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58章 老谋深算


    两人这副姿势呆着,不,应该说半躺着,任何一个人看见,脑里面都会出现一个词,暧昧!

    宁思绮有种想死的冲动,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她最怕的就是被家人看见,现在倒好,非但被看见,这人还是爷爷,更是让她羞得无地自容。

    也不知她哪来的力气,猛地将叶无天用力一推,成功将他推开。

    差点摔倒的叶无天用手挠着挠头,尴尬地笑:“老爷子,你出来了。”

    “你不想我出来?”宁老头沉着脸,就他现在这副尊容,无疑在告诉别人,他很生气。

    叶无天连忙摆了摆手:“不不,不是那意思,当然想老爷子你出来。”

    听到这话,宁老头并没放过叶无天,“你是想我出来看你欺负我孙女?”

    叶无天:“……”

    可怜的叶无天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说都没用,横说竖说,这老头都能质问他。

    “老爷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思绮是在切磋武艺。”叶无天试图解释,同时暗叹自己今天得意过头,满脑子都想着奉旨泡妞,却没想到一下子得意过头,就惹来这麻烦。

    “切磋需要将对方压在身下?”

    无话可说的叶无天干脆什么都不说,反正他理亏,再说什么都没用。

    “怎么?无话可说?还是你认为不屑解释?”宁老头冷声问。

    “老爷子,我错了。”叶无天想,你宁老头不就想我认错吗?我认错还不行?

    “这样就行?就这样?”

    叶无天一怔,还不行?都认错了还不行?还想怎样?

    值得一提的是,宁思绮站在旁边不说话,既不解释也不哭。

    “年轻人冲动,我能理解,可是你们也不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胡来,像什么样?成何体统?”宁老头训道。

    叶无天越听越糊涂,怎么有点不对劲?这老头想表达什么?

    宁思绮同样听不明白,叶无天不解,她同样不解,爷爷该不是气糊涂了吧?怎能说出那样的话?

    什么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难道在其它僻静无人的地方就能行?这叫什么事?又是什么理?

    “以后不准这样,都清听楚了吗?”宁老头训诉着道。

    叶无天还听不明白,眼角余光瞟了旁边不远处的宁思绮后,这厮鼓起勇气问:“老爷子,你……你想说啥?”

    这老头这样,让叶无天心里没底,天知道那老头心里在想什么?他越是这样,叶无天心里越没谱,越是担惊受怕,寻思着这老头该不会是受什么剌激才这样吧?

    “你小子装什么糊涂?欠扁了是吗?”宁老头气得胡子直吹:“要你聪明的时候你就装糊涂。”

    叶无天委屈,特别委屈,他现在是真糊涂,说来能怪他么?宁老头向来都反对他泡他孙女,而刚才那句话,则让人容易误会,难道说宁老头的意思是不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可以?他就能对宁思绮动手动脚?

    一定是自己理解错误,对,就是这样!

    叶无天不相信宁老头会如此大方,明知他有众多红颜知己,却还要将孙女推给他,那样无疑是将孙女推向火坑。

    “老爷子,你是不是身体抱恙?要不我替你把把脉。”想来想去,叶无天也猜不透这老头的意思。

    宁老头哭笑不得,恨不得自己有把枪,那样他会一枪将这可恨的小子一枪嘣掉,什么玩意?画公仔非要画出肠?

    “小子,你给我记住,以后再敢当众调戏我孙女,我非毙了你。”宁老头恶恨恨地道。

    叶无天想知道的,是不是没在公众场合就可以?比如在宁思绮的房里,那样是不是就可以?

    奶奶的,宁老头到底啥意思?也得交待清楚啊,还是说他已经同意他泡宁思绮?

    弄不清楚明白,叶无天心里头如同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又气又无奈。

    今天的宁老头过于诡异,让叶无天摸不着头脑,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见落荒而逃的叶无天,宁老头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笑意笑容,可惜,叶无天看不到,不然心中奔腾而过的草泥马数量只会更多。

    叶无天可以借机逃,宁思绮不行,她清楚看到爷爷的笑容,就更加不解,莫非爷爷刚才的生气都是装的?并不是真的生气?

    “丫头,你那是啥表情?”宁老头注意到孙女的讶异目光。

    宁思绮想我是什么表情你不知道?明知故问。

    “很奇怪吧?”宁老头问。

    宁思绮硬着头皮点头,尽管她想马上离开这,不想那么尴尬,爷爷的话还是吸引她硬起头皮继续呆在这。

    宁老头先是轻叹一声:“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那小子的运气。”

    宁思绮:“……”

    “丫头人,你也老大不小,有喜欢的人吗?”宁老头话题一转,问。

    宁思绮脸红耳赤,低头不语。

    “还想着那个陈扬?”宁老头问。

    宁思绮愕然,摇摇头表示没有。

    “嗯,没想着就好。”宁老头脸色缓和几分:“那小子不值得你爱。”

    宁思绮沉默不语,爷爷当初的做法,她现在也清楚,当初那样做,很大一部份原因是想试探陈扬,可惜,陈扬太让人失望,也让她失望,那么快就放手。

    如果当初陈扬若能再坚持多一阵子,努力取得爷爷的同意,或许现在结果就不一样。

    宁思绮以为当初爷爷那样做也跟绝大多数人一样,整天只想着门当户对,当时,她也曾恨过爷爷,恨他反对,如今,却有那么点感激,陈扬是个容易放弃的男人,军中第一高手又怎样?她需要嫁的是一个男人,一个有责任心,不会轻易放弃的男人,而不是什么军中第一高手。

    “丫头,小天那小子怎样?”宁老头问。

    宁思绮差点没被呛倒,眸得瞪得老大的她终于明白,刚才不是她听错,爷爷就是那样说的,就是告诉她与那混蛋,两人别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行。

    想明白这点,宁思绮莫名委屈,爷爷把自己当成什么?利用工具?爷爷他怎能这样?

    “爷爷。”

    宁思绮喊道,同时也表达出自己的不满,强烈的不满。

    “呵呵,丫头,你先别生气,爷爷问你,与陈扬分开这么久,你有遇上喜欢的人吗?”

    宁思绮哑然,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把她推给叶无天,谁不知道叶无天那混蛋花心?

    她可不想几女伺一夫。

    “你讨厌小天吗?”宁老头问:“我是指发自内心的,你讨厌吗?”

    “不讨厌吧?对别的男人,你会如此吗?”

    宁思绮听不下去,她可不想被绕进去:“爷爷,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如果你要跟那小子在一起,爷爷不会反对。”

    宁思绮:“……”

    “那小子的为人,就一点,花心,除了这点,还真找不到任何缺点。”

    “那又怎样?我就该嫁给他?”宁思绮气极:“爷爷,你刚才也说,他很花心,明知他这样,还非要把我推给他,你把我当什么?”

    “丫头,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爷爷可没逼你,只是说你在喜欢他的情况之下。”

    “那也不能。”宁思绮很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爷爷的亲孙女。

    “呵呵,丫头,你认为欧阳幸月她们不优秀?”

    这问题将宁思绮问住。

    “她们一个个都那么优秀,都还是愿意那样做,为什么?难道她们看不出叶无天花心?还有,她们的家人看不出?她们的爷爷看不出?明知那小子花心,还要这样做,又是为什么?”

    宁思绮有口难辩,明知爷爷这些全都是歪理,她还无从反驳。

    “我怀疑当初欧阳幸月与叶无天在一起,还是被欧阳那老头设计的,他那样一个人精,明知小天花心,却还执意要如此,为什么?没错,这样做能给欧阳家带来好处,可除了这样,就没有其它吗?”

    宁思绮不解,除了好处,还能有什么?她不解。

    “跟他在一起,爷爷放心,对你同样有好处,丫头,你很优秀,配得上你的人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就因为这样,你就要将我推给他?”

    “不止,当然,很多事情我现在没法跟你说,即使跟你说了,你也不会听,很多道理只有你才能悟明,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的事,那小子跟苏家拉上了关系。”

    宁思绮一怔,讶异道:“上面那个苏家?”

    “嗯。”宁老头点头,“就是那个苏家。”

    “他们怎会扯上关系?”对那个苏家,宁思绮多少也了解一些,知道那个苏家是个什么样的家族。

    “所以我才说那小子运气不错,据现在情况看来,苏家那位有很大胜算能冲顶成功。”宁老头无比感叹,叶无天那小子的运气可真不是盖的,什么好事他都能遇上,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若果叶无天知道不久前宁老头跟他说过的那番话全都是在骗他,在试探他,恐怕他心中草泥马的量数会多不胜数。

    把叶无天找来,费这么大功夫,为的只是想试探叶无天,换谁都会抓狂。

    “丫头,爷爷很认真跟说,你好好考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