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24章 化敌为友

  
      楚方瞟了叶无天手机上的图片一眼,说道:“是她,也不是她。”
  
      叶无天被弄得糊涂了,什么叫是她又不是她?到底是不是?
  
      “是我大姐,她化了妆。”楚方解释。
  
      果然是她!
  
      叶无天缩回手,转过手机看了眼,心中莫名的松口气,只要是她就好,抛开她是谁,只要是个女人,就能让叶无天松口气。
  
      “叫什么名?”收回手机的叶无天问,现在已可以确认神秘人的身份就是楚方的大姐,接下来的事就好办。
  
      楚方没回答,反问道:“叶哥哥,我告诉你这么多,你就没点表示?”
  
      叶无天愕然,自然明白楚方的意思,于是笑道:“你的病,我可以帮你。”
  
      楚方忽地甜甜一笑,“剥光我吗?”
  
      “这个,现在还不能确定,我得进行尝试。”换成今天之前,叶无天都不会说,现在,真气得到提升,叶无天才想着是否有其它办法。
  
      “真心帮我?毫无保留?”楚方又问。
  
      “当然,抛开别的,我还是个医生,你要相信我的医德。”叶无天拍着胸前保证。
  
      楚方给出一个不信的表情。
  
      “你大姐叫什么名?”叶无天不明白楚方为何会态度转变如此之快,但不管怎样,这对他来说都是件好事。
  
      “不能告诉你。”楚方回答。
  
      叶无天被呛得不轻,疑惑地问:“为什么?你都告诉我这么多事情,怎么名字又不能说?”
  
      楚方反问:“我那个好二姐告诉你了么?”
  
      叶无天摇头表示没有。
  
      “她为何不告诉你?”
  
      叶无天哪知这么多?再说,楚芊不愿告诉他,你楚方也可以说啊,谁说还不是一样?
  
      “所以,我也不能告诉你,刚才那番话,我能对你说,就已经对你不错,我敢保证,关于我大姐的事情,我说的必定比我二姐多,对吗?”
  
      叶无天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小屁孩小小年纪,却是个妖孽,有着颗玲珑心,别人怎么想她都清楚,这种人,跟妖孽有什么区别?
  
      “别那样看着我,人家会害羞的。”
  
      叶无天暗汗,靠!这都什么跟什么?害羞?他还真看不出来,这小屁孩到底有哪一点害羞。
  
      “能告诉你这么多,我已经违规,大姐的存在绝对是个秘密,家族下了死命令,任何人不允许对外提起她的事,否则将会到家族的惩罚。”
  
      “为什么?”
  
      “不为什么,刚说了,这是家族的秘密。”
  
      叶无天气得牙痒痒,想着要不要好好教训这小屁孩一下,太不像话,既然不能说,现在又为何要说?刚才说的还不够多吗?
  
      “既然不能说,刚才又为什么要说?别告诉我只是无心。”叶无天冷笑。
  
      楚方说道:“这不是害怕了吗?你可不能拆穿我。”
  
      叶无天:“……”
  
      说了她大姐那么多事情给他听,到最后却连名字都不愿意说,这是为哪般?
  
      “叶哥哥,你别那样看着我,我真的不能说。”
  
      虽然叶无天很想知那神秘人叫什么名,可楚方不说,他也只能作罢,要不还能怎么着?抽她屁股?
  
      不过,能弄明白对方是何方神圣,这已经算是取得很大的突破,起码知对方是谁。
  
      有一点始终让叶无天想不明白,他跟对方无怨无仇,之前也没见过,为何对方会处处针对他?对这个问题,叶无天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
  
      处处针对他,还要提出那种非人要求,又是为哪般?
  
      或许只有见到对方,才会知道,可以现在情况看来,想见对方,谈何容易?
  
      “对了,她在哪?”叶无天抱着一试的心态问。
  
      楚方很直接的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叶无天疑惑,不太相信。
  
      “真不知道,大姐的存在,是我们家族的最高机密,叶哥哥,想必你应该私底下对我大姐作过调查,你们能查到什么吗?”
  
      叶无天沉默不语,对神秘人的线索,的确一无所获,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不过现在倒好,起码能证明对方是个女的。
  
      “为什么?”
  
      “无可奉告!”
  
      楚方说:“告诉你的已经够多,你什么时候开始帮我?”
  
      叶无天想了想,说道:“帮你可以,不过我有条件,你不能再为难谷河子他们。”
  
      “好。”
  
      叶无天见状,只能作罢,“伸出手。”
  
      楚方伸出手,让叶无天替她把脉。
  
      一会后,叶无天收回手,“除了行针,能否成功,我也不敢保证。”
  
      “你的意思是把我当成小白羊?”楚方问。
  
      叶无天一怔,笑道:“如果你要这样认为,也可以。”
  
      “好吧,我不介意,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楚方并没生气。
  
      叶无天却答非所问:“我好奇,你所掌管的毒堂,具体任务是什么?”
  
      楚方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之色,“楚芊告诉你?”
  
      “很重要?”叶无天反问。
  
      楚方神色有几分复杂:“你认为她对你好吗?”
  
      “这个很重要?”叶无天又问,感觉两人完全不在一条线上,都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希望你别那样认为。”楚方提醒。
  
      叶无天好笑,说道:“在你眼中,楚芊是什么样的人?”
  
      “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在她眼中,我是什么样的人?”
  
      耸耸肩的叶无天说:“我哪知道?”
  
      楚方给了叶无天一个鄙夷之色:“少来,你会这样问,肯定她对你提过。”
  
      “哟嗬,听你的意思,好像你很了解她。”
  
      “至少应该比你了解吧?”
  
      叶无天说道:“既然如此,你又还要再问?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楚方想想,说道:“倒也是。”
  
      “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叶无天问。
  
      “我想她死。”楚方毫不掩饰的说出真心话,“我想,她也是这样对你说的吧?”
  
      叶无天实在不明白,世间上怎会有如此姐妹?已经荒唐到不能用奇葩去形容,大的希望小的死,小的同样不甘示弱,希望大的死,这还是亲姐妹吗?不同母亲,至少也是同父亲吧?
  
      “那你大姐呢?你跟她的关系又如何?”叶无天又问。
  
      楚方冷笑道:“你倒挺多问题,要我买部十万个为什么给你看吗?”
  
      面对楚方的冷嘲热讽,叶无天忍不住老脸一红,尴尬地笑道:“嘿嘿,我也不想这样,这不为了咱们的合作能更顺利吗?”
  
      “好奇多了会害人,这点,你得改改。”
  
      叶无天更是无语,对方只是个小屁孩,到头来却要被对方教训,这特么叫什么事?
  
      “从小到大,我见过大姐的次数只有三次,一次是我出生的时候,一次去年,一次是前段时间。”
  
      叶无天又是震惊又是无语,看来这楚家的人全都奇怪,“这么少?那你们之间还有感情?”
  
      楚方摇头:“没有,生在楚家,不需要感情。”
  
      叶无天想也是,都恨不得对方死,哪还需要什么感情?不现实。
  
      “搞这么神秘,又是为哪般?我可是听说你大姐负责商业部份,一个商人,把自己搞这么神秘,怎么掌控公司?怎么赚钱?”
  
      楚方朝自己额头指指:“聪明人,是靠脑子吃饭。”
  
      叶无天暗汗,麻痹的,又被鄙视了,楚方的话再明白不过,说他不够聪明,道理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整天不出面,躲起来玩神秘,再聪明,也不是个办法,能将公司做大?
  
      “大姐的存在是家族的秘密,我能见到她三次,已经非常不容易,家族里有很多人从来没见过,最多也只是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这点叶无天倒是相信,连卓老头都无法找到线索,可想而知有多神秘。
  
      “蛇毒心肠,叶哥哥,这就是我对你的提醒。”
  
      叶无天笑道:“小妹妹,你对我也同样敢下狠手,刚才我还差点死在你手里。”
  
      楚方脸不红心不跳:“我不否认,自己是坏人,但是坏人也分三六九等。”
  
      叶无天没在意,对方的好坏又跟他有何关系?要过纸与笔,叶无天开出个方子递给楚方:“先按着这个方子连续一个星期,一星期后我再过来。”
  
      “没忽悠我?”接过方子的楚方问。
  
      随手放下笔的叶无天说:“本想那样做,可你刚才告诉我这么多问题,我再忽悠你,岂不太对不起我自己?”
  
      楚方难得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虽然明知你这话是假,我还是听着很开心。”
  
      聊着聊着,叶无天有种错觉,眼前这个小屁孩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坏,或许一切都只是表面,又或者说她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出生在这样一个家族,注定了她的不幸。
  
      “对了,今天你那些死掉的手下,可不能怪到我头上。”对这个喜怒无常的小屁孩,叶无天更多的是头痛,这小屁孩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跟你们算,你们现在就应该是个死人,杀不了你,我还杀不了谷河子他们?”
  
      叶无天被雷得不轻,还有些自讨没趣,站起来准备走人。
  
      “等等。”楚方喊住叶无天,“送你一个字。”
  
      叶无天不解,紧接着,楚方直接用手在空气中挥写,叶无天看得很清楚。
  
      刹!
  
      楚方写的是一个刹字,叶无天看了半天都没明白过来,楚方为何要送他这个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