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64章 其心可诛

  
      “你一味指责毒影门,过于主观,又想过原因吗?毒影门为何如此对付她?凡事总有原因,不是吗?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你又怎知许影没错?她贵为毒影门太子,高高在上,不犯错,谁会那样对她?”
  
      叶无天哑口无语,面对这样的连番质问,他答不上来。
  
      “好歹你也是个人物,做任何事之前都请调查清楚,别太冲动,那样对你没任何好处。”
  
      叶无天老脸微红,这女人倒是伶牙俐齿。
  
      “叶无天,你想着这或许也是她的苦肉计吗?据我所知,许影心机颇重,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叶无天瞪大双眼,这是同一天内第二个对他说这话的人,第二个说许影演苦肉计的人。
  
      看来,许影在很多人心中都没什么好印象。
  
      “如果你还想在我这里讨论这个问题,抱歉!请离开这。”楚芊冷冷说道。
  
      叶无天举目望去,“最好别是你。”
  
      在叶无天离开后,楚芊猛地拿起桌上一个晶莹剔透,古生古香的玉杯子狠狠朝地上砸去,这是她最为心爱的杯子,多年来一直使用,今天却被她狠砸到地上。
  
      看着地上那无数碎片,楚芊一阵后悔,一阵心痛,对叶无天的恨更深入骨。
  
      “叶无天,总有一天你会后悔。”楚芊喃喃自语,神情复杂。
  
      红颜集团,程可欣反应激烈,“不同意,我不同意。”
  
      这是她第一次公然站出来反对,以往都是对叶无天百依百顺,像今天这般,还是第一次公然站出来反对。
  
      叶无天暗汗,见程可欣如此反对,他竟不知该说什么好,进来办公室之前,他有太多的话想要说,可现在愣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老公,我不同意。”程可欣那严肃的表情无疑在告诉别人,她没有说谎,更没开玩笑。
  
      叶无天刚想张口,就见欧阳幸月与司徒薇二女进来。
  
      不知从何时起,三女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密切,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她们三人关系变得亲密,对叶无天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不会内哄,坏事是日后家里要搞个投票决议什么的,他必输无疑。
  
      她们一同举手,还会有他的份吗?到那会他抗议也没用,就好比今天这事,程可欣不同意他帮助许影,相信欧阳幸月她们也会持相同的看法与意见。
  
      许影那种人,少惹为妙!
  
      “你们来得正好,他要帮助许影。”程可欣说,这话说得很急切,可以判断出她很焦急。
  
      欧阳幸月二女似乎都知这事,也像是正为此事而来。
  
      “爷,你可真不让人省心,走到哪都能引起轩辕大波。”司徒薇媚眼如丝,莲步轻移地扭着小蛮腰来到叶无天面前。
  
      叶无天低头,首先影入眼中的就是那道深不见底的沟壑,白皙嫩滑,引人入胜,让人想入非非,美不胜收!
  
      这妖精总是如此,丝毫不顾场合,这里可是公司,不是家里,上个班都没个正经,穿如此曝露,她想做什么?哪有职业装是如此性感的?上面短,下面那短,那条该死的裙子就不能再长那么一点点?
  
      叶无天满是酸意!
  
      “爷,你怎了?是不是哪不舒服?”司徒薇聪明伶俐,看出叶无天的异样,不过,她很喜欢这感觉,喜欢看到叶无天为她着急的样子。
  
      气得牙痒痒,若不是场合不对,他会第一时间将这该死的女人按在地上,然后狠狠抽她屁股,不,要直接剥开裙子收拾她,让她长点记性,让她以后不敢再这么随便,不敢随便让人看。
  
      “爷,是不是想帮你那小情人?”司徒薇搂着叶无天胳膊,是那么的自然,全然不将程可欣二女当回事。
  
      叶无天苦笑:“别说得那么难听好吗?”
  
      “难道不是?”司徒薇故作讶异:“还是说你为了体现你大慈大悲之心?”
  
      叶无天:“……”
  
      有时候,跟女人讲道理,那是不现实的,比如现在。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爷,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慈怀心肠?”司徒薇明显没打算放过叶无天的意思。
  
      郁闷抓狂的同时,叶无天音高数度,张口说道:“行了,你们不同意就算。”
  
      叶无天不想再为这事而纠缠,他想帮许影,却不会因为了许影而跟她们几个产生意见与分岐。
  
      很多时候,叶无天觉得自己没骨气,男人老狗,偏太过于在乎她们的感受,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不过,从另一方面讲,这也是疼爱她们的一个表现。
  
      “我认为你应该继续。”欧阳幸月淡淡说。
  
      她这话一出,震惊众人,包括叶无天,都已经作好心理准备,哪知冷不防听到欧阳幸月的支持,岂能让他不意外?
  
      程可欣也是十分意外,打量着欧阳幸月,并未急着开口问原因,知欧阳幸月这样做必定有她的原因。
  
      此时,欧阳幸月接着解释:“打脸,帮助许影,可以更好的打脸,比你今天那两巴掌还要重。”
  
      叶无天暗惊:“事情已传开?”
  
      “爷,恭喜你,名满天下。”司徒薇娇笑。
  
      苦笑不已的叶无天已不知该说什么好,他还能说什么?正所谓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才多久功夫?马上就传开?
  
      “知外人怎么评论你吗?”司徒薇问。
  
      叶无天哪知道?这会也只能带着疑惑目光看着司徒薇。
  
      “无法无天。”
  
      “……这是好还是坏?”
  
      “你说呢?”
  
      叶无天不知道,也懒得回答,反正按他理解,那是外界对他的损。
  
      “让你这么做,当然也有我个人的请求在里面。”欧阳幸月又说道。
  
      叶无天明白,欧阳幸月跟许影还是亲戚,想必是许影的母亲欧阳守云主动开口求到欧阳幸月这。
  
      听到这个解释,纵使百般不愿的程可欣也只能选择闭口,她倒是忘了这一层关系。
  
      “如果让你为难,也没什么。”欧阳幸月说,她姑姑的确找过她,让她帮帮这个忙。
  
      这个帮,欧阳幸月拒绝不了。
  
      “这不是什么大事,我帮她,最后结果是好是坏,现在还说不清楚,或许是件好事。”叶无天无疑在告诉欧阳幸月,他会帮。
  
      欧阳幸月暗松口气,这样甚好,至少,在她姑姑那边能有个交待。
  
      “将来有机会,你还会跟她旧情复燃吗?”司徒薇看着叶无天。
  
      叶无天敏锐地注意到,几乎在同一时间,三女六道目光同时朝这边看来,显然,她们也想听他是如何回答。
  
      “怎么可能?我跟她一直就没什么,以后更不可能。”叶无天会帮许影,除了内心那丝旧情之外,更多的是同情,她落到今天这田地,不能怪任何人。
  
      “你心虚了。”司徒薇突然一句。
  
      “没有的事。”叶无天狡辩。
  
      “打人之事,外面传得很热闹,让很多人不明白的是,马家出于什么心态?以马家的实力,被打,你绝对逃不了处罚,哪怕你身份特殊。”欧阳幸月说,不弄明这点,她始终都不踏实。
  
      “示弱。”叶无天说:“王柔丝跟我说过,马家在示弱。”
  
      “有道理,被打,变成天下丑闻,世人笑柄,都还能无动于衷,还能忍住,她们这样,怕是想告诉外界,告诉世人,她们是受害者,同时,也等于在告诉别人,马家已不是当初的马家,别再把马家当成当初那个强势的家族,如今的马家,随便一个什么小人物就能欺负。”司徒薇说道。
  
      “越是这样,就越不对劲。”程可欣露出担忧之色。
  
      “不用担心,马老太婆命不久矣。”叶无天安慰道。
  
      此话让三女愕然。
  
      叶无天神秘一笑,“那老太婆也算是自作孽,是她活该。”
  
      “什么病?”司徒薇问。
  
      叶无天笑得更神秘,朝司徒薇眨了眨眼:“算不上什么病,却能要人命。”
  
      三女:“……”
  
      这家伙竟然还卖关子?着实可恨。
  
      “马家这样做,一箭双雕,既可以示弱,还可以向某些人施压,毕竟马老太婆身份不凡,从那个年代里走过来,完全可以依老卖老,她这样的人都被打,谁能坐得住?某种程度上说,这是马家的耻辱,再往上点说,同样也还是国家里耻辱,那么重要的一个人,到头来还被打,颜面何存?”
  
      叶无天暗吸口凉气,这事他还真没认真想过,当时只想着教训马老太婆,哪曾想过这么多事?
  
      如今被司徒薇她们一分析,叶无天更是觉得这根本就是个圈套,从一开始,马老太婆就设定好圈套,一环接着一环,就等着他跳进去。
  
      此人用心险恶,其心可诛!
  
      简单的一件事,现在方才发现一点也不简单,真如欧阳幸月她们所分析那样,想必如今外界是风起云涌。
  
      叶无天掉落到某个圈套中去,难怪马老太婆会提出让他将增高茶交由马家经营,只怕那死老太婆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不可能,也不现实,知他不可能那样做。
  
      “不能大意。”欧阳幸月说:“烟姐那边,你得尽快想个办法,那样咱们会多一个帮手。”
  
      叶无天嗯了声,欧阳幸月说得对,越是这样,就越是要打你马家的脸,你不是想示弱吗?我成全你。
  
      “马老太婆阻止我帮助烟姐,现在想想,他们开出的条件真让我有些难于拒绝。”叶无天心道,为了帮助烟姐,他的损失也不是一般的大。
  
      “什么条件?”
  
      叶无天笑:“公司的十年免税。”
  
      饶是欧阳幸月她们早有所防备,却也被这话给吓得不轻,十年,对,都是个无法忽视的条件,更别说是对红颜集团这种庞然大物。
  
      很明显,马家急红眼了。
  
      “后悔?”司徒薇问。
  
      “后悔?呵呵,换成别人,我一定后悔,毕竟作为一个商人,我无法跟钱过不去,何况那些都是合法的收入,换谁都很难拒绝。”
  
      司徒薇咯咯娇笑,叶无天流露出的那副财迷模样让她想笑。
  
      东城,劳累了一天的王柔丝心情悦愉的走出公司,这些天工作超强度,很累人,却很开心,所有铺货的环节都已打通。
  
      好女不愁嫁,好产品同样不愁卖,增高茶都还没正式上市,订单就已经铺天盖地,如雪花般飘来。
  
      按下跑车防盗,弯腰低头钻进去后,王柔丝驾车离开公司,准备找个地方好好的奖励自己。
  
      王柔丝红色跑车刚刚离开,她身后,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也迅速跟上,如同脱缰的野马。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