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89章 你那点钱不够


    众人跟着叶无天冲进公司,只见他直接冲往自己的办公室,当他去到时,这货又是一声尖叫。

    “啊!”

    李俊等人紧跟其后,都对叶无天的行为表示不解。

    “谁砸的?这是谁砸的?”叶无天目光紧盯着地上,凶光尽露,“谁把我的夜明珠砸了?”

    听到夜明珠这几个字,李俊心中一惊,地上那些都是夜明珠?

    “叶董,怎么?你想玩这手?想血口喷人?”李俊冷冷地问。

    愤怒的叶无天出口就是脏话:“我喷你老母,李俊,你特么吃屎大的?这么贵重的东西能砸吗?”

    李俊被骂得老脸一阵青红不断,面对侮辱,他能做的只有愤怒:“叶无天,收起你那套,夜明珠?恐怕是玻璃吧?”

    打死李俊也不相信,珍贵无比的夜明珠又岂会随便拿个纸箱装着?

    再不拿钱当钱看的人,也不会如此做法,起码他李俊不会如此做。

    “你特么认为我唬你?李俊,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不是普通的玻璃。”叶无天怒吼。

    带着疑惑,李俊弯腰从地上捡起其中一块他认为是玻璃的东西看了起来。

    将那东西拿起来看后,直觉告诉李俊,那玩意不像普通的玻璃。

    “真是夜明珠?”问这话时,李俊心里没底,这满地都是这种碎片,如果真是夜明珠,那得有多少个?

    同时,李俊还纳闷,夜明珠会那么容易碎?这么满满一个纸箱,能装多少个?想一下子将它们砸碎,又得需要多大的力气?

    “李俊,希望你能守住你的承诺,对我的损失进行赔偿。”沉着脸的叶无天说。

    李俊心里发苦,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犹豫片刻后,说道:“谁能保证你这些夜明珠是不是真的?”

    叶无天冷笑:“这个你放心,你也不是普通人,普通的玻璃,我能坑得了你?”说罢,叶无天打开墙上的一个保险箱,从中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李俊。

    接过文件的李俊并没马上看,而是在想,叶无天没病吧?夜明珠这么珍贵的宝贝,他随便找个纸箱装着?反而是这么一份破文件却拿保险箱装起来?

    李俊闻到一丝阴谋的味道!

    文件分成两份,一份是购买合约,另一份则是证明,这些夜明珠的身份证明,而这些证书是从京城最大的珠宝公司开出,绝不可能有假。

    九十六亿!

    看到购买价格时,李俊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这么多钱?

    忽然间,李俊有种想掉头走人的冲动,那个价格让他头皮发麻,九十六亿,十三颗夜明珠,全部都特么用这么一个破纸箱装着。

    更让李俊无语的是,这些夜明珠是昨天才买,而昨天的叶无天正巧在京城。

    “你以为随便拿这么份东西出来,我就会相信?”李俊说道,说话的同时,他多少有些心虚。

    “信不信是你的事,文件在这,夜明珠的碎片也在这,你大可以拿这些东西去鉴定,这点怕是用不着我来教吧?”叶无天提醒。

    李俊如同吃了黄莲般,那种苦别提有多难受,怎么如此巧合?自己今天要过来砸东西,叶无天就拿着夜明珠放在这,而且特么一拿还不止一个,是特么的一箱。

    夜明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

    无法狡辩的李俊又道:“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有谁能证明是我砸坏的?弄不好可能是你自己砸坏的,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叶无天咧嘴一笑:“李俊,你果然是这种人,幸好我还有准备,不然怕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说完,只见叶无天伸手朝天花顶上的一个监控指了指:“看到没?我有监控。”

    看着那监控,李俊更是无语,这一刹,他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有谁会在自己办公室里安装监控?叶无天真是脑子被驴踢过吗?行为处事怎么都如此怪异?

    李俊哑口无言,他倒是想反驳,可又该如何去反驳?

    “李俊,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你不想赔吧?”叶无天询问道:“这些可是你的人砸坏的。”

    李俊脸色铁青,咬牙切齿,故意的,叶无天绝对是故意的,然而,这会明知人家是故意,他也毫无办法。

    “不是我。”李俊回答,言下之意,不是我亲手砸的,你能奈我何?

    这么一大笔钱,他拿不出来,就算能拿得出,也不可能真拿出来,谁会愿意随意拿出这么一大笔钱?

    九十六亿,不是九十六块,更不是那区区五千万可比。

    “李俊,你真让我失望。”叶无天冷声说,扭头对程可欣说:“马上召开记者会,让人把监控调出来。”

    “等等,我要先看看监控。”李俊提出要求。

    “可以。”叶无天一口答应,没多久,监控就被送上来,画面上,一个身材健硕的大汉举起本是放在办公桌上的纸箱就往地上砸去,随后还但止此,砸完纸箱后,那大汉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又拿起一张椅子拼命的朝那纸箱狂砸,让人无语。

    李俊笑了,看完监控后,他笑了,皆因这监控画面虽然清晰,却只能看到大汉的背影,完全看不到大汉的正脸,这就够了,足于在这上面做文章。

    “他是谁?是我的人吗?哪个”找出来。”李俊明知故问。

    叶无天轻叹了句,一副无奈与失望的表情:“李俊,你真不是个东西,本不想打击你,奈何你非要如此,那就怨不得我。”

    李俊觉得不对劲,却见叶无天走到书架前,将其中一本书抽出,打开,从中拿出一部小型针孔。

    看到叶无天手上那东西,李俊脸绿了,再也笑不出来。

    随后,叶无天并没停手,又从办公室里的另外几个角度拿出这种小型针孔。

    “军用级别的。”叶无天扬扬手中的针孔,无疑在告诉对方,别怀疑这些东西的清晰度,根本用不着怀疑。

    此时此刻,李俊终于明白,自己被阴了。

    叶无天将这些针孔交给程可欣,扭头对李俊说:“没办法,我好歹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不得已才这样做,为了我的安全着想,也为了我的钱着想,没办法。”

    李俊忽然有种想要动手打人的冲动,这叫什么事?在自己办公室安装这些玩意,为的就是安全吗?

    红颜集团的安保工作已经做得如此严密,哪还用得着如此夸张?

    “李俊,你赔还是不赔?”叶无天说:“都是认识的人,痛快点,赔还是不赔。”

    “姓叶的,你阴我。”李俊抓狂,自己已跳入这么一个圈套里头,而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阴你?好笑,李俊,李公子,你没事吧?谁阴你?我的东西放在这,没人让你砸。”

    “你……”

    李俊被呛得几乎吐血,回头想想,好像叶无天说的都对,他的东西放在这,是你李俊非要带人过来砸,如今被砸坏,又怨得了谁?怪不得别人。

    要怪,就只能怪自己装十三装过头。

    “可欣,召开记者会,我倒要看看法律会如何看待这事。”叶无天说道。

    “我明白,马上去处理。”程可欣点头,公司外面就有大批记者媒体蹲守在那,召开一个记者会那是再简单不过。

    李俊说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倒我?”

    叶无天神秘一笑:“当然吓不倒你,不过,李公子,你李家好像不是什么普通家族吧?特别是你爷爷,那可是位高权重,如果有什么对于他不好的传闻,你说会怎样?嗯,我开始期待。”

    心惊肉跳的李俊最怕就是听到这些,爷爷无论如何都不能倒,特别是爷爷下一届还有可能再前进一步。

    “你吓谁?”李俊强行镇定,故作轻松,这个时候害怕,无疑等于在敌人面前输一阵。

    “嘿嘿,你可以不相信,咱们走着瞧就是,李俊,别怪我没提醒你,替别人做枪口,就要有那种觉悟,既然要做傀儡,就要扮演好这个角色,快打电话吧,找你幕后的老板。”

    事到如今,叶无天不想再掩饰下去,他此举无疑在是告诉对方,阴的就是他。

    李俊犹豫不决,目前所有证据都对他不利,特别是他不知叶无天会出什么招,又会对李家带来什么样的冲击,这些,他都不清楚。

    犹豫半响后,李俊还是决定去打个电话,事到如今,局面已超出他的想象范畴,已不是他所能控制。

    李俊离开后,司徒薇暗自朝叶无天竖起一个大拇指:“爷,你真高。”

    就连欧阳幸月都是美眸微笑,看得出来,她对这事很满意。

    叶无天暗汗,问道:“你们这是赞我还是损我?”

    “你说呢?”司徒妖精反问,美眸如月,美到极点。

    风水轮流转,现在的李俊再也高兴不起来,有的只是沮丧,无奈,不甘。

    “爷,你说那小子会怎样?”司徒薇问。

    “不知道。”叶无天摇头,李俊会不会赔钱,就看他身后那些人对李家够不够重视,当然,现在还不好说。

    半个小时后,李俊才返回,早已没有了刚才的嚣张。

    “叶无天,你的条件,我不会赔,东西打烂,跟我没关系。”--3809+713239-->

    ...