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59章 无法拒绝的条件


    有人说过,那个场战的残酷远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叶无天本以为这事算是过去,哪知却并非那样。

    再一次坐在马家客厅里,叶无天感叹不已,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再一次来到马家,他以为此生都不会再来,可还是来了。

    看着坐在对面的马老太婆,叶无天没了往日的怨恨,反倒忽然觉得同情,她斗争一生,到头来又得到什么?财富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她争得再多又怎样?

    “小神医,没想到咱们还能这样坐在一起聊天。”马老太婆说。

    叶无天认同这句话,但嘴上却说:“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马老太婆微微一笑:“小神医,我知道,咱们之间造成很多误会,而其中很多误会都是不可解,对此,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说,很多事情都是我不想,小神医,我也身不由己。”

    对这话,叶无天直接左耳进右耳出,马老太婆的话,可信度有多高?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今天会过来,那是因为马老太婆告诉他,关于m国使馆真凶,她知道,所以,他来了。

    叶无天不是一个喜欢背黑锅的人,那件事,他必须要查清楚,不能如此不明不白的背着这个黑锅。

    9¤,ww+w.

    “小神医,我现在真的怀念当初咱们刚相识的日子,如果时光能重回到那会,该有多好。”马老太轻叹道。

    叶无天答非所问,目光锁住马老太婆的脸,“近来应该身体不适吧?”

    马老太婆一怔,问道:“你能看出来?”

    叶无天自傲的说:“别忘了我是医生。”

    马老太婆愕然,随后苦笑了笑:“是啊,我一口一个小神医的喊着你,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呢?”

    “给你个提醒,你的情况,再无好转,怕是……”

    叶无天没将下面的话说完,以马老太婆的聪明,没理由听不出这弦外之音,况且他已经将话说得很清楚。

    刚才还微笑挂脸的马老太婆听到这话后马上笑不出来,潜意识是认为叶无天在吓她,因为叶无天恨她,恨马家。

    “小神医,那麻烦你告诉我,我有什么事?”这些天,马老太婆是有那么点不舒服,也让医生看过,并没什么大碍,医生也只是开了一些安眠性质的药以及一些维生素等之类的药。

    “每天上午总是昏昏欲睡吧?”叶无天问。

    马老太婆点头,想想的确有这事,这段时间的每天上午都觉得特别困。

    “经过多种理化检查都未发现什么明显异常,甚至服药输液后都还是一样吧。”

    “没有输液,服过药。”马老太婆这话也等于是间接回答了叶无天。

    “呵呵,四肢困倦,气短无力,精神不振,健忘,饮食一般。”叶无天道出原由,“老太太,你这病是自找的。”

    马老太婆瞧着叶无天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她内心有那么一丝莫名的紧张。

    叶无天的医术那是无需怀疑,他能这样说,肯定不会有假。

    “小神医,能告诉我,我得了什么病?”

    叶无天说道:“我只能告诉你,你这病,是你自己自找的,用佛家一句话来说,这也是报应。”

    马老太婆:“……”

    “你骗了世人大半辈子,如今也是时候对你作出惩罚。”叶无天笑:“你还别不相信,明明就是正常的一个人,非要整天装作残废坐在轮椅上。”

    “你是说我的病是我在这轮椅上坐出来?”

    叶无天见好就收,话题一转:“咱们还是讨论别的问题吧,我来了,有什么要跟我说?”

    刚才那番话,是真话,叶无天道出一部份病因,却不告诉对方人家得了什么病,这货这样做,自然是故意,想着不能收拾你,还不能吓吓你?

    马老太婆心里如同猫抓痒般难受,恨不得马上弄明白自己有啥病,奈何叶无天却并没开口告诉的意思。

    故意的!

    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马老太婆不敢指望叶无天会帮她治,却也没想到他还故意吊她胃口,故意不告诉她。

    这小子,太坏了。

    叶无天也认为自己挺坏,那得看对谁。

    “小神医,你不愿意告诉我?”马老太婆耐着性子问,尽管她现在想抓狂。

    叶无天说道:“老太太,很多事情我也不敢确认,建议你还是去做一个系统的检查,那样对你有利,也是对你自己负责。”

    马老太婆暗骂,这小子着实可恨,她都已经检查过,什么问题都找不到,医生只是认为她思虑过度,开了一些普通的维生素之类给她。

    很多原因,在西医上看,并不是病,只有中医才能治疗。

    “老太太,咱们别浪费时间好吗?说正事。”点到即止,叶无天知将这老太婆吓得差不多,是应该收手的时候。

    “小神医不肯告诉我,我不勉强。”马老太婆弄明白叶无天的邪恶用心,知无论她如何相求,他都不会告诉,再追问下去,反倒只会让他看笑话,“小神医,今天把你请来,是想劝你一件事,好心提醒。”

    叶无天笑而不问,老神自在地坐在那静候着马老太婆接下来的话。

    “远离你那个朋友。”马老太婆说道:“那个烟姐。”

    叶无天讶异无比,顿时笑不起来,怎么好像全世界人都知道他在帮烟姐?这是怎么了?

    “小神医,为你好。”

    收起笑容的叶无天冷冷地问:“这是你的建议,还是威胁?”

    “都不是,是提醒,你那位朋友,我不知你是否了解她的身势,小神医,不怕告诉你,有人想她死。”

    这点叶无天并不怀疑,敢使出那样的手段来对付烟姐,自然是恨不得她死。

    “你不希望苏家那位上?”叶无天问。

    马老太婆怔住,这问题太过于直接,直接到让她很不适应,更不知如何回答。

    一会儿,马老太婆回答:“老身只是个局外人,没参与那些事,只是收到消息,知道一些内幕罢了。”

    “我真好奇,如果我不愿意收手,会怎样?”歪着头的叶无天打量着马老太婆。

    这个问题,既是试探,又是反击,谁又会相信她马老太婆没参与其中?对这种人,叶无天是最为反感的,明明不是那个体系中的人,却非要伸一脚进去,更让人无语的是还要依老卖老,她以为她是谁?什么玩意?

    “小神医,人心险恶,很多事情,你没必要参与到其中去。”马老太婆答非所问。

    “看来我若不答应,后果会很严重。”叶无天喃喃着道。

    马老太婆不说话,也等于是默认。

    “不好意思,恐怕要让你失望,烟姐的伤,我会继续帮她。”叶无天表明立场。

    马老太婆眉头微微一皱,或许料想到叶无天会如此不识时务,“执意如此?”

    “执意如此。”

    “唉!何必呢?”马老太婆轻叹。

    “很简单,因为我是医生,一个有职业道备的医者。”说这话时,叶无天自己都好像不太相信,自己真是有职业道德的医者吗?这话听上去怎么好像挺别扭?

    马老太婆内心暗暗鄙夷了叶无天一阵,这小子脸皮够厚,简直无人能及,有职业道德?刚才她苦苦相求,他都不愿意告诉她,就这种人,还敢说自己有职业道德?不要脸本身没错,只是能否别那么过份?

    “老太太,我也给你个提醒,很多事情,你也同样少参与,无论对你还是对马家都有好处,别忘了,如今的马家今非昔比,老爷子不在,很多人都不会将马家当回事,能挺到现在,完全是靠老爷子的余荫。”

    这番话,叶无天说得极不客气,毫不给面子,直接将马老太婆的脸色说得一阵青红暗紫,变化万分。

    “行了,不管如何,谢谢你的好意,现在,可否告诉我,m国使馆的案子,凶手是谁?”

    叶无天就这脾气,别人越是认为不好的东西,他就越是认为不错,倒不是因为什么,而是他自己有认知感,懂得分对错与好坏,不需要别人太多提醒,这点,叶无天自己也承认,自己有那么点暴君的潜质,听不进去别人的建议,更别说是出自马老太婆口中?

    “希望你能认真考虑。”马老太婆极力忍住怒意,最让她不能忍受的是,叶无天竟说她现在是借着死去老头子的余荫过日子,无可否认,如今的马家实力已没有当初那个实力,但也没夸张到说是借老头子的余荫过日子,那样的说法,她绝不接受。

    “谁是凶手?”叶无天又问,他不想呆在这,只想着能快些离开,话不投机半句多,跟这老太婆实在没什么话好说。

    “小神医,只要答应别插手这事,我可以向你保证,红颜集团能得到五年免税的优惠。”

    叶无天愕然,对马老太婆突然所抛出的条件极不适应,无比讶异的看着对方。

    “如果你认为五年过于少,可以增加到十年。”马老太婆再次加码:“小神医,相信你应该会算,十年免税意味着什么。”

    叶无天哭笑不得,忽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对方抛出如此优厚条件,自己该拒绝吗?正如对方所说,十年免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将会是一笔巨大的天文数字,没人能拒绝得了,红颜集团也不例外,那可都是钱,红颜集团有钱,但缺钱,红颜集团建设依然是个无底洞,再多的钱填进去都感觉不够用。

    本文来自看書网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