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29章 谁输谁赢 中


    此时,楚芊的目光也落到那瓶红酒上,性感嘴角微微上扬:“你好像喝了不少。”

    叶无天的嘴角又是急剧抽搐几下:“你下毒?”

    楚芊并没正面回答:“你害怕了?”

    若说不害怕,那都是假的,叶无天没把握能否靠自己将毒逼出,轩辕真气再牛叉,也必定会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叶无天并不想去冒那个险。

    现在,叶无天已是几乎能确认,楚芊必定是下毒了,以她的实力,想要下毒,并不是件难事。

    “三八,你真下毒?”叶无天气极,这女人,说翻脸就翻脸,一点也不顾及到别人,做任何事都完全是随性而来。

    “没人让你喝,你以为红酒不用钱?把它当茶喝,负心汉,天下没免费午餐。”

    “你想怎样?”此时此刻,叶无天更加确认,楚芊必定在酒里下了毒,并且应该不是普通的毒。

    普通的毒,又怎能对得起楚芊的身份?

    “我跟我妹妹的事,你别管,行吗?”

    叶无天听得一股怒火莫名往上涌,“我就不明白,你们到底是不是人?就那么恨不得她死?她死了,对你有何好处?”

    “这是我的事,轮不到你指手划脚。”

    “嗯,说得好,这的确是你的事。”叶无天沉声道:“那么,我的事你又为何管?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楚芊问道:“这么说你不答应?”

    叶无天回答:“没什么好答应,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参与到你们的事情中去,作为一个医生,我只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其它的事,跟我没关系。”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愿放手,咱们之间真要走到那一步?叶无天,咱们之间真没必要走到这步,其实,咱们是可以成为朋友,至少,我不愿意把你当成敌人。”

    叶无天冷笑:“至少,我的朋友不会动不动就朝我下毒。”

    “只要你答应收手,我马上交出解药,怎样?”

    叶无天答非所问:“知道吗?我真想过把你当成朋友,奈何你根本不将我当回事,整天想着暗算我,你这样的人,让我如何把你当朋友?”

    楚芊拿过那瓶红酒:“这么说咱们是没得商量?”

    “你的要求,让我很为难,知道吗?无论我退与不退,都是要得罪一个人,你说,我该如何选择?又该何去何从?”

    “每个人都在无时无刻作出很多选择,你说对吗?”

    “嗯,没错,的确如此。”叶无天没否认。

    “同意了?”楚芊问。

    叶无天呵呵笑了笑:“现在答应你,回头楚方那边又用同样的办法来对付我,那样一来,我岂不是很没空?整天得围着你们转,老实说,那种日子并不是我所想要。”

    “从你出现在我那妹妹的房里,你就注定要作出这个选择。”

    “好吧,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的决定,男人大丈夫,很多事情一旦决定,我就不会再改变,我说过,我是个医生,而楚方是个患者,我已经答应她,就会坚持下去,这点,任何人无法左右我,也无法改变我的决定。”

    “哼!不知死活。”楚芊眼神浮现出浓浓鄙夷。

    叶无天受不了这剌激,手一伸:“解药。”

    “不会给你,我说过,不能为我所用,又不是我朋友,就得死。”楚芊拒绝。

    叶无天的手没缩回来,再一次音高八度,厉声喝:“我再说一次,解药,别逼我出手。”

    楚芊哪会听得进去?直接无视掉叶无天的威胁,在她看来,叶无天已是将死之人,她所下的毒药,是她精心所配,除她之外没人有解药。

    “这毒药无色无味,是我的压箱底,你能有幸试用,也算是你的荣幸。”

    “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你?”

    楚芊反问:“不应该吗?”

    “好吧,看来你非要逼我出手,楚芊,这可是你逼我,我死,也会把你拉上。”

    叶无天早已暗中运行起真气,一试之下,果然是中毒,血气受挫,行血不顺,这是中毒迹象,当然,还有一种原因会导致血气不顺,那是身体差的原因,可叶无天身体很健壮,不可能会有那种可能。

    真气不断运行,当务之急,叶无天是要想办法护住心脉,今天这事过后,日后再也不能随便相信女人,尤其这种漂亮的陌生女人。

    都说女人是老婆,在叶无天看来,何止是老虎这么简单?

    “有点能耐。”楚芊喃喃说道:“还能坚持到现在,负心汉,不得不承认,你让我对你产生兴趣。”

    楚芊很清楚自己的毒药有多么霸道,别说一个人,哪怕是十头大象,这会也已经倒下,叶无天却还能坐着。

    叶无天没说话,强行将真气运行到最快,一次又一次的试图将毒逼出,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会有一线生机。

    所幸的是,随着真气的运行,真气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是个好现象,那意味着什么,叶无天很清楚。

    时间又过去小会,楚芊见叶无天仍没倒下,她已经开始坐不住,开始疑惑,到底怎么回事?叶无天为何还不倒下?难道是她用药错误?

    不可能,那种事情绝不可能发生,或者说那种蠢事绝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

    “负心汉,不得不承认,你是个极有魅力的人,也是个挺有能力的人,中我这种毒药还能不倒,你是第一个。”

    叶无天没答话,表面上盯着楚芊,实则暗地里是继续运行着真气,希望尽快将毒逼出。

    体内紫色的真气越来越快,游走于他的体内各处,到了最后,叶无天根本不需要去控制真气,真气就会主动分成两部份,一部份护住心脉,另一部份则是进行大清扫,清除体内一切毒素。

    惊喜的同时,叶无天不由感叹,这真气,真特么太牛叉,太让人不可思议。

    “你……你没事?”震惊得无与伦比的楚芊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叶无天这会的行为太过诡异,坐在那不说话,也没倒下。

    期望着叶无天倒下去,哪知人家非但没倒下去,反而还站了起来:“楚芊,你真不该这样对我。”

    楚芊哑然,望着叶无天半响都无法说话,今天这一幕,实在给到她太多太多的震惊与意外,这种毒绝对是她的得意之作,哪知到了叶无天这,就像给小孩子吃了颗糖一样简单,压根起不到任何作用。

    毫无疑问,这对楚芊的打击是极大的。

    “你……”楚芊意识到不妙,叶无天现在还能站起来,是她所没想象到,更是她所不愿看到。

    楚芊的话都没说完,叶无天就已经动手,先下手为强,这个时候,还跟她客气什么?谁客气谁就是傻逼。

    面对叶无天的突然袭击,楚芊第一时间想避闪,奈何,她的动作并不快,应该说还没从中回神过来,脑子里仍在想着一个问题,为何叶无天中了她的毒还能像没事般,甚至还能出手攻击她。

    别说楚芊没防备,就算是有,也不可能避得开,叶无天岂能让她避开?

    一招制敌!

    成功将楚芊制住后,叶无天很得意,想着小爷要对付你,你以为你能逃得了?

    内心得意,表面上却故意沉着脸,“楚小姐,别再逼我出手,解药。”

    “你是怎么做到?”楚芊不解,也很纳闷,叶无天到底是如何做到,竟然不怕她的毒。

    “最后一次,解药。”叶无天答非所问,懒得回答,更不想回答。

    “没有。”楚芊说。

    “嘶拉……”

    回答楚芊的是一声衣物被撕裂的声音,她今天穿的是裙子,刚才那声音正是叶无天撕她的裙子而发出。

    楚芊直发懵,更多的是愤怒,面对叶无天这种赤果果的侮辱,楚芊想杀人,想她何曾受过这种侮辱?

    “还要再逼我吗?”叶无天冷冷问道:“你应该清楚,我从来都不知客气为何物,别人敬我一尺,我绝对会敬别人一丈。”

    “叶无天,你敢这样对我。”直到现在,裙子已被撕烂,楚芊都还是难于置信,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叶无天真敢撕她的裙子,敢如此对待她。

    此时此刻,楚芊恨不得活撕了叶无天,奈何这只能是个幻想,如今的她别说活撕了叶无天,连行动都没办法自由,更别谈其它。

    叶无天伸手拉住已被撕掉大半的淡绿色裙子,冷笑道:“我有什么不敢?敢不敢你不是已经看到?”

    楚芊还想阻止,哪知叶无天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再次用力一拉,这下倒好,她的裙子已彻底变成两半。

    叶无天色眯眯地打量着楚芊,“看不出来还挺有料。”

    尽管叶无天已猜到楚芊身材不错,可毕竟那只是猜测,不像现在,眼见为实。

    察觉到叶无天吸呼变粗,楚芊开始害怕,这个时候去挑战叶无天的底线,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

    “叶无天,我向你保证,错过今天,你一定会后悔,我保证。”楚芊几乎快要哭了,向来要强的她暗暗告诉自己,不能,绝不能向叶无天低头认输。

    “我相信。”叶无天说:“将来有机会,你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不管怎说,那都是以后的事,咱们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才是重点,你说是吗?”

    楚芊:“……”

    叶无天的手已经伸到楚芊脸上,开始慢慢抚着,并由上往下,最后到了某个关键区域停下,这过程中,楚芊又气又急,却也无可奈何。

    “现在知解药吗?”叶无天问。

    “有种你就杀了我,相信我那妹妹只会更高兴,叶无天,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叶无天听得翻起白眼,又来这句?她楚芊难道说除了这句之外,就没有别的话可以说?

    “好吧,继续下去,我并不会介意。”叶无天手一挥,啪的一声,上面的扣子已解开……

    楚芊大惊,尖叫一声,想阻止叶无天的疯狂,奈何她的尖叫根本没用,随着叶无天一挥手,她的一双宝贝就弹跳出来。

    迟了!

    怒了!

    懵了!

    此时此刻,楚芊心情异常复杂,各种各样的心态与想法都有,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会被人如此非礼,特别是还在她自己的地方。

    阴沟里翻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