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17章 威逼


    带着不满的叶无天坐下,柯剑南亲自替叶无天倒上一杯茶,这杯茶有着多层意思,满带着歉意。

    叶无天也不是不讲理之人,柯剑南这杯茶让叶无天怒意消掉大半,两位老哥的为人,他是清楚的,这样做,肯定有不得已的难处。

    “小哥,我们并没坑你。”谷河子说道。

    端起茶呡了口的叶无天放下茶杯,“两位老哥,你们没理由看不出楚方的病因吧?”

    谷河子一怔,讶异地道:“你知她叫什么名?她告诉你的?”

    叶无天哭笑不得,反问道:“有什么出奇?用得着如此大惊小怪?”

    谷河子看向叶无天的眼神都变了变,变得复杂,意外,还有担忧。

    “我们都知她的寒症。”柯剑南说到这问叶无天:“小哥,想必你也看出,你的解决办法是什么?”

    叶无天像抓到头绪,瞧着这两老头的期待,叶无天忽然明白过来,楚方本身的病因并不难发现,这两老头却不敢说,甚至还不惜自毁招牌,装看不出来,只说一些无关痛痒的病因,怕是为了保护他们自己吧?明明知楚方的真正病因所在又不敢说,怕是说出来不好交待,既然查找出楚方的病因,就必然知解决办法。

    “两位老哥,你们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叶无天不答反问。

    谷河子将办法说一遍,他们倒是没像叶无天所说那样,建议楚方找一个纯阳之体的男人嫁了,患者年纪太小,他们从未往这方面去想,那种建议太不可思议,甚至太过于邪恶,你怎能建议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小女孩嫁人呢?

    “针灸加药物。”叶无天笑,笑得相当无奈:“你们果然也有解决方法。”

    谷河子轻叹一声:“我们也没办法,小哥,你总不能告诉人家,想要治这个寒症,必须得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进行针灸加药物一起治疗,这期间每次治疗都必须光赤赤的,不让对方剥光,根本无法下针,上半身还好,可有十多个重要穴位下部,这才是让人头痛之事。”

    “咱们是医生。”叶无天说。

    谷河子哑然失笑,脸上浮现出一丝挤兑之意:“我想小哥你也没答应吧?真如你所说,你是站在医生角度替对方着想,那为何不自告奋勇说你能?”

    叶无天暗汗,尴尬无比。

    “换成普通患者也就罢了,患者身份非常特殊,让我们不敢大意,也不得不小心。”谷河子说道:“将柯兄扯进来,已是让我非常内疚,现在又将小哥你给扯进来,更是让我内疚不已,是我对不起你们两位,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报仇两位。”

    叶无天扬手打断:“那些都不重要,谷老哥,咱们关系也非一般,现在我只想知道,楚方到底是何人?”

    对这问题,叶无天是越来越好奇,谷河子好像对楚方十分惧怕,以他的年纪,足于做楚方的爷爷,更何况他身为隐派掌门,在社会有一定地位,很多高官达人都跟他关系非浅,拥有如此关系,还会对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小女孩感到惧怕?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

    谷河子一脸难色:“小哥,这问题我实在不好回答。”

    叶无天愕然,心道谷河子卖什么关子?连我也不愿意说?越是这样,他对楚方的身份就越是好奇。

    “走吧。”叶无天有些无趣,谷河子不愿说,他也懒得强迫,反正谷河子如何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小哥,你也别为难谷兄,他也是迫不得已。”柯剑南开口替谷河子解释:“谷兄这样做是被逼,关于患者的事,有人对他下了封口令,他说出去,后果很严重。”

    叶无天还没想到有这样一事,于是笑笑:“没事,不说就不说吧。”

    谷河子松了口气:“谢谢小哥,改天有机会我请小哥吃饭,当面向小哥道歉。”

    叶无天说道:“言重了,老哥,凭咱们之间的关系,你不用说这些,我相信你们绝对不会害我。”

    还会有人对谷河子下封口令,这事倒是新奇,对方会是谁?想来想去,除了楚方之外,怕是没其它人会这样做。

    楚方啊楚方,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两位老哥,咱们走吧。”叶无天越发觉得楚方神秘,还是早些离开为妙。

    谷河子苦笑道:“小哥,只怕咱们现在暂时还无法离开。”

    “什么意思?”叶无天一时听不明白这话的含义。

    “没有他们的允许,咱们走不出这里。”谷河子说道。

    叶无天想笑,想笑声大笑,这怕是他所听到最好听笑话,天大地大,他叶无天想去哪不行?

    “两位老哥,不是我想打击你们,你这样是长他人志气,这种行为要不得。”

    谷河子两人并没反驱,很多事情他不方便解释。

    “小哥,这里是依据奇门八卦而建,没有他们带路,我们怕是走不出这个阵局。”柯剑南解释补充。

    “奇门八卦?”叶无天对这个起了好奇之心,他听说过这个,却从未有涉及过。

    “没错,没有他们的带路,咱们走不出去。”谷河子说道,“这里的一景一物都是依旧奇门八卦来建设。”

    听谷河子这么一说,叶无天倒是明悟过来,为何他刚才进来的时候外面竟没多少保镖之类的大汉守着,原来如此,既然楚方身份如此特别,那安全方面肯定是个问题,他们敢不派人守在外面,想来是对外面的八卦阵相当有信心。

    坐在这里的叶无天觉得憋屈,特别的憋屈,凭什么?为什么他的自由要由人家来决定?

    叶无天寻思着要不要走出去试试,总觉得谷河子说得过于夸张,八卦阵再牛,再厉害,也不可能走不出去。

    “小哥,不是看不起你,你真没必要去尝试,听我们一句话,那东西很危险,不瞒你说,我们就曾在那吃过亏。”柯剑南看出叶无天的想法,赶忙劝说道。

    “两位老哥走不出去?”叶无天问。

    谷河子苦笑,现在回想起来,仍惊出一身冷汗,“何止走不出去?差点连命都丢了。”

    叶无天暗吓一跳,如此凶险?

    “里面还有很多机关。”柯剑南说。

    越是听谷河子二人这样说,叶无天就越是想上前尝试,他天生就是这性格,永不服输。

    此时,旗袍女从里面走出,面无表情的看着叶无天:“小姐要见你。”

    “两位老哥,咱们这次难得见一次,一定要好好聊聊。”叶无天直接无视旗袍女的话,装听不到。

    旗袍女柳眉挑起,上前几步:“没听到我跟你说的话?小姐要见你。”

    叶无天恍然大悟的回头,惊讶道:“咦!你跟我说话?”

    旗袍女自然知叶无天在装,想着自己不是跟他说话又是跟谁说话?这小子,太可恨。

    “没礼貌。”叶无天鄙夷道,“我是谁?连名字都没有?”

    “小姐要见你。”旗袍女恨不得自己手中有一门大炮,那样她就可以将叶无天轰成烂渣。

    “滚!”叶无天猛的上前一步,在距离旗袍女只有几十公分后停下,甚至为了配合效果,他还故意让自己的唾沫横飞,全部喷到旗袍女脸上。

    旗袍女想吐,蹬蹬的退后几步,她受不了那恶心的唾沫,也知叶无天是故意想让她恶心。

    旁边的谷河子二人看得连连苦笑,这位小哥向来都是不吃硬的主,对方如此待他,他自然要想办法报复。

    叶无天曾说过,别人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不是君子,也不想做君子,那样太累,想报仇,几分钟就行,更不用被什么条条框框限制。

    “找死。”旗袍女用手一抹脸上,一直被压制着的怒火全部被瞬间点燃,骂的同时,她右手一挥,那把让叶无天并不陌生的珍袖型手枪又再度出现在旗袍女手上。

    叶无天咧嘴一笑,机会来了,于是当下也身型一闪,不待旗袍女反应过来,直接放倒旗袍女,然后当着谷河子二人面前将旗袍女按着在地上,臀向上,啪啪啪啪的连续抽打旗袍女的臀部。

    这一幕,让谷河子二人直接看傻,两人都瞪大着眼睛,乖乖,这是怎么回事?这下可要翻天了。

    叶无天倒没觉得自己有闯祸的觉悟,打几下后这货反觉得不够过瘾,于是用手一拉,将旗袍女的旗袍往上半身一扯,直接将人家性感粉臀曝光于空气中。

    黑色的!

    没想到旗袍女那冰冷的外表之下还有一颗狂野的心。

    啪啪啪!

    叶无天又是几下,同时心里面还作出评价,弹性不错,于是又再打几下,啪啪啪的,而被按在地上的旗袍女则早已懵掉,或许她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如此对待,残忍的对待,这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弹性不错。”叶无天作出评价。

    他每打一下,谷河子二人的心脏就噗通噗通的狂跳几下,冷汗淋淋,这会,他们除了苦笑之外,已经不知还能做什么,太疯狂了。

    出大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