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70章 为你而建


    叶无天很不适应楚刹这话,虽然她由始至终都语气平淡,气场却出奇的高,久而久之,叶无天自己都会有一个错觉,他在楚刹面前就是个小男人,一个对她楚刹百依百顺的小男人。

    楚刹的语气不容人拒绝,十分强势。

    对别人强势,叶无天管不着,可如今楚刹非要将这种强势强行套在他身上,这就是他所不能忍。

    皱了皱眉,叶无天扬手打断:“打住,楚小姐,话不能乱说。”

    楚方这小丫头打量着二人,眼睛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兴奋,一闪即逝。

    楚刹挑起柳眉,冷冷道:“叶无天,你听好,你今生今世都只能是我的男人,我楚刹一个人的男人。”

    叶无天:“……”

    无语过后,叶无天直接走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走出外面后,身后的楚刹却喊住:“等等。”

    叶无天感觉自己的怒火快要失控,扭头语气不善地问:“还有事?”

    “叶无天,你最好别朝我吼,否则,别怪不客气。”

    有些被气乐的叶无天还真想知道,对方所谓的不客气,又是一个怎样的不客气法。

    “上车。”楚刹率先上了一部商务房车。

    叶无天站着没动,他认为,对方让他上车他就上车,那岂不是很没面子?堂堂男子汉,掉面子的事,打死也不能做。

    楚刹仿佛看出叶无天的想法,说道:“确定不上车吗?你不上车,我就把许影宰了。”

    苦苦压着的怒意被瞬间点燃,叶无天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

    步伐极快,三步并两的冲到车上,出手捏住楚刹脖子,面目狰狞,双眼赤红地道:“别威胁我,知道吗?我不管你是谁,记住我的话,别威胁我。”

    楚刹没丝毫反抗,任由叶无天捏着她脖子,一副等死的模样。

    对方这样,反倒让叶无天不知如何是好,其实,他倒希望楚刹能反抗,也好过现在,至于,那样他有一个下手的理由,不至于如此。

    “你不是要威胁我吗?来吧。”见叶无天毫无动静,楚刹张口问。

    叶无天气极,这女人,当真以为他不敢动她?“别威胁我。”

    楚刹说道:“还是那句话,你叶无天永远都只能是我的男人。”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叶无天冷冷说道:“你应该了解我,我杀过人。”

    “知道。”楚刹回答:“知你杀过人,可我死了,天府城谁来弄?”

    “谁来弄关屁……”叶无天破口大骂,只是,很快她就觉得不对劲:“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天府城是你的?”

    “确切的说,是我为你而建。”

    叶无天目瞪口呆,彻底的被震憾到,换任何一个人,都会被楚刹这话给吓倒。

    “为我而建?”叶无天喃喃自语,情不自禁的伸手去碰楚刹额头,很想看看这女人到底是否疯了,正常人能说出这话?

    楚刹避开叶无天的手。

    叶无天坚定地认为,这女人肯定疯了,对一个陌生男人如此说话,不是疯了又是什么?正常女人会这样说?

    “楚小姐,你确定你没事吧?”下半句,叶无天没敢说出来,他想问楚刹,要不要送她去医院看看,直接去精神科。

    这种人,多半是疯了!

    天府城,那么大一个项目,楚刹竟说是因为他而建。

    “楚小姐,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如今的叶无天松开楚刹脖子:“天府城的那些设计好像很超前,用现在的话说,很科幻。”

    楚刹美眸大亮,绽放出异彩:“你想到了什么?”

    叶无天挠头沉思,想了半天,都没抓住什么线索,就是觉得那些建筑物设计很怪异。

    “就觉得奇怪。”良久,叶无天说。

    楚刹内心一阵失望,平复语气道:“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来。”

    叶无天动了动嘴唇,问道:“楚小姐,你确定我们曾经见过面?”

    楚刹莫名一句:“这辈子没见过。”

    叶无天是狂汗,什么叫这辈子没见过?莫非两人在上辈子见过?

    等等!

    上辈子?

    叶无天讶异地看着楚刹,认真盯着她,打量着她脸上每个部位,想要从中看出端倪。

    面对叶无天无视的直视,楚刹脸儿微红,表示不解的同时也感到害羞,稍稍别过脸。

    “你看什么?”

    叶无天收回目光尴尬一笑:“想搜索我的记忆,看自己是否真曾在哪见过你。”

    “没关系,慢慢想,我可以等。”楚刹说。

    叶无天问:“可以给我点提示吗?”即使绞尽脑汁,叶无天仍旧想不出来。

    “天府城。”楚刹说:“你应该从那里得到提示。”

    天府城,他的名字也有个天字,莫非就因为他的名字而起的名字?

    “我能说的就这么多,其它的我不会说,得需要你来领悟。”

    叶无天恼火,说道:“什么领悟不领悟?这又不是练武,需要讲天份。”

    楚刹却没再说,或许在她看来,她所给的提示已经够多,只见她话题一转,问:“听说你公司出现点意外?”

    叶无天一怔:“这你也知道。”

    本是一句无心之举,却换来楚刹的极大不满,“我不像你这么没良心。”

    叶无天哑然,瞬间没了脾气,他还能说什么好?似乎说什么都是多余。

    “需要我帮忙吗?”楚刹问。

    “不需要。”叶无天直接下车走人,跟这女人呆久了,也没意思。

    这次,楚刹没拦,任由着叶无天离开,只是看着他的背影而不知她在想什么。

    离开后,叶无天忍不住感叹,麻痹,这楚家姐妹都特么不正常。

    掏出白色小瓶子的同时,叶无天也拿出电话准备打给许影,解药已拿到,必须尽快给许影用上。

    号码还没来得及拨,电话倒先响起来,叶无天一看,立马乐了,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今天还真特么有意思了,看样子是要跟这楚家姐妹都扯上才行。

    电话是楚芊打来,同一天之内将这楚家姐妹都见完,也算是有意思的一件事。

    出现在楚芊面前时,叶无天发现她脸儿红肿,像刚被人打过,这让叶无天惊讶不已,楚芊的身份,敢打她的人又有几个?

    “被打了?”叶无天问。

    楚芊抬起头,眸子露出坚强之光:“叶无天,找你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你,从今以后,咱们两清。”

    叶无天怔住,好半响才说:“我说,你没病吧?”

    楚芊冷冷说道:“用得着你管吗?”

    “就为这事?”叶无天可没心情理会楚芊被谁打,倒是他明白,敢打楚芊的人屈指可数,他犯不着去管这破事。

    “滚!”楚芊也不知哪来怒意,猛的张口一吼。

    叶无天懒得搭理,内心郁闷不已,说有事,原来就是这事,奶奶的,这叫什么事?女人果然都是很会骗人。

    只是这不能怪别人,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容易轻易上当。

    见叶无天离开,楚芊又一声冷吼:“叶无天,尽快离开你那几个小情人吧,那是为她们好。”

    听到这话,叶无天停下来,转身盯着楚芊:“什么意思?威胁我?”

    “威胁你?”楚芊冷笑,脸上满是不屑:“你配吗?”

    叶无天上前走到楚芊面前,直到两人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方才停下:“告诉你,最好别威胁我。”

    楚芊直皱起眉头,叶无天的行为让她感到恶心,这么近,一开口,唾沫就横飞过来。

    “切,滚开。”楚芊大吼。

    “剥掉。”回答楚芊的是这样一句话。

    楚芊愕然,“你什么意思?”

    叶无天咧嘴残忍一笑:“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让你剥光自己,把自己剥成小白羊,小爷我多日未曾享用,今天得好好品味品味。”

    如果说刚才那话楚芊听不明白,那么现在,她总算是明白了,更知叶无天的用意。

    一时间,各种复杂念头涌上,有耻辱,有愤怒,还有羞涩。

    “你找死。”楚芊扬手就是一记杀招,准备直取叶无天性命。

    早有准备的叶无天哪会让她如意?当下身形一闪,避开楚芊手上那把小得珍袖但散发着寒光的刀子。

    那刀子,不但锋利,还有剧毒!

    “你不做,我帮你。”说完,叶无天快速伸手捏住楚芊手腕,用力一捏,吃痛之下,楚芊手中的刀子拿不稳,咣当一声掉地上。

    论武力值,叶无天能将楚芊甩开八条街。

    叶无天含恨出手,楚家姐妹都特么这样,小的敢威胁他,大的也威胁他,如今中间这个同样如此,都把他叶无天当成什么人?一只随意任由人捏的软杮子?

    他不是。

    几下功夫,叶无天就将楚芊剥成一条白净的小绵羊,他很喜欢这种感觉,让他很有成就感。

    楚芊拼命挣扎,无奈都不是叶无天对手。

    “小妞,你不就想要看到这结果吗?你想这样,那我成全你。”控制住楚芊后,叶无天冷笑,楚芊的阴谋,叶无天略一想就能猜出来,这楚家姐妹,果然都不是好东西,不愧是毒影门的,楚芊这样,完全是希望他与楚刹产生正面冲动,用脚趾去想也能想得出,楚芊今天叫他来,不怀好意,还有,她脸上那巴掌,多半是楚刹的杰作。

    本书源自看书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