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74章 被阴了

  
      红颜集团新闻记者会出现后,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红颜集团上面,都想知道接下来红颜集团会怎样处理,所抛出的警告又是否会起到作用。
  
      世人并不看好红颜集团的警告,很明显,人家敢这样做,就已经作好了一切准备,任你红颜集团再说什么都没有,人家不会怕。
  
      消息是散发出去,作为公司的灵魂人物,叶无天这会出现在许影面前,面对许影的要求,这货开始扭捏,左右为难。
  
      “很让你为难?还是我现在这样,让你觉得反胃?”许影问,声音带着几分落寞。
  
      苦笑了笑的叶无天说:“当然不是,没那个意思。”
  
      许影并不放过叶无天,直视着叶无天:“那你是什么意思?”
  
      叶无天哑然,不知该如何去回答才好。
  
      那边,许影自行宽衣解带。
  
      叶无天没阻止,静静地站在那。
  
      “我就是要你记住,不论我丑还是漂亮,都想让你记住我。”许影说道。
  
      叶无天纳闷,有这必要吗?记与不记又会如何?两人再也无法回到过去,记不记又如何?
  
      看着许影身上那些让人触目惊心的伤痕,叶无天不由轻叹了声,许影离开毒影门未尝不是件好事,至少不用再面对楚方那些小魔头。
  
      “谢谢。”许影眸子泛着泪花,“谢谢你还关心我。”
  
      叶无天微微一笑:“没别的意思,举手之劳。”
  
      “我不在乎。”许影说道,她的确是不在乎叶无天是举手之劳还是什么。
  
      认识这男人久了,也会发现,其实这家伙也是经常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
  
      “放心吧,我知自己现在配不上你,也不会缠着你,能得到你这样对我,我已经很高兴。”
  
      叶无天无从回答,不想与许影讨论这种问题,拧开白色瓶子的他倒出一粒药丸,“把这吃了。”
  
      接过药丸的许影并没犹豫,直接仰头将药咽下。
  
      叶无天不知为何,竟有那么一丝莫名的感动:“你不担心我害你?”
  
      许影似乎听到天下间最好听的笑话,反问着道:“你会害我吗?”
  
      叶无天被问住,似乎也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极为蠢的问题,实在不该问。
  
      “姐。”门外声音响起,许诗诗人未到声已到。
  
      听到声音,叶无天一怔,他并不想见许诗诗,自己对不起对方。
  
      进门后的许诗诗也神情一怔,怕是同样没想到叶无天会在这,更没想到她姐姐会是这样站着,赤条条的站在叶无天面前。
  
      看到这一幕,许诗诗首先就是愤怒,发自内心的愤怒,想着她姐都已经这样,叶无天仍不放过。
  
      “帮我上药吧。”妹妹的到来,许影倒是相当淡定,除了脸微红之外,其它并没什么异样。
  
      许诗诗这才明白,也暗怪自己冲动,幸好那番骂人的话没说出来,不然,后果只怕更难于收拾。
  
      自己想歪了,姐姐都已伤成这样,身上的伤如此严重,又有哪个男人还有胃口与兴趣?
  
      可许诗诗随后又一想,这也不对完全怪她,要怪就怪叶无天这混蛋不是东西,他可是有前科的人,花心萝卜一个。
  
      “诗诗,你来吧。”叶无天掏出自制药粉递给许诗诗,既然她已来,叶无天就想着自己不用如此尴尬。
  
      “为什么?”出乎意料的,许诗诗并没伸手去接,相反还开口问:“为什么要我来?为什么不能你来?”
  
      被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叶无天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想说男女授授不亲?”许诗诗问。
  
      “诗诗,胡说什么?”许影有些挂不住,对妹妹的语气也极为不满。
  
      “姐,我有说错吗?为什么要我来?凭什么他不能来?”许诗诗紧咬着不放:“你们之间发生那么多事,彼此还不熟识吗?”
  
      叶无天心里的那个汗啊!那是两回事好不好?怎能论为一谈?再说,那也是以前的事,现在两人已没关系。
  
      “混蛋,抛开这个,你还是医生,忘了吗?莫非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个医生,医者父母心,我姐都伤成这样,你应该把她当成一个伤者,而不应该是其它。”
  
      叶无天无法反驳,许诗诗的伶牙俐齿让哭笑不得,连连摆手求饶:“行行,我错了,诗诗,我错了行吗?”
  
      得理不饶人的许诗诗又道:“你本来就错了,大错特错。”
  
      叶无天不敢接嘴,连忙对着许影说:“我帮你上药吧。”
  
      许影想笑,她可是极少见到叶无天如此吃憋的模样。
  
      叶无天认真替许影身上的伤口抹上药粉,这期间许诗诗一直在旁边全程监控,瞧她那样似乎生怕叶无天占她姐的便宜。
  
      “好了,注意别碰水。”半小时后,叶无天停下手头上的工作,过去半个小时里,他是心身疲惫,比打一架还辛苦。
  
      许影穿上衣物,嘴上道了句谢谢。
  
      “那个,没什么事我先走。”叶无天想开溜,呆在这里多一秒,他就郁闷多一秒,眼前这姐妹二人都跟他有过那种关系,特别是许诗诗,更是对他充满敌意。
  
      “站住,走什么走?我们会吃你吗?”许诗诗喝道:“还是你不想看到我们姐妹?”
  
      饶饶头的叶无天纳闷,这小丫头是怎么了?火药味冲到,莫非她亲戚来了?脾气这么不好。
  
      想归想,叶无天可不敢这样问,而是嘴上说道:“诗诗,你知道,我没这个意思。”
  
      许诗诗显然不吃这套,继续没好气地道:“鬼知你是不是这个意思?再说,你是什么意思跟我有什么关系?”
  
      “诗诗,行了,别为难他。”许影有些看不过去。
  
      “为难吗?我姐说我为难你,请问,我有为难你吗?”许诗诗问。
  
      叶无天连连摇头:“没有,没有的事,怎么会?诗诗你美貌如花,倾国倾城,就算你为难我,我也乐意。”
  
      话说出去后,叶无天自己都忍不住一个激灵,麻痹的,自己还真有点贱骨头。
  
      对许诗诗,叶无天不同于任何一个,他对不起她,当初通过那种手段强行占有她,这是叶无天一直都挺内疚的地方,也一直想找机会弥补。
  
      “姐,你听到没?人家不会生气。”许诗诗就像一只打了胜仗的小母狮,得意洋洋。
  
      许影听得十分无奈,说道:“行了,你有事先走吧。”
  
      叶无天微微点头,正待离开,哪知许诗诗却突然说:“混蛋,这么久不见,不请我吃个饭么?”
  
      看着许诗诗的叶无天暗想着小丫头今天唱哪一出?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好。”
  
      “那就现在吧,正好我饿了,请我们姐妹吃饭。”
  
      许影并不想这样,她倒是乐意跟叶无天一起吃饭,只是那得叶无天自愿。
  
      怎么看,此时的叶无天这会都像是被逼。
  
      许诗诗根本不给许影说话的机会,直接拉着她就往外走,无奈之下,许影只能暗叹,想着反正只是吃饭。
  
      三人就在附近找到一个环境还算清雅的饭店,叶无天要了个包间,点完菜后,他满带诚意地问许诗诗:“还想吃点什么?”
  
      许诗诗挥手示意服务员出去,待服务员关上门后,她看着叶无天:“我家遇上麻烦了。”
  
      这会不论是叶无天还是许影,听得都愣在那,冷不防听到许诗诗这样说,两人都无法适应。
  
      “诗诗。”许影阻止。
  
      “姐,除了他,怕是没人能帮到咱们。”许诗诗说。
  
      叶无天没急着开口,脑子在快速思考,分析,这姐妹二人会不会在唱双簧。
  
      “愿意帮我吗?”许诗诗问:“认识你这么久,从来没要求你帮过我什么。”
  
      叶无天沉默不语,事情的来扰去脉他都没弄清楚,不敢乱开口。
  
      “诗诗,别强人所难。”许影说。
  
      许诗诗则像没听进去,紧盯着叶无天:“只要你能帮我,从今以后,我做你的女人。”末了,又添上一句:“背后的女人,不求回报的女人。”
  
      叶无天苦笑,“诗诗,你知我不是那意思。”
  
      “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我只想知道,愿不愿帮我?痛快点。”
  
      “什么事?”犹豫过后,叶无天问,若是事情不麻烦,他愿意帮,正好可以还对方一个人情,还掉对于她的亏欠。
  
      “许家遇上前所未有的危机,没有外力的帮忙,无法挺过去。”
  
      叶无天正想说话,哪知,坐在旁边的许影却突然整个人倒下,毫无示警的,直接就倒下。
  
      如此突发事件将两人都吓一跳,也纷纷停下谈论,合力将许影从地上弄起。
  
      “怎么回事?”心急如焚的许诗诗问,她不明白,姐姐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这样。
  
      叶无天并没回答许诗诗的问题,当前是什么情况,他都弄不清楚,连忙搭在许影手腕上。
  
      随着时间流逝,叶无天的眉头就越是紧皱,这怎么可能?种种迹象看,许影中毒了。
  
      “怎样?我姐怎样?你倒是说话。”许诗诗急得快要哭起来,此时此刻,她唯有希望叶无天能帮她姐姐,他的医术这么厉害,应该能帮到姐姐。
  
      “中毒了!”叶无天收回手,心中有了个大概,怒火控制不住的涌出,他想到一个人。
  
      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
  
      ...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