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77章 超级流氓 二


    叶无天一笑,笑得十分神秘,“阴险吗?我这样的人,你还说阴险,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朱剑总觉得哪不对劲,叶无天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可是十分了解,这家伙十分记仇,如今公司遇到空前危机,按说他不该如此淡定才对,以他的性格,早就愤怒咆哮,甚至不惜动手杀人。

    不对劲!

    朱剑意识到不对劲,这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叶无天。

    两人聊着,而此时远在m国的一幢建筑物里,孙志元看完财务报表,露出几分得意笑容,财源滚滚来,任何一个商人都乐于看到,也会十分开心。

    孙志元也不例外,放下报表的他开始幻想着自己富可敌国的那一天。

    越想越是激动,心情大好的孙志元拿起桌的手机快速拨打了一个号码,“马上回家,洗好等我。”

    挂上电话后,孙志元哼着得意小调离开办公室,走到停车场前掏出遥控,正想打开车门,哪知,就在这会,身后忽然轰隆一声巨响,紧接着一阵阵地动山摇。

    孙志元被吓懵,傻站在那半响都回神不过来,可眼前的危机却又让他不得不清醒过来。

    刚才还好好的一幢大楼,这会却随着轰隆之声而倒下,尘埃飞扬。

    小说

    吓得三魂不见七魄的孙志元马上开始逃命,使用他全部力气,最快的速度,希望能逃出这里。

    身后,轰隆之声仍然响着,一连跑一边恐惧的孙志元是怎么都想不明白,好好的一幢大楼,怎么突然就会倒塌?

    更让孙志元恐惧的是,如果刚才他不是下楼了,那现在又会是什么要的后果?自己又不是钢铁侠,不是什么超级英雄,倘若自己刚才没离开,后果只会有一个,而那个后果是孙志元想都不敢想的。

    累得几乎趴下的孙志元回头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大楼,他总觉得如做梦一样不真实。

    直到现在,背部仍是冷汗!

    大楼不会无端倒塌,从刚才的响声不难判断,是炸弹,有人想他死。

    大楼被炸,马上引起警方的高度重视,而作为大楼拥有人,孙志元也被某些部门请去问话配合调查。

    孙志元想到一个人,如果大楼真是被人故意用炸弹炸掉,那么,叶无天的嫌疑非常大。

    就在孙志元被请去配合调查的时候,他的电话响起,瞟了眼那号码后,不知为何,他总有股不详预感,这个电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什么?混蛋,怎么回事?”果然,在孙志元接通电话后,咆哮之声紧跟着响起,人也瞬间弹起来,他的下属告诉他,生产工厂被炸毁。

    先是办公楼,现在又是工厂,连串的行为让孙志元有些吃不消。

    确定生产工厂被炸后,孙志元愤怒得将手机狠狠砸向地上,顿时将那手机砸得粉碎。

    两起事件联在一起,绝不可能是意外的巧合,明显有人故意针对,那么,凶手又会是谁?

    叶无天嫌疑最大!

    流氓,混蛋。

    孙志元气得浑身不住颤抖,他叶无天以为自己是谁?竟敢做出如此绝灭人性的事情出来,莫非就一点也不把别人的生命当回事?

    此时此刻,孙志元恨不得将叶无天挫骨扬灰,恨不得拆叶无天的骨,喝他的血,只有这样方才能解心头之气。

    刚才那个电话告诉他,工厂先是火警响起,管理层马上组织工人离开工场,待工人一离开工厂,工场马上就发生爆炸,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塌。

    孙志元的公司被炸一事传得很快,世人第一反应就是以为m国又度遇上恐怖袭击,再次发生类似于十多年前的那种历史事件。

    得知孙志元的公司被炸,呆在东城的朱剑愕然一惊,第一反应就是,这事会不会跟叶无天有关系?

    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前面,王萱萱刚从浴室出来,秀发的,而身上,只系着一条怎么看都不够长的浴巾,将她那姣好身材尽显无遗。

    朱剑看了王萱萱一眼,却并没多大兴趣,满脑子都是孙志远的事。

    “怎么了?”王萱萱走到朱剑面前,随手扔掉抹头发的大毛巾,直接坐到朱剑怀中,白嫩修长的双臂搂着朱剑脖子:“朱少,想什么呢?”

    香气袭人,玉人在怀,朱剑仰头将杯中的红酒喝完,同时腾出一只手扯掉王萱萱身上的浴巾,那只手游走于对方身上各处,嘴上却喃喃着道:“我那兄弟可真不简单,一出手就是大手笔。”

    王萱萱美眸半闭,吐气如兰的说道:“朱少,你说的是叶无天?”

    “呵呵,除了他还有谁能让我如此惊讶?”朱剑笑道。

    王萱萱总觉得哪不对劲,又找不到头绪,不过细心的她发现朱剑提起叶无天时好像有那么点不同,不像是在谈论朋友,反倒是……

    “啊……”

    王萱萱一声惨叫,朱剑右手突然用力在她某处捏了把,引得她失声尖叫,紧跟着大发娇嗔,媚眼如丝,双手变成粉锤,不住拍打着朱剑:“坏死了,朱少,你坏死了,把人家捏那么痛,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

    朱剑哈哈大笑,一把抱起王萱萱坏笑:“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不是你们女人说的话吗?”

    ……

    ……

    一场大战过后,朱剑起来,看了眼已经入睡的王萱萱一眼,拿起手机走到阳台,“计划有变。咱们都小瞧了对手。”

    在朱剑走出阳台的一刹,王萱萱那双原本紧闭的眸子却缓缓睁开,目光朝阳台看去……

    “孙志远的公司被炸了。”欧阳幸月踏进叶无天办公室,直接开门见山说,她的潜意识明显在问,是不是你?

    叶无天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是我。”

    欧阳幸月愕然,叶无天的直接让她有那么点不适应,“为什么?”

    “不为什么,看他们不爽,那些人不就想来恶心我吗?我也恶心恶心他们。”

    欧阳幸月听得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叫什么?报复吗?有这么报复的吗?新闻记者会刚刚才召开,人家的公司就被炸,你让世人怎么看待你?怎么看待红颜集团?到时只怕黄泥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谁能解释得清楚?

    “别担心,他们要怀疑就让他们怀疑,谁又有证据?”叶无天笑问,摆出一副无赖的模样,谁能拿他怎样?

    欧阳幸月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该怎样去表达,她想说的是,凡事总有些蛛丝马迹,万一这节骨眼上让人找到什么线索,对红颜集团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老板,郑主任来了。”李霏霏敲门进来说道。

    叶无天一笑:“这么快就来了?请进来。”

    不一会,李霏霏领着一脸严肃的郑忠仁进来。

    郑忠仁这样,让叶无天很不习惯,开口打趣道:“郑忠仁,怎了?谁惹你?来我这,别整这么严肃好不好?会让我很大压力。”

    “老弟,没办法,我也是苦命人,今儿个有事过来想了解清楚。”

    叶无天问道:“关于m国的事?”

    郑忠仁一怔,笑道:“看来已经知道,既然如此,我就拐弯抹角,没错,正是为那事而来。”

    “哈哈,我只是猜的,只是没想到我这么聪明,一猜就对。”

    “既然你知道,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老弟,外面很多闲言闲语,对你很不利。”

    耸耸肩的叶无天说道:“那又怎样?谁有证据?我知道,很多人认为是我做的,郑主任,你可不是普通人,作为执法人员,想必你应该清楚,凡事都要讲证据,没有证据,你可不能乱说。”

    郑忠仁苦笑,心道若有证据,也不会这样跟你说话,当然,站在私人一的面,郑忠仁乐意于看到这局面发生,m国那公司,炸掉最好。

    “没有证据的事,就不要乱说了,世人都怀疑m国那家公司是偷取我们红颜集团的配方,那又怎样?别人还不一样生产?大张旗鼓,无论是从产品包装上还是其它,都跟红颜集团的极为相似,又有谁说了什么?我们反对,又有用吗?人家会听?”

    “我想知道,孙志元有没有死?”叶无天问。

    郑忠仁回答:“没有,据说他当时离开了公司。”

    叶无天一声轻叹:“可惜了,没弄死他。”

    郑忠仁暗汗,想着你小子用不着如此直接吧?还好这会没外人在,不然,只怕跳掉黄河也洗不清,这关键时候直接问人家有没有死?

    “那小子怎如此命大?”叶无天不解的喃喃自语,感到十分不解,疑惑,这样都炸不死他?

    孙志元从警局离开后带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住所,打开门后,见姜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动不动,对他的回来直接无视,甚至连头也不扭一下,直勾勾的盯着电视。

    这一幕让本就憋着满肚子怒火的孙志元更是瞬间点燃怒火,快步冲到姜玉前面伸手就是一巴掌,咆哮着道:“死了?没见我回来吗?怎么?是不是想着你那旧情人?是不是回忆着当初被他强占的时候?”

    姜玉冷漠的回头看向孙志元,嘴角溢出血丝的她开口:“打过瘾了吗?”

    孙志元:“……”

    本书源自看书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