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19章 真气异常


    “叶哥哥,还要考虑?”楚方声音温柔起来,听上去很是怪异,小小年纪,说话怪腔怪调,让人听上去很不习惯。

    “小妹妹,你的条件我不能答应。”叶无天暗自头痛,被这小魔女缠上,未必是件好事,直觉告诉他,她很难缠,同时,也让他更是以她的身份感到好奇。

    楚方闻言随即小脸一沉,“叶哥哥,你确定?”

    叶无天笑:“抛开其它不说,我根本没办法施针。”

    直到现在,他都没搞清楚这楚方的真正身份,不过想来不简单,能让谷河子二人惧怕到如此地步,楚方的身份又怎会简单?

    楚方却笑了,只是她这一笑,又不时的连声咳嗽几下,小脸潮红得吓人。

    旗袍女见状心慌不已,马上上前劝说:“小姐。”

    楚方轻轻扬手,表示她没事。

    “叶哥哥,我再问你一次,你真不答应?”

    “怎么?又想威胁我?”叶无天觉得没面子,自己好歹也比楚方,她就一小屁孩,却要处处被她威胁到头上,这叫啥?

    “叶哥哥,你不答应,她们都得死。”

    毫无疑问,这句话彻底的触碰到叶无天的逆鳞,程可欣她们是叶无天的宝贝,任何人胆敢打她们的主意,都该死。

    “你最好听小姐的,否则后悔的是你。”旗袍女冷言讽剌道。

    叶无天嘴角上扬,露出一丝邪魅笑容,他这一笑,旗袍女就预感到不妙,然而这个念头还没下去,她就眼前一花,紧接着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才是感觉到痛,火辣辣的痛,那痛楚让她无法承受,此时此刻,她眼里看到的全是星星,此外别无它物。

    再笨,也知自己被打了,而且这一巴掌是那么的有力。

    打人的自然是叶无天,这厮打完后还要装十三的来上一句:“我真不喜欢打女人,为何你们总是逼我破戒?”

    叶无天从不标榜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却也不屑于去打女人,可是,现实生活却一次又一次的逼着他破戒,一次又一次的逼着他出手,用他的话说,有些女人天生就是欠收拾。

    “再对我不劲,下次可就不是打嘴巴这么简单。”看到自己那双黑如墨般的双手,叶无天就控制不住的愤怒。

    旗袍女有些被打懵,这已是她今天第二次被打。

    “你敢打我?”回神过来的旗袍女人冷吼,全身颤抖,被怒火遮住眼的她第一时间想到枪。

    “退下。”旗袍女刚拿出枪,就被楚方喝住。

    “可是小姐。”旗袍女总不甘心,凭什么?叶无天凭什么敢打她?这个场子不找回来,让她面子往哪搁?

    楚方语气冰冷,“没听到我的话?”

    旗袍女打了个激灵,意识到什么,连忙闭嘴不语,不敢再出声顶撞。

    叶无天看得出来,旗袍女对楚方的惧怕是发自内心,而不只是装装而已。

    “你的要求,我无法办到,小妹妹,想必你应该对我有一定的了解,更应该知我是什么人,我这人是从不受任何威胁,任何人都不行,你也一样,想让我帮你,首先你得拿出你诚意。”说罢,叶无天扬扬双手:“这样做绝对不是你应该做的。”

    “我不喜欢求人。”

    叶无天哑然失笑,麻痹的,这小魔女果真与众不同,不喜欢求人?多特么潇洒的一句话,不喜欢求人,奶奶的,谁又喜欢求人?

    对方不喜欢求人,现在这样,她更有谈条件的资本,好一句不喜欢求人,叶无天差点没被她这句话给咽死。

    “叶哥哥,我没骗你,从小到大,我的脾气都不太好,你不依我所言,我真敢杀光她们,到时你可别后悔。”

    “你敢。”怒不可遏的叶无天直接走到楚方面前,“就任你这句话,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楚方不以为意的笑笑:“那还等什么?来吧,你可以试试看,杀了我,你的那些红颜知己又会不会死。”

    叶无天无语了,头痛不已:“好吧,你赢了,我可以帮你,不过,你的条件我无法做到。”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愿意。”

    “无论你怎样说,我都不会愿意,这是我的底线,也是我的原则。”叶无天说:“想合作,咱们必须得换一种方式,我是医生,这一点你要清楚。”

    叶无天猜不透对方,这小女孩年纪小小,却是个魔女,谁又敢轻看她?

    此时,外面敲门声响起,旗袍女看了眼楚方后就前往去开门,不一会,在她带领之下,又进来另外一个旗袍女,年纪更年纪,更漂亮,直看得天感发出声声感叹,看来这里盛产美女啊,随便进来一个都如此漂亮。

    叶无天忽然觉得自己有点乡巴佬的模样,这里到底还有多少美女?

    年轻的的旗袍女进来后发现房间里竟然有男人,令她微微一愣,估计想不通这里会有男人的存在,要知道这里绝对是男人的禁区。

    眼神从叶无天脸上一闪而过,年轻的旗袍女就收回目光,从叶无天身边走过,去到C前直接跪下,“小姐,任务失败。”

    叶无天饶有兴趣的看着,又是什么任务,竟然令到对方跪下。

    楚方面无表情,“失败?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话?”

    跪在地上的年轻旗袍女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解释:“小姐,属下错了,请小姐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我这里不需要失败者。”楚方淡淡一句。

    如此外简单普通的一句话,让那年轻的旗袍女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像筛糠似的,那种恐惧,是发自内心。

    “小姐,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一定不会让小姐失望。”

    楚方没回答,右手轻轻一挥,下一瞬,原本还好好跪在地上的年轻旗袍女却是两行鼻血流出,紧接着眼,耳,嘴,都纷纷流出血。

    叶无天暗惊,年轻旗袍女中毒了,毒性霸道,这么一小会功夫,就能让她七孔流血。

    楚方的实力,可以需要再一次作出评估,人家只是随手一挥,就能消无声息的击杀一个人,这种实力,叶无天也能做到,可对方毕竟还小,才十来岁而已。

    年经的旗袍女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流血,下意识的伸手一抹,手上全是血,这一刹,她内心恐骇到极点,“小……”

    想再一次求情,可惜,她所中的毒已不允许她那样做,身躯往右边侧去,僵硬的倒在地上,从此之后,她将与这个世界说永别。

    举手之间杀人于无形,楚方的心肠已不是用简单的歹毒这个词可以去形容。

    “叶哥哥,不好意思,让你见笑。”杀完人的楚方一笑。

    微微摇头的叶无天叹了声:“楚方,实在不应该。”

    “你同情她?还是看她漂亮?”楚方问。

    “每个人都是由父母生下来,包括你也一样,何必呢?”叶无天恨不起来,楚方今天所表现,已让叶无天确信,这个长相标致的小女孩必定身份非凡,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杀人于无形,这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做到。

    “我这里不允许失败者,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该死。”

    叶无天苦笑,看样子楚方并不认为自己有错,想想也是,别看她小小年纪,想改变她的性格,谈何容易?如此年纪就心狠手辣,肯定是从小就被往这方面培养。

    两人聊天的同时,地上的尸体已经被清理掉,包括血迹也被抹干净,恢复刚才模样。

    叶无天想到一个挺有趣的问题,问道:“你不怕?在这里杀人,晚上睡觉你不担心?”

    楚方一怔,仿佛听到好听的笑话,“怕?叶哥哥,你真当我是小孩?在这个房间里,死的人已不下五十个,你说我会怕吗?”

    叶无天:“……”

    现在,叶无天真的担心,他不答应这小魔女的条件进行合作,她真敢那样做,举手之间就敢杀人,那个还是她的下属,更别说外人。

    “担心吗?”楚方人小鬼大:“叶哥哥,咱们只有合作,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叶无天硬起头皮冷笑:“担心什么?我有什么好担心?小妹妹,我可不是你这些手下,可以任你欺负。”

    楚方笑道:“是吗?那你告诉我,现在你该怎样对待你的双手,从颜色看,最多只有五分钟了哦。”

    叶无天低头一看,马上吓得三魂不见七魄,皆因他那双本是墨汁般黑的手这会竟然变成绿色,才这么一会儿时间没注意,怎特么变成绿色了?

    “解药。”叶无天知情况紧急,想第一时间拿到解药。

    楚方拒绝:“叶哥哥,同意合作吗?”

    叶无天恨不得将这小魔女剥光扔出去,像她这样的身材,他实在没在什么兴趣对她做别的,平板电脑,有啥意思?

    急情之下的叶无天知对方不可能轻易拿出解药,或许到头来还得靠他自己,想到这,他想到轩辕真气,真气可以帮人家逼毒,那么又可以帮自己逼毒吗?

    心中默念,开始运行轩辕真气,只是,真气刚提起,却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像匹脱了缰的野马般失去控制,如走火入魔般。

    叶无天暗叫不妙,狗日的,该不会这么倒霉吧?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极需要真气帮忙的时候,它就捣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