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26章 开胃菜


    坐在马仁杰对面,叶无天并没有先先开口,像今天这般两人单独坐在一起,之前并没有过。

    叶无天打量着马仁杰,对方同样在打量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

    “马先生,找我来,不会就想这样看着我吧?”叶无天端起茶杯,呡了口上等龙井。

    看着叶无天的马仁杰内心可谓无比复杂,眼前这个年轻人,弄得他那个优秀的儿子狼狈不堪,毫无招架之力,现在想想,两人的确有那么很长一段距离。

    人比人气死人,马仁杰想的是,他儿子为何不杰出些?不厉害些,不比叶无天这个出身不怎么好的私生子出众些。

    明明出生于马家,马锋到头来则是被叶无天弄得狼狈不堪,就差没投海了却余生,被逼到这地步,马仁杰又还能说什么?只能说技不如人。

    “青出于蓝。”马仁杰莫名一句,随即也端起茶杯呡了口。

    放下杯子后,马仁杰抬头道:“马锋跟你比起来,的确有些差嘴。”

    “呃……”

    叶无天被弄得满头雾水,这啥意思?为毛夸他?要说有,那也只有恨,现在倒好,还反过来夸他?

    “呵呵,别误会,我说的都是真心话。”马仁杰一笑:“社会是个超级大熔炉,是好是坏,放进去就能清楚。”

    叶无天沉默不语,直到现在,他都没能搞清楚对方来意,最好的做法就是沉默。

    “今天我来,没有恶意。”

    叶无天问:“你不恨我?”

    “恨。”马仁杰毫不掩饰:“那是曾经,现在我很清楚,跟你并没多大关系,所有一切都是马锋自找,他能有今天,只能怪他技不如人,怪他能力不行。”

    “呵呵,听你这么一说,连我都觉得自己很优秀。”叶无天没心没肺的笑了笑。

    马仁杰说道:“你是很优秀,这是真心话,我想天下间的任何父母,都恨不得自己的子女能有你这么优秀。”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我就当自己很优秀,只是马先生,你好像还没说出今天的来意。”

    马仁杰不说话,而是从旁边拿过一个文件袋递给叶无天。

    接过文件袋的叶无天疑惑,寻思着这段时间流行这玩意还是怎么着?每个人都给他这么一个文件袋。

    “先看看。”马仁杰说。

    带着疑惑,叶无天打开,从里面拿出文件,当看到文件上的内容时,叶无天先是震惊,更多的是炸毛,愤怒,绝对的愤怒。

    拿着文件的双手在不住的颤抖,费好大一番力气才使自己慢慢平静下来,冷脸皱眉地问:“真实吗?”

    马仁杰没直接回答,只是说:“我能坐到这里,已经说明我的诚意。”

    叶无天没再问,再次低头看着手上的文件。

    好一会,叶无天放下手上的东西,心中极为复杂,这事,当初他有所怀疑,但一直没证据,事实上他内心一直不太愿意去相信,心深处还是想尝试说服自己,这不是真的。

    “你需要什么?”天下没免费的午餐,马仁杰拿出这份东西,必有所求。

    “聪明人不说废话,叶无天,你说得没错,我有所求。”马仁杰倒也不虚伪,直接开门见山。

    对方此举倒是让叶无天刮目相当,真没想到马仁杰有着常人所没有的痛快,直接开门见山,丝毫不拖泥带水。

    “先给我看这些,你就不怕我反悔?”叶无天指着桌上那份文件问。

    马仁杰一笑:“敢让你看,就不在乎你答不答应。”

    叶无天一时也弄不懂马仁杰的想法,只能说道:“说出你的条件。”

    “帮助马锋上位。”

    叶无天乐了,这话,他猜测到一些,却没想到真让他猜中,“马先生,你这个条件,对我来说有些苛刻。”

    “马锋能否重新上位,还真得有你帮忙才行。”马仁杰说道。

    “抛开这个不说,那是你们马家的家务事,我挤进去,不适合吧?何况我也没那个能力。”

    “你有,只要你想帮。”

    叶无天不解,为何对方非要认定他有这能力?让谁上位,那是马老太婆一句话的事情,他又没能力去左右马老太婆的思维。

    “马家不能落入旁系手中,那样不管对马家还是对外人,都不是件好事。”

    “呵呵,恕我直言,马锋的能力的确非常有限。”

    马仁杰被呛得不轻,这点他也清楚,可那又怎样?能力再不济,那也是他儿子,马家正统接班人。

    “你为什么不去跟马老太婆说?你们之间谈这事更适合。”叶无天问,马仁杰跟马老太婆是母子关系,按说谈论这些更适合,他又何必如此舍近求远。

    “我能处理,就不用来找你,叶无天,咱们之间没利益冲突。”

    “可你这事真让我为难,让我无能为力。”叶无天无奈的苦笑,这种事,那已是马家的内部的高级事务,他哪会帮得上忙?

    “换在平时,你可能帮不上忙,但现在,有一个机会。”马仁杰说道。

    叶无天一怔,“说说看。”

    “老太太身体不适。”马仁杰顿了顿又接着说:“看了很多医生。”

    马仁杰的言下之意是,已看了很多医生,情况都没好转。

    “叶无天,只要你愿意,余下的事情我来处理,你等我通知就行。”马仁杰很紧张,表露无遗,担心叶无天会不同意。

    叶无天仍是沉默。

    凭心而论,他不想去帮马老太婆,最好死了更好,那种毒老太婆,留在人间多一天,还不知要有多少人得死在她手里。

    “只要你帮我这个忙,作为回报,我再给你一些重要情报。”咬了咬牙的马仁杰说道。

    叶无天只是看着对方,眼神里流露出的意思像在说:“什么方面?”

    “朱家。”马仁杰知自己别无选择。

    叶无天眼角一跳,“接着说。”

    关涉到朱家,叶无天马上被吸引住。

    马仁杰并没接着说:“我暂时只能说这么多。”

    叶无天气急,却也无可奈何,马仁杰故意吊着他胃口,让他别无选择。

    “叶无天,你不会后悔,保证你知道后会大吃一惊。”马仁杰提醒。

    “你的意思,现在这份东西只是给我的开胃菜?”叶无天指着桌上那份东西说道。

    “你可以这样认为。”马仁杰笑。

    “我考虑考虑。”叶无天并没当场回答,站起来准备离开。

    马仁杰没阻止:“我等你好消息。”

    走出茶馆后,叶无天满脑子都是关于马仁杰刚才所说的那个话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朱家的什么事?

    直觉告诉叶无天,不是啥好事,如果好事,马仁杰不会拿出来说,好事还怕传千里?

    “亲爱的,你怎在这?”低头走路的叶无天冷不防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叫喊声,抬头一看,竟是王柔丝俏生生的站在那。

    “你怎在这?”叶无天心道这世界也太巧了点吧?这样也能遇上她?

    今天的王柔丝衣着十分性感,香肩露于空气中,留给人的是那条深不可测的沟子。

    真特么白嫩,想想自己上次碰那宝贝,时间好像挺久。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倒是你,神不守舍,被女人甩了?”

    叶无天好笑:“笑话,我是谁?像我这么帅气的美男子,会被人甩?谁敢甩我?甩了我,那是她们的损失。”

    王柔丝噗哧娇笑一声,妩媚的朝叶无天抛了个白眼:“不要脸的我是见多了,愣是没见过像你如此无耻的家伙。”

    说话的同时,王柔丝还伸过手搂紧叶无天胳膊,搂得还有些紧。

    “别占我便宜。”叶无天坏笑道。

    王柔丝俏脸一红,明明都是她吃亏,到头来却还要被反倒打一把,“没关系,谁甩了你都没关系,别人不要你,我要,身边正好缺个拎包的。”

    “好吧,说正事,找我有事?”就算是巧遇,叶无天也深信,王柔丝有事找他。

    王柔丝没回答,直接用力拉着叶无天就走进旁边的一家酒店。

    满是疑惑的叶无天跟着王柔丝走进酒店,最后走进房里。

    待王柔丝将门一关后,这女人顿进展开行动,双手搂紧叶无天脖子,主动送上香唇。

    叶无天被弄得直发懵,靠!这女人今天是怎了?那么主动?

    王柔丝的这种主动,叶无天并不拒绝,刚刚才想过自己好像挺久没碰过她,这会马上就送上门来。

    面对王柔丝的主动,叶无天认为,他现在要做的只有一点,迎合。

    ……

    ……

    一番风雨过后,满脸潮红的王柔丝露出满足笑容,依偎在叶无天怀中画着小圈圈,嘴上还喃喃自语:“知道吗?其实我挺讨厌我自己。”

    叶无天手也没闲着,一停停留在王柔丝的某处柔软之上,不停的令它们变幻着各种形状,捏得十分起劲。

    “一上来就对我进行色勾,总不会因为想我了吧?”叶无天捏住顶上那点樱红,轻轻用力,惹得王柔丝一阵娇哼。

    “你不能笨点?总这么聪明,真讨厌。”

    叶无天一阵心情大好,某处又开始蠢蠢而动,吓得王柔丝色变,她已吃不消,连忙阻止:“慢着,我有事跟你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