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60章 真凶

  
      见叶无天不吭声,马老太婆以为叶无天已动心,不由内心窃喜,她联想到一句话,背叛,不是人家忠心,而是你的价码开得不够。
  
      马老太婆信奉这句话,并且她的一生都是依照着这句话行事,钱不是万能,但没钱却万万不能,钱不是万能,却能解决绝大多事情,这就是金钱的魅力。
  
      “小神医,不妨考虑一下,对你没任何损失。”
  
      无可否认,叶无天有些被打乱阵脚,有些不知所措,对方冷不防抛来一个诱惑,巨大的诱惑,令到叶无天狠不下心来拒绝。
  
      有件事倒是更可以确认,老太婆不愿意看到苏家上位,或者说她站在苏家的对立面。
  
      马老太婆如此百般阻止苏家上位,目的是什么,这已经很明显,必定是苏家那位的上位损害到马家的利益,或者说损害到那个利益集团的利益。
  
      “好好考虑。”马老太婆说,此时,她双手轻轻拍几下,片刻后,一个女人从内堂走出。
  
      看到对方时,叶无天双眼瞬间瞪得老大,震惊得无法说话。
  
      许影怎会在这?
  
      从内堂走出来的人正是许影,叶无天怎么也想不明白,许影为何会出现在这?
  
      “你……你们认识?”半¢,ww↑w.响,叶无天问,问完后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极为蠢的问题,两人不认识,许影又怎会出现在这?
  
      “没想到咱们会在这见面。”许影说道。
  
      叶无天仍是一头雾水,许影为何又会出现在这?瞧二人的关系,应该很早就认识。
  
      “m国使馆的事是我做的。”许影主动承认。
  
      “为什么?”叶无天沉声问,他不关心是谁做的,可许影做完后,外界所有人都认为是他叶无天下的毒手,因为这事,让他无缘无故背上脏名,被泼脏水的滋味不好受。
  
      “无天,你只需要知道是我做的就行,其它的,不重要。”许影淡淡说道。
  
      “啪!”
  
      气不过的叶无天突然动手,直接一巴掌抽向许影。
  
      巴掌过后,许影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上多了几道印迹,刚才那巴掌,力道不轻。
  
      许影不闪不避,甚至也感觉不到痛,站在那说道:“解气就继续打。”
  
      “啪!”
  
      回答许影的又是一巴掌,叶无天生气,动怒,失望,曾经,他恨许影,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原谅了她,奈何,她一次又一次做出些让他失望的事,明知他被误会,她也不站出来解释,就任由那误会继续发生。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心态?
  
      两巴掌过后,许影整张脸变得红肿不堪,尽管如此,她仍旧站在不动,仍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告诉我,为什么?”叶无天咆哮如狮,对这女人越发失望,她为什么要那样做?
  
      最先认识她时,她是许家大小姐,那个时候,两人曾一起发生过很多事情,很多值得开心与回忆的事,后来,他又知道她是毒影门的太子,如今,这女人似乎还有着另一层身份,她竟然跟马家走得那么近。
  
      那些半生化人,有情报显示跟马家有关,那么,又会不会跟许影有关?
  
      “解气吗?”许影答非所问,静如止水。
  
      “告诉我,为什么?”叶无天想知道原因。
  
      许影一笑,笑得那么苦涩与无奈:“我现在说什么,你还能相信吗?”
  
      叶无天被问住,的确,倘若她说因为他,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相信。
  
      可人就是那样,不相信是一回事,想不想听又是另外一回事,他还是想知道,想搞清楚原因。
  
      “他们该死。”许影一句。
  
      叶无天哑然,没了?就这样一句?这就是解释?这特么算什么解释?
  
      “小神医,你们慢慢聊。”马老太婆转身离开,走几步,她又停下,扭头说:“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
  
      叶无天并没未阻止马老太婆的离开,目光死死盯着许影:“许影,我对你很失望。”
  
      许影笑了,仰天狂笑,状态疯狂,让人不解。
  
      叶无天注意到,许影的笑容里有泪,两道泪痕残忍地划破她那张俏脸。
  
      狂笑过后,许影心如死灰,从她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你应该恨我。”
  
      “为什么要跟马家扯在一起?”叶无天曾经很努力的想将这个可恶可恨的女人忘掉,只可惜,无论他怎么努力,始终都无法做到,许影的样子就像是被刻画在他脑海中,被烙印在那,让他无论如何都忘不掉她的样子。
  
      两人曾经发生过很多值得怀念,很多浪漫的事,对那些事,就如同发生在昨天。
  
      人可以欺骗别人,绝对骗不了自己,他能一次又一次容忍许影,一次又一次希望她能改,只因他对她仍有那么一丝幻想。
  
      “因为我必须要跟马家扯在一起。”许影回答。
  
      叶无天皱眉表示不解,许影身为毒影门太子,她本身就有极大的权力,为何还非要跟马家扯在一块?
  
      “你不担心马家利用你?”叶无天问。
  
      许影答非所问:“你是在关心我?”
  
      “……”叶无天觉得不该问,此时此刻,他对这女人是彻底死心。
  
      “好自为之。”叶无天已不想再谈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更有权选择哪一条路走。
  
      “等等。”许影喊住。
  
      叶无天转头,正待说话时,对面的许影开始慢慢剥自己衣物,动作很慢,很优雅。
  
      “你想做什么?”叶无天冷喝,许影的行为让他恶心,她要做什么?又想用那套来诱惑他?想要对他进行那方面的诱惑?
  
      许影仿佛没有听到叶无天的咆哮,继续着她的行为,动作很慢,也很自然。
  
      叶无天暗气,麻痹的,这可不是酒店,许影难道就不怕?就一点也不担心?这里可是马家的地盘,万一某个地方装有摄像头,岂不是被别人看得一清二楚?
  
      当然,哪怕许影将她剥光,他也不会动心,这一刹,他只有恨,只有厌恶。
  
      意识到此地不宜久留的叶无天抬腿就走,刚抬脚,那边的许影已成功将第一层衣物剥开。
  
      下一秒,刚抬出右脚的叶无天像无意中看到了什么,令他忘了跨步,忘了离开,甚至那条抬到半空中的右脚也忘了放下来。
  
      目光凝固,紧紧锁在许影那边。
  
      许影朝叶无天看来,静如水。
  
      脑子里连声轰轰响的叶无天步伐如箭,不是离开,而是朝许影冲去,走到许影面前的他做出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只见他抓着许影的衣物猛地往上一拉。
  
      下一秒,许影上身赤条条,面对叶无天的粗暴,她没反抗,温顺如兔。
  
      看到眼前这么一个美女如此模样,叶无天非但没有某种亢奋,正好相反,他想吐,胃中在翻腾,中午吃进去的东西不知什么时候会吐出来。
  
      “怎么回事?”震惊过后,叶无天神情严肃地问,许影身上那横七竖八,错综复杂的伤让他震惊,非但如此,那些伤口还伴有阵阵恶臭味。
  
      原本该是一具光洁完美的娇躺,此刻却如鬼怪一样让人恶心,让人避退三舍。
  
      许影的上半身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就连胸前那两个宝贝也未能幸免。
  
      腐烂!
  
      是的,许影上半身的肌肤就是在腐烂,同时还伴有一阵阵难闻的臭味,像臭鸡蛋,又腥又臭。
  
      “怎么回事?”叶无天再一次问,下意识的想抓住许影又手轻摇,只是竟然无从下手,担心会捏痛她。
  
      许影露出绝望的笑容,“你在同情我吗?”
  
      叶无天:“……”
  
      “很高兴你能如此紧张,能看到你这样,我满足了,至少,我不曾错爱你。”
  
      叶无天:“……”
  
      “看到我这么恶心,没影响到你吧?”
  
      “怎么回事?”叶无天咆哮,他可没心思跟许影说这个,直觉告诉他,必有内情。
  
      许影身上这些伤,绝不可能是她自己弄的,天下间没哪个女人会如此做,哪怕她心肠歹毒,也做不出来,不可能对自己下得了手。
  
      “无天,你曾爱过我,是吗?”
  
      叶无天扬手就是一巴掌,跟刚才那两巴掌不同的是,这一巴掌并不是因为生气,而是要打醒她,正事要紧。
  
      手捂着脸的许影没生气,柔声说道:“我这样,是我应得的报应,你不用替我担心。”
  
      “有人威胁你?”叶无天想到什么:“马家?”
  
      “她们帮了我,没有她们,我活不到现在。”许影说。
  
      叶无天糊涂了,不是马家?那会是谁?马老太婆为何愿意帮忙?要知道马老太婆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毒影门?”叶无天又问。
  
      “是谁都不重要,我就是个该死之人。”许影说道。
  
      叶无天知道,自己猜对了,就是毒影门对许影下手,让叶无天想不明白的是,毒影门为何要这样做?许影不是毒影门的太子吗?哪怕只是个假太子,那也是太子,很多场合之下,许影就是毒影门的代表。
  
      “为什么?”叶无天问:“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许影抬头凝望着叶无天,满怀情意道:“听我一个劝告行吗?远离她们,她们都是疯子。”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
  
      ...
  
      ...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