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37章 都不承认

  
      听到录音,叶无天傻了,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人利用,被人耍了。
  
      录音的内容正是他与楚刹在车上的所发生的一切,包括两人做那什么时所发出的撞击声与喘气声,都录得一清二楚。
  
      叶无天很想将那台外表普通的小录音机扔掉,扔得远远的,同时他也忍不住暗中鄙夷着某些人,麻痹的,现在什么年代?还玩这手段?还用到如此古老的古董?想要偷录音,有更多比这台破录音机效果更惊人,哪用得着这种?
  
      目光不时瞟向程可欣,见她由始至终都脸色平静,包括听到那录音里肉与肉的撞击声,她都神色稳如泰山。
  
      叶无天最终还是听不下去,伸手按下停止键。
  
      程可欣抬头看向叶无天:“现在你知我为何会知道了吧?”
  
      脸色大窘迫的羞得直想找洞钻进去,程可欣这话说得平淡,却总好像另有所指。
  
      “那个,宝贝,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样。”叶无天想要解释。
  
      程可欣却说道:“我知道,你不用再解释,录音里都能听到。”
  
      “那不是真的。”叶无天有很多话想说,也想到很多条解释的理由,可不知为何,他一条也说不出来。
  
      “老公,我们都惊讶,你报复别人的手段可真够厉害,别出一格。”
  
      叶无天知道,程可欣生气了,非常生气。
  
      “好吧,你们非要那样认为,我也懒得解释,随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无所谓。”事到如今,叶无天唯有厚起脸皮继续下去,除此之外,他还有别的办法么?解释?讨好?那只会令她们更加得理不饶人。
  
      程可欣没有反驳,无言的泪水滑落,似在抗议叶无天对它的不公。
  
      见程可欣哭了,叶无天头皮发麻,一句话没说,转身直接离开,现在需要的是冷静,而不是解释。
  
      望见叶无天离开,连个解释都不给她,程可欣心里发凉,现在两人都已这样了吗?连个解释都不想给她?
  
      踏出程可欣办公室的叶无天带着愤怒离开,在他离开之时,不忘将那台让他抓狂的小录音机带走,这么个东西,还是毁尸灭迹好。
  
      “我要见楚方。”叶无天连续尝试几次,都没成功,他无法通过这个奇门八卦阵,走了几下后像踏入迷宫,完全迷失了方向。
  
      “叶哥哥,你成名人了哦。“自从叶无天答应帮她后,楚方一改以往的态度,开口一个叶哥哥,闭口又是一个叶哥哥,喊得你根本都不好意思拒绝,人家才那么点年纪,你好意思拒绝么?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叶无天就非常讨厌楚方这样称呼他,至少现在非常讨厌,眼前这个小女孩,谁要是把当成普通一般的女孩来看待,那就大错特错,敢将她当成小屁孩的人,最到的肯定都是被她卖了还要帮她数钱。
  
      “是不是你?”叶无天冷着张脸,完全没好脸色给对方。
  
      楚方茫然,满是不解,小模样直逼影帝级别。
  
      “叶哥哥,你说什么呢?”
  
      “啪。”
  
      叶无天用力重重的将小录音机砸到楚方面前,力道之大,差点将那台小录音机报废。
  
      在楚方的注视之下,叶无天按下播放键,很快,录音机里传来一段对话。
  
      叶无天没让录音全部播放下去,而是非常聪明的挑选了一段,有些地方让楚方这小屁孩听到,他可丢不起那老脸。
  
      “有人偷录你们对话?”楚方讶异问道。
  
      叶无天目光冰冷,并没直接回答,只是那样静静看着楚方。
  
      楚方毫不畏惧:“你的意思在怀疑我?”
  
      叶无天仍旧不回答,目光更冷,楚方能这样说,只说明一点,他今天别想从她口中问出什么,弄不好,人家自己都只是作为一个受害者出现,你还想从她那问到什么?
  
      “叶哥哥,别那样看着我,从你那眼神,我就能猜到,这事你肯定会怀疑到我头上,对此,我没什么好说,也不想作任何解释,毕竟,我的确这样的嫌疑。”
  
      “你以为这样就能行?”叶无天气极那个小人,玩这一手,让他丢脸也就算,偏还要让程可欣她们听到这段录音,这才是叶无天所无法接受。
  
      正如楚方所说,这件事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楚方,她们姐妹二人都是死对头,都彼此恨不得对方死,她有足够的理由那样做。
  
      “你的问题,我不回答,叶哥哥,我只问你一个问题,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楚方问。
  
      叶无天冷笑,这不是显而易举吗?为了报复,为了对付,也可以说为了消灭。
  
      “我不否认,那样可以让楚芊出丑,可是,对我来说,得不偿失,就像现在,你找上门来质疑我,我想对付她,但不想得罪你,至少不想现在得罪你。”
  
      楚方的话让叶无天哑然,想想还真是那样,但凡楚方不是傻子,她就应该知道怎样做,知道什么事该做,又什么事不该做。
  
      “有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名同样适合用在女人身上,我想对付楚芊,但不想为此而得罪你,越是跟你相处,我就越是觉得能有你这么一个朋友,倒也是件不错的事。”
  
      叶无天:“……”
  
      越是听楚方分析下去,叶无天就越是疑惑,难道真不是她?可不是她又会是谁?连她自己都说,这事上,嫌疑最大的就是她,除了她,叶无天实在不知还有谁,总不能是楚芊自己吧?
  
      头痛!
  
      “最好不是你,千万别让我找到证据。”话到这份上,叶无天已无信心,更不可能从楚方嘴里问出点什么。
  
      “我更希望我们是朋友。”楚方说到这马上话题一转:“叶哥哥,我那个二姐的身材不错吧?”
  
      叶无天暗汗,纳闷地看着对方,那段不能公开的录音,他可并没公开,她也知道?
  
      “别想歪,我跟她什么也没有。”沉着脸的叶无天朝楚方一瞪:“屁大点岁数,心灵就如此不纯,谁教你的?”
  
      楚方连翻白眼,按年龄说,叶无天并没比她大很多,却一口一个小屁孩被他称呼着,这让她极为不爽,“等你处在我这个位置,你就会知道,社会与残酷的现实就是最好的教师。”
  
      “总之你别乱想,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抛开别的,叶无天其实挺同情楚方,她这个如花般年纪,按说应该快乐的活着,可正如她的说,她所处这个位置,注定了她的人生与众不同,也无法像其它小孩那样无忧无虑活着。
  
      别人可以,她不能!
  
      楚方压根就不相信,朝叶无天眨了眨眼,“叶哥哥,你不用解释,我相不相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他人也能相信吗?你们当时那样搂抱着出现,又一缕不挂,你说,别人会怎样想?”
  
      气不打一处来的叶无天质问:“你又怎知我们一缕不挂?有谁规定正常情况下就不能围大毛毯?我冷不行吗?”
  
      楚方笑了,笑得很开心,小脸蛋上出现一阵异常的红潮,紧跟着就是一阵猛咳嗽,“叶哥哥,你这是欲盖弥彰吗?”
  
      叶无天:“……”
  
      “你冷,我那位好二姐也冷?这么巧,你们才刚刚相识,就一起冷?那也太巧合了,咱们现在也同处一个房间,为何就不会一起觉得冷?”
  
      叶无天有种搬头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解释什么?解释个毛?有啥好解释?小屁孩要要怎样想,那是她的事,她要怎样想,让她去想好了。
  
      想通这点后,叶无天转身就走,连招呼也不打,直让楚方愣在当场。
  
      “叶哥哥,你都来了,不替我把把脉?”楚方冲着叶无天背影问。
  
      “没空。”叶无天头也不回的答道,走到门口时,方才想起什么,连忙转身对楚方说道:“送我出去。”
  
      离开后的叶无天马上找到楚芊,虽然明知同样不会问出什么结果,他还是想见她,有些事不去做,不去尝试,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
  
      两人见面时,楚芊的目光却不是那么友好,冷眼盯着他,瞧她那小眼神,像是想将叶无天生吞活剥方才甘心。
  
      不待叶无天开口,楚芊却动手了,拿起摆放在旁边的一根木棍举起就朝叶无天砸去,此举将叶无天吓得不轻。
  
      身形一闪,避开楚芊的攻击后,叶无天沉声道:“你发什么疯?”
  
      明明就是他来质问楚芊,整件事上,他才是那个无辜者,被不知不觉的卷入这件车门事件,他才是受害者,为毛如今弄得倒像他是凶手?一见面就拿棍子相向?
  
      叶无天极有理由怀疑,楚芊手中的那根木棍可能是楚芊一早就准备好,随时等候着他来。
  
      一招不行,楚芊接下来又连续几下手握着木棍朝叶无天而去,奈何每次都被叶无天成功避开。
  
      “够了,再发疯,别怪我不客气。”泥人都有三分气,何况如今的叶无天还憋着满肚子气。
  
      “你还敢来?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楚芊杀气腾腾,因为这男人,她都已经毁了,对他的恨,任何词语都不足以去形容。
  
      “哼!楚芊,那件事上,咱们谁也别说谁,还有,你应该知我今天的来意,别恶心先告状,你那招在我面前不适用。”
  
      楚芊扔掉木棍,拿起桌上一台平板朝叶无天砸过去:“你自己看看。”
  
      ...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