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62章 强行带走 下


    “就凭你们,也想留下我?”目光扫视一周后,叶无天冷吼。

    许影脸露担忧,不清楚叶无天刚才与马老太婆聊了什么,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将气氛弄得了如此僵。

    绝不是什么好事。

    被这么多荷枪实弹的军人围着,想安全离开,简直难如登天。

    马老头已不在,他的家里仍是重点保护对象。

    此时,马老太婆从屋内出来,当然是坐在轮椅上,除了少数人知她能站起之外,绝大多数人都不知她还能站起来,她这一骗,骗了世人大半辈子。

    “抓住他,敢反抗,格杀不论。”马老太婆含恨而吼,直到现在,老脸仍是火辣辣的痛,没人知那种滋味,那种让她想死的滋味。

    当看到马老太婆时,许影猛的发现对方那张红肿不堪的脸,当看到这个时,她明悟过来,为何自己与叶无天会被团团围住。

    叶无天打人了!打的还不是普通人。

    马老太婆是谁?她岂是能随意让人打?

    带着讶异目光看向叶无天,她需要一个答案。

    叶无天注意到许影疑惑与询问的目光,说道:“她想被人打。”

    许影无语,有谁想被人打?这叫什么理?

    “有些人天生就喜欢犯贱,没办法,我也不想动手打人,你知道,我其实很君子的。”叶无天满脸无奈地道。

    许影愕然,差点被逗笑,特别瞧着叶无天那副无奈表情,更是将她逗得欢,若不是时机不适合,只怕她早已笑出声。

    马老太被打,对许影来说并无任何影响,反倒隐隐有那么一丝痛快,叶无天毫无疑问是在帮她。

    “举起手来。”一个中校大声令喝。

    叶无天岂会害怕?扬起早已拿在手里的证据对那中校说道:“各位,你开枪试试。”

    对方看清楚了叶无天手中的证件,国安局,证件不可能有假。

    “你们有想过枪杀一个副主任的后果吗?”叶无天冷笑,说完又回头看着马老太婆:“老不死,还是你认为马家可以抹平此事?”

    马老太婆脸色阴晴不定,自己被打,这事绝不可能咽下去,不过,叶无天手上那本证件倒真让她为难。

    挣扎!

    马老太婆内心在极力挣扎,一方面,她不想就此放过叶无天,事情都已闹到这份上,再放过叶无天,只更加会让别人看笑话,日后还让她怎么见人?

    现在从屋内走出来,马老太婆已抱着自黑的心理,这样做目的只有一个,收拾叶无天。

    犹豫与挣扎过后,马老太婆似乎作出决定,沉声说道:“把他们抓起来,罪名是暴力对待我。”

    为了能收拾叶无天,马老太婆也是豁出去,说的时候反手朝自己脸上一指,无疑在告诉那些大兵,她脸上的伤是叶无天的杰作,单凭这个罪名,就足够将叶无天抓起来,只要将这个罪名坐实,国安又怎样?有理走遍天下。

    叶无天轻叹了声,扭头对许影说道:“看到没?人家要犯贱,我能怎么着?自然是要将巴掌甩过去。”

    许影觉得,叶无天的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仔细想想,会发现有那么一丝哲理。

    马老太婆估计是被气得丧心病狂,明知叶无天身份不简单,还要一意孤行,想教训叶无天。

    “跟这种人在一起,你会有出息?”叶无天问许影。

    许影幽怨道:“我已是个废人,还有选择的权利?”

    叶无天选择闭嘴不语,忽然发现自己问了一个极为蠢的问题,刚才那句话,他本不该说,那样很容易让许影打蛇随棍上。

    “你们听着,我不想为难你们,今天我必须离开这,谁敢阻拦,别怪我心狠手辣。”因为这些是军人,叶无天才能忍让到现在,换成其它人,只怕叶无天早已挥手一把药粉撒出去,还跟这些人废什么话?

    “抓起来,敢反抗就就地格杀。”马老太婆喝令,已是忍无可忍的她早已将所有一切全忘了,满脑子都在想着要如何教训叶无天,如何去收拾他,这小子,实在太过份。

    闻言的叶无天心知自己今天不可能轻松走出去,于是慢条斯理的将证件收拾好,既然非要硬碰,那就来吧,谁怕谁就是锤子。

    马锋不知从哪钻出来,他的出现让叶无天多看了眼,很是好奇,只因马锋这会竟然手扶着拐扙。

    马锋什么时候残掉?

    叶无天百思不得其解,纳闷地看着对方,想要从中得到一个答案,想要有人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大少,你这是唱哪般?”叶无天忍不住开口问,他太想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何要借用拐杖?莫非也像马老太婆一样,想演戏给别人看?想隐瞒世人?

    马锋如同被人用重锤狠狠砸向他胸口,如今他不借助拐杖的力量,无法正常走路,右腿根本不够力量支撑。

    为此,他找过不少医生,看过不少名医,得出的结论是,骨质疏松。

    得到这个结论时,马锋差点没被雷晕,他还那么年轻,怎会骨质疏松?

    震惊的马锋很快就想到,自己双腿曾被叶无天敲碎,后来又被那神秘人医好,极有可能是这样,换句话说,他今天需要借助拐杖的支撑,那也是叶无天当初所造成。

    马锋担心的是,万一等到哪天他双腿又再次无法走路,该怎么是好?难道也得像奶奶一样,大半生都坐在轮椅上?

    那种结果,绝对是他所无法接受的事,他不愿意自己成为废人,甚至不愿意靠着这该死的拐杖过日子,可是,除了这样,他别无它法,不依靠这拐杖的他根本无法走路,右腿的支撑力远远不够。

    看过各大名医后,马锋也曾试图找到当初替他治伤的那个神秘人,奈何无论他通过何种手段,始终都无法找到对方,对方就像凭空消失。

    “马少,你的情况可不妙。”叶无天明知故问,有往别人伤口上洒盐的意思:“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残疾人大赛里头会有你的一份。”

    马锋嘴角不住抽搐,真若那样,不如死了算,那种结果,是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他们抓起来。”马锋情绪失控,咆哮如雷:“不,直接开枪。”

    叶无天冷笑:“哟,看不出来,原来你权力这么大?马锋,马大少,你有权命令开枪吗?还是说国家的军队本来就是你们马家的?”

    叶无天这顶大帽子不可谓不重,直接令到马锋愕然,并迅速冷静下来,这么一顶大帽子盖下来,任由他马锋怒火万丈,这会也不得不认真考虑后果。

    马老太婆同样如此,同样不敢轻视,立马用眼神阻止马锋,示意他别乱说话,万一这事不小心被人当成把柄,马老太婆倒不是说惧怕,同样也会给马家带来麻烦。

    “抓起来。”马锋不敢发施号令,马老太婆却可以,严格意义上说,她属于那个体制中人,更何况这些都属于马家的保安,她有权下这个命令,外面没谁敢说她什么。

    “慢着。”人群中,一道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宛如一声炸雷。

    众人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却见王柔丝走来。

    王柔丝的出现让众人一怔,更让马老太婆恼怒。

    无视怒火的王柔丝走到叶无天面前,如同无人之境般换了副表情,变得温柔体贴,甚至还主动伸手替叶无天整理衣领。

    面对这一切,叶无天被弄糊涂,王柔丝想做什么?

    “你没事吧?”王柔丝细声问。

    叶无天麻木地摇着头,他能有什么事?真要离开这,这里没人能拦得住他。

    “没事就好。”王柔丝妩媚一笑:“放心,有我在,没人可以伤你。”

    王柔丝这话听上去感觉怪怪的,有她在,他就安全?她想做什么?想美女救英雄?

    叶无天可不认为王柔丝单枪匹马过来就能让马家改变主意,王柔丝的面子没那么大,那可是两巴掌,更何况马老太婆不惜自黑与撕破脸皮才换来这么个机会,她没理由轻易放弃。

    换在以前,马老太婆兴许会给王柔丝丁点薄面,只不过现在,只怕半点薄面都不会给,这就是现实。

    “柔丝丫头,你要做什么?”马老太婆冷声问,任谁都能看出她的不满。

    王柔丝目光从叶无天脸上移开,看向马老太婆:“奶奶,让能他们离开吗?”

    “不能。”马老太婆的拒绝非常直接干脆,从一开始,她就没想过要给王柔丝面子。

    听到这回答,王柔丝并不着急,也仿佛早已猜到会是这结果局,当下说道:“奶奶,他们都是我朋友,您老可以给我点薄面吗?”

    马老太婆有些猜不透王柔丝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想替叶无天求情,这是情理中,毕竟两人有合作,可当着如此多人,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出面,那不像是王柔丝的做事风格,别看王柔丝年纪轻轻,做事很稳重,正因为如此,当初才深受器重。

    “丫头,让开。”这句话,已经算是很客气。

    王柔丝的出现,倒是让叶无天很好奇,很想知道接下来王柔丝会通过何种手段来帮他,刚才那句话引起他的兴趣。

    有我在,没人可以伤到你!

    多么霸气的一句话,同样也是多么耳熟的一句话,仔细想想,叶无天也曾说过,不过是他对人家说。

    “奶奶,我就这么点小小要求,你都不能满足我吗?”王柔丝问。

    不知为何,马老太婆总感觉有那么点不安,王柔丝的淡定让她不安,她也不知那丝不安来自于哪里。

    “王柔丝,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马上滚蛋。”马锋不敢下令抓人,却敢朝王柔丝吼。

    王柔丝必定有持而来,这是叶无天的想法。

    她的淡定,从容,更是让他肯定,这女人,不惧怕马家。

    “马锋,咱们亲戚一场,今天我不跟你计较,下不为例,再敢对我无礼,我保证,你连用拐杖的机会都没有。”

    叶无天好笑,王柔丝像换了个人,当初对马家唯唯诺诺,唯命是从的王柔丝不见了,取代而之的是现在这个极为强势的态度出现。

    “奶奶,今天我必须带他们走,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王柔丝态度强硬,丝毫没有商量余地的意思。

    马老太婆两行老眉皱在一起,打量着王柔丝,不明白她的勇气与自信来自哪里。--3809+590666-->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