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55章 烟姐的背景

  
      “烟姐,还有件事得需要你配合。”叶无天说,说这话时,饶是这货向来脸皮厚,也忍不住脸红。
  
      烟姐微微一怔,心情好转的她虽疑惑,却并没深想,问道:“什么事?”
  
      叶无天不知如何开口,那实在是件难于让人启齿的事。
  
      欧阳幸月也好奇,该说的刚才不是已经说过?怎又突然跳出一个什么新问题?
  
      瞧着叶无天那副难为情的模样,二女都是好奇加纳闷,到底什么事?
  
      “是这样的,烟姐你流血不止,我需要看看伤口。”犹豫半天后,叶无天最终还是说出,既然决定要帮她,这个问题就不可避免。
  
      二女终于清楚叶无天扭捏什么,欧阳幸月还好,烟姐则早已恨不得将脑袋埋在被子里面。
  
      让她用那种方式出现在一个男人面前,让她情何以堪?哪怕叶无天是个医生,也毕竟是男人。
  
      “要不这样,你找个女医生也行。”叶无天说:“还有,我需要看看你以前的所有检查报告。”
  
      叶无天觉得特别累,比杀人还要累。
  
      烟姐也松口气,那样最好,否则她真鼓不起勇气,尴尬极了。
  
      “我需要清楚知道情况,然后好配药水给你洗。”叶无天解释。
  
      “嗯,你是医生,你作主,具体需要怎样做,你说了算。”
  
      “那行,你好好休息,我出去好好想个方案。”叶无天说。
  
      烟姐脸上升起笑容:“有劳。”
  
      叶无天微微点头,走出房间后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坐在的他敏捷的发现,附近有高手,有两股强大的气机锁住他。
  
      这里怎会有高手?难道那些人是为了保护烟姐?这个烟姐又是什么人?从她言行举止看,绝对是个大家闺秀,弄不好还是什么牛人。
  
      不一会,欧阳幸月也出来,坐到叶无天身边。
  
      “宝贝媳妇,烟姐到底是谁?”叶无天一把搂向欧阳幸月的小蛮腰,全然不将这里当成别人的地盘,直接将这当成他自己的家。
  
      欧阳幸月被搂得脸红耳赤,狠狠一推,红着脸训嗔道:“谁是你媳妇?不要脸,还有,注意形象。”
  
      叶无天不以为意,又再一次厚着脸皮搂向欧阳幸月的腰:“你就是我媳妇,今生今世都是我的媳妇。”
  
      欧阳幸月哭笑不得,又想将这不要脸的家伙推开,哪知无论她怎么努力,他就是不放手。
  
      连续挣扎几下后,见效果不佳,无奈之下她只能求饶:“快放开我,这不是家。”
  
      “你是我媳妇吗?”叶无天依旧搂着不放,嘴上却问道。
  
      欧阳幸月知道,这是条件,这无耻的家伙是想逼她承认。
  
      “你放不放?”气极的欧阳幸月沉声问,此时的她最后悔的就是刚才坐在他身边。
  
      “宝贝媳妇,你吼我是没用的,打是情骂是爱,我懂的。”叶无天嬉皮地笑着。
  
      欧阳幸月快要哭了,遇上这么个不知脸红不知羞耻的混蛋,你还真不能拿他怎样。
  
      “会有人进来,你这样成何体统?”
  
      “我知道。”叶无天说:“所以你快点告诉我,你是不是我媳妇?”
  
      欧阳幸月恼羞成怒:“很重要?”
  
      “很重要。”
  
      欧阳幸月:“……”
  
      “快说吧,快告诉我,你是不是我媳妇。”叶无天说道:“咱俩在一起这么久,你好像没对我说过,到底是不是我媳妇。”
  
      “不是。”欧阳幸月冷冷说道。
  
      “我就知道。”叶无天露出一副沮丧的表情,转瞬即逝:“不过没关系,我会努力将你变成我媳妇,现在就努力。”
  
      说罢,叶无天准备更进一步的行动,他此举将欧阳幸月吓得不轻。
  
      “等等,先等等。”欧阳幸月可不想在这里与叶无天亲嘴,万一待会有人进来可怎么办?
  
      “怎了?害怕?不用害怕,凡事都有第一次,有人看到又怎样?我们是合法的,看到就看到呗。”叶无天毫不在乎道。
  
      “我是你媳妇,我是你媳妇。”欧阳幸月怕了,这混蛋胆子可是肥得很,他真敢什么都做得出来。
  
      叶无天乐了,坏笑着道:“刚才你说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够了,叶无天,你别得寸进尺。”脸红耳赤的欧阳幸月训道。
  
      “宝贝媳妇,叫声老公来听听。”叶无天等今天这个机会已好久,平日的欧阳幸月一直绷着张脸,对谁都一样,好像谁欠了她的钱,天哥认为,女人还是该温柔点好,该热情如火的时候就该热情如火,像司徒妖精那样,只有那样,他的大被同眠伟大计划才有可能实现。
  
      欧阳幸月:“……”
  
      老公一词,无论如何她都喊不出来,特别在这个场面,骨子里就没想过自己会那样称呼叶无天,与这男人在一起,欧阳幸月也从没将自己当成正室。
  
      程可欣才是正室!
  
      这方面,她分得很清楚。
  
      “喊不喊?不喊我可要采取行动了。”叶无天嘴角上扬,小声威胁道。
  
      “你想找死吗?”欧阳幸月怒道,美眸瞪得溜圆,她真的有点生气了。
  
      “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对欧阳幸月的威胁,叶无天直接无视。
  
      “一。”
  
      欧阳幸月抓狂了,三秒钟,她相信,他真能做得出来,三秒钟过后,他真敢亲她,不顾场合。
  
      他丢得起那张老脸,她丢不起。
  
      “二。”
  
      叶无天继续数字,脸上由始至终都挂着微笑,小人得志的微笑。
  
      “老公。”
  
      眼看两人嘴唇就要碰到,欧阳幸月反应很快,直接张口就喊,再迟那么二分之一秒,她就要被亲上。
  
      这混蛋,不是说好三秒?怎么就不数完?三都没说出来,他就采取行动?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句话同样适用在女人身上。
  
      叶无天笑了,咧嘴大笑,欧阳幸月的一句老公让他心都快要融化掉,让他很是陶醉。
  
      本是想着要给这混蛋一点颜色,见他这样,欧阳幸月自己都不知怎回事,心中的怒火瞬间就消掉,再也气不起来。
  
      见好就收,叶无天倒并没继续得寸进尺,松开手后拉过欧阳幸月右手,强行与她十指紧扣:“老婆,咱们好久没一起吃饭了。”
  
      欧阳幸月岂能不知这混蛋想什么?说道:“只要你能将烟姐的病治好,我就陪你吃饭。”
  
      “哟,还有条件?”叶无天讶异:“现在你该告诉我,那个烟姐的来头吧?”
  
      “医好她,对咱们都有很大的好处。”欧阳幸月说。
  
      叶无天笑:“听你这样一说,我更加好奇她的身份,她到底是谁?”
  
      欧阳幸月却玩起神秘:“你先老实告诉我,她日后还能否怀上小孩?”
  
      “这问题对咱们很重要?”叶无天问。
  
      “很重要。”欧阳幸月毫不犹豫的点头,“非常重要。”
  
      叶无天内惊,看来那位烟姐的来头不小,能令到欧阳幸月这样说,足于说明对方的身份。
  
      “这个很难说,得看治疗过程中的效果,当然,应该问题不大。”叶无天说,没哪个医生敢拍着胸口保证,哪怕患者只是一个小感冒。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尽你最大能力帮她。”欧阳幸月再次提醒,这句话,她今天已经不知说过一次,每次都那么严肃,搞得叶无天很不习惯。
  
      “老婆,说了半天,你都还没告诉我,烟姐到底是谁。”越是这样,叶无天就越是好奇,烟姐到底是谁?
  
      欧阳幸月美眸四扫,左右张望,见四周没人,她凑前嘴巴到叶无天耳边,压低着声音:“她家公有可能在下届冲顶。”
  
      叶无天倒吸口凉气,尽管他早已猜到烟姐的身份极有可能不简单,却也不曾想到竟会如此牛叉。
  
      冲顶?靠!那可就是一号。
  
      欧阳幸月啥时候认识这么一号人物?难怪她会如此认真严肃。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认真。”欧阳幸月说。
  
      “我明白了。”回神过后的叶无天说,抛开这点,就算烟姐不是在那样的家族,他也会尽力帮她,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
  
      “烟姐极为得宠,也很得她夫家的信任。”
  
      叶无天想着,如果真能让那样一个家族欠人情,也是件不错的事。
  
      如今距离换届只有那么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弄不好一年之后,烟姐就是一号的儿媳妇。
  
      “烟姐直到现在都没替她丈夫生下小孩,好不容易怀上,又发生这事。”
  
      叶无天点头,欧阳幸月的弦外之音是,你叶无天如果真能帮到烟姐,也等于直接帮助到那个家族,这个人情,可就不是一般的大。
  
      叶无天从没想过要攀权,更没想到要抱大树,可有那么一个机会,他也不会拒绝,多一个朋友不更好?
  
      烟姐的所有检查结果全都送到叶无天手上,叶无天仔细认真的将所有报告都看过一遍,心中已有了个大概,同时也对整件事的原由了解得更透彻。
  
      直觉告诉叶无天,烟姐的流产极有可能是人为,联想到她家公的位置,这就更不难想到。
  
      当然,所有一切都只是叶无天的猜测,具体内情是什么,叶无天不知道,烟姐说过,水老不在国内,他可能被某些人借故调走。
  
      那个战场,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却是一个残忍的战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