将精神会散。”

    叶无天开如明白为何楚方要选择黑色,敢情如此,她是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或者换一种说话,她这是以毒攻毒,明知选择这种色调装修会让人觉得压迫,她还是要这样做,因为这样能让她好受些。

    想到这,叶无天发现这小女娃也怪可怜的,小小年纪,就要饱受如此大的折磨,心志坚定。

    “不是我不想帮你,小妹妹,说实话,我很想帮你,奈何我能力有限。”犹豫小会过后,叶无天坚持自己的立场与决定。

    “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楚方年纪小,为人却相当机灵,意识到叶无天极有可能有话想说却没说。

    叶无天更是对这小女娃的身份好奇,年纪不大,十足小人精一个,别人的一个犹豫,一个迟疑,她都能看得出来。

    “小妹妹,过去几年来,该吃的药方怕是你也吃了不少,效果应该不理想吧?”

    旗袍女听得直翻白眼,心道你这不废话?真有效果,今天也不会请你叶无天来。

    “是。”楚方没否认:“别人是别人,你是你,叶先生,你跟他们一样吗?”

    叶无天有些被问住,不知如何回答,楚方的事情确实很辣手,不是单单几剂方子就能解决,曾经,叶无天在联盟时代那会见过这样一例,对方也是奇寒之症,情况跟楚方的情况极为相似,那联盟时代那会,这样的寒症并不算什么事,那会的医学水平可以轻松解决,可现在穿越来到这古董国,没有那些先进的设备帮助,他也一个头两个大。

    “办法倒有两个,只是,无论哪一个,都你来说都是个挑战,一个你无法完成的挑战。”

    楚方眼一亮,果然如此,叶无天果然有所隐瞒,“请说。”

    “第一个办法是,你嫁人。”

    楚方二女纷纷愣住,脸上写满惊讶与不可思议,很快,更多的是愤怒,认为叶无天在挤兑她们,这是什么狗屁办法?嫁人?从未听说过嫁人也能治病的。

    叶无天并不急着解释,慢慢说道:“先听我把话说完再生气,可以吗?”

    “说。”楚方强压着怒火,愤怒的同时,她也想知叶无天会如何解释,嫁人真的能治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所以我才说对你来说是个挑战,你的情况,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找一个男人嫁了,当然,对方必须是纯阳之体。”

    楚方没说话,多少能猜到叶无天的用意,她对中医也有一定造诣,知叶无天并不是完全在耍她,她体内有奇寒,若能找到一个纯阳之体与之结合,对她病情将会起到很好的效果,阴阳中和。

    某种程度上说,叶无天所说的这个方法有一定效果,只是又正如叶无天所说,这个办法对她充满挑战,几乎可以说不可能完成,抛开能否找到一个纯阳之体的男子之外,她本身年纪也不允许,才十三岁,难道真要让她嫁人?

    以她目前的情况,已不适宜再等再拖,再等上几年,她是否还能活着都是个未知数。

    “另一个办法呢?”一番分析过后,楚方心里面已经放弃掉叶无天的这个办法,这哪是什么办法?要求太高,无法做到。

    “另一个办法比起第一个,相对要简单些,但对你同样是个挑战。”

    “请说。”

    “针灸,配合着药物进行治疗,效果同样会有。”

    听到只是这样,楚方暗松口气,这个办法比起第一个的确是简单不少,只是针炙加药物,又有什么问题?叶无天露出的凝重表情又是何意?

    “很难办?”楚方问。

    叶无天点头,这事的确很难办。

    “说说看。”楚方好奇。

    “据我所知,目前能盲针的人几乎没有,而你这治,必须针灸全身一百多要穴,也就是说,替你针灸时你必须不能穿任何衣物。”顿了顿,叶无天又道:“包括内衣。”

    楚方哑然,整个人被震懵掉,终于明白为何叶无天会露出那凝重的表情,原来如此。

    “你也不能?”楚方问。

    叶无天笑:“我只是普通人。”有些穴位在对方穿着衣物之下,根本下针不准。

    还有一点叶无天没说,想要起到奇效,对方除了要懂得针灸之外,还必须懂要有内力支持,这点,他倒是满足条件,只是叶无天不想走那一步,不想去帮对方,眼睛除了知对方姓名之外,其它一无所知,这小女孩的身份太过于神秘,让叶无天不得不留多个心眼。

    “别无它法?”楚方问,后面这个办法,她同样无法接受,施针者若是女的还好,如果若是男的,她宁愿死。

    摇了摇头的叶无天表示没其它办法,“按我的方法,坚持一年,就会起到效果。”

    楚方听得更是头皮直发麻,这个提议就够让她为难,更别说还需要一年之久,。

    “小妹妹,你好好考虑吧,不管如何,你的情况不能再拖。”叶无天站起准备走人。

    楚方没阻止,微微点头后就陷入沉思,叶无天一走,旗袍女就急迫地问:“小姐,你相信那混蛋的胡说八道?”

    楚方两行小柳眉一皱,盯着旗袍女,今天的旗袍女很是让人失望:“你有办法?”

    感受到楚方的怒意,旗袍女心中一颤,连忙低头说:“属下该死。”

    楚方轻叹了声,并没跟旗袍女计较,“他说的办法,是可行的。”

    旗袍女暗惊,小姐能这样说,说明她已相信叶无天,这可不是什么好事,难道真要让小姐嫁人?又或者说让小姐剥成小白羊在别人眼皮底下躺着让别人去研究?

    “小姐,你打算怎办?”无论哪一个办法,都不容易解决。

    “第二个办法,叶无天可以办到,他不愿意帮我。”楚方露出与她年纪极不相符的寻思:“普通的施针者满大街都是,有水平的施针者也很多,但想要效果最大化,找到最为顶尖的施针者,不好找。”

    “小姐认为叶无天会?”旗袍女壮起胆问。

    “不但会,还是位高手。”楚方回答。

    旗袍女很想再问,为何小姐会如此肯定,可这样问题她最终还是没问出来,不敢问,今天的她已是让小姐很不满意。

    走出房间外面后的叶无天长吐口气后深吸口气,房间里面的环境实在太过于压仰,呆在里面多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不舒服。

    见叶无天出来,久等的谷河子二人连忙站起来相迎。

    “两位老哥,你们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走到二人面前,叶无天问。

    谷河子与柯剑南纷纷相视,然后苦笑,谷河子率先开口:“小哥,咱们坐下来说。”

    叶无天没吭声,内心是极为不满的,谷河子二人明摆着在坑他,而他此时需要一个解释,合理的解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