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61章 强行带走 上


    毫无疑问,许影身上那些伤是触目惊心的,也是让人心痛的,当看到她身上那些伤后,对她过往所有一切的怨恨都化为乌有,烟消云散。

    她都已经这样,你还能恨得起来?

    “我的话你听进去了吗?远离她们。”许影抬头轻声道,“

    她们都不是善类。”

    叶无天替许影仔细检查了伤口,伤很重,从表面看,中毒很深,不知是什么毒性所造成,竟然如此之霸道。

    就目前的伤势看,叶无天也没把握能替许影治好这些伤,最怕的就是毒入内脏,那才最辣手。

    “谁对你下的毒?”叶无天问。

    许影露出一丝苦楚的笑容:“是谁已经不重要。”

    叶无天一怔,“为什么不重要?”

    “这事你就别再追问了行吗?问了我也不会说。”许影并没回答,看样子她不想回答。

    对方不说,叶无天也无可奈何,只能暗叹,许影不愿意说,他多半还是能猜到一些,恐怕多半是怕他去寻仇吧?

    对这女人,叶无天开始看不明白,明明看上去很坏,等你了解更清楚时,又好像不是那样。

    叶无天糊涂了,自以为聪明,自以为了解,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其实一点也不了解人家。

    许影站着不动,如此赤条之下站着,让她脸儿发烫,可她还是硬着头皮继续站在那,不为别的,就因为她眼前这个男人是叶无天。

    轻轻将许影的衣物披上,“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月前就开始腐烂。”许影动手将衣物整理好,哪怕肌肤表层恶心不堪,她也还是个爱漂亮的女人,这也是绝大多数女人的痛病,爱漂亮。

    “为什么不告诉我?”叶无天难于想象,许影默默承受了这么久,她到底是怎样挺过来?

    许影抬头,神情幽怨:“我告诉你了,你会认为我想博同情吗?”

    “……”

    这个问题,叶无天没想过。

    “你看,你沉默了。”许影笑了下,带着几分自嘲。

    百思难辩的叶无天想说不是那么回事,不是如此许影所说那样,只是继而一想,自己为何要解释?有必要解释?对方要怎么想,那是她的事。

    他同情她,并不意味着就要顺着她,宠着她,同情与宠,那是两个概念。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不想搏取你的同情。”许影说。

    叶无天反问:“既然如此,现在又为何告诉我?”

    “因为马奶奶让我站出来,只有这样,才能澄清误会。”

    听许影提起马家,叶无天连忙问:“为什么要跟她们扯在一起?”

    “刚才已经解释过,她们能帮我,帮我止痛。”许影眼神里流露出绝望:“那么重的伤,你难道认为不会痛?”

    叶无天无心跟许影继续深讨这问题,他想到的是,马老太婆哪弄来的药?

    “行了,该你知道的你已经知道,还有什么想要问吗?”许影说:“m国使馆是我的杰作。”

    “马家让你这么做?”叶无天问。

    许影苦楚地笑:“是谁都不重要,这个已经不重要。”

    天下没免费午餐!这是叶无天所想到的,马老太婆那是什么人?完全是一个无利不早起的人。

    “听我一句,离开她们,最好永远别跟她们再见面。”许影又说道,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三次重提。

    “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叶无天问。

    许影别过头,眸子看向墙上那幅山水画上,看着画上那只快乐的小鸟,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像那只小鸟?能像它一样快乐自由自在的活着,无拘无束,没有烦恼与忧虑。

    “当一只棋子没用的时候,注定了它的下场。”许影含糊的回答,她将自己比喻成一个棋子,一个已经失去任何作用的棋子。

    “离开马家,我帮你。”叶无天提出条件,直觉告诉他,继续让许影与马家扯在一块,不可能有什么好事发生。

    许影美眸里略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同情我?”

    叶无天气结,这女人,怎能用这种猜测套用在他身上?他是那种人?

    事实上,叶无天是一个念旧情的人。

    “做不到吗?”叶无天冷声问道。

    许影苦笑着摇了摇头:“迟了,无天,我陷得太深,做了太多对不起人们,对不起社会的事,太迟了。”

    叶无天心头一跳,许影为何这样说?莫非已做了什么坏事?

    两人曾经有过那样一段美好回忆,叶无天并没希望许影一错再错。

    “我已不是什么太子,完全就是一个没用之人,如今的我只有一个想法,止痛,尽量让自己过得舒服一点。”

    叶无天不知该说什么好,许影的话并没错,失去了毒影门太子这一职,她只是一个普通世家的小姐。

    “再问你一次,刚才的提议,你愿不愿意接受?”每个人都有选择权,许影要怎么选择,那是她自己的权利,如若她执意坚持,叶无天不会强迫,热脸贴冷屁股的事,他不习惯去做。

    “你会愿谅我吗?”许影答非所问。

    ……

    ……

    再次坐在马老太婆面前,叶无天知自己还是小瞧了这老太婆,手段通天,能弄到那种止痛药。

    “你需要什么?”叶无天直接开门见山。

    马老太婆呵呵笑:“小神医,你怎能这样说话?我不太明白。”

    叶无天眉头一挑:“这个时候说这些,没什么意思吧?老太太,别让我鄙视你好吗?”

    “小神医还是那个小神医,永远都是那么直接。”说到这,马老太婆脸色聚然一变,变得严肃:“我得了什么病?”

    “这就是你的条件?”叶无天并没马上回答。

    叶无天不敢确定,马老太婆除了替许影止痛之外,还有没有暗中对许影下药?为了能绝对控制许影,下药那种事,马老太婆绝对做得出。

    既然能得到止痛药,也有可能得到另一种毒药。

    叶无天可不相信马家只是意外得到止痛药,出自毒影门的毒药,哪是随便什么人就止痛?若是那样,许影也不用求上门来,她在毒影门呆了那么久,对一般的毒药不可能难倒她。

    马家究竟与许影中毒之事有没有联系,叶无天暂时不清楚,当然,现在也调查那些的时候。

    “停止帮助你那朋友。”

    “还有吗?”叶无天问,马老太婆这两个条件早已在叶无天意料之中。

    马老太婆一笑:“看来老身还低估了许影在小神医你心中的地位。”

    “嗯,如果你认为可以提,那就尽情提。”叶无天讥讽,马老太婆的做法实在让人恶心。

    “既然如此,那老身我今天就不要脸一把,小神医,把你的增高茶交给马家经营,如何?”

    叶无天凝神紧紧盯着马老太婆,人不脸则无敌,马老太婆此举足于证明,她的脸皮有多厚,堪称城墙。

    好一会,叶无天开口:“第一,你的原因是阳气不够,不够接地气,本身问题不大,前提是你得重视,第二,烟姐那边,我可以不帮。”说到这,叶无天上前几步:“至于第三,我的回答是这样的。”

    马老太婆正纳闷叶无天会如何回答时,却是眼前一花,紧跟着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脸上的剧痛在告诉她,自己被打了。

    错愕、恼怒、不解,等等,此时此刻,马老太婆心里闪过种种疑惑。

    正当她疑惑过渡到愤怒之时,脸颊上再次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直打得她晕头转向,晕七素八,不知所措,下意识地手捂着脸站在那。

    认识马老太婆到现在,叶无天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要打她,可今天,他彻底被激怒,被马老太婆的无耻所激怒,于是,忘了她是女人,也忘了她是老人,直接挥手就上,一巴掌打过去,觉得不解瘾,于是再一巴掌。

    教训无耻之人,跟年龄无关!

    “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叶无天冷冷地问。

    马老太婆一张嘴,那颗仅存硕果的老牙也哐啷一声掉落到地上。

    愤怒的火花从马老太婆眼中喷出,或许,她做梦也想不到叶无天敢打她,这是她第二次被打,第一次是个直到现在都还弄不明白年轻人,第二次则是叶无天,所不同的是,两次都是年轻人。

    “你敢打我?”马老太婆抓狂,却也无可奈何。

    叶无天冷冷地问:“还想再尝试?”

    “好,很好。”马老太婆气得不住颤抖,连说了几个好,此时此刻,她除了这样,也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

    “怎么着?想咬我?来吧。”反正也已撕破脸皮,叶无天不在乎对方会有何反应。

    “年轻人,你会后悔的。”

    叶无天点头:“或许吧,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

    从客厅里走出,叶无天身边还有一个许影,两人走出客厅时,大批汉子团团围了上来,与此同时,外面还有一批荷枪实弹的军人涌进。

    两人被团团围住,这场面,想大摇大摆的走出去,那是不可能。

    看着四周站满的军人,叶无天想,权力真是个好东西,那么多人宁死不惜,都想攀上权力那艘大船,也不是没有道理。

    本文来自看書網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