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63章 演过了

  
      马老太婆不知王柔丝的信心与淡定来自于哪里,这会的她隐隐不安,总觉得要发生什么,或者说王柔丝会掀起什么风暴。
  
      马锋笑了,大笑,王柔丝的话让他忍俊不禁,这笑声是嘲笑,冷笑。
  
      “马锋,你已不是当初的那个京城第一大少,请别笑那么大声好吗?不觉得丢脸?你不嫌臊,我都替你感到不好意思。”
  
      笑容瞬间僵在马锋脸上,体内血气翻腾,想要冲喉而出。
  
      叶无天暗乐,今天方知王柔丝还是个补刀神手。
  
      “你……该死。”马锋浑身不住颤抖,那张本还算帅气的脸蛋此时扭曲得严重变形,双目喷出熊熊怒火,越烧越烈,此时此刻,他急于想要找一个宣泄口。
  
      王柔丝不为所动,站在那凝神朝马锋看去:“废物。”
  
      “啊……”
  
      马锋终于忍不住,扶着拐杖一拐一拐的朝着王柔丝而去,眼看就要冲到王柔丝面前时,马老太婆却是一声喝令:“锋儿。”
  
      手中的拐杖已经高高举起,听到喝令,马锋强行忍住怒火。
  
      “退开。”马老太婆又道。
  
      马锋不甘,无奈,愤怒,委屈,如果可以,他想一拐杖朝王柔丝打去。
  
      不,几拐杖甚至几十拐杖朝王柔丝打去,将这该死的女人当场打死。
  
      可惜,一切都是空想。
  
      带着不堪,马锋退开,转身之际,他狠狠朝王柔丝瞪去,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熊熊杀意。
  
      王柔丝老神自在,优雅高贵地站在那,面对马锋刚才的举扙,她没一丝惧意,柳眉不曾皱一分一微。
  
      叶无天笑不出来,相反,神情严肃,马锋今天过于反常,有些过。
  
      随便被人一激,就这样暴跳如雷?不顾后果当众寻仇?这还是当初那个京城第一大少的作风?
  
      不像!
  
      事情异常必有妖!
  
      联想到以往的种种,那些半生化怪物,还有卓老头曾跟他说过的话,马锋,极有可能在演戏。
  
      马家这一老一少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叶无天恨不得有读心术,恨不得马上窥探马老太婆脑中的想法。
  
      在众人看来,马锋暴跳如雷,被气得够呛,最后面对侮辱还无可奈何,只能含恨退回,只能用狠毒的目光盯着王柔丝与叶无天。
  
      所有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理所当然。
  
      “奶奶,我的请求,你可以答应吗?我要带他们走。”王柔丝再一次问。
  
      马老太婆举棋不定,左右为难,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自然不想错过,可王柔丝的淡定,从容,甚至是霸气,又让她不安。
  
      王柔丝必定是手里捏着什么,才敢如此嚣张放弃,现在,马老太婆想要知的是,王柔丝手里到底有何王牌?敢令到她今天如此过份,如此疯狂,如此强硬。
  
      “咱们走。”王柔丝对待叶无天又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态度,温柔可人,体贴入微。
  
      叶无天微微点头,朝许影递去一个眼神后,三人便开始离开。
  
      对面那个大校拿捏不定,不知是否该拦下叶无天几人,他不傻,首长刚才是曾下过命令,但那是刚才,不是现在。
  
      三人都不是善类,尤其叶无天,本身还有国安这么一重身份,真较量起来,双方都肯定吃力不讨好,谁没事想惹事?这会见首长不点头吭声,这位已练成精的大校自然也懂得装疯卖傻,首长不发命令,他一个手下着什么急?
  
      于是,众人眼睁睁看着叶无天三人离开,有意思的是,那马老太婆竟然也没说话,没阻止,如同其它人一样,静静地站在那。
  
      离开马家后,叶无天暗松口气,以为今天会有场恶战,哪知事情却是如此曲折离奇,就这样走了出来。
  
      怪哉!
  
      “谢谢你。”叶无天说,今天能如此轻松走出来,王柔丝居首功,若非她帮忙,绝不可能如此轻松。
  
      王柔丝妩媚动人的朝叶无天微微一笑:“咱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谢谢?”
  
      叶无天暗汗一个,王柔丝的话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弄不好还以为他跟她发生过什么似的,虽然,两人之间也的确曾发生过很多,她也不用如此表情吧?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许小姐,可否让我们单独谈谈?”王柔丝问。
  
      许影同意,转身就离开。
  
      “你先找地方住下,我会联系你。”叶无天掏出几粒药丸给许影:“这个应该可以止痛。”
  
      接过药丸的许影并没道谢,在叶无天二人注视之下离开。
  
      “你怎知我在马家?”待许影离开后,叶无天问,迫不及待。
  
      王柔丝的目光仍旧注视着许影消失方向,答非所问:“你相信她?”
  
      叶无天一怔:“我不信她可以为了博取我的信任而不惜毁掉自己。”
  
      “若有必要,我也可以。”王柔丝缓缓说道。
  
      叶无天哑然,不知该不该相信,天下间真有这么狠心的人?对别人狠心,不是件难事,对自己狠心,就另当别论,不是那么的容易。
  
      都说无毒不丈夫,怎么这年头的女人也如此吓人?
  
      “你相信她?”王柔丝又问。
  
      叶无天思索一会后,点头,算是回答。
  
      “我不相信。”王柔丝给出个截然不同的答案,“小心苦肉计。”
  
      叶无天苦笑,王柔丝的防备心太强了些,他还是不相信天下间有哪个女人会如此毁掉自己,别的不说,她身上那些伤不会有假。
  
      就算许影真在演苦肉计,叶无天也认了!
  
      瞧叶无天的表情,王柔丝就知叶无天压根没将她的话听进去,当下也不再劝说,反正这家伙一旦决定的事情,别人是没办法改变。
  
      “你怎知我在马家?”叶无天又问。
  
      王柔丝回答:“想知这并不难,别忘了我跟马家的关系。”
  
      叶无天笑了笑,想想也是,马家所有敌人中,必定有王柔丝这么一位,她绝对恨不得直接将马家弄得灰飞烟灭,让马家在京城消失。
  
      “刚才那场戏怎样?”王柔丝问:“让你评分,你能打几分?”
  
      “什么戏?”
  
      叶无天这话受到王柔丝白眼对待,“怎么?还要我提醒?没看出来?”
  
      “哦。”叶无天猛地一拍脑袋:“你是说马锋?”
  
      “敢情你也看出来,那就说明他演的戏太烂,不堪入目。”
  
      “……”这叫什么理?他能看出来就是不堪入目?天底下哪有这个理?这说明什么?难道说明她的演技要差人一等?
  
      无心计较这个的叶无天说:“你也怀疑?”
  
      “太明显。”王柔丝回答。
  
      叶无天嗯了声,自己本就怀疑,如今加上王柔丝的印证,更是让叶无天知道,他的猜测不可能有假。
  
      马锋在演戏!
  
      “为什么?”叶无天问。
  
      王柔丝轻轻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不清楚马锋的动机,但可以肯定的是,马锋那笨拙的演技下面,必定包藏祸心,另有目的。
  
      “你的演技也不错。”叶无天笑,想到马老太婆被唬得一愣一愣时,叶无天就忍不住想要笑。
  
      王柔丝说道:“我那不是演技。”
  
      “不是演技又是什么?”叶无天好奇。
  
      “心理战术,老太婆害怕了。”
  
      叶无天好笑,某种意义上讲,玩心理战术也算是演技的一种。
  
      “你手里捏有她的把柄?”能让马老太婆心虚,必定有让她害怕的事情,俗语有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马老太婆担心害怕,害怕那些见不得光的事被曝光出来。
  
      王柔丝神秘一笑:“神说,天机不可泄漏。”
  
      叶无天:“……”
  
      马家,马老太婆脸部仍旧红肿,倒是没那么痛,上药后,脸上丝丝清凉,让她消减几分烦躁。
  
      马锋坐在对面,那根拐杖则静静地靠在沙发首上,十分耀眼。
  
      “过了。”马老太婆轻叹。
  
      马锋老脸一红,稍稍低头,目光不敢看去。
  
      “抬起头来。”马老太婆喝令。
  
      鼓起勇气抬头的马锋张口:“奶奶,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冲动是魔鬼,锋儿,这话我曾对你说过吧?”
  
      马锋点头,“刚才那一刹,我的确忍不住,看到他那耀武扬威的模样,我情绪就开始失控。”
  
      “那小子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要激怒你。”马老太婆提醒。
  
      现在回过头静下心来想,马锋岂能不知?奈何当时现场他控制不住,除了怒火还是怒火。
  
      “奶奶,咱们就这样算了吗?”马锋瞟了眼旁边的拐杖,内心深处的怒火之源又开始涌起。
  
      “小不忍则乱大谋。”马老太婆提醒:“马家过去太过耀眼,让人眼红,现在必须静心潜伏。”
  
      “我知道。”马锋点头,又问:“那小子他们会不会看出什么端倪?”
  
      “看出,也只能怀疑,咱们小心就是。”
  
      “王柔丝那贱骨头,吃里扒外,帮着外人来对付咱们,迟早有一天我会让她好看。”今天他演过头,完全因为王柔丝的出现,她的出现是个变数。
  
      马老太婆老眼半眯,“她知道太多。”
  
      “有了叶无天的帮助,她必将如虎添翼。”这是马锋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马老太婆猜测,莫非那小丫头已经开始怀疑?还是说手里捏有证据?
  
      局面,似乎不是朝着她所设定的方向走,这中间有着太多的变数,这是马老太婆所不愿意看到。
  
      “为什么猜测是我?”楚芊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叶无天,没好气道,内心对叶无天极为不满,原本就对叶无天不爽,因为叶无天,她成为笑话。
  
      叶无天暗中认真观察着楚芊,一是看不出真假,不知她的愕然与愤怒是否真是装出来,对此,叶无天感到疑惑,要么她是真的愕然,愤怒,现在所流露出都是发自内心,要么,她就是表演得入木三分,演技逼真,已到了可以拿小金人的地步。
  
      见叶无天皱眉深思状,楚芊更为恼怒,厉声喝:“你怀疑我?”
  
      楚芊自己都不知怎回事,莫名恼火,特别看到叶无天这副不相信的表情时,更是气极。
  
      说不上来为何而恼怒,但是此刻,她想将叶无天按在地上暴打一顿。
  
      收回思绪的叶无天淡淡道:“没弄清楚之前,对我而言,你们都值得怀疑。”
  
      楚芊冷笑,露出一丝不屑与讥讽:“你倒真长情,她值得你这么帮她?”
  
      “不是帮不帮的问题,而是你们毒影门的做法让人齿寒。”
  
      “你又怎知她没有错?谁会平白无故胡乱对一个人下手?你会吗?”楚芊问。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