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54章 烟姐

  
      叶无天不知欧阳幸月带他去见的会是一个女人,一个有那么点年纪却风姿卓越,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媚劲的女人,从她脸上,你看不出她的实际年纪,像三十,又像二十。
  
      当然,叶无天不会蠢到去问,毕竟女人的年龄是个秘密,没有哪个傻子会主动开口问。
  
      弄不清楚欧阳幸月的用意,不过有一点叶无天可以确定的是,这女人病了,尽管俏脸上经过淡妆修饰,却依然掩饰不住她那张略显苍白得并不健康的脸色。
  
      “看出什么吗?”欧阳幸月问。
  
      叶无天一怔,想着他什么都没做,看出什么?再说她问的哪方面?
  
      “小叶,我这段时间身体有那么些不适,你可以替我看看吗?”美妇主动问道:“都说你医术天下无双,麻烦你帮我看看。”
  
      “没问题。”叶无天知道,能值得欧阳幸月如此做,亲自带着他过来,说两人之间肯定关系非浅,就凭着这点,他也得尽力去帮对方。
  
      美妇道了句谢谢,伸出她那白净嫩滑圆润的手臂,叶无天伸出手指轻轻搭上去。
  
      一会儿,叶无天就收回手,“这位姐姐,你的问题不少,也不轻。”
  
      美妇人微微一笑:“我知道。”
  
      叶无天闻言也并不奇怪,心想着对方知她自己病情也不奇怪,因此他也没深想。
  
      “有办法吗?”对方问。
  
      叶无天皱眉沉恩,心中快速给出几种方案,但最后都让他否决定。
  
      “办法倒是有,就是太麻烦。”叶无天说,直到现在,他还弄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只要能帮我,报酬方面你不必担心。”
  
      叶无天露出个自认为灿烂的笑容:“不是那意思,就凭你跟幸月的关系,我也该尽力。”
  
      美妇人似乎对叶无天这个回答很是满意,不由微微点头:“有什么麻烦?”
  
      “有什么你就说吧。”欧阳幸月听了半天哑迷,早已忍不住。
  
      叶无天问道:“这位姐姐,我先问你几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你是不是刚刚怀上?”
  
      美妇人神色一变,叶无天这句话应该是触动她内心的某根弦,美眸里流出一丝悲痛。
  
      “那是以前。”美妇人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回答道。
  
      叶无天倒神色淡定,继续问道:“现在腰及少腹坠痛?”
  
      美妇人点头!
  
      “嗯,这种情况有多久?”
  
      “半个月。”
  
      叶无天忽然叹了声,“迟了些,错过时机。”
  
      两女愕然,都对叶无天的话似懂非懂,听不太明白。
  
      “很难调理?”美妇人问。
  
      叶无天如实点头。
  
      “难在何处?”
  
      “首先,你下面出血如崩状,腰腹坠痛,这是两方面造成,一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小生命刚刚落掉,会给你造成一定的不适,二是因为炎症,从你目前情况看,当初手术效果不太理想,否则你还不至于到现在都还如此不动弹动,且如果我没估计错误,你到现在仍有那种坠痛感。”叶无天说。
  
      “我曾请过老中医替我看过,他并没你说的那么夸张。”美妇人疑惑,不知对叶无天的话该不该相信。
  
      “那是以前。”叶无天说:“现在你的情况,比刚开始还要严重。”
  
      “你确定?”欧阳幸月觉得不可思议,觉得匪夷所思,经过一段时间调量,哪还会更严重?
  
      叶无天扭头看向欧阳幸月:“你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我的医术?又或者说认为我想吭这位姐姐的钱?”
  
      连续三个问题将欧阳幸月问住,半响无法回答,这种问题,她是一个也回答不上来。
  
      “这位姐姐,你现在的情况是,下血如崩,或者我这样告诉你,现在的你已经血崩,完全没办法止住流血,对吗?”叶无天问。
  
      “就他了,幸月,就让小叶帮我。”美妇人对欧阳幸月说道。
  
      欧阳幸月点头,略带柔情对叶无天说道:“拿出你最大实力。”
  
      欧阳幸月这话无疑是告诉叶无天,当着美妇人面前告诉他,此人很重要,他务必要拿出最大实力,不惜一切代价去帮她。
  
      换成别人,叶无天弄不好就真直接拒绝掉,患者的病,严格意义上讲,那不是病,就是手尾长点,还有治疗过程中很不方便,男女有别。
  
      为难!
  
      欧阳幸月现在都没告诉他,对方到底是谁,能值得她如此做,难道真的只是姐妹?闺蜜?
  
      “这位姐姐,再伸出手。”叶无天知今天这个忙无论如何都得忙,何况,人家姐姐也长得那么漂亮不是?
  
      “你也可以喊我为烟姐。”美妇人说道。
  
      叶无天暗惊,烟姐?这字有点有意思。
  
      烟姐说的同时也伸出手,叶无天重新开始搭脉,待双手都搭过后,他又提出要求。
  
      “烟姐,我还有个要求,能看看你双足吗?”
  
      烟姐一怔,欧阳幸月也懵掉,寻思着这家伙想做什么?这节骨眼上还想调戏人家?开玩笑吧?
  
      烟姐盯着叶无天脸上打量好一会,见叶无天并无纨绔之色,而是一脸正经。
  
      叶无天微笑的站在那,也不作解释。
  
      “足上并无脉博。”欧阳幸月无疑在提醒叶无天,别乱来。
  
      叶无天笑说:“那是对别的医生而言。”
  
      欧阳幸月无语,反驳不上来,她又不是医生,不知能否有用。
  
      “好,听小叶的,你是医生。”烟姐主动大方扯开盖在身上的真丝被子,最后还扯开起一双裤筒。
  
      叶无天低下头去认真观察,末了还伸手握住人家双足,那目光,那模样,让站在旁边的欧阳幸月羞得想找洞钻,当然,在自己找洞之前,她最想做的就是先将叶无天埋了。
  
      这都什么人?
  
      看还不止,还要握起来玩弄?
  
      人是她带来的,现在这样,她都没办法向对方交待。
  
      面对叶无天的无礼对待,本是微笑挂脸,如沐春风般醉人的烟姐也涌出一丝温怒,对叶无天的好感瞬间跌到谷底。
  
      就在烟姐快要失控之际,叶无天却停下他的无理行为,此举让二女都同时松口气。
  
      哪知不待她们松口气,叶无天的行为又再一次让她们惊愕,特别是欧阳幸月,差点连心脏都停止跳动。
  
      叶无天伸手去贴在烟姐玉脖上,虽是两根手指而已,却也让她们吃不消。
  
      “烟姐,我是医生。”叶无天是个人精,岂能看不出二女的恼怒?关键时候,他一句话出来,瞬间让二女哑火。
  
      医生又怎样?医生就可以乱来?还没哪个医生替患者把脉需要如过份,玩完人家玉足又玩人家玉脖。
  
      “情况如何?”烟姐问,从她语气的颤抖度看,她忍得很艰辛,倘若叶无天不能不说出个让她满意的结果,保证她下一秒就会爆发,到那时,叶无天必将会承受天崩地裂的咆哮怒火。
  
      “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叶无天神色严肃:“烟姐,以你的情况,日后怕是很难再怀上。”
  
      烟姐怔住,忘了要叶无天好看。
  
      叶无天朝欧阳幸月微微点头,表示他没说谎。
  
      得到叶无天的确认,欧阳幸月脸露担忧,小声问:“这么严重?”
  
      烟姐的心志之坚毅也异于常人,很快从震惊中回神过来,露出个并不怎么自然微笑:“这事,水老曾跟我说过。”
  
      那个水老肯定是某方面的行家,也深得烟姐相信。
  
      “烟姐,有个问题我不知该不该问,你所说的那个水老若能看出你的情况,现在你应该不至于如此严重。”
  
      烟姐说道:“水老目前不在国内。”顿了顿,又道:“或许这都是命,当时水老曾对我说过,我此生都可能无法再生。”
  
      不知为何,叶无天总觉得烟姐的解释有些闪烁其词,当然,这都是人家的事,他无权过问,至于烟姐有什么隐情,他同样无权过问。
  
      “这或许都是命。”烟姐一声轻叹,很多时候无法不向命运低头,永远都无法承受命运的辗压,能选择的只有低头。
  
      “也不是没有机会。”叶无天笑着安慰:“烟姐,不到最后一刻,很多事情永远都不好说。”
  
      烟姐美眸绽放出异彩,语气带着一丝颤抖,“你……你有办法?”
  
      “换成别人,我一定会说没办法,因为烟姐你的情况很辣手,可是对于烟姐你,我就算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也得帮你不是?否则有人肯定不会饶了我。”
  
      “噗哧。”
  
      紧张万分的烟姐难得笑出声,反倒一旁的欧阳幸月娇羞不堪,自然明白叶无天这话是对她说。
  
      “谢谢!”叶无天的轻松语调让无助的烟姐找到主心骨,对叶无天的医术,她有所了解,他能如此轻松,肯定有一定把握。
  
      “烟姐,你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调理好身体,把出血止住。”叶无天说。
  
      烟姐心情不错,也懂得开起小玩笑:“你是医生,你说了算。”
  
      叶无天哈哈笑,朝烟姐眨了眨眼:“烟姐,现在你该不会还想活撕了我吧?还会不会认为我占你便宜?”
  
      这话惹得烟姐娇羞不堪,无法回答。
  
      欧阳幸月气得牙痒痒,这家伙总是那样,总是让人忍不住想揍他。
  
      叶无天的心情也相当不错,谁让她们如此神秘?直接把他当外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