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56章 宁老头的担忧 上

  
      烟姐能有这么一个牛叉的身份,叶无天更知自己应该帮她,况且,抛开这点,人家还是一个漂亮的御姐。
  
      确认烟姐的治疗方法后,叶无天即当让人抓药,然后她亲自煲药,控制火候。
  
      当天晚上,经过服药与药水泡澡过后,情况朝叶无天所设想的那样进展中,烟姐的流血止住,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烟姐心情不错,叶无天一出手就解决了她的问题,足于说明叶无天医术精湛。
  
      “幸月,谢谢你。”烟姐说,房间里只有她跟欧阳幸月两人,此时的烟姐拉过欧阳幸月小手,让她坐在边上,“你又救我一命,说起来我都欠你两条人命。”
  
      欧阳幸月难得露出微笑,这种微笑在叶无天面前是绝对不会出现。
  
      “烟姐,没你说的那么夸张。”欧阳幸月微笑:“我也没做什么。”
  
      烟姐微微一笑,感激,并不需要整天挂在嘴边上,以后有适合的时机再好好报答欧阳幸月的帮忙之恩,比什么都重要,感激,并不需要整天挂在嘴边。
  
      “小叶是个很好的小伙。”烟姐说道。
  
      欧阳幸月俏脸一红,微微低下头,自然明白烟姐的意思,偏偏这个问题是她不想谈的问题。
  
      “怎么?害羞?”烟姐一看就明白:“幸月,我拿你当亲妹子看待,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
  
      “我知道。”欧阳幸月红着脸回答。
  
      “知道你还这样?”
  
      欧阳幸月鼓起勇气抬头:“烟姐,我以后都一直会这样,现在这样挺好。”
  
      烟姐听后到没再说,叶无天这人什么都好,能力也强,就有一点,太过于花心。
  
      “不打算争取?”不甘心的烟姐又问。
  
      这次,欧阳幸月仍旧微微摇头,“这样挺好。”末了,欧阳幸月又是一句:“对大家都好。”
  
      “也罢,这是你的事,你过得开心就好。”烟姐最终还是放弃想要继续劝说的想法,那样没意思,当事人都已决定,你还能怎么着?
  
      欧阳幸月可不是一般女人,不是那种随便说两句就能心思被动摇的女人。
  
      “我家公曾经提起过小天。”烟姐莫名一句。
  
      欧阳幸月快速转动着脑子,烟姐绝不会无缘无故这样说,她这样说,肯定有她的意义。
  
      此时,烟姐又道:“过段时间,请你跟小天去家里吃顿饭。”
  
      欧阳幸月忽然明悟过来,原来如此,烟姐是在搭桥,替她家公与叶无天之间进行搭桥。
  
      烟姐的家公正在努力冲顶,这时的他最需要盟友,强大的盟友,只有这样,冲顶的机会才能更大些,不最后成功冲顶,都不敢掉以轻心,别临门一脚又还出什么乱子。
  
      “好,我跟他说说。”这种事情,欧阳幸月不会拒绝,烟姐家里需要盟友,红颜集团同样不例外,如今的红颜集团树立太多的敌人,同样需要一个强大的盟友。
  
      烟姐一笑:“那就这么定了,改天我定好时间再通知你。”
  
      欧阳幸月微微点头,“烟姐,他跟我说,你的情况并没到最差,你一定会没事的。”
  
      提起自己的事,烟姐收起笑容:“我相信。”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叶无天才开出第一副药,她的情况就得已好转,哪怕水老出手,都未必有这效果。
  
      叶无天让她看到希望,让她绝望的心再次看到一丝光明,当然,内心的仇恨并没减少,相反,越来越浓烈,因为那些无耻之徒的行为,让她腹中的宝贝没了,还害她差点丢掉性命。
  
      嫁入那种家族,烟姐早已料到事情会极为辣手,不会太顺利,特别是她家公现在这时候。
  
      仇,一定要报,不管是为家里还是为她那从未见面的孩子,都必须要报。
  
      那种人丧心病狂的人渣,她恨不得折他们的骨,喝他们的血,再将他们的灵魂打下十八层地狱,只有这样,她才解心头之恨。
  
      当然,想报仇不是现在,如今的她必须将身体养好,她要告诉那些混蛋,她是打不垮的,任何人想通过这事来打击她,打击她家公,那都是不可能。
  
      如果叶无天真能帮她再次怀上,那样更是对那些人渣的一次响亮耳光,她要用实际行动告诉那些人,那些阴谋诡计是行不通的,她打不垮,她的家公也打不垮。
  
      那些人做出如此绝灭人性的行为,无非只为一件事,打击。
  
      叶无天与欧阳幸月在烟姐那呆了三天,若不是实在找不出理由与借口留下,叶无天真想再继续留在那。
  
      留在烟姐那有一个好处,每天晚上,叶无天都可以软硬兼施,让欧阳幸月陪着他一起过夜,陪着他一起疯,这几天来,这货可算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每当欧阳幸月不乐意时,他就无耻的威胁着人家,她不同意,他就不尽力帮烟姐。
  
      明知这混蛋只是故意吓她,他不是那种人,可她还是默默答应了,或者说她也有某方面的需求,这才是最重要。
  
      每天晚上都将欧阳幸月折腾得不轻方才放过她,尽管以他的强悍条件,欧阳幸月仍然远远不能满足她,但他也满足了,只有欧阳幸月一个,是无法满足他的强悍需求。
  
      扭头看着欧阳幸月那张粉嫩小脸,叶无天就一阵满足,上天对他也算不错。
  
      欧阳幸月注意到叶无天投来的邪恶目光,对此,欧阳幸月能做的就是佯装不知道。
  
      此时的欧阳幸月讨厌自己,每天晚上那种发自骨子里的愉悦让她出卖自己,让她心口不一。
  
      “宝贝媳妇,你变漂亮了。”叶无天坏笑。
  
      闻言的欧阳幸月小脸儿更红,娇羞欲滴,羞涩的她稍稍别过头看向车窗外。
  
      叶无天一把拉过欧阳幸月小手,不顾对方挣扎:“怕什么?咱们都已这样,用俗语说生米已煮成熟饭,还有什么好怕?”
  
      欧阳幸月忽然明悟,男人,尤其像这种不要脸的男人,你给他几分颜色,他就会想着开染房,你越是忍让,他就越是会无耻。
  
      生米煮成熟饭?如此无耻的话语,他怎能说得出来?
  
      “放手。”欧阳幸月怒了,对这种无耻的混蛋表示无可奈何。
  
      叶无天正待更进一步行动,直接将欧阳幸月搂在怀里时,口袋里那该死的电话却非常不适时宜的响了。
  
      铃声的响起彻底打乱了叶无天的情绪,让这货不得不缩回手,掏出电话接通。
  
      “老爷子,您怎想到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想我了?”电话是宁老头打来,让叶无天忍不住想调戏几句。
  
      电话另一头的宁老爷子哭笑不得,这小子永远都是那样吊儿朗当,没个正形。
  
      “来我家一趟,现在就来。”宁老头匆匆交待几句后就挂掉电话,令得叶无天一阵莫名其妙。
  
      “这老头,搞什么玩意?”百思不得其解的叶无天喃喃自语。
  
      “肯定有急事。”坐在一旁的欧阳幸月看不下去,说道。
  
      这点叶无天自然知道,让他不解的是,就算有急事,也可以在电话里说说,哪怕随便说说也行,非得要搞如此神秘?
  
      “你陪我一起去?”叶无天扭头问。
  
      欧阳幸月冷着张脸:“为什么?”
  
      “为什么?”饶着头的叶无天想了会,猛地双眼一亮:“哦对了,因为我离不开你了,我想跟你在一起。”
  
      听到这胡说八道的理由,欧阳幸月俏脸绷得更紧,但内心却好像又有那么一丝丝的甜蜜,刚才他的那句话好像并不让她反感。
  
      “没空。”心里甜甜的欧阳幸月自然也知自己不可能跟着一起去。
  
      叶无天倒也不再勉强。
  
      赶到宁家后已经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进去宁家后,他连口茶都没来得及喝,就被早已在家中等候的宁老头给喊进书房。
  
      “老爷子,一段时间不见,你脸色不错。”叶无天笑着打趣。
  
      “你小子,还记得我这把老骨头?不打电话给你,你也不晓得来看看我。”宁老爷子笑骂道。
  
      叶无天狂汗,很不好意思,尴尬之色隐藏不住,“老爷子,哪能呢?我哪能把你给忘了?实在是这段时间太忙了。”
  
      “得了吧?你忙什么?我还真不知你有什么可忙的,整天想着泡妞,这算是忙吗?”
  
      叶无天:“……”
  
      无语的叶无天想,我泡谁也不敢泡你孙女,这算对得住你老人家了。
  
      “坐吧,问你件事。”宁老头指着书房里面的沙发对叶无天说。
  
      叶无天直接大屁股一坐,懒洋洋的坐在那,“什么事?非要这么心急?”
  
      对叶无天的行为,宁老爷子直接无视,他的目的不在于此,“这几天你在那?”
  
      “没在哪,一直呆在东城。”叶无天回答,总像是抓住什么又抓不住,宁老头不会无缘无故如此问。
  
      “你帮你一个朋友治病?”宁老头问。
  
      叶无天讶异,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这事他也知道?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这不是什么秘密,知道的人很多。”宁老头知叶无天心中所想。
  
      “靠!”叶无天忍不住一句粗口:“不会吧?这么神奇?”
  
      宁老头解释:“是你那位朋友身份非凡。”
  
      叶无天知烟姐的来历,这又怎样?
  
      “小天,你相信我吗?”宁老头忽然问。
  
      叶无天点头,对这老头,他发自内心的信任,没有理由。
  
      “马上停止帮她治疗。”
  
      叶无天:“……”
  
      ...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